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90章 苍梧试炼第一关
  在老者幸灾乐祸的眼神下,燕殊手里出现了三枚玉牌,看着不是特别起眼。

  但是老人瞳孔一缩,嚣张的气焰一下子消失了。

  燕殊慢条斯理地抚摸着玉牌,看着老人,手掌用力。

  “不要,祖宗别捏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们快去试炼吧,别为了老头子耽误这么久时间,这大道境的玉牌,还是祖宗留着收起来吧,别浪费了。”老者哀嚎起来。

  大道境玉牌。

  一块就够他喝一壶的了,两块能直接送他归西了,三块,啧啧,不说了。

  一个小子,身上怎么有这么多好东西呢。

  早知如此,自己就不招惹这个煞星了。

  老者甚至感觉到,其中两枚玉牌,比另一枚带给人的感觉,还要高出一截,就像是触及到了另一个层次。

  不敢想,不敢想。

  “什么,大道境玉牌!”叶凡死死地盯在了燕殊手上。

  虽然宣成给了他很多底牌宝物,但是飞仙圣宗只是个圣宗,底蕴也只有圣器罢了,给叶凡总不能自己把老底都给掏了吧。

  可是,燕殊居然有大道境玉牌,还不止一枚!

  紫薇圣宗也不过是个圣宗,为什么燕殊会有大道境的宝物!

  叶凡突然感觉到自己触及了什么密辛。

  看到燕殊淡淡看过来的眼神,赶紧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

  可是他不知道,不管他知不知道这件事,他从进来苍梧秘境的那一刻,在燕殊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

  谁,还会去在意死人想的是什么?

  虚幻的灵魂体蓦地一变,猥琐的脸顿时肃穆起来。

  冥冥间,燕殊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气机从苍梧殿宇中,注入到了老者身体内。

  浩荡庄严的声音从老者口中发出。

  “苍梧试炼开,第一关,天赋。”

  “天赋决定上限,除非有大毅力者不可破,此关,便是要测试你二人的天赋,天赋高者胜!”

  “天赋柱,开!”

  随着守殿人的一声大喝,苍梧神殿轰隆隆震动了起来。

  殿宇地面下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鼓动,略微凸起。

  !

  只见两根七彩的灵柱从殿的砖石中猛地冲出,恰巧落在了叶凡和林旭面前。

  “此乃天赋柱,把手放在灵柱柱身,灵柱就会测试出你们拥有的天赋。”老者淡淡解释道。

  灵柱耸入殿宇高处,一眼望不到尽头。

  叶凡望着心里就开始了澎湃震动,他也想知道他如今的天赋几何。

  不过马上就是担心,自己真的天赋能比得过这位紫薇圣子吗?

  燕殊淡淡一笑,他的天赋呀,燕殊自己都不知道他如今的天赋有多么恐怖。

  就算是大帝少时,都不及他。

  苍梧大帝,就算再怎么给叶凡开挂,还能一下子让他超过自己不成。

  叶凡看燕殊没有上前的意思,沉思了一会儿,率先上前去。

  他把手轻轻地按在了柱身之上。

  能够感觉到一股浩大的力量扫描了他的全身,根骨,骨血,修为,一览无余。

  燕殊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笑而不语,这大帝的手段当真是变化莫测。

  叶凡放了好一会儿,没有结果,没有声音,就在他想要抽手而退时,灵力柱微微一晃,一行大字出现在了柱身之上。

  “叶凡,轮脉七重,圣阶道台,大帝之资!”

  “什么?!”一直在暗处观察着的守殿人心神震动。

  因为刚才和燕殊的交锋,所以注意力都放在了燕殊身上,自然而然地忽视了叶凡。

  这时候他才好好观察起了叶凡这个小子,龙眉凤目,一脸坚毅,果然不凡。

  不愧是有大帝之资的人,苍梧大帝,后继有人呀!

  还不待老者老泪纵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把目光投向了站立在原地地燕殊。

  嘿嘿,傻了吧,让你装逼,除了修为高,你还有什么比得过这小子,圣阶道台有没有?大帝资质有没有?

  老者感觉心情一阵舒畅,没想到这个天赋柱替他出了一口恶气,不愧他守了这苍梧神殿这无尽岁月。

  燕殊不知道那个猥琐老头脑补了些什么,他蹙了蹙眉,缓缓走到了天赋柱前。

  而另一根天赋柱前站着的叶凡还没有离开,依旧在怔愣之中,大帝之资,大帝之姿,这说的是他吗?

  还有自己的圣阶道台,这是他家族里的一个寄住的姐姐交给他的。

  那个姐姐名为叶晚,来历神秘,对他却是极好。

  当时他成为了废材,还遭遇退婚,一蹶不振时,只有叶晚陪着他,甚至还给了他一份看不出等阶的道台之法。

  只是,之后叶晚就不知所踪,问起族人,也是噤若寒蝉。

  在他不是废材,可以重新修炼时,一咬牙就使用了叶晚留给他的道台之法,他相信叶晚姐姐不会害他。

  他努力修炼,何尝不是为了寻找叶晚。

  原来,叶晚姐姐给他的是圣阶道台之法吗,他知道圣阶道台的珍贵。

  就连身为飞仙圣宗圣女的清漪,结成的也只是皇阶道台。

  不是不能结成圣阶,而是没有圣阶的道台之法。

  叶晚姐姐,你如此对我,我叶凡又怎么会辜负你?

  叶凡垂在手边的手掌,猛地握拳,在心底暗暗立下了誓言。

  燕殊看到这叶凡的表情一会儿荡漾,一会儿坚定,挑了挑眉,这个主角居然还是个脑补帝。

  他把手缓缓放在了天赋柱上。

  一刻,两刻。

  一点动静都没有。

  老者的目光都不由投注了过来。

  “这个天赋柱坏了,不会吧?还是......”他不怀好意地看了看燕殊,不会是这人的天赋太低了,让天赋柱都没有反应吧。

  老者一想到这,就恨不得仰天狂笑几声,一抒自己心口的郁气。

  可就在这时,天赋柱居然轰隆隆震动起来。

  不是普通的晃动,就像地动山摇一般。

  有神曦洒落,照耀殿宇,无穷的道纹在天赋柱上显现。

  “这,这是。”老者目光惊骇,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

  燕殊抬头一看。

  发现天赋柱上出现了紫金色的滚烫大字。

  “燕殊,灵府巅峰,帝阶道台???大恐怖,不可知???”

  好多个问号,就像触手紧紧抓住了老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