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94章 反目
  可想而知,宣清漪这样的决定,在散修中掀起了轩然**。

  “圣女,我不要死啊。”

  “清漪仙子,你最是仁善了,如今你做出这种决定,和直接杀了我们有何区别?”

  “圣女,救救我们吧,外面都是妖兽,我不能出去的啊。”

  宣清漪脸上有些许动摇,最终还是坚定:“对不起了诸位道友,我有责任保护好我宗门弟子。”

  在她下令之下,飞仙圣宗弟子纷纷控制着灵力回缩。

  金色护罩骤然之间少了一半。

  只是把飞仙圣宗弟子囊括了进去,剩下的散修全部被暴露在了妖兽群中。

  “不,不要,不要这么对我们。”

  “宣清漪,你会遭报应的,啊!”

  散修双手举在头顶,胡乱锤着金色光罩,脸上都是疯狂哀求。

  可惜,这时候,除了宣清漪外,没有人会同情他们。

  在修士眼中,没有人的性命比自己还重要。

  妖兽群再次冲撞过来。

  妖兽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金色光罩之外的散修,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就直接被妖兽给冲得支离破碎了。

  亲手送人去死的感觉并不是太好,宣清漪叹了口气,继续率领弟子支撑着。

  就在这时候,天地一寂。

  妖兽群陷入了某种停滞,接着疯狂的妖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四脚着地,趴伏在地上。

  妖兽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宽阔的道路来。

  有一人,闲庭信步走来。

  所过之处,妖兽都是瑟瑟发抖。

  宣清漪心里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她向前方看去。

  只见一位谪仙公子,身着星袍,带着笑意,缓缓向这里走来,眉中含着一抹悲悯。

  宣清漪皱了皱眉头,她隐隐感觉到,这人的面目和内心一点都不一样。

  可是她不说,自然会有人说的。

  即使把散修赶到了外面,金色护罩还是摇摇欲坠,越来越薄。

  这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恐怖的人物,圣宗弟子自然把他当作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大人,救救我们吧,大人。”

  “大人,求你了,我们是飞仙圣宗的弟子。”

  “住嘴!”宣清漪轻喝道。

  自己的师弟师妹,越过她,直接求起了别人,这无疑不让人难堪,就像一个巴掌狠狠打在了她脸上。

  不过一向听从她的师弟师妹们,这时候就没有听她的了。

  开玩笑,都要死了,谁还管你是个圣女。

  燕殊缓缓走到了金色护罩面前,摩挲着左手上的玲珑戒。

  因为他的靠近,妖兽纷纷都不敢靠近,直接空出了这一大块地。

  为飞仙圣宗弟子迎得了一丝喘息,这也让他们更加激动地看着燕殊。

  燕殊淡淡一笑:“飞仙圣宗,自是与我无关,不过,你们的圣女,让我不喜。”

  燕殊只这么说了一句,就带着趣味看着这些圣宗弟子了。

  圣女和自己的命,如何抉择。

  看着站着身姿窈窕的宣清漪,不少修士都目光闪烁,手中暗暗有波动泛起。

  宣清漪没有想到,燕殊居然想出这种恶毒的法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兄妹居然想对自己出手。

  突然之间觉得,所有人,都很陌生。

  “圣女,别怪我了,我也只是想活!”一个天赋不错的真传一边怒吼,手上的速度一点不慢。

  一把巨锤碾压而过,直接砸向了宣清漪。

  有了真传的带头,剩下弟子也鼓足勇气,对圣女出手。

  在秘境之中,对着圣女出手,如果被宗主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甚至会被宗主含怒之下一掌拍死。

  但是如果不出手,这个金色护罩一破,妖兽群,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他们只会沦为腹中血食。

  一个还有一线生机,一个就是必死,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金色护罩里的弟子纷纷对着宣清漪出手,那模样,好像如同对待仇人一般。

  “宣清漪,我师父乃是圣宗大长老,和宗主同为圣境,师弟们都随我出手,宗门定不会怪罪于你们,圣女为宗门牺牲,死得其所!”

  此话一落,最后面色犹疑的弟子都悍然出手。

  “赵天都!”宣清漪的美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赵天都是赵天路的哥哥,因为弟弟被叶凡打败,早就怀恨在心。

  可是叶凡在前不久被宗主收为弟子,即使他再怎么憎恨叶凡,同门之中禁止自相残杀,如果他对叶凡出手,被人见到了,他的师父也会因他而遭受牵扯。

  赵天都的师父成周是飞仙圣宗大长老,在宗门内,宗主一脉以宣成为首,长老一脉以大长老成周为首,两脉向来不和。

  成周速来对宗主之位虎视眈眈,可是因为宣成生了个好女儿,老祖就把飞仙圣宗传给了宣成。

  如果赵天都当时再招惹了叶凡,连累成周,以成周的冷笑程度,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赵天都心里想的很清楚,如果他就举着大义的旗子,灭了宣清漪,那么自己在师尊那就是一顶一的大功。

  宣清漪一旦陨落,支持宣成的老祖也会立马倒戈,转而支持成周,到那时,说不定自己还能够成为圣子。

  天都圣子。

  一想到这个称谓,赵天都就心潮澎湃,血液沸腾。

  现在大势在他,哪怕老祖们多么宠爱宣清漪这个圣女,可一旦比起飞仙圣宗的整个年轻一代来,就微不足道了。

  赵天都冷笑:“圣女,为了宗门弟子,请圣女自裁吧。”

  “请圣女自裁!”

  “请圣女自裁!”

  “请圣女自裁!”

  众多弟子难得异口同声,整齐划一。

  说出来的话却让宣清漪颤抖。

  她身子微微颤抖,质问着:“作为飞仙圣宗弟子,你们居然想如此苟活?!”

  一个弟子大胆地说:“圣女既然说我们是苟活,那圣女自己还活着做什么呢?”

  “怎么还不去死呢?”

  宣清漪下意识想反驳:“我.....”

  又哑哑不能说出什么来,抬起头才看见弟子都是嘲讽的眼神。

  遮羞布被赤裸裸地扯了下来。

  宣清漪一直是女神形象,难得这么狼狈。

  不过片刻之后,她就恢复了心情。

  目光缓缓扫视这些义愤填膺的弟子,忽然一笑,犹如牡丹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