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鲁班风水秘术 > 第59章 关联
  当五叔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跟黄酥酥对视了一眼,四目相对之时一切皆在不言之中,我想我们俩想的点应该是一样的。

  严三会带着白云堂的先祖得来的一颗奇怪的种子,更需要以诡异至极的方式却栽培。

  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棵树是一棵天谴之树,当它长到六十尺的告诉的时候就会被雷劈。

  严三会,雷劈。

  大家能想到什么呢?

  雷家发现的那个遗迹,也就是严三会当年所建造的一个工事,也是于天不容遭了天谴!逼的严三会以金盏祈天都无用,甚至曾经求助于茅山宗门借天师符印一用。

  那个地方,那个工事,是严三会认为只要克服天谴便大事可成之事,严三会要成的大事,自然是洞悉整个鲁班教诅咒的秘密!

  树和建筑是虽然两码事,我现在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联,可是树和建筑都遭了天谴,这绝对不是巧合!

  这两者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联系,而这个联系也是雷家选择了阿坝作为秘密据点至关重要的原因!

  我们俩都没有打断五叔,假装不动声色的继续听他讲述这段故事。

  按照五叔接下来的讲述,这树被雷劈之事虽然让白云堂的后世弟子十分震惊,可是这无疑让他们燃起了希望,在他们看来,先祖虽然没有告知他们关于这棵树的太多的信息,但是福祸相依,这棵树能遭天所不容,恰恰说明了它绝非是凡品,一旦它能突破这六十尺的极限高度,或许就是先祖口中铁树开花之时,那个时候非但困扰大家的答案能够揭晓,这棵树也绝对能为白云堂带来巨大的收益。

  更何况,他们养树的过程并非是一无所获,每次被雷劈掉的部分都是品相极好的雷击木,鲁班教认为木有阴阳之分,雷击木乃是上等的辟邪之木,品相如此好的雷击木更是价值连城,不过那时候白云堂只是悉心的把这些雷击木给收集起来藏好并没有拿出去售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害怕这件事情暴露出去。

  也就是说,在开始的那段时期里,这个养阴木的办法是白云堂的绝密之事,鲁班教其他的堂口对此浑然不知。

  还有一个重点就是那时候的白云堂之人,只当这个树在前期是幼苗的时候培育的诡异,栽培到那背阴之地之后就跟寻常的树没有什么两样了,他们并不知道这棵树要汲取周围坟地里尸骨的养分。

  直到后来寨子的一次迁坟事件,他们在坟地里发现那树根早已穿透地面把整个寨子周围的棺材全部洞穿,整个祖坟坟园地下其实已经被盘根交错树根搅动的天翻地覆,盛怒的古寨村民们决定砍掉这棵惊扰了祖先清静的树,白云堂的人当时就傻眼了,他们其实也震惊于当时的发现。

  但是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古寨的村民们砍掉这棵白云堂视为希望的古树吗?

  这绝对不可能。

  那怎么办呢?

  白云堂当时的堂主便想到了一个办法,前面咱们说过,白云堂是一个奇怪而特殊的堂口,其他的堂口在当年鲁班教鼎盛的时期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而白云堂是少数民族,而且他们古宅的信仰跟汉人的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宗教,就像前面说过的他们供奉五块钟乳白石,信仰山神山神娘娘树神等五个代表自然之神。

  他们不认白云堂这个鲁班教的堂口,甚至很多都不认为木匠还搞什么堂口。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白云堂堂的堂主因为通晓鲁班秘法,结合一些本地宗教的咒语秘法,一直在寨子里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巫师。

  作为神秘的可以与神沟通的巫师,自然知道怎么应付古寨里的百姓,他向百姓们展示了这棵树被砍上一刀便能流血的特性,然后编造了谎言,说这棵树乃是树神显灵,树神触犯了天条被罚在这里生根发芽守护村寨,结合了一下这棵树往日里被雷劈的传说,村民们立马相信了巫师的理论。

  至于说它洞穿了棺材把先整个祖坟搅的一塌糊涂,巫师更好做出解释,只需要信口胡说便好,他告诉寨子里的百姓,树神只是以这样的方式让先人的灵魂得到一个解脱。

  巫师在寨子里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说的话代表神的旨意,这么一说寨子里的人非但不敢再说砍树的话,反而立马对这棵树虔诚的祭拜了起来,当成了寨子里的神树每年都要进行隆重的祭祀,甚至还以死后尸体被树神当成养料为莫大的荣耀,他们觉得这样可以到达树神的怀抱,得到神的庇护。

