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魂召唤师 > 第五十二章 卫士天职
  第五十二章卫士天职

  李斯大声道:“麦大石!胡图!魂斗师卫队!全体听令!”

  顿了一顿,艰难的、几乎带着发泄式的嘶喊道:“保护魂斗师撤退!妖刀佣兵!保护南宫大师!撤退!”

  他瞧了卓爱一眼,紧紧地握了一下她冰凉的小手,道:“跟紧了!”又向南宫小美顺口道:“你也是!”他现在不能叫卓爱召唤玉弓天使独自逃生,玉弓天使的等级才只是第一等级,根本不能带上几个人,而且,这里乱成一团,把玉弓天使召唤下来反而更麻烦。

  卓爱见他不跑,反而转过身来,芳心一颤,停步道:“主人,你怎么不跑?”

  李斯微微一笑,向南宫小美道:“帮我照顾她!”他毅然转身,紧握斩空剑,反向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异种魔兽走去。

  远处的苏菲见到李斯冲入魔兽之中,花容失色,惊呼高叫道:“李斯!李斯!”她推开身后的人,向李斯奔去,韩纳回头喝道:“快拦住苏菲!别让她过去!”身后的正是麦大石,他毫不犹豫的将苏菲挡住,道:“苏菲小姐,那边危险!”

  苏菲急道:“你不是李斯的卫士么?卫士的责任你知道是什么吗?”麦大石冷冷的道:“苏菲小姐,卫士的责任不是你现在应该理会的,蒙铁,你带苏菲小姐离开!”

  麦大石目送着蒙铁将她带走,转过身来,将已经成为废铁的喷火器丢在一边,拔刀在手,默默地向李斯靠拢,好几名同是从大地军团三营二队的卫士面面相觑,胡图咬牙道:“你们都快走!我和队长去帮老大就够了!”

  那些卫士迟疑着,胡图大声道:“快走!多保存一个人是一个人,老大是什么人,他绝对不会有事的!”他转身向麦大石追去。

  这时,李斯已经展开了战斗,在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召唤出魂灵作战,虽然他个人的战斗力并不逊于一般的魂灵,但毕竟亲身上前要危险很多,麦大石和胡图等卫士的喷火器基本上都耗尽了能量,但火焰铠甲基本上都没有怎么用过,而李斯的早就成了摆设。

  幸好这附近是他们先前开辟过的鱼塘,因为距离葫芦谷比较远,所以废弃不用,有一条较狭窄的通路,只须守住这条路,那些异种魔兽想要继续追击的话就必须绕很远一段路,李斯已经将防守目的地设定在了这里。

  “你们?!”李斯吃了一惊,一剑横削,将一条缠向胡图的白毛蛇斩成两截,“你们怎么过来了!还不走么?”

  麦大石沉声道:“魂斗师卫士的天职就是不惜一切保护魂斗师!”两团火球直射过来,麦大石下意识向旁边一偏,奋力挥刀斩向一头扑上来的青蝎子,他那把刀怎么可能砍得动青蝎子,被那坚硬的甲壳反震得手臂发麻,那青蝎子反扑上来,麦大石被它扑在身下,身上的火焰铠甲登时反击,青蝎子几乎是被高温烧得弹了起来,胡图迅速抓住他的手拖了回来,李斯喝道:“都走!你们俩走,你们在这里我反而缚手缚脚!”他这一句话甫一出口,一只大甲虫从另一侧朝着麦大石撞去,麦大石毫无察觉,李斯却是色变,左臂一长,拉住麦大石一个过肩摔,将他摔了出去,通路狭窄,麦大石从干涸的空鱼塘边缘滚落下去,但李斯也来不及察看他是否受伤,因为他自己的背后却是完全曝露了。

