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桐庄十里稻花香 > 第 6 章 第 6 章
  跟着明柔的小丫鬟瑟瑟发抖,生怕回去后遭到老爷太太的责罚。

  叶秋娘没空照顾她的小心思,毕竟方才不见明柔归家时自己都心急如焚,恨不得把所有相关的人都拉出来暴打一顿。

  一路上明柔紧紧捉住叶秋娘的手,方才许琼华的大丫头悄悄说的那件事,让她内疚不已,若不是为了自己,啾啾就不需要这么不舒服还要淌水出来找她。

  以前奶娘就经常说了,让小时候不能踩水,冬天不能碰冷水,不然以后长大了会不好的,具体哪里不好,她已经隐约知道。

  感受着手掌心冰凉的温度,明柔心里自责着,但嘴上仍埋怨着道:“非得冒雨出来找,等雨停了我们自会回去,弄得那么狼狈。”

  一边说着却嘟着嘴巴偷偷掉眼泪。

  叶秋娘见了,虚弱地笑了笑,真是个嘴硬的小东西,随意地应付了她几句,看到积水的地方还要弯下腰来背着她走过去。

  明柔哪里能答应,扯着她直接就踩着水回去了。

  终于回到家,明老太爷和明玉兰夫妇齐齐守在家中等着,见到她们几人出现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即召回还在外面找寻的人,紧接着就开始秋后算账。

  看着叶秋娘这虚弱的样子,明柔难得地任性起来,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

  当然她也没什么好的理由,不过是想借平日老爷子对她的宠爱无理取闹罢了。

  可今日老太爷却很是生气,如今他年岁已高,身子又大不如前,容不得自己这乖孙有一点闪失,也没理会她的求情,大发雷霆道:“她在明家的任务就是为了照看你,如今把你给弄丢了,就是最大的失责,难道还不该罚吗?”

  “是今日我不让她跟着的,而且也是我贪玩自己临了才改了路线,所以才找不到人,要罚便罚我,与啾啾无关。”明柔倔强地回了嘴。

  往时明柔虽然骄纵,但也很少跟老太爷顶嘴,如今这么一硬气,倒是让明老太爷更生气了。

  “你以为你就没事吗,我先罚完她再罚你。”

  说完就让人把鞭子拿来。

  看着这细长的鞭子,明柔眼里满是惊恐,小脸血色瞬间褪尽,可一想到啾啾如今身子已经很不舒服了,再被鞭子抽打,那岂不是更难受。

  眼看鞭子就要往下抽的时候,心中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一股勇气,闭着眼睛就往叶秋娘身上扑,一边娇声尖叫:“不许打我的啾啾,要打便连我一起打。”

  老太爷被她给气得要死,咬咬牙一鞭子挥下来,一半打在明柔身上,一半打在叶秋娘的身上。

  明柔何时被这般鞭挞过,痛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明玉兰以为父亲只是说说,没想到居然来真的,虽然平日里她没怎么把心思放在女儿身上,但毕竟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更是自己和爱郎爱的结晶,哪里能由着老头子来硬的,忙跪下来帮她们求饶。

  杜贤自一开始,目光就紧锁在一旁的叶秋娘身上。

  少女如今已初显婀娜身段,淋湿的衣服将她稚嫩妙曼的身子给裹得紧紧的,配上漂亮的鹅蛋脸,让人移不开眼睛。

  见到妻子跪下来,他敛起眼中的神情,跟着一起跪了下来。

  而趴在地上的叶秋娘却是心甘情愿受罚,回想白日里找不到明柔时那种几乎要崩溃的心境,此时仍然感到自责,故而老太爷骂她的时候她是一声不敢还嘴,只是明柔却处处维护她,甚至扑到她身上挡鞭子,不能不令她动容。

  她心疼地抱住明柔道:“大小姐,你快别帮我求情了,秋娘做错事情没有保护好大小姐,甘愿受罚,你乖乖地不要挡着好吗?”

  太爷的这一鞭子,抽在明柔的身上,比抽在自己身上的还痛。

  老太爷见她二人小小年纪竟深情至此,气已经消了一半,而且方才这一鞭子下去,疼的是孙女的身,痛的却是老爷子的心。

  看着地上狼狈的一团,再加上女儿女婿帮着求情,算是也找到了台阶下,这才收了手放她们回去。

  走了之后才看到地上一摊血迹。

  虽是男人,但毕竟活了那么久,他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到往时只要明柔出门,叶秋娘必定紧紧跟随左右从无例外,今日却临时犯懒不去,怕是第一次来的吧,想到下午大风大雨的,这孩子冒雨出门找到晚上,还有方才惨白的一张脸,老太爷顿时有些坐不住了。

