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61章 收服冰圣参
  有了金绳照亮,燕殊在山洞里如履平地。

  他一路掠行而过,很快就到大门的尽头。

  咻!

  燕殊的身影突兀停下,他已经看到了那扇宏伟的大门。

  厚重的感觉从大门上传来,给人深深的压力。

  让他的脸色有些凝重。

  “哼!”

  燕殊一声冷哼,在其身前有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

  锵!

  宝剑出鞘,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剑光闪烁,剑气纵横。

  “去!”燕殊冷喝一声,宝剑化作一道流光,对着大门直直刺去。

  但是大门却没有任何反应,燕殊脸色一沉。

  这柄宝剑乃是王阶,依旧碎不了这扇大门。

  燕殊摸着手心的玉牌,陷入了沉思。

  难道真的要浪费一次老祖的攻击之力了吗?

  就在这时,燕殊手上的金绳微微颤鸣。

  “咦?”

  燕殊也看到了金绳的异样,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

  “这是?”

  燕殊仔细的感受着金绳的颤鸣,忽然金绳的颤鸣之声渐渐变小,最后彻底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燕殊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绳子。

  却在这时!

  一道裂痕从绳子的尾端逐渐向上蔓延,到最后居然整根绳子都变成了两截。

  燕殊稍稍思索,像是要印证某个猜测一样,他捏着绳子的手骤然用力。

  只见他手上,金绳消失了,有一个圆锥样式的金色小体在半空中漂浮,散发出璀璨的金色华光

  果然没错。

  这个金绳只是这件事物的载体罢了。

  燕殊抬眸朝着大门看去,果然那里有一个锥形缺口。

  “去!”大手一挥,金色小体被他直接摁进门里。

  须臾之间,整个地方都散发着刺目的光,就连燕殊都不由微微眯眼。

  他一步踏出,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天地。

  天地一线的白,唯有眼前突起凹陷着一个同样白色的山谷。

  四周雾气缥缈虚无,仿佛幻化成了一个奇特的琉璃世界。

  可除了这山谷之外,就别无他物了,空荡荡,虚茫茫,裹入了一片窒息的白。

  燕殊捻起一抹白。

  “咦?”

  这竟是真正的冰雪,极寒极冰,一丝凉意似要从指尖蔓延。

  燕殊随手消弭,视线望得遥远,穿透了这片山谷,看向了某个方向。

  “出来吧。”

  寂静之中只有他的声音在广阔的世界里回荡。

  “第二遍,你会死。”

  燕殊轻轻叹息了一声,自问自答般。

  “不要逼我。”

  手中已经凝聚起了巨大的力量。

  “不不不,不要,小爷认输了,不要杀我。”

  一只怪模怪样的灵植蹦了出来,就像长满根须的人参,奇怪的是它头上有着很多根须,每个根须之上都套着一个个金光闪闪的戒指。

  这灵植看着燕殊手中捏着的攻击,感觉到眼前人的杀意,竟然没骨气地哭嚎起来。

  “小爷我不想死,不想死!”

  “本座说了,你不出来,就死。”燕殊平静地说道。

  “不,不,我这是为了给大人准备礼物,对的,准备礼物。”

  灵植看着燕殊手中那随时随地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攻击,没骨气地软了。

  像是为了更具有说服力,它舔着脸在那里使劲掏东西。

  一件一件的东西被他从脑袋上的的几十个储物戒指里掏出来。

  燕殊看了看眼前的灵植,他倒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一株圣药,还是一株有了灵智的圣药。

  冰圣参。

  蕴含着极冰之力。

  看来血孤想的不错,如果他当时能够得到这株灵植,那他的境界突破肯定不成问题。

  而冰圣参最宝贵之处在于,如果圣境强者服下下这灵植,可能会有一定几率领悟极冰大道。

  小参子看着燕殊紧紧盯着自己的模样,不知为何,从这人的眼神中,它感觉到了一些害怕,这人,不会想吃了自己吧?

  这个想法出来之后,逐渐扎根,疯狂蔓延到了它的整个脑海之中。

  呜呜呜,妈妈啊,参参不想死,参参还没有快活过呢,嘤嘤嘤~

  它为了自己的小命,掏宝贝的速度更是快了几分。

  一件件的宝物就像狂风扫落叶一般被拿出来,它的速度之快甚至产生了残影,可以说,是非常怕死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地上的宝物便已经堆了小山高。

  燕殊倒对这个东西有了些兴趣。

  戒中的白琰:啊啊啊,哪来的马屁精,死人参,居然敢跟我抢宠爱!!!

  “呼,呼呼——”

  冰圣参已经停止了它的行动,蹭蹭蹭的跑过来,一脸谄媚地抱住燕殊的大腿:“大人,这是小参所有的积蓄了,小参愿意都献给大人,希望大人能给小参一条生路啊!”

  嚎得那叫一个悲惨凄凉。

  “这就是你最珍贵的那些宝物了吗,也不见得吧?”

  燕殊脸色平淡,这冰圣参拿出来的东西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珍贵至极,但是他身为紫薇圣子,见过的好东西比这多了去了,这些自然不能引起他的在意。

  燕殊看着冰圣参,意有所指反问道。

  “呜呜呜,小参愿意把自己献给大人,只要大人能留小参一命就好了。”冰圣参心里拔凉拔凉的,这人还真的想吃它,呜呜呜。

  燕殊冷哼了一声,一道黑光从他身上发出,从冰圣参肥大的根部渗入。

  在那一刻,冰圣参感觉自己整个参都变得光溜溜,赤裸裸的了,就连记忆都被翻了个通透。

  喔~,小爷的清白啊,参参妹妹们,再见了。

  燕殊看着那一颗偷摸闭着眼睛,没有节操的参,倒有些明白了无语是什么体验。

  “走吧。”

  “等等,主人,我,哦不,小参可不可以把这座山谷也带走。”

  “嗯?”

  冰圣参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不瞒主人说,这座山谷里面有着极冰液,对我这样的灵植很有好处。”

  冰圣参的说话也是很有艺术的,因为极冰液很有好处,再加上在这里它就是老大,所以它一般都是泡在那个山谷里的,简而言之就是说那个山谷其实是它的泡澡堂。

  不过,这样的事它是万万不会让燕殊知道的。

  燕殊从它躲躲闪闪的语气里倒是听出了什么,但是他没有计较,唇角微扬。

  “既如此,那你就带着吧。”

  “好嘞!”

  冰圣参从它脑袋上那些花里胡哨的戒指里,找着了一个最华美的。

  “来。”

  白色山谷被它用手一招,就逐渐离开地面,腾至半空。

  在空中滴溜溜地转着,慢慢地缩小,最后竟变得如手掌般大小,被冰圣参收进了储物戒指。

  冰圣参的触须抖了抖那枚戒指,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呢,天真晴,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