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学习变质了 > 第三十二章 【黑衣人】
  陆鲤问的自然是饶水河的情况。

  徐晨安道:“大人们说是饶水河里有灵兽,一点多我去上学的时候就开始封锁了,现在大家都在看他们怎么捉灵兽。”

  “灵兽?”

  陆鲤早就听说灵兽的存在了,但还没有亲眼见过。

  那些放置在田野里的巨大的兽类尸骸,其实是异兽的尸骸。

  这世上的兽类大抵分三类:

  一种是蓝星原生的兽类,也叫凡兽;

  一种是蓝星扩张后出现的新兽类,大多体型庞大,称为异兽;

  而有一些兽类,天生体内有灵核,可以使用灵力,则被归类为灵兽。

  “原来那河底的竟是一头灵兽么?”

  陆鲤在心中喃喃着,

  这时,一旁的老鲁却是摇头道:“不对不对,十二点的时候就开始不让人去河边了。当时我和彬彬在河边玩,彬彬也看到了水里有龙!这么大一条!”

  老鲁说着,特地用手比划了比划。

  “龙?”

  闻言,陆鲤却是有些诧异:“真的假的?”

  越说越离奇。

  龙是从古代就有的说法,不过,前世一直也没有得到龙真实存在的证明。

  但在这个世界里,或许真的有可能存在。

  传说中龙也喜欢栖息在水底,但这毕竟只是老鲁和彬彬两个小孩的一家之言。

  陆鲤记得自己当初看到的紫气团,也不像是龙。

  倒像一个黑洞。幽深无比的黑洞。

  一旁的徐晨安也摇头道:“没有人看到是什么灵兽。”

  老鲁却坚持道:“是真的!当时城卫队的叔叔还来彬彬家找彬彬呢!后来他就被城卫队的叔叔带走了,现在还没回家。”

  “被城卫队带走了?”

  听到这里,陆鲤也不由疑惑。

  如果彬彬说的是假话,那城卫队不可能把他带走的。

  这时,老鲁突然指着饶水河方向,道:“看,是彬彬!”

  闻言,不仅是陆鲤,周围的其他围观群众,也看到了一个小孩被几个城卫队制服模样的人带到河边。

  小孩还指了指河里的方向,似乎在跟城卫队的人说着什么。

  “看吧,彬彬就在那里,我没骗人。”

  老鲁颇为自豪道。

  陆鲤也点了点头,看来是真的了,虽然那河底的不一定是龙,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那个叫彬彬的小孩,可能跟自己一样,可以通过某种方法,看到河底有东西。

  正想着。

  顿时就有好几个城卫队的人员向着人群这边走了过来。

  “不要围在这里看了,都回去,都回去。”

  城卫队来赶人了。

  陆鲤注意到这些城卫队的人,穿的制服有些不同,更加正式,帅气一点。

  身上不仅有配枪,还配有长刀一样的武器。

  “这里很危险,大家都回家去吧。”

  在城卫队人员的疏散下,人们也只得离开。

  陆鲤也准备离开,回老屋去拿书。

  结果,人潮走得太急,互相推搡间,陆鲤也被推了一把,不由撞上了一个穿着黑色披风戴着兜帽的男人。

  “不好意思。”

  陆鲤率先道歉。

  道歉完了之后陆鲤便感到有些诧异。

  就见那人也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一言不发的直接离开。

  陆鲤却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心中疑惑:“这个人,身上怎么冷飕飕的。”

  这种感觉。

  很像之前陆鲤在墓地里感受过的冷意。

  出于好奇,陆鲤不由链接通幽玉坠,开启灵视,随后诧异的发现。

  那个黑衣人,身上居然被红色气息萦绕着。

  “这是阴邪之气?”

  陆鲤还是第一次看到阴邪之气会缠绕在人的身上。

  陆鲤正疑惑间。

  却见前面的黑衣人好像察觉到什么一般,突然站在原地,随后猛地回过头来。

  陆鲤在看到对方突然停下的时候,就意识到不妙。

  连忙切断与通幽玉坠的联系。

  目光也很自然的落在那个黑衣人身上,毕竟那黑衣人突然回过头来,自己不看他,才显得自己心里有鬼。

  随后,陆鲤就看到,那黑衣人的脸,是一张白皙得跟没有血色一样的脸。

  一双眼睛,眼白只有一点点,黑色瞳仁占了大部分,看起来格外诡异。

  对方的目光在陆鲤身上停留了一小会儿,似乎很疑惑,但很快便移开目光,继续在其他人身上扫过。

  随后他似乎没有找到什么,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他,是察觉到我与通幽玉坠的链接么?”

  看到对方的反应,陆鲤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而且,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陆鲤之前也有担心过自己进入灵视状态时,会不会被人察觉到。

  但一直以来,陆鲤吸收沿路能看到的阴邪之气,都没被人察觉到。

  但现在看来,自己是谨慎是对的。

  想着,前方那黑衣人已经拐入一个拐角。

  陆鲤不由跟了上去,然而当他来到拐角处,却发现那黑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有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陆鲤也只能作罢。

  只得独自回到老屋。

  在老屋里翻找出小学乃至初中的所有课本,随后打包放进一个大纸箱里。

  之后在老屋的杂物间里找到一辆白色的自行车,这是陆鲤读初中时,骑去上学的自行车。

  上了高中之后,因为高中离家比较近,这辆自行车就此光荣退役,一直放在杂物间里,再没用过。

  如今看到它,许多初中回忆涌上心头。

  陆鲤检查了这辆自行车,发现还能用,便把自行车推了出去。

  找来绳子,把一大纸箱的书本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用绳子绑好。

  随后锁好门,便打算推着自行车回家。

  “啪!哐当!”

  在路过老鲁家门口的时候。

  就听到他们家里面传出盘子和碗落地的声音。

  随后便是一男一女争吵的声音,吵得很大声,街坊领居都听见了。

  “哎呦,这家人又开始了。”

  “他妈去世之后,这家人就没怎么安生过。”

  “趁早离婚算了,反正也是重组的家庭。”

  “嘘,别人家的事,你怎么这么多嘴呢,吃饭!”

  街坊们都是摆着张桌子,在门口吃饭,听到老鲁家夫妻吵架,吃饭的心情都变差了。

  陆鲤推着自行车,一一与街坊们打过招呼。

  老屋的街坊们似乎都听说了陆鲤灵力指数达到198点的消息,纷纷都一个劲的夸奖陆鲤。

  什么“有出息”,“从小就懂事”,“有礼貌”,“长得高”,“陆家基因好,两个孩子都聪明”之类的赞美之词,丝毫不吝啬。

  陆鲤已经习惯了。

  前世他每次回家,遇到街坊亲戚,打完招呼之后,总是免不了被乱夸一通。

  这时。

  从徐家屋里,走出来一高一矮两个小孩。

  正是徐晨安带着弟弟老鲁,从家里走了出来,姐弟俩脸上都挂着阴霾。

  ——————

  (PS:第二更,算昨天的。今晚还有两更是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