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桐庄十里稻花香 > 第 17 章 第 17 章
  明氏以为只要她把荷香给忍下来,这个日子还是可以过得下去。

  可这段时间以来杜贤的反应却让她心中隐隐不安,往时自己这个赘婿丈夫,一直都是以文质彬彬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自从老太爷去世之后,也许是压抑太久,或是本性本就如此,不过是没有人约束之后,终于全面爆发出来,已然没有了以前温文尔雅的那副姿态。

  判若两人的丈夫让她心中心中惶恐不已。

  因为丈夫这样的转变就意味着,倘若他真的想对明家取而代之,根本就不会顾及往日的脸面和今后的声誉,强取豪夺未尝不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的明氏心中重重一跳。

  直到有一天,她去账房支取一百两银子的时候,账房先生支支吾吾地道:“夫人,老爷说了,往后银钱支出需经他同意才行。”

  明氏闻言怔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紧接着一言不发,抛下账房先生,脸色绷得紧紧地往老太爷以前的院子里赶。

  才一进院子,就听到有调笑声传来,想到杜贤在外边的姘头如今就被他这么明目张胆地给弄进明家住下来,越想越觉得憋屈,这种感觉让她胸腔都要炸开了。

  先前她觉得自己忍一忍就算了,男人三妻四妾也是常事,可现在算是什么事,自己在这个家里倒是成了外人。

  想到这里,便什么也顾不上,命身后两个嬷嬷上前将门给撞开。

  随着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软榻上正在卿卿我我的两个人被吓了一跳坐了起来。

  见到是明氏,杜贤忍不住冷笑一声,毫不避讳地搂过一旁的荷香,皮笑肉不笑地道:“夫人怎么有时间过我这院子来了,莫非是想一起玩?”

  明氏呸了一声,身后的两个嬷嬷脸上也露出鄙夷之色。

  “杜贤,账房那边是怎么回事?”

  杜贤闻言耸了耸肩道:“夫人,你一天天就知道出去喝茶看戏,也没管过家里的事,如今家里花销大,我再不管这个家都给败没了,既然我来管自然是听我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你可给看清楚了,这里是明家!”

  “喔——夫人是不是想提醒我把家门上的牌匾字换一换,”杜贤放开一旁的荷香,站起来整了整衣袖,漫不经心地道,“既然夫人提醒,我自也不能让夫人失望,这个月选个黄道吉日就把这事情给办了吧。”

  明氏没想到自己所担心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虽然她一直以来就被杜贤吃得死死的,但明家的这块牌子,她知道父亲看得有多重。

  一时之间胸中气血翻腾,手指着杜贤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杜贤冷笑一声,冲着门口的小厮道:“没看到妇人犯病了吗,还不快扶她到椅子上歇着。”

  小厮闻言疾步上前将明氏架到椅子上,令她动弹不得。

  明氏这才缓过气了,看到杜贤居然对她动手,大骂道:“杜贤,你竟敢对我动手,我要去找叔父们过来评理,族中老人定将你逐出门去。”

  杜贤这才走近弯下/身子在她耳边压低着声音道:“明玉兰,你以为你那几个叔伯叔公能替你讲什么话,你五叔公在外边欠了一屁股债,我刚帮他还干净了,还有你七叔公和二伯三伯,怕是等着你爹死等了很久了,你爹死后四三天几个人大喇喇地找上门问我讨要银子,只要我应允了他们就不管咱们家的事情,剩下的那些残的残死的死,你觉得你还能找谁帮你做主!”

  明氏听完他这一番话,脑子里嗡嗡作响,摇了摇头,嘴中喃喃地道:“不可能,不可能,五叔公和七叔公不是这样的人,我不信。”

  “你就自欺欺人罢,”杜贤没再理会她,又冲着门口的小厮道:“去把大小姐叫来,今天得把府上的事情给理一理,往后这个家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没规没矩的。”

  待小厮转身要走,杜贤又一把叫住他:“那个叶秋娘还有大小姐院子里的人也一并带过来。”

  明氏听他这话顿时脸色变得煞白,耳边尤想起前日杜贤的威胁,城东万盛粮仓的张老爷,顿时如五雷轰顶,两眼发黑。

  “杜贤,你想干什么!柔儿是你女儿,不许伤害我的柔儿——”

  杜贤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哼一声坐到太师椅上。

  明柔和叶秋娘被叫过来之后,看着被押在椅子上的明氏,知道杜贤今日势必要把脸面撕开了。

  明府,要变天了!

