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42章 玉牌
  燕殊把心神沉下。

  果然见到了那森森的血海,他眸色微温,带着低哄般喃喃:“再等等,马上就让你们出去了。”

  他不打算用到那所谓的道台之法。

  毕竟自己这个血海,其实算不得灵海。

  那么应当能够另辟蹊径,开拓出一条他自己的路。

  所以,这长生树是他必得之物。

  似乎是想到了阻在中间的元燕。

  燕殊目光锐利,仿佛穿透了一切,王境又如何,安敢阻他?

  这归燕大殿,他既然已经来了,便不会空手而归。

  燕殊思忖了一番,旋即从乾坤戒里拿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玉瓶。

  他拿起玉瓶,微微晃了晃,里面的液体泛着莹莹的色泽,看起来倒是好看极了。

  这也是燕殊这具身体的底牌之一。

  是圣阶妖兽的涎液,剧毒无比。

  左手上又凭空出现了一道红色玉牌,里面封印着圣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这样的玉牌他乾坤戒里总共有三枚,毕竟他可是燕元世家的少主,是当宝贝供着的那种。

  这一点光看别的圣宗圣子都是真灵境之上,而他作为紫薇圣宗的圣子只有轮脉境,和真灵境之间还隔着整整一个灵府境,便能够知晓他受宠爱的程度了。

  要不是老祖尘封于尘血石中,不能轻易出世,甚至能够请大道境的老祖为燕殊赐下玉牌。

  所以,燕殊当真是宝物不少,而原主死得也着实窝囊了些。

  就在一次低阶比斗中,连底牌都没有动用,就那么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

  燕殊想了想,把这枚玉牌放了回去,重新换了一枚橙色的玉牌。

  毕竟元燕只是一个王境修士,用圣阶的倒是有些太暴殄天物了。

  橙色玉牌,封印着皇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燕殊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背靠大树的感觉,这倒让他颇有些新奇。

  接下来的几天里,元燕天天来看他。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兴许是寂寞吧。

  淡如水的生活里,闯入了燕殊这个不速之客,打破了他尘封的心境,搅乱了一池春水。

  他也发现了,燕殊是个寡言的人,便不由自主地讲了许多。

  一般都是元燕说,燕殊听。

  随着日子愈久,元燕越觉得燕殊是个极好的听客,人性的丑陋似乎在这人身上瞧不见似的。

  不由细细数来那段已经久远的记忆,两人交心至此。

  燕殊对此的态度倒是无所谓,毕竟他有着自己的目的,现在就是等一个好时机了。

  这一天燕殊懒懒得卧在榻上,眼睛微阖,平凡的样貌看起来好似也生动了几分。

  “守通,你看这是不是你要的?”元燕一步踏进殿中,手里拿着一本古朴的册子。

  “嗯,就是这个,这几日劳烦元兄为我费神了。”

  “无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元燕把这本册子递给燕殊,上面有一行小字——“天下奇物志”。

  燕殊总觉得先前得到的那枚干枯种子有些诡异,便想着能不能从这些山野杂记中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但他注定要失望了。

  这些杂记记载的都是一些在他看来十分寻常的物品,剩下仅有的一些也是存在于承天大陆传说中的宝物。

  一看就是那种缺钱的散修写的。

  元燕一直注意着燕殊,自然也看到了燕殊脸上的失望。

  他心头一跳,忐忑地问道:“还是找不到吗?”

  在他看来,燕殊需要记载各种奇物的,必然是想了解些东西,或者是为了找某件东西。

  不知道这人是想找什么东西,如果不难的话,他可以为他去寻。

  心头生出的这种想法让元燕一惊,苦笑地摇了摇头,自己真的是把这人当作了救赎。

  一想到这人走后,这座大殿将会重回冷清寂寞,而自己的生活又回到一滩死水。

  似乎是想到了这种场景,元燕心里有些苦涩。

  守通不像他,终日守着这殿,他终究会走的。

  就算待在这,又能待多久呢?逃不过寿衰一劫。

  “守通,你想长生吗?”等他话出口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他却没有去反驳,而是静静地看着燕殊,想从他口里得到个答案。

  燕殊这次是真的讶异了,他怎么都想不到元燕居然能问出这个问题,他有种预感,如果他说想的话,眼前这个人可能会把那枚长生果送予他。

  可是,他要的终究不是长生果。

  燕殊轻笑了声,看向元燕,语气里带着感慨:“长生嘛,我自然是想的,只是我如今这等修为,只是微末,连性命都如水中浮萍,哪里敢什么奢求长生?”

  元燕没听燕殊后面的话,只听了眼前人说他对于长生,是想的。

  那便够了。

  元燕心里有些按捺不住的高兴,他心下有了决定,抿了抿唇:“你在这等我,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如果这样子,他就不会走了吧。

  说完也不待燕殊回他,便急匆匆地走了。

  燕殊站在原地,手指慢慢摩挲着出现在手里的玉牌,微眯了眯双眼。

  然而,就在这时。

  “轰——”,随着一声巨响,燕殊所在的大殿就如同一个瑟瑟发抖的弃孤般,开始了剧烈的晃动,说是地动山摇也不为过。

  玉石琐屑纷纷落下,整个大殿都掀起一阵昏蒙的尘土气。

  燕殊皱着眉看着这场景,心中突然有些不妙的预感,好像是有什么事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发生了。

  “呵。”只听得一声冷笑,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让他真是烦躁极了呢。

  他袍袖一挥,手里握着玉牌慢慢走了出去,目的地正是归燕大殿的最中央处。

  明明连大地都在晃动,宫殿上铺着的玉石龟裂,露出了黑深的缺口。

  但是燕殊却走得极稳,背挺得极直。

  他所踏过的每一步,都会有一处地方停止了震荡,不敢冒犯。

  离得越近,凭借燕殊的眼力,他已经能看清前方那个模糊而巨大的影子。

  燕殊眼睛微眯,这就是长生树吗?

  他在原地停顿片刻,倏尔身影化在空中渐渐消散,居然是残影?!

  而燕殊,已经真正进入了归燕大殿的核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