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桐庄十里稻花香 > 第 11 章 第 11 章
  早上,叶秋娘和明柔和往时一样起床,明柔半夜虽然半睡半哭了一会儿,但不影响睡眠,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的。

  倒是叶秋娘后半夜几乎就没睡过,神情有些恹恹,早膳也是随意地动了两口。

  明柔看着她,忽然来了一句:“不然今日就不去书斋了。”

  说完想起昨晚答应她的,她去哪自己必定也是要跟着,忙补了一句:“我同你一起。”

  叶秋娘安抚着冲她笑了笑:“无事,只是没怎么睡好,去念书认字也不需要花什么气力,坐着听就好,就不跟先生告假了。”

  明柔眼神黯了黯,没再继续坚持,毕竟没有什么大事要向先生告假,不但不一定被允许,说不定还会被告到外祖面前,到时候少不了一顿责罚。

  自己身份倒还好,可往往背锅担责的都是叶秋娘。

  两人用完早膳后就出发去书斋,只是没想快到的时候却碰到了明氏和杜贤夫妇。

  看着杜贤依旧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但经过一夜的消化,虽然心中依旧恨意充盈,但此时叶秋娘已经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看到父母亲出现的一刹那,明柔却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小小的身子往前一跨,站在叶秋娘跟前。

  个头也仅到叶秋娘的肩膀。

  这母鸡护崽的姿势让叶秋娘忍不住鼻子一酸,内心温暖,可如今在明家,明柔这样的反应对她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可事已至此,叶秋娘也只能承了她的情,余光扫过眼前的这一对夫妇,微微躬了躬身子道:“给老爷夫人请安。”

  言语淡淡,不卑不亢。

  明柔自知反应过激,但也没有再后退半步,只是对明氏也没有以前那般热络,不冷不热地叫了一声娘。

  而对于杜贤,仿佛看不见一般。

  杜贤看着女儿身边窈窕高挑的少女,回想昨日的情形,到嘴边的鸭子给飞走了,心中遗憾不已。

  丈夫肆无忌惮的眼神,还有女儿这副如临大敌的姿态,让明氏心中大为不悦,丈夫就算了,怎么连一向向着自己的女儿也被她给迷了心智。

  看着母亲脸上怒气隐隐,明柔终于后退了两步,却一把牵住叶秋娘的手冲着二人道:“娘,时候不早,我去先生那里上课了,再耽搁下去先生定拿着戒尺在门口候着。”

  说完看都不看杜贤一眼,拉着叶秋娘往书斋的方向跑去。

  只剩一脸怒容的明氏和杜贤。

  “柔儿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竟然连见了我这个做父亲的都不问一声安。”

  明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也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说完生气地快步往前走。

  杜贤见状忙快步跟上来,恬不知耻地道:“我做了什么好事,我一个男人,她一个小姑娘来勾引我,倒还成了我的错。”

  明氏见他还是这般不知悔改,心中带着怒气,可看着他那英挺的脸庞,想到二人同床共枕十余年,又不忍说他。

  明柔拉着叶秋娘快步地朝书斋走去,直到转过墙角不见了明氏夫妇二人,叶秋娘才出声提醒道:“大小姐,时间还早,不用那么急了。”

  明柔轻哼一声这才放开她的手,抚了抚袖子若无其事地道:“想必是我方才弄错了时辰,才会那么赶。”

  “无妨,我们慢慢走。”叶秋娘弯了弯眉眼。

  到了书斋,和往时一般,先将昨日学习的诗书背过一遍,然后才开始默写,默写完了,再学习新的课业。

  两人在写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口有轻微的动静,叶秋娘转头望去,却见明老太爷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家仆。

  明柔一时之间忽然心跳加快,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放下手中的笔,抬眼望一下先生,见到对方颌首,这才爬起来上前抱住明老太爷的手臂。

  如今她已快十岁,身量慢慢的长高,个头已经到了老太爷的腰腹以上。

  “外祖~”

  几日不见明老太爷,明柔也不顾是在先生面前,冲着明老太爷柔柔地撒了个娇。

  叶秋娘见她这副小样子,也忍不住心中发软。

  明老太爷摸了摸她的头道:“今日不是来督促你念书的,今日是来找她的。”

  明柔见他指的是叶秋娘,瞬间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身子一僵变得警觉。

  明老太爷见状,便知这孩子对叶秋娘有多依赖,孩子的亲近感和依赖感多半是不会错的,如此想着,心中的决定又更坚定了一分。

  “把她带走!”明老太爷的语气不容置喙,旁的人听着,也忍不住心中发寒。

  后面几个仆人快步上前,将叶秋娘给往外边一拉,明柔顿时心脏狂跳,小脸瞬间变得煞白,疾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柔儿,昨日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但有我在一天,家里就不能出这些龌龊事,这么些年我们明家一直清清白白,她一来就出了这样的事,此事决不能姑息。”明老太爷脸色阴沉。

