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桐庄十里稻花香 > 第 8 章 第 8 章
  漂亮的姑娘总是很容易被人惦记。

  十六岁的叶秋娘长得越来越漂亮,四年明府的生活将她从一根干瘪的小豆芽变成一个高挑出尘的亭亭少女,往来的人们都忍不住将目光往她身上瞟。

  叶秋娘当然知道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眼光意味着什么,有些人她没办法抗衡,有些人她不屑于计较,她只能将所有精力都聚焦在明柔的身上,是这个小小的人儿给了她机会,走出原本的牢笼,至少未来还能享有几年的安宁。

  然而在一个午后,杜贤身边的小厮来找她,说老爷有请。

  叶秋娘心中咯噔了一下,明柔中午的时候就和母亲去了亲戚家还没来,而明老太爷一大早就出发去庄子上,按照往时的惯例,可能会在那边住上一晚。

  直觉告诉叶秋娘,她的担忧并非会错意。

  在如此巧合的时间来叫人,不能不说杜贤是蓄谋已久。

  然而不管怎么样,叶秋娘的身份不容许她说拒绝,她垂下眼眸,不动声色地冲着小厮道:“李哥请稍后,先前奶娘让我纳个鞋底,说是今日要做好了拿给她,若是今日还不见送过去,稍后定是要来找我,不如我先送过去再同你去见老爷,你看可行。”

  小厮眼珠一转道:“我与你一同去,送完鞋垫你便随我去老爷的院子。”

  叶秋娘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那就麻烦李哥随我跑一趟了。”

  于是两人便一同朝着后院走去,叶秋娘快走两步,小厮也不肯落后,似乎怕她跑了似的,一个健步上来与她并肩,肩膀几乎交叠。

  叶秋娘一言不发,突然放慢脚步,小厮一时来不及停住,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小厮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此时正值秋末之际,院中莲池里面的荷花开始败了,只剩几朵孤零零地立在池子上。

  因为淤泥未清的关系,远远就闻到池子里散发出的阵阵臭味。

  为此老太爷已经吩咐让人来把池子清理了,只是前几日下了大雨还没来得及动工。

  就在经过池子边上的窄桥时,叶秋娘忽然一个身子不稳,往右边踉跄了一下,小厮一时不察忙抢先一步在前,却因此绊到了她。

  随着啊的一声,叶秋娘重重地往边上一倒,一头栽进池子里。

  原本只扎进去半个身子,谁知道她竟笨拙地挣扎了一下,整个人滚进泥泞中,连头发上都沾满了污浊的泥水,十分狼狈。

  池子很浅,最多就到人的胸口,整个池子被她这么一搅混,更是发出阵阵臭恶气息。

  小厮心中暗道糟糕,忙跑到池子边上,冲着叶秋娘低声怒吼道:“你是走路不长眼睛吗,你这样子我怎么跟老爷交代!”

  而这一动静瞬间也引来了附近的一些下人,都纷纷围了过来。

  只见叶秋娘身上糊满褐色的淤泥,身上发出臭味,她一脸惶恐冲着岸上的小厮道:“李哥,实在是秋娘太过不小心了,没有注意到李哥你突然伸出的一脚,才没注意就被绊了进来,还麻烦你先去同老爷说一声,秋娘身上臭恶不堪,怕会熏到老爷,等秋娘清洗一番再去请罪。”

  小厮万万没想到叶秋娘竟然将跌入湖中的责任堆到他头上,可方才那一脚他自己也没太清楚是怎么回事,见到好几个人围过来他忍不住头上冒汗,老爷说了来叫秋娘的事情不得声张,如今被她这么一嚷嚷怕是整个院子的人都知道了。

  心中有些恨恨,但又别无他法,而且此时的叶秋娘臭得连他都不敢靠近,更何况老爷那般体面好洁之人。

  “赶紧回去洗干净了过来,老爷若是生气了,你自己知道后果。”小厮瓮声瓮气地道,反正自己这次办事不力,一顿责骂是少不了了。

  一旁围上来的仆人听了他们一来一往的对话,大概了解事情始末,年老一点的脸上露出一些了然的表情,看着小厮的眼光也颇有些意味深长。

  可主家的这些事情也不是他们这些下人能管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七手八脚地帮忙把叶秋娘给捞上来。

  小厮被众人看得心里发虚,又见到浑身发臭的叶秋娘,顾不得其他,捂着鼻子冲着她道:“叶秋娘,别耍什么小心思,洗完了赶紧过来。”

  说完忙不迭地朝杜贤的院子跑去复命。

  叶秋娘上了岸之后,忙谢过众人,这才顶着一身臭味回到明柔的院子。

  一进门就被小翠好一顿嫌弃,捂着鼻子帮她打水洗澡。

  可叶秋娘却一副慢悠悠的样子,简简单单地把自己打理了一下,看得小翠很是不解。

  “秋娘,老爷不是有事找你么,你这头发都没洗干净,还那么臭,连我都不忍靠近你了,更何况老爷那么爱干净的人。”

