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从欺骗主角开始 > 第29章 干枯种子
  这一世,他想归来。

  可偏偏,碰到了燕殊。

  燕殊有争帝之野望,在刚刚看到楼玉臣的时候,他便有了想法。

  是的,他想把楼玉臣培养成他座下的战将。

  等来日,一同征伐九天十地,扫荡寰宇!

  至于若楼玉臣不愿?

  燕殊眼底满是漠然。

  那杀了便是。

  毕竟现在的楼玉臣还没有觉醒记忆,就只是个简单的轮脉境修士而已,对付他,不过易事。

  就算解开了记忆,大道境,他们紫薇圣宗后面的燕元世家不是没有,如果请出大帝宝器,未必不能镇压了他。

  楼玉臣还不知道他的识相救了自己一命,他现在情绪还处在激动之中,毕竟紫薇圣宗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进去的。

  不过他长得一幅书生样子,不管心下是如何想的,表面上颇有些巍然不动,所以面上倒是看不出来些什么。

  而林旭心里酸溜溜的,自己和圣子相处这么久,圣子可没有邀请自己去紫薇圣宗啊。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从看到楼玉臣起便有种隐隐的厌恶感。

  实在不知这从何而来,只能归结于刚才被抢了话茬子。

  如果要燕殊来说的话,这可能是由于主角和宿敌之间的磁场是相斥的吧。

  而现在这种感觉更甚,圣子邀请楼玉臣,足以见得他对此人的看重,这让林旭有了一种好友被抢了的感觉。

  他偷偷斜了一眼燕殊,发现少年眼中尽是笑意,心里一下子不爽了,转过去狠狠瞪了一眼楼玉臣。

  燕殊注意到了林旭的动作,嘴角弯了弯。

  但是下一秒,他倒是怔愣了一瞬。

  嗯?

  他伸出拇指抚了一下嘴角,嘴角弯起的弧度变了变。

  这样才对,刚才那种笑不适合他。

  燕殊看着石碑上出现的门户,转头看了一眼众人,轻轻地道:“诸位进去吧。”

  说完他便第一个向着门户轻轻踏入,身影瞬间消失,进入了归燕地之中。

  林旭和楼玉臣看着圣子进去了,紧随其后踏入,周岩也跟在他们后面。

  看到他们一个个人消失,其他人也纷纷冲进去。

  “啊,进去了。“

  ”冲啊!”

  “快走——“

  “别挤我。”

  场面瞬间骚乱起来,这里聚集的修士何止万数,现在全部往石碑那冲去,偏偏那个门户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于是在前面一批人慢慢进去之后,后面的大批人呈现了胶着状态。

  万一里面有好东西呢?

  先进去意味着得到宝物的机会更大。

  所以谁也不想让谁,都想做先进去的那个。

  在这种心态下,石碑的门户被堵住了。

  而周老对于这,也有些有心无力,唉,自己都这身老骨头了,就直接放开手,让这些修士作去吧。

  不过,有些人他还是要管的,他眼睛微眯,紧紧盯着那些心怀鬼胎的灵府境修士,防止他们浑水摸鱼。

  而紫薇圣宗的那四个紫袍修士则是静静地站在步辇旁,仿佛对这一切骚乱视而不见。

  燕殊进去之后,只见画面一转,从外面天地瞬间来到了一处绿草如茵之地。

  这归燕地居然不是地下,而是以空间之力封存在这石碑之中。

  看着后面没人进来,他也有了了然,原来这每个人进来的地点都是不同的。

  在系统给的剧情里,可没具体说归燕地的构造。

  绿草如茵?燕殊冷笑。

  只见眼前空无一物,碧空如洗,唯有一片草地,颇为诡异。

  呵,不过融魂而已,又有何惧?

  燕殊极目远望,这片草地的各种姿态都被他尽收眼底。

  倏尔他眼睛定在一个方向,然后随手一招,一根碧绿的小草便被他拈在手里。

  两根手指轻轻一碾,小草被碾成了绿汁。

  而随着燕殊的动作,犹如偷天换日般,这片草地一下子消失了,仿佛空间破碎,露出了下面的一片荒芜。

  但是马上,又生成了一片碧绿茂盛的草地,和刚才的场景一模一样,毫无分别。

  燕殊看着自己手指上没有消失的绿汁,勾起了嘴角,这才算点有意思。

  接下来的时间里,燕殊碾碎一根根小草,幻境一次次破碎,又一次次被重塑,周而复始。

  但燕殊的神情却没有不耐,终于,某个方向有波动传来。

  他再次召出那把青色长剑,一道剑光携着势不可挡之势,破空而去!

