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桐庄十里稻花香 > 第 14 章 第 14 章
  马车在一片金黄色的田边旁边停了下来,明柔从车上蹦下来的时候,看到叶秋娘正与一群农人弯着腰在田里割稻。

  即便是和那些农妇穿着一样灰扑扑的破烂衣服,但仍能一眼认出她来。

  许久不见,她看上去比以往更结实一些,但身段依旧窈窕,原本在明府养回来的雪白肌肤,如今看起来也变得黑了一点,可依旧掩盖不了她少女初长成的韵味。

  只见她弯下腰,左手揽过一大把稻穗,右手镰刀麻利一挥,一小撮稻子就这么被她给割了下来。

  看上去十分流畅和赏心悦目。

  “啾啾——”明柔兴奋的叫道。

  叶秋娘正干得热火朝天,听到这么一声叫,立马就站直了身子,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这么叫她的只有那小女孩,而此时她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

  可还是满怀着希望转身回望,只见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小姑娘正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叶秋娘在一瞬之间突然觉得心中就像炸开了烟花一般,快活极了,但她一向内敛,站在原地等着小姑娘跑过来。

  原以为她会像以前一样直接扑到怀里,可明柔跑到她跟前了之后,突然停了下来。

  想拥抱的期望突然落空,连整个怀抱都焦躁不已,叶秋娘一脸疑惑地望着明柔。

  小姑娘哼了一声,抬着下巴道:“为什么不是你跑过来接我?”

  叶秋娘看着已经长到自己下巴的小姑娘,不禁哑然失笑。

  “是我不好,怪我没有跑过去接大小姐。”

  明柔见她抿嘴一笑,只觉得她好像变了个人,一举手一投足似乎多了点什么,让人的眼珠子忍不住黏在她身上,可眼前的啾啾还是啾啾,不是别人。

  明柔将这种异样的感觉归结于两人一年不见的原因,当叶秋娘迎面向她走来的时候,她又莫名地觉得有一点点羞涩和忐忑。

  这么久不见,啾啾越来越好看了,可自己这样子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她会觉得自己好看吗,有没有觉得自己和以前一样可爱?

  明柔掀起眼皮偷瞄着眼前的叶秋娘,心里满是期待。

  叶秋娘是以冲喜的身份进入明家,身份地位上自然就低人一等,更何况还被下放到这庄子上边来,即便明柔跟她很熟,如今当着其他长工下人和老太爷的面,她也不敢造次。

  走到明柔的面前叫了一声大小姐,再越过她去给明老太爷行礼。

  明柔原本想着一下马车就黏着她,可如今这人还得顾着这些繁文缛节,原本开开心心的心情瞬间就像被泼了盆冷水冷却下来。

  待叶秋娘在回到她身边的时候,小姑娘的嘴巴撅得老高,一副我很不爽的样子。

  叶秋娘这一年来与明柔分开,她的想念一点不都不亚于对方,因为对她来说,明柔是她逃离叶家这个泥潭的机会,也是她在明府能活得这么好的唯一庇护,是她一辈子的恩人。

  更何况这个恩人还长得如此的招人喜爱。

  “大小姐是不开心了吗?”叶秋娘站在她跟前,柔柔地望着她。

  “哼!”

  小姑娘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傲娇地转过身,后脑勺对着她。

  叶秋娘见了更觉得她可爱,但毕竟主仆有别,又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像两人私下的那样逗弄她,遂低声细语地道:“是秋娘不好,惹得大小姐不开心,请大小姐恕罪。”

  明柔原想着她能和以前一样上来安抚自己,却听到她这般疏远的客套,顿时更生气了,一跺脚,朝明老太爷身边跑去,躲在老太爷的身后,气嘟嘟的,脸转向一边,不看她。

  老太爷这才走上来,找负责这一片的管事问了些事情,明柔原以为叶秋娘会趁机过来找她叙旧,可这人居然一动不动跟在管事身边,静静听着老太爷他们二人之间的对话,时不时也答上几句。

  明柔这下子真的被她给气到了,原本两人一年未见,还以为她会迫不及待地想找机会跟自己说话,可居然只顾着和外祖说事情,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别别扭扭地躲到一旁,一脸的不高兴。

  等老太爷问完事情,叶秋娘再找回来的时候,明柔这时候一点都不想理她,完全忘了在马车上说的,要问啾啾在庄子上辛不辛苦的事情。

  老太爷问完事情,再看到明柔一脸不开心的样子,问她怎么了,明柔说想回家了。

  老太爷满脸疑惑道:“没来的时候一个劲地催,来了还没过多久就想回去了,你说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想的是什么。”

