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魂召唤师 > 第七十六章 求和
  第七十六章求和

  李斯没有立刻委托姚田刚寻找李恒飞,跟人家帮派中人打交道,还没有首先表示出自己的诚意,人家就算是口头答应了,也未必会用心,李斯不着急,坐等姚田刚安排就是了。

  他还收到异种魔兽的消息,在项城一带的百姓已经全部撤进了大楚关内,由宇文阀和魂斗师总公会亲自坐镇,已有效的扼制了异种魔兽的入侵,李斯这才知道,狗日的皇帝为什么不增援柏森,不理会米兰乃至整个南方,原来他是早已打算放弃南方了。

  姚田刚告诉他,砝码南方虽然富庶,但多为地势平坦的平原地带,这样的地形的确有利于各方面的发展,但却也极难防守,而北方多山,而且拥有著名的七关连环:大楚关、榆关、百丈关、离阳关、双虎关、石壶关、独门关。地势险要,纵有多个天轨出现也能从容布置防御,除此之外,国都诺阳背倚石壶关,前方也有独门关,固若金汤,站在战略的角度上,金城文这么做也是最经济、最恰当的。只不过在感情上李斯不能接受金城文放弃整个南方的策略,置南方的百姓生死于不顾。

  也怪不得当初唐川和穆潘乘船去项城的时候那里空无一人,原来已经撤走了,他想到米兰城也成了空城,估计是已经提前撤往北方了,心中稍稍好受了些。

  姚田刚和李斯从下午一直谈到晚上,也将三大帮派在开曼以及开曼下辖的乡镇地区的势力分布画成了图,姚田刚果然是个精明之人,很快便制定了计划出来,但在主攻人手和防备巨鹏帮的安排上,长青帮却显得捉襟见肘,姚田刚脸色略感尴尬,李斯却是毫不在意,让姚田刚将担任主攻的人大量抽调了走,抽调得姚田刚脸色发白,忍不住问道:“李先生,就这点人……是否太少了点?”还有一句没说出来,诚然,各方面的人都是安排够了,但担任主攻这方面的这些人还不够人家铁棍帮塞牙缝哩。

  李斯沉吟片刻,道:“姚帮主,贵帮的魂斗师有几个?都是什么等级?”

  姚田刚道:“加上我,我们有七个魂斗师,我是四级,我妹子是第三等级,其他的都是二级魂斗师。”

  李斯皱起了眉头,就这等级,可有够寒碜的,就这还是三大帮派中魂斗师最多,李斯不禁摇头,道:“姚帮主,担任主攻的人里面不要魂斗师参与。”

  姚田刚吃惊道:“不要魂斗师?但是对方有魂斗师……”

  李斯笑道:“对方的魂斗师,我料想也不会有超过第六等级的吧,如果没有,都交给我好了。”

  姚田刚早知他是魂斗师,但却不知他的等级,听到他说这话,暗暗吃惊,难道这少年的等级竟达到了六级么?他见李斯笃定的神态,心中愈发的肃然起敬。

  交谈一阵,李斯忽然道:“姚帮主,你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李斯将火焰铠甲和喷火器的所需材料报了给姚田刚,姚田刚见他需要的东西稀奇古怪,问道:“李先生需要这些有什么用处么?”

  李斯笑道:“你能弄到多少就弄多少,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姚田刚半信半疑,正要去吩咐部属办事,忽然有人来报,说是有客到,姚田刚问时,那人表情古怪,说道:“是铁棍帮的帮主到访。”

  姚田刚错愕,道:“他怎么来了?”

  李斯眉头一皱,哈哈笑道:“居然主动送上门来,难道他傻么?”

  姚田刚略一思索,道:“李先生,你打算怎么做?”

  李斯道:“给他一个下马威,先抓起来再说,他妈的,这么堂而皇之的过来,这分明是不把姚帮主放在眼里。”

  姚田刚道:“但是,他既然敢有恃无恐的过来,肯定已经有了算计。”

  李斯道:“姚帮主请放心,我不会鲁莽行事的,水来土掩,见机行事吧,他敢就这么大模大样的来,难道我们还不敢见他了?”

  姚田刚点头同意,让部属放行。

  一阵爽朗的笑声自厅外传来,中气十足,姚田刚已经站了起来准备迎接,但他见到李斯仍大刺刺的端坐不动,略感尴尬,迟疑不前时,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为首一个老者两鬓白发,鹰钩鼻子,神态威猛,浑身上下霸气外露,一看就是个一方霸主型的。

  “李老爷子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姚田刚脸上堆出比三鹿奶粉还假的笑容。

  姚宝宝和李斯是唯一两个没有站起来的人,姚宝宝哼哼了一声,嘟哝道:“虚伪。”

  李连高笑道:“姚帮主客气了,李某冒昧前来拜访,给大家添麻烦了。”

  姚田刚道:“李老爷子是稀客,快请坐,快请坐。”

  “这位***器宇不凡,以前不曾见过,不知是……”李连高从进入大厅,视线就一直注意着李斯。

  没等姚田刚来介绍,李斯抢先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大爷叫李斯,昨天杀你干儿子齐彰的就是我,今天杀你派来的二十多名刺客的也是我!”

