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36章 修士皆敌
  可就在这双方对峙之时。

  一道破空之声突然响起。

  一个模糊的黑色影子从树上一闪而过

  “哈哈哈,蟒兄,你这果子我林旭笑纳了!”

  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响起,只见林旭从树上落下。

  在灵力加持下,一片黄色药粉撒向空中,随风飘下。

  着重照顾了巨蟒,修士们也吸入了不少。

  然后林旭就在巨蟒愤恨的眼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摘得了一枚皇炎果。

  这药粉是余老特意让他采摘的,具有迷醉性,能让沾染的生物不能动一段时间。

  虽然维持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一段时间能干很多事了,例如摘下皇炎果,并逃之夭夭。

  “林旭,是他!“

  在场之人,除了燕殊心中了然,其他人面上皆是错愕,不敢置信,不过马上转化成了狂喜。

  因为林旭意味着什么他们是知道的,是段家的许诺,是神秘人那高悬在天上,用禁制护佑的王阶宝器!

  在林旭面前,那王阶的赤炎果也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没想到林旭居然还敢出现,此时的他们看着林旭的眼神仿佛像是看着一块宝藏,垂涎的眼神仿佛要将林旭这个人都吞吃入腹。

  但是还不待动作,他们马上感觉到自己不能动了。

  想到林旭出现时撒下的那黄色药粉,顿时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修士们狠狠瞪着林旭。

  “林旭,卑鄙小人!”

  “无耻之尤,居然下毒!”

  “卧槽,余老,他们那是什么眼神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他们了,他们眼睛都要冒绿光了!”

  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林旭有点头皮发麻,不就是下个毒吗,用得着这样吗,林旭对着余老疯狂吐槽。

  “你现在是被通缉的,当然有人迫不及待想要抓你去领赏了,如今他们做不到,自然心下恨恨了。”

  戒指里的余老笑了笑,倒是没在意,毕竟有他护着,林旭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况且,强者,是要在无尽鲜血中厮杀而出的,这也是对林旭的一个考验。

  不过那个神秘人倒是让他有些好奇,他自然也是知道了有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神秘人以一把王阶宝器悬赏林旭。

  能随便拿得出一把王阶宝器,足以见得此人背后的势力之大,可小旭子也没得罪那些大家族的人啊。

  余老心里有些疑虑,他感觉前方似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看不透,猜不透,莫名不舒服极了。

  在数百修士愤怒的眼神下,林旭明晃晃地摘下了全部的皇炎果。

  皇炎果已经到手,林旭已经准备远遁了。

  只是他却忽略了一个人,也就是燕殊。

  早在林旭出现之时,燕殊便给自己全身布下了保护屏障,林旭那所谓的药粉,他丝毫未沾染,自然也没有中药。

  眼见着林旭即将逃走,燕殊低头突兀笑了笑,笑容有些诡异。

  一座阵法突然凭空落下,把林旭罩在了里面。

  “砰——”

  林旭本该遁走的身影,此时一头撞在了阵法上。

  “余老,这是什么阵法?”林旭摸了摸撞疼的头,问着戒指里的余老,心下焦急。

  在余老让他采摘药粉之时,他便知道了那药粉的药效只能维持很短时间,所以他要赶紧走。

  现在他还没有自信到自己能面对那些道台轮脉的修士,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

  而那群修士也见到了这一幕,知晓林旭这是被困住了,不由大声嘲笑。

  “哈哈哈,林旭小贼,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等爷爷脱困了,定要取你头颅!”

  “是极是极,林旭,如果你此时跪下来束手就擒,本座还会给你个痛快!”

  “哈哈哈,不知哪位高人相助,我等必当感谢。”

  只是林旭完全不理会他们的叫嚣,仿佛把他们视若无物,这种轻蔑让他们眼冒怒意。

  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林旭折磨地透透的,再杀了他,割下头颅。

  而余老此时也告诉了林旭这是何阵法。

  “只是简单的困阵而已。”

  他看了一眼便知道这阵法非常简单,略微思索便有了破阵之法。

  “左行三步,退两步,西南进一步,对,就是那,用全力攻击!”

  在余老的指导下,伴随着“轰”的一声响,林旭很轻易地破了阵法。

  只是修士之间,一息之差便能产生巨大的变数。

  更何况在阵法解开之时,林旭已经耽误了几息时间。

  而这几息时间,已经足够那些修为高的修士解开药性,他们马上围住了林旭,脸上不怀好意,尽是狞色。

  随着时间流逝,恢复实力的修士越来越多,然后都围在了林旭旁边,把林旭围得密不透风。

  领头的修士嘲笑道:“没想到吧,你终究落在我们手里。”

  兴许是想到了那把王阶宝器,修士眼中炽热。

  “哼,这么说,你们是吃定我了?诸位,谁胜谁败还未可分,我林旭,向来擅长就是击碎旁人的自信。”

  林旭冷哼一声,即使在众人围困之中,依旧傲骨铮铮,不弱于人!

  戒指里的余老欣慰地点了点头,他的弟子,果然不凡!

  他因少时之错,无缘于大帝之位,但他相信他的弟子终有一天会把那份荣耀取得,到那时万宗俯首,星河颤抖!

  想到此,余老不禁心潮澎湃,仿佛幻想到了未来某一日的场景,震撼如斯!

  林旭不知道余老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只会一笑,然后努力地朝着老师的目标前进。

  无他,这是对自己绝然的自信,他林旭虽然出身低微,但依旧有那鲲鹏之志,到那时扶摇直上九万里,傲立穹宇,征伐九天十地,岂不妙哉?

  他充满战意的眼睛缓缓扫视过在场的每一个修士,在他们脱困而出之时,他就知道,这一战,避无可避,但他不惧便是!

  我林旭只杀该杀之人,可是若为敌者,皆是该杀。

  既然已经为敌,我也不会心慈手软。

  众人皆义愤填膺,围着林旭,等待着一举攻之,这仿佛把林旭当作毡板上的肉了,任他们宰割。

  可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毡板上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