  下人们乌拉拉地跪了一地,明柔挺直着背站在那里,鹤立鸡群。

  “不愧是我杜贤的女儿,连这份气质都优于人一等。”

  明柔见他对母亲下手,心中早就一团怒火,讥诮道:“我的气质可跟你没关系,我身上流的是明家人的血,我周身教养也是明家教我的,却不知有您什么功劳?”

  杜贤被女儿这么一抢白,面色一沉,往时明柔就没怎么把他这个做父亲的放在眼里,如今得势,女儿居然还这般不识好歹言语不敬。

  “放肆,明柔,有你这么和父亲说话的吗,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道理你都不懂么?”

  明柔反唇相讥道:“爹,您做了明家的赘婿,随的是我们明家的姓,婚书上也写得一清二楚,说到服从也该是你从吧。”

  杜贤反被呛了一嘴,顿时勃然大怒:“明柔,你小小年纪竟如此不知好歹,如今你母亲身子发病神志不清,这个家已是由我来做主,家里所有人都得听我的。”

  明柔看着椅子上被压制得紧紧的明氏,将眼底的一丝担忧藏起,她知道以杜贤的性子,就算她此时愿意服软也终究不会善了,男人对明家的财产势在必得,任何阻拦在他面前的人,将会被他一脚踢开。

  更何况,自己也不想丢了祖父给的姓,服了这个软。

  只听她嗤笑一声道:“看来是花了不少钱吧,族中竟没一个人敢跳出来说你。”

  “那又如何,有钱能使鬼推磨,从今日起,这个家便由我做主,你若是还想继续当你的千金大小姐,就乖乖听我的,把名字改成杜柔,往后我们父慈女孝,过得定也不比以前差,爹还是当你是爹的乖女儿。”

  “不然呢——”明柔眉眼冷清。

  看着女儿在下人面前依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让自己下不来台,杜贤觉得威严大损,冷哼一声:“不然就把你许配给城东万盛粮仓的赵老爷做九姨太。”

  明柔心中一惊,这样的事情杜贤还真的能做得出来,但自己宁死不从,他能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我姓明,到死都姓明。”

  “放肆——居然这般不知好歹!”杜贤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道,“六子,去通知万昌粮仓的赵老板,明日来明家下聘。”

  “杜贤——你敢!”一旁的明氏再也忍不住,一把挣开两个小厮的手,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直逼杜贤冲过去。

  “你若是敢动柔儿一根汗毛,我跟你拼命。”

  明氏逼近,杜贤一时不察,被她在脸上挠了两下,挠出两道血丝来,痛得得他嗷的一声跳起来,朝明氏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四下安静了。

  明柔见到母亲被打,那里还能忍得住,虽然她一向不喜母亲那般没骨头,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而且在这样的关头她也还知道护着自己,明柔自是不能坐视不管。

  可即便她有万分的勇气,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女,身娇体弱,无人拥护支持,根本说不上话。

  跪在地上的叶秋娘看到这一幕,微微抬起头四处扫了一下,随即又低下头来。

  杜贤看着护在明氏身前的女儿,像只小豹子一般愤怒的眼睛,还有她身后的明氏脸上印着的清晰的五个手掌印,这才恨恨地收回手:“母女二个,一个都不听话,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还以为老爷我说话不响亮,六子,还不快去。”

  这时身后传来老仆人的声音:“老爷,此事得三思后行。”

  “怎么,难道你也要向着他们?福林,我给你的数可是比他们几个的都多。”

  老仆人尴尬地咳了一声道:“老爷,老奴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这万盛粮仓不是个好去处,若是真把大小姐送过去,咱们的粮铺生意也做不成了,如今丢了桐庄,再把粮铺弄没,以后就更加寸步难行了。”

  “此话怎讲?”

  “平乐及周边各县,做得好的粮铺就咱们家铺子和万盛张老爷家的,咱们隆昌粮铺下边合作的铺子大大小小也有几十个,其中有十五家粮商大户因为前年与张老爷纠纷之事才转过来,若是老爷因一时意气和张家结了亲,对下面的大户,咱不好交代。”

  杜贤一听这才想到这层关系,先前一直想着要扳倒明老太爷,于是暗地里和明家铺子的死对头万盛粮仓有了诸多接触,如今自己当了家,就不得不考虑这个事情,至于嫁女之事,更是做不得数了。

  他沉吟了一下道:“如此,那这事便先放一放。”

  话音刚落,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表哥,我不喜欢她们,你把她们给赶出去吧。”

  荷香眼睛滴溜溜地转,盯的正是明玉兰母女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