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31章 一指虚空
  仿佛没有看到这三人间的暗潮汹涌,燕殊坐在石凳上,手指屈起,缓缓敲击着石桌,轻轻问道:“诸位,想出去吗?”

  “自然是想的,不知紫薇圣子有何想法?这里我们已经观察许久了,却一直找不到出去的方法。”

  段仲文眼睛一亮。

  “想法嘛,自然是有的。”

  燕殊顿了顿,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展颜一笑:“不知诸位可否听说过血祭?”

  血祭?

  旁边一直听着他们讲话的另外两人猛地抬起头,看向那个坐在石凳上的少年。

  明明他们是站着,少年是坐着,但生生让他们有了一种眼前少年高高在上,俯视着他们的荒谬感。

  提出询问的段仲文咽了咽唾沫,声音有些涩然。

  “圣,圣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燕殊的回答就如魔鬼在他们耳旁低语,想把他们拉进深渊。

  “呵,哪有什么意思呢,我不过是想——“似乎是知道怎么才能引起心中的恐惧,燕殊故意拉长了声线。

  ”血祭了你们。”

  “圣子慎言!”

  段仲文猛地起身,低声喝道。

  在这说话的一会儿功夫里,骆守通已经和段家两兄弟站在了一起,三人一脸凝重地看着燕殊。

  骆守通此刻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大有出鞘之势。

  而段仲武已经拿出了自己的金刚锤,最让人惊讶的是段仲文,他的武器居然是一面镜子。

  被他拿在手里,样子真的就如同普通的铜镜一般,不过在场的人可不会认为这就是普通的了,能够被段仲文拿出来,那就自有其的不凡之处。

  不过面对这三人的严阵以待,燕殊依旧是好整以暇地坐在石凳上,仿佛那个说出血祭一词的不是他一样。

  “紫薇圣子,不知我等可有哪里得罪了你?”段仲文脸色难看,却还是出声问道。

  毕竟紫薇圣子刚来之时,对他们的态度虽不是热络,但也称得上是和善。

  怎么这会儿竟要如此行事。

  同时心里也有了疑惑,究竟是什么,让紫薇圣子前后的态度如此大变?

  只是燕殊低头摩挲着石桌上的一处凸起,漫不经心道:“想杀就杀了,有什么不对吗?”

  他抬起头,看见这三个皆拿着宝器,不由轻笑一声:”你们摆出这种姿态做什么呢,有用吗,难道你们觉得能从我手里逃出去吗?“

  “圣子,我们不曾得罪你吧?”

  骆守通盯着燕殊的一举一动,满脸凝重。

  听到眼前人的追问,燕殊有点不耐。

  “我说过了,想杀便杀了。”

  在燕殊话落的刹那。

  “咻——”

  只听得一声低喝。

  三人竟同时疾射而出,从不同方向向燕殊攻去!

  骆守通长剑出鞘,剑身乌光凛然,灵力贯彻,直达剑尖,他疾行几步,提剑横击而出,一剑落,剑芒裹着呼啸之声,狠狠劈向燕殊。

  段仲武手握金刚锤,大吼一声:”万影锤法!“

  一道锤影,霎时之间一分二,二分四,幻化成万道锤影,诡异莫测,每道锤影皆有千钧之力,汹涌地冲向燕殊,灵力外泄,让这个石室都开始了轻微颤抖,

  段仲文持着铜镜,面色凝重地看着那个依旧巍然不动的少年,低喝:“蚀魂咒。“

  一道黑色的咒符从铜镜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空飞向燕殊,被它掠过的空中留了一道乌黑的流光。

  在咒符飞出之后,铜镜上的光泽都暗淡了几分,这应该是使出了压箱底的底牌了。

  三人的攻击接踵而至,密不透风,完全将燕殊困在了里面,封锁了各个角落,可谓是占尽了先机。

  但是燕殊却依旧冷静自恃,半点不曾慌乱。

  哦?在看见段仲文铜镜里飞出的诡异黑符时,燕殊倒是笑了一笑,有点意思。

  “不过,你们,就只有如此吗?

  燕殊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指点在虚空。

  在他们强悍的攻势面前,燕殊的姿态可谓是惬意,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确是丝毫不弱。

  段仲文他们三人却感觉那手指仿佛穿越了空间,跨越了时间的界限,生生印在了宝器之上。

  “轰!”

  在这一指之力下,攻向燕殊的剑光居然寸寸破碎,化作万千光点,万道锤影瞬间分崩离析,再无强悍威势,蚀魂咒也已经被燕殊摄在了手中。

  燕殊的手指修长,洁白如玉,此时捏着那道符咒,黑白分明,颇为诡异。

  可惜了这阴毒符咒,却不能伤他半分!

  “噗——”

  三人的最强攻击被破,气息马上萎靡了下来,更甚者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

  但是他们这时候却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而是死死盯着那个只是随手一点便将他们击败的少年。

  段仲文惨然一笑:“这就是圣子您的实力吗,道台境和轮脉境真是如隔天堑。“

  “不,你说错了。”

  燕殊听闻此言,认真的看着眼前重伤萎靡的人。

  “不是道台境和轮脉境如隔天堑,而是我和你们。”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紫薇圣子啊!”话落,段仲文嘴角有血流下,气息全无。

  竟是自绝了性命!燕殊倒是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哥——!”

  段仲武看到段仲文身死,眼睛瞬间血红,像是一头被激怒的蛮牛,裹着狂风冲向了燕殊。

  只是实力的差距,不是靠仇恨能够抹平的。

  燕殊随手就把他挥开了,段仲武狠狠摔倒在地,掀起一片尘土飞扬,但是他仿佛不知疼痛一般,一次次从地上爬起,冲向燕殊。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燕殊眼里有烦躁闪过,他把在手里把玩着的蚀魂符抛掷了出去,“呔”地一声,不偏不倚地印在了段仲武的眉心。

  这一次,段仲武再也没有爬起来了。

  用哥哥的符咒,杀了人家的弟弟,残忍之心,可见一般。

  骆守通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心里冷静地评价道。

  不是他不想上去,而是他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资格。

  在三人中,他受的伤是最严重的,一剑横击,却被当场反噬,道台重创,此时的他和废人无异。

  在段仲武倒地之后,他先是看向那个依旧坐着的少年,苦笑。

  “也许,我们都看错了你,哈哈哈,什么紫薇圣子,世人皆赞你宅心仁厚,依我看,不过是个魔头罢了。”

  说完之后,他看向躺在地上的段仲文和段仲武,不知怎地,仿佛想起了跟这两个死对头往日里的争锋相对。

  他叹息了一声,马上又神情癫狂。

  “没想到,我还能和你们两个傻子一起死,妙哉妙哉!”

  言毕,举剑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