  叫老仆人去安排让叶秋娘好好休养几天,至于自己那宝贝外孙女,罚她这几日不得出门,让先生全天安排课业,让她好好念书。

  原本回去后奶娘和其他几个老婆子还想要拉着叶秋娘和小丫鬟说道一番,却见老太爷的人紧跟着就到,也不敢再生事端,也忙放她回去沐浴休整。

  直到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两人这才躺在床上,叶秋娘觉得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若非方才老太爷那一鞭子都被明柔挡了去,可能还更难受。

  看到奶娘把伤药拿进来,忙起身拿着要替明柔上药。

  看着小家伙背上肿起来的一条红痕,眼眶还是忍不住红了红。

  “大小姐,以后要是再出这样的事情,不许你再帮我挡着了。”

  明柔见她难过,忙坐起来呲牙咧嘴地安抚道:“啾啾不疼的,外祖根本就没舍得下重手,上完药明天就好了。”

  叶秋娘知道她这是在安慰自己,忍着眼泪帮她涂完药,看着药粉撒上去时那小身子背上的嫩肉猛的一收缩。

  她停下手来,朝小人儿的脸上望去,果然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正看过来,小嘴瘪着,要哭不哭。

  叶秋娘见状却忍不住笑了,眼泪紧跟着滴了下来,滴在明柔的背上。

  明柔嘤嘤了两下道:“啾啾,烫~”

  “哪里烫?”

  叶秋娘忍不住紧张起来,今天下午大家都淋了雨淌了水,明柔身子弱,最怕她发热患病。

  “你的眼泪好烫,滴在我背上要着火了,伤口疼。”

  叶秋娘听她这话瞬间噗嗤笑了,手忙脚乱地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俯下/身子,朝着她的伤口处吹了吹。

  “呼呼就不疼了……”

  过了一会儿,明柔见涂好药之后这才披着衣服坐起来,趴到叶秋娘的腿上,虽然因为方才的疼痛而红了的眼眶此时看起来还有几分可怜兮兮,但心情已经变得愉悦很多了,她仰着小脸问道:“啾啾,你来了那个了,是不是就是大人了。”

  叶秋娘勉强挤出一丝笑道:“是的,倘若还在家中,这时候就要许配给别人家做媳妇,就该有孩子了。”

  明柔一听忙道:“你已经许配给我啦,你还想嫁给谁?”

  叶秋娘这下子才真地笑出声:“你是女娃子,我也是女娃子,当年说许配给你不过是为了冲喜,两个女人,怎么成亲!”

  明柔撅着嘴道:“我不管,反正奶娘说了,你就是我媳妇儿,而且整个平乐县谁人不知道这事,等将来我长大了,我们是要成亲的。”

  叶秋娘想了想,如今来明家不过三年光景,离十年还远着呢,到时候等明柔真正长大了,也就不这么想了,于是也不再反驳她。

  “行吧,那你得赶紧长大,只有大人才能成亲。”

  明柔一听又问道:“那是不是我跟你一样来了那个,就是大人啦?”

  “是吧……”叶秋娘有些犹豫了。

  “那要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成亲了。”明柔兴致勃勃地道。

  叶秋娘看着眼前还一脸稚气的小姑娘,难以想象几年后她出落的样子,到时候定是个漂亮的小人儿,怕是平乐县的青年才俊都要为她倾倒才是,自会有出众的公子哥来追求她,到那时,明柔哪还会记得今日的童言童语。

  明柔见叶秋娘没有应声,有些不高兴,可一抬头见到对方一脸温柔地望着自己,又不自觉被她眼神里软软的情绪给安抚到了。

  看着眼前修长身量的叶秋娘,还有她脖颈上雪白的肌肤,胸前微微的隆起,再向上就是对方丰润的唇,明柔总觉得今夜的啾啾好像变得有些不同,可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同

  莫非这就是长大成人了的缘故?

  连带她身上的味道,较之于以往,似乎也增添了别样的感觉,和她对视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酥麻的感觉。

  明柔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可她喜欢这样子的啾啾,想到今日为了找到自己,啾啾不得不拖着不舒服的身子,淌了水也受了凉,回来还让外祖罚着跪在冰冷的地面那么久,这让她又心疼又不安。

  “啾啾,我们快睡觉吧,我手心热热的,一会我可以帮你暖肚肚。”

  叶秋娘见她一扫往日的骄纵,变得如此体贴,原本不太舒服的身子也变得轻快了很多。

  “我不碍事,能躺下休息就好了,倒是你,今晚怕是要趴着或侧着睡觉了。”

  明柔却不以为意,想到方才外祖身边的张伯过来吩咐的事情,兴致勃勃地道:“啾啾,外祖说给你休息三天,还不用去先生那里,你可以好好玩玩。”

  可一想到自己这三天哪儿都不能去,顿时整个人又变得沮丧。

  “乖了,我这几天哪都不去,就在院子里,你下学了回来了就能见到我,好不好。”叶秋娘不忍心地安慰着。

  明柔听了,这才心满意足地趴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