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50章 见楼玉臣
  “这孙灵珊,真是个心狠之人呢。”

  燕殊欣赏了这出大戏,神色似笑非笑,倒有些趣味地点评出声。

  其实换做任何修士,经历这样差点被轻薄的事,可能也和孙灵珊是一样的选择。

  甚至,孙灵珊这等在面对迫害依旧果决的女子,说不定还能得到推崇夸奖,赞一声聪慧。

  但是,他燕殊,分是非吗?

  是非?对错?

  天地之间,有真正的是非对错吗?

  若说温庆良欲强孙灵珊是错,孙灵珊杀了他是对。

  若是要这么说的话,孙灵珊,啧,别以为他认不出那灵蚕毒,那是出于他们紫薇圣宗。

  孙灵珊不是瞧不起他吗,认为这门婚事耽误了她,她是被强迫的。

  可是她用起他们紫薇圣宗的东西可是没有丝毫客气,这跟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有什么两样?

  所以,孙灵珊和紫薇圣宗孰对孰错?

  哪有什么对错,只要你活着,你就是对的,他实力不济,死了,便是错的。

  如今他紫薇圣宗势大,自然是能够把对方碾入尘埃,残杀致死。

  屠灭水宵宗?怎么够?

  孙灵珊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水宵宗上下虽然也得到了许多资源,但是紫薇圣子的直接订婚对象是孙灵珊,水宵宗只是跟着沾沾光而已,基本上大部分东西都是给孙灵珊拿着,是以上次屠灭水宵宗,所缴获的远不如所给予的。

  虽然,这些东西在紫薇圣宗这个庞然大物面前,连毛毛雨都算不上,就是随意施舍出去的一点,连看都未必能看上一眼。

  毕竟,原主虽然喜欢孙灵珊,但是他的长辈都不会同意的,那所谓的订婚只是拗不过他,纯粹玩玩而已。

  圣宗的老一辈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他们的后面可是真正的帝统宗门,燕殊可是燕元世家的少主,就算为了血统,也一定是找门当户对的天之骄女,就算不是帝统宗门的出身,也必定应是圣宗的掌上明珠,这才不算辱没了少主的身份。

  而那女娃娃,修为可只有道台境,这还是他们紫薇圣宗出的资源给拉上去的,如果是光靠她自己,能不能铸道台还说不准呢。

  那所谓的天赋,在众人眼里实在是不足一提,也只能在同辈中说道说道。

  虽然燕殊也只是轮脉境,但那只是因为他年纪尚小,加上热衷情爱之中,所以荒废了修炼。

  如果他认真修炼,和同为圣子的圣宗天骄还是能够争锋的。

  至于帝宗帝子,那些老祖也不敢奢想了,只能叹这一世的天命和他们无缘,毕竟燕殊的天资摆在那里,虽然说他也是不愧天骄之名,但是却着实比不得那些帝宗妖孽。

  每一世,都会崛起数位无比妖孽的天才,他们的心智修为,无一不是上乘,越阶杀敌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就连老祖,也只能感叹燕殊无法和人家相比。

  只是这是对于原来的燕殊而言,可现在的燕殊,是他!

  换做他,那,天骄也好,妖孽也罢。

  阻他道者,真灵崩灭,不入轮回,永无来世。

  既然来到这承天大陆,就要浩浩荡荡一回,争个天翻地覆,笑看血肉横野。

  承天之人终会明白,什么帝子,帝女,不过他棋盘一枚棋子罢了。

  黑白棋盘,对错交织,在愚昧人眼里,他是圣,在聪明人眼里,他是魔。

  可惜,聪明人是活不久的。

  这一世,他要登临万古绝巅,君临天下。

  赫赫钟鸣,座下战将尽皆跪伏,神威浩世,此乃大帝威。

  承天之中,谁敢站于他身旁?

  有将一剑横敌。

  上来者,视为挑衅,当诛!

  谁敢?谁配?

  帝子帝女尚且不能,更别说是那愚蠢无知的孙灵珊了。

  可是他不会放过她,既然平白享受了资源,那就要付出代价。

  他燕殊,最不喜欢的就是厌恶的人拿着自己的东西呢。

  那简直,太脏了。

  因为白琰的特性,燕殊的话能直接传到那些已经忠心于他的人脑海之中。

  所以楼玉臣的到来可以说是十分迅速。

  “拜见圣子!不知圣子唤属下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悬崖边上,青袍人单膝跪地,以示臣服。

  燕殊微微颔首,目光悠悠。

  大手一挥,灵力汇聚而来,凝结交织,最后眼前出现的居然是孙灵珊所处地的景象。

  这一手神乎其神之术,让楼玉臣心中更是敬畏,头也更低垂几分。

  “玉臣觉得孙灵珊如何?”

  燕殊突然开口问道。

  他自然知道孙灵珊是谁,那是圣子的前未婚妻,圣子突然问他......

  楼玉臣心中划过种种心思,最后还是回道:

  “属下以为孙灵珊寡廉鲜耻,和那林旭纠缠不休,实在是配不上圣子。”

  燕殊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仿佛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了解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可见做了不少功课。

  而楼玉臣见燕殊迟迟不说话,误以为圣子对那孙灵珊还存着一分情意,他张了张嘴,迟疑着劝道:

  “圣子,修士之中貌美天赋并存之人不知凡几,何必拘泥于这等女人身上。”

  说完之后一声不吭,如果圣子因此怪罪于他,他也受着。

  燕殊倒没太大在意,他随意指着孙灵珊道:“玉臣,你去,我要她死,至于死法。”

  燕殊沉吟了一会儿,突兀露出一抹笑来。

  “我后面会告诉你的。”

  楼玉臣见到燕殊手指的便是孙灵珊,不由愕然,他还以为圣子依旧存了柔肠,没想到圣子已经心硬如铁。

  不过这样失态的情绪只存在了一瞬间,片刻之间他又调整了回来,成为那个忠心的属下。

  圣子的决定不是他可以质疑的,他只要做圣子手中的刀,无论圣子说什么,他去执行便是。

  “是。”

  楼玉臣从地上起身,朝着燕殊恭敬一拜,便御器离去。

  可以说他来的也快,去得也快。

  ”不过,“燕殊在原地摸了摸下巴,“那块石头倒是有点意思。”

  燕殊作为归燕地核心的掌控者,自然知道那块石头的秘密,或者说,那个山洞的秘密,只是一切,还是留在最后比较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