  竟然自称本大爷,李连高的两名随从怒目相向,李连高自己反而浑若无事,哈哈一阵朗笑道:“原来是李斯大师,自古英雄出少年,大师快人快语,但却误会了,齐彰那小畜生仗着李某在开曼有几分人情薄面,胡作非为,欺压良善,大师出手替我惩治,原是应该早点过来致谢的。”

  这是在求和啊!李斯瞧着那张人畜无害的老脸,若有所思。

  李连高又道:“至于刺客的事,绝非是李某所为,李某经过慎密侦察,抓到一名漏网刺客,经过审问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刻意安排,陷害李某,所以李某打听到大师在姚帮主这里做客,就赶紧过来说个清楚,以免中了敌人的奸计。”

  被自己干掉了这么多人,居然还能行若无事的过来赔礼道歉,这得付出多大的勇气,李斯想到自己的目的,不过是要找到李恒飞这个李阀阀主仅存的血脉,似乎也没有必要非把铁棍帮给铲平了。

  他这边犹豫,姚田刚心中却是着急,他给姚宝宝使了个眼色,姚宝宝道:“李帮主,你这话似乎骗小孩子还可以,出事的那条街是贵帮的地头吧,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调集到二十多人行刺,除了李帮主的人之外,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你此刻寻上门来低声下气,莫非是惧怕李先生报复?”

  姚宝宝这话说得毫不客气,场面登时尴尬起来,姚田刚忙道:“妹子,怎么可以对李老爷子这么无礼!还不快道歉?”

  姚宝宝哼了一声,道:“我是在说实话,干什么要道歉?”

  李连高哈哈笑道:“姚小姐快人快语,直爽不让须眉,姚帮主不必责怪于她。”他转向李斯,道:“这事说到底还是因为和李斯大师有了误会,大师怎么看?”

  李斯玩味的摸了摸下巴,道:“李帮主,实际上我和你之间并不只是因为齐彰或者刺客这档子事的矛盾,我的身份,相比李帮主也已经查到了吧?”

  李连高道:“大师是否指的是李阀的事?”

  李斯点头道:“正是。当年李阀的事,对李帮主确实是影响不小,这个是你我都知道的,李帮主迁怒于李阀子弟,对他们做过什么,我想你心里是哑巴吃馄饨,心里有数吧?”

  李连高哑然失笑,道:“我就猜是这件事!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有怨言的,只不过,谁也不知道这件事的来由,我的确是杀了李阀的人,这点我承认,三十多年前,李阀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我还是个无名小卒,因为我也姓李,所以就想着如何高攀李阀这层关系,当时我找到李多兰,他是李阀的外系,说是可以帮我动动手脚,编入李阀的族谱,并向我索取三百金币……”老头儿自嘲的一笑,道:“三百金币,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但在三十年前,我倾家荡产,到处借债才凑齐了三百金币,当时……”像是回忆到了一段不愿回顾的记忆,李连高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连声音也变得高亢了:“当时我亲生儿子才刚刚周岁,他患了病,我妻子找到我,向我拿钱去给儿子诊治,但当时李多兰催得紧,我一咬牙,先把钱交给了他,结果,我亲生儿子因为无钱治病,病情越来越严重,我发了疯去找人借钱,但却已经晚了,他……他终于等不得了,我妻子受不了这个打击,丢下我也走了,我一夜之间,丧妻!丧子!”

  老头儿说到这里时,老泪纵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大厅之中肃然沉寂,姚宝宝双目湿润,轻咬嘴唇。

  李斯叹息道:“你为了自己的前途,失去妻儿,唉,何必呢!”

  李连高咬牙切齿道:“后来,我去找李多兰,哪里知道他居然不肯承认收过我的钱,并叫人把我打了一顿赶出来,我丧妻失子,又被打得半死,险些死去,从那时候起,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报这个仇!不错,我杀了李阀李多兰全家上下六十七口,但除此之外,李阀的其他人我一个也没害过,冤有头债有主,我李连高又怎么会去牵涉无辜?但别人却硬要把这个罪名加到我的头上,我李连高是何等样人,难道还跟人去辩解么?”

  李斯唏嘘道:“李帮主,不是我不信你,你敢不敢以你亡妻和亲生儿子的名义发誓,你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李连高毫不犹豫的道:“我李连高发誓,刚才我所说的话,如有半句虚言,教我李连高不得好死!”

  (感谢天道教主、阿甘左、宝@宝、淡淡的忧伤……以及各位朋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