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国庆的梦想 > 第五十一章
  书接上文

  当~锣响开打

  马季上台都是孙晟扶着的,许建看在眼里。

  前一天本没有的伤痛感,在一觉睡醒之后全面爆发,马季感觉手脚并断,腰腹无力,连下床都成问题。

  马季硬撑着爬起来,但家里人惯例都出去农忙了,不到傍晚不会回来。

  马季每挪一步都疼的嘶牙咧嘴,撑在墙上喘粗气,但根本没有办法挺直腰杆走路,后背还不停地传来阵阵剧痛。

  昨晚临别前,马季和孙晟约定睡醒就来爱博派碰头,两人再商量一下对敌许建的战术,但孙晟左右没有等到,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几经周转找到了马季家里,正看见马季扶着墙往满头大汗地朝外走。

  孙晟忙扶住爱徒躺下,凭着自己久伤成医的经验上下检查了一番,这下恐怕是伤到了脊椎。没有料到姜嘉下了如此重的黑手,又阴又狠,根本就是把人往死里打的。

  孙晟提出弃赛吧,坚决不能再出席今天比赛了,且不说大概率会输掉比赛,即便不去比也轻则需要修养两三个月,重则以后都可能没法走路了!

  马季低头不语。

  一直以来家人都并不希望他走武师这条路,不仅给家里帮不上忙,每个月还浪费钱,要等到能接济家里还得好几年。所以家里人不仅对这次比赛漠不关心,见着马季也还是叨叨着有空就回来帮忙,马季进入决赛的喜悦和孙晟分离后便戛然而止,刚到家门口就已经烟消云散。

  马季本也想,赢了这一回就回家帮忙吧。

  众所周知,这种flag是不能乱立的。

  放在现实中,我们见证了无数选手为了某一场比赛透支了未来,站在理性的角度,我们都会说没有必要,你的路还很长。这是因为我们作为旁观者,我们更习惯去把目光放的长远,然后给出一个听上去更有道理且有远见的答案。

  也仍有一些不服命运安排的,比如当年麦迪带伤封闭战爵士,倾其所有在00年代26中13,但仍难救主,季后赛依旧没有突破首轮魔咒,输球回家做手术。这也是他生涯的最后一次巅峰,从此迅速陨落,直至被火箭埋汰嫌弃最后放弃。

  即便是悲剧个人英雄主义,也总好过当时做缩头乌龟。

  虽然如果井上既让湘北输给山王,又让樱木因为山王一战的扑救从此退出篮坛,恐怕收到的刀片该比坟头草高了。

  但可见,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到了自己身上,也许我们也会热血上涌奋不顾身地自我英雄主义:“妈的老子就干了这一回,后面的事再说吧!”即便我们自己可能都已经预料到后果会怎么样。

  马季忍痛握拳,颤声问孙晟:“师傅,你最光辉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呢……第一次保赢了镖么……当上大师兄么……还是?”

  孙晟愕然。

  马季继续说道:“我呢,就是现在啊!”

  ……

  马季从负手昂立到蓄力拉开架势,虽然伤痕累累,但目光炯炯,身姿挺拔,不失武学家风度,威风凌凌地迎战许建

  底下观众开始交头接耳蠢蠢欲动了

  毕竟这是实力排名第一的马季啊,对手才排第七……

  而且马季前几轮打的实在太好了,虽然上一轮被阴了,但看现在的样子似乎还挺是很能打的啊……

  怎么看对手,都只是一个块头大,用蛮力的家伙而已嘛……

  已经开始有人转押马季了

  许建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罕见地朝马季冲去——一般大吨位选手体力都是问题,怕被放风筝——但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大家都懂,万一你只是强弩之末呢

  砰

  一拳正中胸口,马季大咳嗽一声,吐血数升

  许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