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38章 神秘的青袍男子
  燕殊静静地躺在了崖底水潭。

  胸前破了一个大洞,连身子都毫无起伏,就如同一具尸体一般。

  他胸膛伤口上的黑血融进了水里,但奇特的是,这水居然还是那般清亮。

  细细看去,才发现黑血融入之后,居然消弭无踪,就像是被这水给净化了似的。

  这时候,一群游鱼突然出现在燕殊身旁。

  先是绕着燕殊游了几圈,然后突然拼成了一个类似架子状的东西,驮着燕殊往水潭之底而去。

  游鱼仿佛能通人性一般,极为巧妙地避开了路上所有的障碍。

  就这样,燕殊以一具尸体的状态来到了一处水中的大殿。

  殿上有名,归燕殿。

  “嗯?”

  大殿中一个捧着一卷书的青袍男子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抬头看向一个方向,笑道:

  “鱼儿啊鱼儿,你们又给我驮来了什么,哦?是个修士吗?”

  这时候鱼儿已经穿过了殿门,进入了殿中,青袍男子可以看到上面躺着一个气息近乎无的人。

  而在把燕殊送到之后,游鱼就如同来时一般,循着原路回去了。

  大殿上,只剩下那个依旧看书的青袍男子和躺在地上的燕殊。

  “这些鱼啊,可是食肉的鱼,这是把我当作它们同类了,才会送“食物”予我。”

  青袍男子低声喃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洒脱一笑。

  “人啊,有时候还不如鱼呢!”

  自言自语完后,他便想低头继续看那卷未看完的书,至于那具尸体,管他呢!

  “咦?”这时候他却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嗯?这人还活着?“

  他先是掐指算了一算,旋即微微一叹:”为救朋友,大义也,此人,我元燕救了!“

  归燕。

  这青袍男子居然名为元燕。

  元燕,归燕地,归燕大殿。

  这三者之间一定有着一种可怕的联系。

  ......

  等燕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华丽的殿室里了,身上的毒已经解了,胸膛上似乎抹了某种药膏,且有奇效,能够感觉到血肉在快速蠕动生长。

  只是这药,对于燕殊来说算不得什么。

  就连那个所谓的伤口和中的毒,在他眼里,也就一枚丹药的事,瞬间就能恢复如初,谁让他背后的是紫薇圣宗呢。

  不过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任由自己重伤昏迷,当然了,只是肉身昏迷而已。

  从给林旭挡致命一击,到掉落崖底,和进入这个大殿,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燕殊半倚着墙,欣赏着自己所处的地方,明明是在水底,却犹如天上宫阙,就连他躺的地方都是一整块的有助于伤口恢复的冰清石。

  融魂墓地吗?

  不止呢。

  也许归燕地本来是一个融魂境强者为自己准备的墓地,在垂死之际,寻个山清水秀之地隐居,等待寿终。

  但是,万一,这个融魂境强者在濒死之时,获得了逆天的机缘,突破到王境了呢?

  王境墓地?

  那么如果再有个万一,这个王境强者并没有死,而是活到了现在呢?

  归燕地,就是这数个万一组成的地方。

  它不是墓地,是王境强者开辟的领土。

  元燕,究竟是元燕,还是元燕王?!

  作为元燕地的主人,元燕自然知道来了自己的归燕地里突然进入了一批修士。

  如果他想,他有千万种手段阻止他们进入,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为什么要阻止呢?他也许久没有见过外面的人了,这几千载岁月悠悠,不知外面是否物是人非。

  但是当见了那些修士之后,才发现这些修士和从前的修士并没有区别。

  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贪婪自私,心狠手辣,简直让人作呕。

  元燕顿时有些兴致缺缺,也不加以管制,就任由他们去了,反正他们在这里再呆上几日就会被驱逐了。

  正好归燕地中有些妖兽忘了这是有主之地,居然妄自尊大,敢打起了他的主意。

  那就不要怪他无情了,让这些人类修士收割一波也是不错的。

  而这归燕地,得到修士妖兽的血肉滋润,应当会更具灵气。

  他元燕虽然避世,但能修炼到这个境界,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死在他手里的人可不少。

  至于燕殊,归燕地是他的领土,一些事情只要他动念一算,便能知道一个简略的前因后果。

  本来因为他把洞府建在水下,和游鱼为伴,因为日久相处,他这宫殿也不限制游鱼出入,所以游鱼虽然没有灵智,但却是也把他当作了同类。

  这些游鱼是食人鱼的一种,食肉,平常有野兽落入水潭,便会被他们群起而攻之,不出片刻便骨肉全销,只剩下一幅森森骨架。

  但是燕殊却是特殊,因为燕殊身中剧毒,巨蟒之毒,对于这些游鱼是触之即死的,更不用说吞吃入了·。

  所以等谭水把毒素进化,才能啃噬。

  可偏偏它们想到了居住在宫殿里的同类,便想着把这具新鲜血肉送予他吃。

  至于燕殊为什么非要耗这个功夫,而不是直接进来这个大殿?

  这归燕大殿,乃是归燕地的核心,只有得到归燕地的主人承认,才能找到。

  也只有这群傻乎乎的游鱼,因为没有灵智,就算食血肉,都是通体纯净。

  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才得到了元燕的青眼。

  燕殊自己找不到这所大殿,就算直接躺在水潭里,那些游鱼很可能不是把他驮到大殿,而是直接分而食之。

  当然了,凭借燕殊的实力,这些游鱼如果敢这么做的话,可能就会被灭族了,不是谁都能冒犯他的。

  所以他只能循着林旭的轨迹。

  而剧情中林旭便是从这悬崖掉落,剧情里林旭就算不像现在有燕殊算计,但是凭借气运之子招仇恨的程度,他还是被无数人追杀。

  后来如出一辙地埋伏在树上,同样洒下药粉,抢了三枚皇炎果,但是在即将遁走之时,突然遭逢其他修士,于是被拖住了。

  在战斗的时候,耗时良久,中了药的修士趁着这个时间恢复了过来。

  最后林旭面临的局面大同小异,都是被修士围杀,一人战所有。

  甚至那条巨蟒都是如剧情中的那样,潜伏在暗处,给林旭致命一击。

  只是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次林旭有燕殊挡了巨蟒攻击,剧情里则是林旭自己承受了巨蟒一击,垂死掉落。

  余老自然是算出了这是徒儿的机缘,没有出手。

  林旭便被游鱼送到了归燕大殿,然后殿主发现林旭尚有一息尚存,便救了他。

  最后两人引为挚友,林旭得到了那件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