  明柔开始着急了,她上前推开那两个捉住叶秋娘的两个仆人,仆人生怕伤害到她,不敢硬来,只好收手。

  小姑娘将叶秋娘一把拦在自己的身后,颤着声音大声道:“不行,我不许。”

  说完又冲着明老太爷哀求:“外祖,啾啾没有做错任何事,不是她的错,她才是被欺负的人。”

  “阿三、阿四,把她带过去!”老太爷看着自己孙女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依旧不为所动。

  两个仆人听了老太爷的话,也不再顾及大小姐,将叶秋娘从她后边拖了出来。

  明柔见状顿时一慌,抓又抓不住,只能转身冲着明老太爷跪下去,磕着头道:“求外祖开恩,饶了啾啾,她受何惩罚,柔儿愿意代她受过,请外祖成全。”

  叶秋娘看着眼前跪在地上那小小的背影,第一次觉得心如刀绞是这般感受,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能得到明柔如此的青睐,让她下跪为自己苦苦哀求。

  泪眼婆娑之间想到昨夜后半夜,突然被床前的黑影惊醒。

  叶秋娘跟着老仆人来到了隔壁的屋子,不知老太爷突然找上自己是为了何事,心中忍不住有些忐忑,毕竟眼前的这位老人才是明家真正的掌权者。

  两间房子相连,窗户开着,她忍不住转过头透过窗子那边的屋子看,昏暗的灯光下,小姑娘嘴里似乎还带着呓语,细细一听是叫着啾啾。

  “她很依赖你。”

  老太爷苍老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叶秋娘心中一咯噔,主家的大小姐依赖一个下人身份的冲喜丫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忙跪在地上答道:“秋娘不过是大小姐身边一个玩伴罢了,小孩子心性便是如此,等玩腻了自然就会甩掉,太爷不必过于担心,日后秋娘定会谨记保持距离。”

  “起来罢,这孩子不是个喜新厌旧的——不过今日找你来也不是为了说这个,白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叶秋娘听到老太爷如此一说,心中一跳,但也不觉得诧异,毕竟这明府上下有一丝风吹草动岂能逃得过老太爷的眼睛。

  “你如今快十七岁了,来我们明家也有五六年的时间,明家待你如何,大小姐待你如何,我老头子待你如何,想必你心中有数。”

  叶秋娘忙应声道:“明家、老爷还有大小姐对秋娘这一世的恩情,秋娘永生难忘,今生愿做牛做马报答这片恩情。”

  明老太爷听她一片承诺,眼底露出一丝欣慰,但仍板着脸道:“你这话里的顺序得改一改了。”

  看着叶秋娘眼中一片疑虑,老太爷背过身子道:“从今往后你效忠的先是大小姐,其次才是明家,等我老头子不在了,这个家以后还姓不姓明这都不好说。”

  叶秋娘听完明老太爷这一番话,微微一怔。

  她知道老太爷必定不是眼瞎耳聋之人,可为何却不趁着自己现在身子硬朗直接将那人给处理了以绝后患。

  虽然心里这般想着,但叶秋娘却没敢将这话说出来,不过明老太爷还是看出了她的心思。

  “明家如今做到这一步,外边不知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就算不是杜贤,依然会有张贤李贤刘贤,只要玉兰还是那个玉兰,这个明家终究还是守不住,我不能把希望放在她身上。”

  听了老太爷的这一番话,叶秋娘这才心中一片通透,明玉兰一天起不来,明家未来也会一直活在他人的窥测之中。

  明老太爷说完,目光遥遥地望隔壁屋子,落在明柔的身上。

  都到了此时,聪明如叶秋娘如何还不知道老太爷的心思,她扑通一声又一次下跪:“秋娘愿辅助大小姐,将明家的家产守住发扬光大。”

  明老太爷看着匍匐在地的叶秋娘,点了点头,他算是没有看错人,这孩子一点就透,看得出来有几分魄力,几年来也仔细观察过了,目前来看衷心这一块是毋庸置疑,再从昨日在杜贤的那件事情当中看来她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明日我先想办法派人将你送去桐庄,那里会有人教你怎么做。”

  “是否要让大小姐知道?”叶秋娘问道。

  明老太爷沉吟了一下道:“先不说。”

  而如今,老太爷已经安排好自己的去处,可被蒙在鼓里的大小姐,哭得这般伤心,叶秋娘心也跟着一阵阵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