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药户娇妃她又美又飒 > 第542章 有了别的相好
  温瑶就算再傻也听得出梅氏的意思,脸微微一热:“还没有。”

  “这都嫁进来快两个月了,怎么还没音讯?”梅氏眉一蹙,“五爷也没什么侍妾,也就是那秦氏与步氏,秦氏还被放了出去,就只剩步氏了,听说那步氏也不是个得宠的,进府后,到现在五爷都没进过她住的院子,整个心和人都在你那儿,照理说,你应该早就有好信了啊。是不是没注意啊?要不要去找王府的大夫把把脉,查看一下?”

  温瑶笑起来:“娘,你女儿我就是大夫,哪里还需要找别的大夫。你也说,才不到两个月呢。哪有那么心急。”

  “夫妻若是恩爱,别说两个月,就算在一起十天半月也能有喜事了啊。你们王府放出去配给守城官员的秦氏,不就是嫁过去一个月便有了肚子么?”

  温瑶无奈笑:“儿女这回事也是个缘分,过段日子再说吧,况且我与五爷已经有了小团子,哪用那么急?”

  说实话,进了平邑王府后,她与他虽成了夫妻,却也不是日夜都能在一起。

  她成了他的枕畔人,才知道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忙。

  尤其前些日子的西北战事,简直占去了他大半时辰。

  每天他回来时,她都已经睡着了,等她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又去宫里了。

  这段日子西北战事结束,是清闲了些。

  不过她的大姨妈刚好一来,帮她挡了驾。

  他再火急火燎,总也不能浴血奋战。

  这么算起来,与他同房也没几天。

  “光一个团团哪够啊,这么大的王府,需得多几个孩子才热闹兴旺。”梅氏感叹,“不行,娘回去后让你爹去太医院请人给你专门配几幅帮助生养的药,下次拿来,你好好服。能医别人不能医自己的大夫多得是。我可不能光指望你!”

  温瑶也不说话,随她去了,古人与今天差不多,没结婚催着结婚,结了婚催着生娃,她都生娃了,还催着生二胎、三胎……历史的模样从未改变过,哎。

  正想着,目光一转,落在一边的三娘与小团子身上。

  小团子正跟三娘说着王府里的新鲜事儿,三娘却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不光这会儿,今天她注意到三娘一直有些恍惚。

  她不禁低声问梅氏:“三娘是不是有什么事?”

  梅氏看一眼三娘,也就小声说:“最近这丫头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问她吧,也不说。女儿大了,心事多了,咱们当父母的也不好多问。”

  温瑶也就走过去,让小团子去对外婆讲故事去,然后对三娘说:“三娘,你最近是不是和谢哥发生什么事了?

  能让一个妙龄女子心神不定的,多半是与情爱有关了。

  三娘现如今不愁吃不愁穿,还能为了别的什么事吗?

  果然,三娘见姐姐猜中自己心事,猛地一抬头,随即垂下来,脸上多了几分苦涩。

  温瑶一看,就知道自己没猜错,果真与谢佑祖有关:“怎么了,和谢哥吵架了?”

  应该不会啊,谢佑祖很男人的,不至于与三娘拌嘴,便是真的有什么口角,也肯定会主动道歉的。

  三娘这才摇头:“若是吵架还算好的,只怕更麻烦……”

  “到底怎么了?”温瑶听得愈发迷糊。

  三娘抿抿唇,终于压低声音:“我怀疑谢哥在外头喜欢上别人了,有了别的相好。”

  温瑶一愣,随即噗呲一声:“怎么可能!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三娘却一脸正色:“他最近对我一直很冷淡,早出晚归的,也不理我,说是在忙武馆的事,其实哪有那么忙呢?再忙,总得吃饭喝水睡觉吧,我去他住的地方给他送吃的,他也对我不如以前那么好了,还凶我,说最近他很忙,不要老去找他。”

  温瑶也是一诧,这不像是谢哥的性子啊,却还是安慰:“或许谢哥忙武馆的事确实有点辛苦?别多想了。”

  “不止是这样,后来有天傍晚,我又去给他送自己做的糕点,谁想刚走到他住的宅子,便看见他偷偷出来,神秘兮兮的,我就偷偷跟了上去,结果一路跟到了东城柳荫街的一处房子跟前,眼睁睁看着他进去了。那房子有人守着,像是个很奢侈的茶楼之类的,一般人进不去,我也只能回去了。接下来,我又有几次偷偷跟着他,他有好几晚都去了柳荫街那茶楼……很晚都不出来。所以我才怀疑他是有了别的女人。”三娘越说越是黯然。

  温瑶还是不相信谢佑祖会有了别的相好。

  不但是性子不可能,他来京城才多久啊,这么快就认识了别的女人?

  何况他对三娘如何,她也是看得出来的。

  但三娘这么说,也还是有些可疑的。她半天才道:要不我改日寻个机会去问问谢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娘见姐姐打算出马,也会吁口气,点点头。

  ……

  傍晚,温瑶、小团子陪梅氏与三娘吃了晚饭,时候不早,便让屈妈妈准备马车,让人送娘与妹妹回铜钱巷。

  等车时,青橘过来说王爷回来了,听说梅娘子与三娘都来了,过来打声招呼。

  不一会儿,梅氏母女便看见个英魁颀长的身影在沈墨川的跟随下,走到了阑萃阁。

  母女两立刻迎上去行了个礼:“平邑王安。”

  元谨忙道:“岳母不用客气。晚膳用过了吗?”

  梅氏看着在朝上在外人眼里冷肃威武的平邑王,在自己面前宛如半子,亲切礼貌,也知道是因为女儿的关系,心内无比宽慰,笑着说:“已经用过了,五爷有心了。已经和王妃聚了一日,正准备回去呢,恰好遇着五爷回来了。”

  元谨目色宽舒:“若没事,也不用急着回去,多陪陪王妃也行。王妃在王府里成日也没事,就差有人与她聊天。每次有人来王府陪她玩,她都高兴得跟过年似的,头天晚上都能睡不着。”

  温瑶瞥他一眼:“有那么夸张么?五爷别说得妾身这么幼稚好不好。”

  好歹在她娘和妹妹面前,给她留点面子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