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家大小姐超凶萌 > 第88章 你脑子出问题了?
  众人齐望去,开口的却是长着一张方正脸的齐飞。

  他此时巴眨着眼,仿佛他的提案十分合理一般,见众人看他,还笑得很憨厚。

  没想到,原来这个老实人最黑心,就是颗黑芝麻汤圆。

  吴起由衷感叹,他是真没看出来,齐飞一脸正义凛然的模样,还能想出来这样阴损的招。

  陈爱国和陈诚实这会,只是被他们两个人责备。

  一旦将事情曝露出去,那就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了。

  更勿说现在,还有十几个口角伶俐的记者在现场,可不得被骂个狗血淋头。

  吴起对此满意极了,望着齐飞的眼神都柔和了几分。

  这小兄弟很对他胃口,日后得多来往。

  “小飞说得不错,我们往人群堆里走,找大家评评理。

  我相信街坊邻居都是热情的,想来很愿意管我们的事。”

  笑着拍拍齐飞的肩膀,吴起挑眉,挑衅地瞅了陈爱国一眼。

  “呵呵,不知陈叔意下如何?”

  不顾陈爱国已经黑得垮下来的脸,陈清笑呵呵地打趣道。

  咬牙切齿地瞪着齐飞,陈爱国从喉咙里压出几句话。

  “这位齐副队长,你让我们将陈家的事往外说,是有何居心?”

  “居心,怎么敢啊?你们不是各执一词吗?我想着人多力量大,让群众们分辨一二,就知道对错了,不是吗?”

  黑心的包子面上总是软绵绵的,齐飞一脸茫然地望着众人,歪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啪”在齐飞后脑勺拍了一下,齐昊把人往后推,上前一步。

  “他还小,不太懂事,陈爱国先生可别恼,我回头教训教训他。”

  “哼,看在齐队长的面上,我就不跟一个小辈计较了。只是祸从口出,不想日后前程受阻,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轻哼一声,陈爱国甩了甩头,掩去满脸的不喜。

  “明白的,谢谢你,陈爱国先生。”

  齐昊笑得一脸讨好,仿若受到什么恩赐一样。

  惊讶地瞧了齐昊几眼,吴起在心里嘀咕。

  难道这齐飞是这齐昊的亲戚,怎么还帮他遮掩?

  不过吴起也没纠结太久,他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狐狸脸陈爱国的怒气只在面上逛了几秒,就消失殆尽。

  换脸的速度,堪称时代6G。

  此时笑盈盈的,稍带怜惜地望着陈清,语重心长地劝。

  “小清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陈家之间的事还是内部解决为好。

  闹到外头去,可不太好看。你是知道的,媒体写报道总爱夸大事实,要是。。。”

  他后半句缩在喉咙里,陈清却能理解他的意思。

  虽说实在不喜欢这两兄弟的做派,但陈清也没有将鼎盛阴暗的一面,叫外人当猴戏看的爱好。

  反正只是几句口角的事,她也懒得揪着不放。

  就让这两上蹿下跳的猴子再蹦跶几天吧,反正离他们的“好日子”也不远了。

  “陈叔说的有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和小起就先行回去了。两位叔叔也请折返回公司吧。”

  见陈清言语都软了几分,陈爱国和陈诚实就忍不住阴暗地想。

  果然是没个胆子的毛头小子,稍微施加点压力,就屈服了!

  哼,陈康文想让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来管理鼎盛,做梦去吧!

  因解决无头鬼和地狱小鬼得来的好心情,被冒出来的小人三言两语就冲散。

  陈清不爽得很,当即板着脸,抓起吴起的臂膀,拔腿就走。

  可小说里的坏蛋哪里没有坏心思呢?

  陈爱国眼珠子一转,给陈诚实甩眼色。

  棒槌同志当即就上前拦住了陈清,一脸愁容哀戚,只是眼底的幸灾乐祸怎么都掩不住。

  “小清,你先别急着走啊!我听别人说,陈明是和你们一同进去的。

  他怎么不在,难道是。。。

  哎呀,也不是我想教训你,你们好歹是一起长大的,怎么能弃尸不顾。

  就算破碎得再厉害,也要把。。。啊!你敢打我!”

  捂着自己已经红肿起来的左脸,陈诚实满脸不敢置信地瞪着吴起。(⊙o⊙)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你长着一张烂嘴,里头的牙都黑了一半。

  小爷这是给你做免费的整牙手术呢!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要给我手术费。

  我也不黑心,不收你19999,就收你19998好了!”

  一轮嘴地说了几句挤兑人的话,吴起露出个碍眼的笑,巴掌一摊,就管拿钱。

  “你。。。你,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怒火和羞耻同时涌上心头,陈诚实的脸都红得快爆炸了。

  他指着吴起大喊大叫的,面目狰狞得极度丑陋。

  外面的媒体人士眼前一亮,拿着专业的摄影机,对准诚实兄就是一顿聚焦,放大和特写。

  虽然听不清他们在吵什么,但陈家独子的跟班,打了陈家元老级驱鬼者一巴掌。

  配着这些新鲜出炉的照片和影像,想要编造些什么,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今日来对了啊,先是爆出白家少爷白瓷利用职务之便,放养无头鬼以谋暴利。

  现在又抓得,陈家鼎盛集团的内部矛盾消息,真是超Lucky的!o(* ̄▽ ̄*)o

  “我?我是陈清的东西!而你,你就不是个东西好嘛!谁跟你说陈明哥出事了?

  你们两兄弟一脑门的龌龊心思,就盼着别人死了,好成全你们的大业?

  要我说,敢想就要敢当,别假惺惺地装好人,还要说些戳心窝的话!

  你们要是敢当场就甩手走人,我还敬你们是两条汉子呢!呸!”

  一口唾沫啐在陈诚实干瘪的脸上,再拿眼鄙视地扫过面色铁青的陈爱国。

  吴起得意洋洋地俯视他俩,神色睥睨,充满不屑。

  要不是几百双眼睛看着,怕给清清惹麻烦,就他俩这样的货色。

  他可以拍胸口保证,今晚就让他们进大海里喂鲨鱼!

  “你!陈清,你的手下如此作为,你不管管吗?!”

  望着吴起壮硕的躯体,陈诚实下意识退缩了,他转头炮轰看起来比较弱的陈清。

  “管什么?我哥明明只是送受伤的人去医院了,他自身可是毫发无损的。

  偏偏到了陈叔嘴里,就是遇到不测了。小起只是替我打的你,我还嫌他打得不够狠呢!

  怎么会责怪他?!陈叔,你这里,莫不是出问题了吧?”

  便是骂人,陈清也是极其优雅的。(๑•ᴗ•๑)

  她笑得一脸温和,嘴里也没有半个脏字,却叫人听得要命的难受。

  “艹!我今天就要替康文,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撸起袖子,陈爱国退后一步,陈诚实上前一步,争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