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 > 第85章不值当
  莫晚欣原本打定了主意,如果邵彬敢对她硬来,她就跟他撕破脸,然后借机搬出龙湖庄园。

  但是昨晚他被她赶走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整个晚上都没有再来骚扰她,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第二天早餐桌上,邵彬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眼底有两团乌青。相反雪雪的状态很好,还亲昵地蹭着他的腿,好像在邀宠。

  昨晚邵彬又陪雪雪睡自己的卧室,因此雪雪认为宠爱她的那个爸爸又回来了。

  “爹地,你昨晚加班了吗?”宸宸奇怪地看着状态不佳的邵彬,怀疑爹地是不是半夜去挖矿了。

  “没有加班……就是一个人不太习惯。”某人有些矫情地抱怨。

  以前他都是一个人一只猫度过了无数寂寞的夜晚。现在刚重新拥有了莫晚欣几天,就已经严重不习惯以前的日子了。

  没有了她,他会失眠,就连雪雪也无法治愈他。

  莫晚欣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头,埋首吃饭,沉默不语。

  她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其实她并不认为邵彬的抱怨与她有什么关系,但心里竟然有些感动,还有些甜蜜。

  他肯为她忍耐欲望,不再为了满足他的一已私欲强迫她,让她没有那么排斥他了。

  邵彬偶尔投向莫晚欣一眼,见她始终垂着头,只是那张白皙的小脸似乎笼罩上了一层绯色的红霞,令他不禁看迷了眼。

  “坏人叔叔,你怎么不吃饭,一直盯着妈咪的脸看呢。”蓓蓓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开口问道。

  邵彬这才发现自己看了莫晚欣好久,多少有些尴尬,就移开了目光。

  “坏人叔叔,为什么偷看妈咪!”蓓蓓不依不饶,还在等着邵彬的回答。

  邵彬瞧一眼这个一直喜欢跟自己作对的小丫头,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宸宸都喊我爹地,你一直喊叔叔不好吧。”

  “是坏人叔叔,不是叔叔。”蓓蓓纠正道。

  “你这个小丫头,就喜欢跟我作对!”邵彬白她一眼,借机忽略了她刚才的问题。

  “哼,坏人叔叔偷看妈咪!”蓓蓓皱了皱小鼻子,做了个鬼脸,继续吃饭。

  莫晚欣忍不住好笑,又不能笑,就努力克制着,因此面部表情有些僵硬。

  吃过饭,邵彬亲自送俩孩子去幼儿园。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顺口问道:“要不要一起出门?”

  莫晚欣摇摇头,说:“我晚些时间再出门。”

  邵彬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她说:“要不要陪我去趟公司,有件事情跟你商量。”

  “不用吧……”莫晚欣犹豫着,想不出来他能有什么事情跟自己商量。

  邵彬没有办法,只好妥协:“那就等我回来商量,你今天还出去吗?”

  “嗯,得出去办一些事情。”跟陈家母女俩打官司的事情今天得正式开始筹划准备了。

  “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发条信息。”邵彬嘱咐了一句,就送两个孩子去幼儿园了。

  莫晚欣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上网搜索本城的律师事务所和口碑比较好的律师。

  看了一会儿,她眼睛发花,也没选出比较满意的。

  想到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决定还是亲自出门当面跟律师沟通才能确定谁适合自己。

  邵彬到了公司没有多久,就见罗振豪也到了,但是仍然没有见到景晓峰的身影。

  他就连续给他打了几遍电话,才听到景晓峰那睡意正浓的声音:“要不要这么损,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上午八点半之前来公司会面。”邵彬提醒他。

  景晓峰打了个哈欠,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我说就那么点事儿用不着亲自赶过去,我在电话里说……”

  “你特么赶紧滚过来!”邵彬顿时大发雷霆,给他下了最后通碟。“二十分钟之内你要不过来,以后永远别来见我了!”

  二十分钟之后,景晓峰睡眼惺忪地来到了公司,似乎都还没来得及洗漱。

  “有没有搞错,大清早的这么大的火气,你是昨晚欲求不满了吧……”景晓峰进了会议室,见邵彬和罗振豪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

  邵彬冷冷瞥过去一眼,将对方后面的话生生噎了回去。

  哼,他昨晚欲求不满还不都因为他给出的馊主意。

  如果按照他的做派,不管莫晚欣同意不同意,他都会留在她房间里,绝不会再独守空房。

  景晓峰突然明白过来,他哈哈一笑:“你昨晚真没碰她?”

  “闭嘴!”邵彬恶狠狠地斥道。

  景晓峰撇撇嘴,只好绕过了这个话题。“说吧,找我这个军师有什么事情需要参谋。”

  提到正事,邵彬这才稍稍正息了怒火。毕竟景晓峰对付女人这方面绝对比他的脑子好使。

  “振豪,把你调查到的资料都拿给晓峰看看。”邵彬命令道。

  罗振豪忙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他是做实事的人,要说出谋划策的事情,一般都是景晓峰来做。

  景晓峰打着哈欠,拿过了资料翻了几页。这是调查陈露露的详细资料,看来邵彬准备对她下手了。

  而且不止调查的陈露露,就连陆智铭,以及整个陆氏集团的情况都做了详细的调查。

  陈露露如今已嫁入陆家,想对付她就不得不面对陆家。

  “哈,你这意思是打算跟整个陆家对上了!”景晓峰摇摇头,说“不值当。”

  邵彬紧蹙眉头,冷冷地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少卖关子。”

  景晓峰放下了手里匆匆浏览了一遍的资料,漫不经心地笑道:“你觉得陈露露对整个陆家来说有那么重要么!”

  邵彬没有回答,仍然冷冷地盯着他。

  景晓峰摸了摸鼻子,不敢再卖关子,忙道:

  “其实大可不必。陆智铭花名在外,陈露露嫁给他新婚没有多久,陆智铭就在外面掂花惹草,其实陈露露对他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我们要做的不是干掉陆氏,那么做成本太高了,而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不划算。不如,咱们换个角度来解决问题,比如说结束了陈露露和陆智铭的婚姻,那时想再收拾她就容易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