  好像隐隐触动了某个机关,幻境被剑光瞬间撕裂,却没有再次凝成。

  幻境已破!

  出现在燕殊眼前的果真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就连天空也是灰暗的黄土色,就像那种干涸死土一般。

  不过引人注目的是中间有一块方寸大小的一片土地,剑光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剑痕。

  和荒芜环境不同,这块土地上面长满了绿草,郁郁葱葱,但正中间的那株野草格外显眼,犹如众星拱月般,长得比别的更加粗壮,甚至在草叶上还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

  周围的草秃了一大片,却依稀可见根部,这应该是被燕殊所碾碎的那些了。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间的野草是长在一颗干枯的种子之上,根系包裹着那枚种子,仿佛在吸收种子里的能量。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那些幻境全是这一根根草凝成的,而这些草——

  燕殊的目光看在中间那株野草上,不知是不是错觉,野草似乎动了动,仿佛在瑟瑟发抖一般。

  这倒是让他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活的吗?呵呵,自古以来,有人族,有妖兽,有灵植,但从未听闻野草也能生灵。“

  言毕,燕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中间的野草,冷冷一笑:“出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不然我便焚了这地,你知道的,我能做到。

  只是奇怪的是,野草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是别人可能还会觉得是自己弄错了,但换成了燕殊。

  燕殊只是轻蔑地看了它一眼,手指微动,白琰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怀里。

  因为契约的原因,白琰知道主人让自己出来是干什么的,它从小嘴巴里吐出一团白色的火。

  明明是火,却莫名让空气泛冷了几分。

  白琰的原身是一枚太阴帝傀丹,这火便是它的本命之火,太阴帝火。

  不管是什么东西,但凡沾了一个帝字,必定不凡!

  只见火苗轻若无物地落在了一根小草上,那小草瞬间焚灭,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

  这火,实在不像燃烧,而像吞噬。

  但是还没有完,刹那间草地的一角都被吞没。

  和燕殊碾碎的那片不同,被太阴帝火肆虐过的地方,一片灰白,寸根不存。

  然后,太阴帝火的脚步没有停止,它一寸寸的向中间蔓延,誓要吞噬这地。

  而中间装死的那株野草终于不能淡定了,它指挥着别的草帮它抵挡着那太阴帝火,但是却完全不能,反而都当了太阴帝火的养料。

  眼见着太阴帝火愈发靠近,它居然从草叶上伸出两根小须,搬起所扎根的干枯种子,然后把自己扎入地底的分根拔了起来,用分根当脚,竟直接往个安全的方向跑去。

  它跑得很快,比太阴帝火都要快上几分。

  但是在即将跑出这片草地时,仿佛遇到了一层屏障,再不能迈出一步,而这耽搁的功夫,太阴帝火追上来了。

  燕殊听到了一声尖利的叫声,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啊!!快收,收回去!!我愿意臣服!“

  语速极快,可见当事草的慌乱。

  燕殊低下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株野草因为被阻拦在了草地之中,太阴帝火已经附上了野草上了小半个身子,野草在疯狂抖动着,企图摆脱身上那痛入骨髓的火。

  这草倒是有些道行,居然还能挣扎。

  只是对于野草的臣服之语,燕殊摇了摇头。

  “我给过你机会的。”

  “啊,求你,求你,我愿为奴啊——”

  为奴吗,晚了。

  在这荒芜之地上,燕殊负手而立,抬头看这满目苍黄,却没有再理会它了。

  最终伴随着一声惨叫,野草彻底消失不见。

  这片草地,不,这已经不是草地了。

  因为太阴帝火,这里一片都呈灰白之色,有一种幽幽的冷意蔓延着。

  这种冷意给人带来的恐惧,远远大于对于荒芜的不安。

  “咦?“

  只见在一片灰白之中,却静静地躺着那枚干枯的种子,而种子上缠着的根系都被焚灭了。

  燕殊上前几步,弯腰把那枚种子拾了起来。

  看着手上这枚种子,燕殊眼里也露出了疑惑。

  经过太阴帝火的烧灼,种子表皮泛着丝冷意,不过能够在太阴帝火之中存在下来的,怎么可能是什么简单物什?

  种子表皮褶皱,一看就是失去水分干瘪了的,只是上面有着七道流光,因为干枯的原因显得有些暗淡。

  燕殊翻遍记忆,也没有找出什么种子是这样的。

  不过,他不知道不意味着这是没用的,往往,最珍贵的就是那些未知的东西。

  光看那枚野草连逃跑都要带着这枚种子,就可以看出这枚种子的奇异之处。

  燕殊心里隐隐有个念头,或许,那枚野草之所以能够生灵的原因就在这枚种子身上。

  汲取种子之力,供养自身,终得成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