  通过巫师的胡言乱语,这件事非但没有出现坏的影响,反而还让巫师的信仰得到了加持,但是巫师的话可以欺骗善良的古寨百姓却说服不了自己,一棵树传承了这么多代,非但没有出现先祖预言之中的铁树开花,反而还邪乎的以尸体为养料,这让巫师心里怀有期待的同时却也忧心忡忡。

  这时候的巫师,也就是白云堂的堂主,决定不再隐瞒这阴木之事,甚至开始有意的把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为什么呢?他散播给鲁班教的其他堂口,希望借此引起外人的注意让他们前来帮忙破解这棵树的答案。

  这也是唐宋口中阴木一事被鲁班教获悉的真正由来,这是白云堂故意散布出去的,既然是他们主动散布出去,自然会进行一些删改,这棵树种子的由来其实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但是他们却隐去了这个消息,只是说他们有这样一个培养阴木的办法。

  为了吸引他们,白云堂甚至拿出了珍藏了雷击木,这些雷击木流入中原之后立马受到了追捧,曾经炒作到价值千金的地步。

  通过他们的这一通暗箱操作,的确是引来了其他堂口的主意,不过古时候交通并不便利,大家就算有兴趣长途跋涉来到川地也十分艰险,并且那个时候古寨深处大山之中,到处都是悬崖峭壁,想要到达寨子里只能走险峻无比的山路,所以真正来探访的人并不多,而来的人非但看不出什么名堂,反而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白云堂的人破口大骂,说他们以极其阴损的方式种树,违背了鲁班教的教义。

  汉人们本身就瞧不上白云堂,因此在之后的一次的朝会上更是拿此事做文章把白云堂的人好一顿羞辱,差点因为以先人尸骨种树之事导致白云堂被鲁班教除名,白云堂驻执法堂的大长老后来拿出了不少珍藏起来的雷击木送礼,他们才让这次风波过去,不然那时候怕是这棵树就保不住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差点出了大事儿,白云堂的人再也不敢自作聪明,但是这棵树无疑是成了他们的心病。

  什么时候能够达到“铁树开花”?

  铁树开花之后,又到底能为白云堂带来什么?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

  从一开始信心满满的期待演变为后来的麻木再到以后的不相信,白云堂的前辈们跟我们一样无比期待答案能够揭晓,经过了这次的风波他们的耐心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他们决定不再继续等待下去,既然指望教内中人破解之事是破灭了,那就自己寻求答案。

  怎么寻求答案?

  那便是回归到这棵树本身。

  不管它需要多诡异的栽培方式,不管它具体是什么树,更不管它会不会流血,归根到底它就只是一棵树而已,而树在鲁班教的眼中,就只是木材!是打家具盖房子的原材料!

  于是白云堂的人砍掉了这棵树的一个枝干,把它当成寻常木材一样的晾干,分解,打造器物。

  他们打造出来了很多东西,桌椅板凳床等等常见的家具。

  因为木材晾干之后依旧是血红色,比现在市场上的红木更加艳丽,打造出来的家具好看耐用,而且防虫蛀,没有任何的虫子敢靠近这木材打造的家具,山中多各种虫蚁,但是只要家中放一个这种木材打造的家具,哪怕是炎热的夏季,屋子里都不会有蚊子,简直是自带驱蚊效果。

  这木材并无特殊的味道。

  可是却是如何起到防虫的效果呢?

  白云堂也不理解,不过只是简单的防蚊虫,绝对不是白云堂想要的答案,这么多代人的监守,如此离奇诡异的种植过程,难道只是为了防蚊虫?那不是扯淡吗?

  这时候,白云堂的前辈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也是最后一步的实验,他们拿这棵树的木材,打造了一口棺材。

  当棺材做成的那一天,大山深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本来用晾干木材打造的这个棺材,开始往外冒血!

  人手一摸,就是猩红无比的血沾满双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五爷忽然停住了,他瞪大了眼睛,浑身抖动如同筛糠一般盯着我问道:“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