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混在超炮里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三章:最后之作、番外个体
  “哼哼哼~”

  御坂美琴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洗完澡后趴在床上,晃悠着两只小脚丫,嘴里还哼哼着小曲儿。

  白井黑子分辨不出是哪首歌。

  坐在梳妆台前,一下一下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她的头发有点卷,打理起来比较麻烦。

  眼神瞄着御坂美琴。

  这几天好像遇到什么事情,心情是比较低沉的,表情也比较严肃。

  但今天显然就跟往常不同。

  “姐姐大人,您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到底是忍不住询问。

  御坂美琴的回答比较敷衍,说了声“算是吧”,就继续按着手机。

  实际上,她是非常的高兴。

  因为觉得秦夜对她的感情,已经朝着想要的方向转变了。

  这么久的努力,终于有效果了呢。

  “哼哼哼~”

  想着想着,又哼起了更为欢快的曲子。

  白井黑子就觉得很奇怪。

  但看御坂美琴没有跟她说的意思,就不再继续追问。

  只是看着镜子里倒映着的自己。

  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掉再说其他的吧。

  ……

  情报组跟行动组忙活一整天,也是做了不少的事情。

  一些漏网之鱼被她们干掉了。

  还把两个“妹妹”找了出来,一个是最后之作、一个是番外个体。

  一个看着是真的妹妹、另一个看着像姐姐。

  番外个体是名为“天井亚雄”的研究员制造出来的,还把她藏起来,或许是想要用她来做什么事情。

  具体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答案。

  因为天井亚雄已经被干死了。

  最后之作是妹妹们的“指挥塔”,现在是“御坂网络”实际上的控制者,可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

  找到她们两个后,麦野沉利就直接给秦夜打电话。

  正研究着《要听爸爸的话》的秦夜很快来到这里。

  刚走进让她们待着的会议室里,小姑娘最后之作就跑过来,直接扑进他的怀里,还“舅舅舅舅”地叫着。

  这个瞬间的秦夜,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好几年前。

  最后之作的身体年龄大概是十岁。

  跟小时候的御坂美琴长得很像,不如说她就是小时候的御坂美琴。

  番外个体则是长大后的御坂美琴。

  像是高中生、或者大学生。

  跟他的“美玲姐”结婚时的年龄差不多。

  包括身材也很像。

  因为她的胸就挺大的。

  根据她的身材来看,御坂美琴潜力很大、未来可期。

  当然潜力就只是潜力。

  实际上嘛……

  还是等到将来再说吧。

  最后之作脸上带着显得很可爱的笑容,她的情感好像比其他的妹妹们要丰富;番外个体则是显得有些凶恶。

  根据遗留资料里所记录的来看,番外个体集中了妹妹们的负面情绪。

  如果说妹妹们是天真善良的一面,那她就是混沌邪恶的那一面,表情凶恶点倒也是挺正常的。

  秦夜不关心这个,只是在思考。

  其他的妹妹都已经安排好了,剩下的这两个该怎么安排?

  “……总之先跟我回家吧。”

  明天再跟御坂美琴商量一下。

  ……

  在带她们回家之前,首先去看看初春饰利她们。

  初春饰利还在认真工作。

  这些资料越看,就越是让她怒火中烧,谁劝都没有用,看样子是准备通宵做事。

  “叔叔先去休息吧,我这里没有问题的。”

  “……”

  看着依旧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的初春饰利,秦夜朝身边的绢旗最爱使了个眼色。

  少女点点头,走到初春饰利的身边。

  秦夜的手指在初春饰利身上轻点一下,小姑娘立刻就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绢旗最爱趁势扶着她的身体。

  “今天委屈你们一下,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继续工作。”

  “超明白。”

  绢旗最爱应了一声。

  毫不费劲地把初春饰利抱起来,朝着提供给研究员休息的房间走去。

  秦夜则是带着两个克隆人离开这里回家。

  ……

  时间都已经是半夜。

  结标淡希一直躺到这会儿才突然惊醒。

  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味道、陌生的环境。

  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但这个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可比之前待着的那个白色的亚空间要好多了。

  回想起睡着前的事情,莫名的就有点脸红。

  接着就是后怕。

  赶紧掀开被子下了床,试着使用能力。

  结果还是没有办法使用。

  那就赶紧往外面跑,总之先逃离这里再说。

  然而她跑不掉。

  因为刚来到客厅外面,秦夜就带着最后之作、番外个体回来了。

  “?!”

  结标淡希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后退两步,拉过门板遮挡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个脑袋看着秦夜。

  秦夜暂时没管她。

  先把最后之作跟番外个体送进自己的卧室,让她们在里面休息。

  接着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才朝着结标淡希招招手。

  结标淡希咬咬唇。

  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走过去。

  “秦夜老师。”

  “我知道你只是奉命办事,甚至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你终究是阻碍到我了,这你明白的吧?”

  从做事的原因上看,结标淡希是情有可原;

  从做事的结果来看,就给他们带来不少的麻烦。

  秦夜能理解这些小人物身在棋盘中被当做“棋子”的无奈,但理解归理解,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的。

  理解跟惩罚,两者对立又统一。

  要辩证地看待嘛。

  只是话还没有多说,就有电话打进来。

  不认识的号码。

  接通并且直接通话外放。

  传来的是娅蕾丝塔的声音:“你要是不准备干她的话,就把她还给我如何?我这里还需要她带路……”

  “嘟~。”

  话没说完,就被挂断。

  秦夜觉得自己失策了。

  本来是想要让结标淡希听听娅蕾丝塔对她的安排之类的,没想到那个“伟大”的魔法师,开口就说什么干不干的。

  再想想之前还当着他的面尿尿……

  简直死不要脸、臭不要脸!

  而此时的结标淡希,却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

  想想秦夜曾经对她说过的“帮我传宗接代”这样的话,再听听刚才那个谁谁谁说的“干她”这样的话……

  自己怕不是要变成那什么什么便器了。

  所以刚才那姑娘是谁?

  说到带路什么的……

  统括理事长?

  不可能吧,没道理啊。

  性别这种东西目前的科学技术好像还没有办法改变呢。

  不是科技的话……

  难道是魔法?

  结标淡希稍作思考,很快就决定不要深究。

  这些“强者”们的世界,不是她能够涉足的,好奇心还是不要太强比较好。

  而且现在重要的是自身的安全。

  结标淡希偷偷瞄着秦夜,思考着要给他生几个孩子才能得到解脱……

  啊呸呸呸~。

  思考着应该怎样才能得到解脱。

  秦夜可不管她脑子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只是暗自鄙视一下娅蕾丝塔那个老不正经的东西。

  嘴上则是直接吩咐道:“今晚先住在这里,明天到Item报到。”

  “……Item?”

  “暗部组织Item,你应该听说过吧?”

  “……是。”

  毕竟是跟在娅蕾丝塔身边的人,关于那些个暗部组织,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秦夜也没有过多地解释。

  “总之暂时就这样安排,你老老实实给我打工还债吧。”

  至于还给娅蕾丝塔……

  还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