  一旁的叶秋娘听到老太爷嘴里这么说,顿时心中了然,她走到明柔的跟前道:“大小姐好不容易下庄子一趟,秋娘带你转转吧。”

  明柔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小胸脯一挺,下巴高高地抬起,好像在说:是你非要来求着让我去转,可不是我让你带的。

  叶秋娘嘴角噙着笑道:“秋娘来庄子一年时间,收集了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儿,想送给大小姐,不知道大小姐肯不肯赏脸。”

  就在明柔还想再摆一会儿谱,就听老太爷在身后笑道:“去吧,往日不得出门一趟,今日就跟秋娘去看看咱家的地,不然人家说乐山县的粮食大户未来的家主都没下过庄子,这说出去要让人笑掉大牙。”

  明柔这才扭扭捏捏地跟随着叶秋娘往田边走去。

  眼看着离明老太爷和其他人有些距离之后,明柔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气鼓鼓地道:“啾啾,我很不高兴。”

  “大小姐为什么不高兴。”叶秋娘嘴角轻轻勾起。

  “你都不想我,你也不盼着我来看你!”

  “大小姐怎会这么想,秋娘自然是盼着大小姐来庄子上的。”

  “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期待,你根本就是不想让我来。”明柔说完,整个表情变得相当沮丧,眼眶也微微变红。

  叶秋娘见状,心中一颤,忙停下来,想要帮她抹去眼角的那一点潮湿,可方才一直在割稻,手上脏兮兮一片,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

  明柔见她也没像以前那般哄着自己,更难过了,背过身子蹲在地上委屈得眼泪滴在地上。

  叶秋娘哪里舍得她掉眼泪,这时也不再故作矜持,弯下腰来蹲在她旁边道:“大小姐千万不要这么想,秋娘也是天天盼着能再见到你,昨夜便梦到了你,没想到白天真的能再见到你。”

  “那你跟我回去,我一会就去求外祖,让你跟我们一起回去。”明柔咬了咬牙道。

  “不行!”叶秋娘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大小姐你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被叶秋娘一口拒绝的明柔难过极了,觉得啾啾就是不想跟她在一起。

  “太爷先前定的三年时间还没到,秋娘就这么回去,这置太爷的信誉于何地。”

  “这又不是做买卖,是让我欢喜比较重要还是他的信誉比较重要。”明柔很是不服气地辩驳回去,她自小锦衣玉食,家人对她百依百顺,就连太爷对她更是有求必应,上次把啾啾发配到庄子也是气在头上的事情,如今气消了,啾啾在这边又那么勤劳能干,肯定也能抵消掉后面的时间。

  “人无信不立,这不管是对哪件事情来说都是一样的。”叶秋娘耐心地道。

  明柔这骄纵的脾气一上来,就不会轻易地给她说服下去,只听她气呼呼地道:“说到底,你就是不愿意回明家,你宁愿在这里天天辛苦地割稻种田,也不愿意去跟我一起住。”

  “当然不是,大小姐在秋娘的心里从来都是排在第一位。”叶秋娘如是说道,事实也确是如此。

  “既然我是第一,那我问你,倘若太爷觉得对你的惩罚已经够了,亲自来找你回去,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叶秋娘听到她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这才慢吞吞地道:“倘若真要选,其实我还是挺喜欢庄子上,这里关系简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要够勤快,总是会有一口饭吃,当然,要是能和大小姐一起那是最好的了。”

  明柔听她说完,已经敏感地感知到叶秋娘更喜欢待在庄子上,整个脑子闹哄哄的,连她后面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原本慢慢被哄得差不多的小情绪瞬间又开始闹起来。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给我回去,既然你不想见到我,那我回去算了。”说完也不顾身后叶秋娘在说什么,站起来朝着明老太爷的方向跑去。

  叶秋娘心细如发,如何看不到小姑娘脸上两道清晰的泪痕。

  看着明柔转身往回跑的背影,叶秋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最终却也没追上去。

  “怎么了柔儿,不是要和你的啾啾去走走吗,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明老太爷不解地道。

  “外祖,柔儿不想待在这里,我们回去了好不好。”明柔眼睛红红地抱着老太爷的手臂左右摇晃。

  明老太爷见她这副委屈的样子顿时心疼得不行,也不知道这个叶秋娘和自家的小丫头发生了什么事情,惹得她闹着现在就要离开。

  但明柔闹得凶,老太爷又舍不得训斥她,只得无可奈何地冲着管事道:“行了,情况我都知道,往后这些事情直接交给她去做就行了——”

  说完吩咐车夫将马车赶过来,祖孙二人一前一后上了车,帘子一拉下来,马儿扬起蹄子开始启程。

  而马车后方站在麦浪中心的少女,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眼底的情绪凝固,看不出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