  叶秋娘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头发道:“没办法,我已经很认真地洗了,可头发混着淤泥洗起来也麻烦,若真要洗净怕是要洗到晚上去,可老爷又急着见我,我也不能不去,只能顶着冒犯老爷的罪去见他了。”

  小翠张了张嘴没话反驳,叶秋娘一向深得主子的喜爱,有些事情也容不到她来插嘴,却见叶秋娘进屋不知拿了什么东西就出了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小翠问道:“秋娘你不是去老爷那了吗,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

  叶秋娘若无其事地道:“方才的鞋底掉到池子里用不了了,纳一会儿鞋底再去。”

  说罢不再理会小翠的催促,坐在院子里继续忙活,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慢吞吞地起身,朝杜贤的院子走去。

  进院子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仆人一个也没有,小斯跪在地上听着杜贤训斥。

  杜贤正走来走去嘴里不知骂着什么,看样子焦躁得很。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面皮实在是长得好,明柔的美貌也正集中了夫妻二人的优点,才会长得那般可人,此时的杜贤若是收敛脸上的暴虐神情,站在那里也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怪不得明玉兰会对他如此的千依百顺。

  听到门口动静,杜贤抬眼一看见到是叶秋娘来了,微微摆一下手,小厮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迅速往门外走,并从外边把门关上。

  叶秋娘听着哐啷一声上锁的声音,心中的猜测得到印证,虽然做足心理准备,但仍免不了心还是提到嗓子眼。

  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走到男人的面前,卑躬屈膝行礼,叫了一声老爷。

  杜贤这才将方才的不悦之色给敛起来,指着旁边的椅子道:“秋娘来了,坐到我身边来。”

  可话刚说完,却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的一股臭味给熏到了,下意识抬手掩住了鼻子。

  仔细一瞧,见她头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污浊,若不是一张俏脸撑着,真的是十足地令人倒胃口。

  叶秋娘趁机退后一步道:“秋娘无意冒犯老爷,只是方才来的时候被李哥给绊进荷花池子里,沾了一身污泥,洗了半天也没洗净,还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方才小厮来说叶秋娘掉进池子里,杜贤问他是如何掉的,小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如今这么看来,怕不是简单地绊倒。

  “池子里的莲藕洗两遍就能吃,一个多时辰,秋娘怕是能洗上五六遍了吧,却还如此恶臭难闻,莫非是故意来熏着老爷我的?”

  叶秋娘闻言脸上露出一副慌张之相,忙不迭地道:“秋娘不敢,实在是池子里的淤泥多年未清,才会如此之臭,加之头发间又细又密,难免会一时洗不干净,熏到老爷实在罪过,请老爷责罚。”

  杜贤若忽然冷哼一声:“府上婢女得老爷我召唤,谁人不洗得干干净净体体面面过来,你倒好,一身污浊之气就往我这院子里闯,是想利用这样的方法来引起老爷的注意吧。”

  叶秋娘没想到杜贤居然厚颜无耻地这般曲解她的意思,摇了摇头:“秋娘不敢有这样的心思,老爷若是有事便交代罢,一会儿大小姐回来了若是不见我会到处找人的。”

  杜贤鼻子轻笑一声:“她跟她娘去亲戚家,哪会回来那么快,怕是要天黑才回来。”

  “大小姐出发之前交代我要帮她誊抄一些书,若是她回来了见我还没写完,怕是要生气,还望老爷放秋娘回去干活,不要让秋娘为难。”叶秋娘心里计算着时辰,再一次将明柔搬出来当借口。

  “这还不好办,你就在我这誊抄,说不定我还能给你指点一二,还是秋娘觉得老爷这水平不能指点你?”杜贤丝毫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说完一把拉住她的手拖进书房,将她推到案前道:“笔墨纸砚样样齐全,抄吧,老爷会好好监督你的。”

  男人此时的眼光□□裸,看向少女的眼神充满着欲望,叶秋娘惊慌失措的小模样落在他的瞳仁之中,益发激起他心中的得意。

  往时他在明府小心翼翼,就是怕被明老太爷给挑出毛病来,如今有比他更卑微的人出现,像落水的羔羊一般在他眼前瑟瑟发抖,如何不让他心中情绪高涨。

  只是少女身上这恶臭味实在是让人十分膈应,就像一盘佳肴上面覆盖一层呕吐物。

  杜贤这些年来养尊处优,性子也是爱洁,对叶秋娘这一身臭气和头上还残留的星星点点污泥有些气急败坏。

  简直太破坏气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