  “嘭!”的一声,李斯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背上剧痛,内力在体内翻腾,五脏六腑像是移位了一般,整个人都抛飞了起来,他忍着疼痛在半空中瞬间调整平衡,落地之时,只是一个翻滚便跃起,手中的斩空剑砸在一只想来捡便宜的刺猪身上,土系魂晶中的重力能量将那刺猪压扁,就在他顺势起身的刹那,一下就把撞飞了自己的大甲虫砍成两半。

  “快带队长走!”李斯眼睁睁的看着一拨异种魔兽绕过自己,再顾不得这两个不听话的小弟,纵身抢上,如飞将军降临一般,一剑自上而下斩去,这几如神器的斩空剑登时将一只青蝎子和一条白毛蛇同时斩断。

  他早已通过魂晶补满的内力气势大盛,挡在这条狭窄通路上,借着这强大的兵器,竟是硬生生的抵挡住了。哪知道这些异种魔兽越拥越多,竟有数百头冲入鱼塘中,李斯心中一震,刚刚胡图下去,他和麦大石都在下边。李斯一咬牙,这种情形下,如果去救他们俩,便等于开门揖盗,放异种魔兽去追其他人,如果不救,难道就真的坐视不理么?毕竟他们不惧生死和自己共同进退,坐视他们被异种魔兽吃掉么!李斯心乱如麻,急得长声怒吼,在这瞬间的选择之际,他终于咬牙跃下鱼塘。

  异种魔兽如同泄闸的洪水涌了过去,李斯心中祈祷着韩纳、苏菲他们已经逃远,一边奋力向前斩杀。

  但是这鱼塘虽然空置着,仍是有地下水渗入其中,塘里淤泥粘腻,令人行动艰难,不过也正因为此,那些异种魔兽同样是行动缓慢。李斯大声叫道:“快掉头走!”他奋然纵起,踏足于一头体积最大的大甲虫顶上,挥剑劈向一头企图咬向自己的刺猪,向正在挣扎逃走的胡图和麦大石疾奔而去。

  哪知白毛蛇在这稀泥当中如鱼得水,长形躯体灵活之极,顷刻间便追上了落在后面的麦大石,胡图挥刀回斩,他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是在蛇身上砍出一道浅浅的血印,那白毛蛇似是知道麦大石身上的铠甲危险,闪电般咬向麦大石的颈脖,麦大石半截腿在烂泥里,躲避不及,那一口直接将他脖子咬了个血洞,若非是胡图眼疾手快砍了它一刀使它稍稍偏离了方向,麦大石肯定已经当场死了,何止只是一个血洞?

  麦大石闷哼一声,那白毛蛇的身体触动他的火焰铠甲,轰然燃烧,他一只手捂住颈脖,踉跄着撞到胡图身上,胡图骇然大叫,过来扶他,麦大石惨然一笑,道:“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当兵之人,保不住一辈子的运气,胡图,你快走!”

  胡图哭道:“队长!你跟我一起走!”

  麦大石怒道:“快走!快走!以我们的实力,只能为李斯当一次盾牌,不要拖累他!”他一动怒,颈上的伤口涌出的血更多,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暗。

  胡图悲声大叫道:“队长!”

  李斯在远处见到他们麦大石倒了下去,心中剧颤,一腔怒火迸发出来,脑中突然涌出一大段的“记忆”。

  那段记忆实际上并不属于李斯,而是属于前身,那个倒了台的李阀子弟,当年李阀的直系子弟尽数被皇帝金城文诛除,后因宇文阀、唐阀联名求情,李阀的旁支子弟幸免于难,但却也逃不脱男子充军边疆,女子送去青楼的命运,昔日辉煌的大家族一夜之间变成了地位最低贱的奴隶,“李斯”却算是运气好的,发配到大地军团隶属于麦大石的小队,麦大石并不拿他当奴籍士兵看待,处处给予照顾,在异种魔兽攻下柏森以西的村镇那场战役中,麦大石更是将吓晕了的“李斯”背负回来,救了他一命,若非是麦大石,李斯能否出现在这里也是个问题。

  如今麦大石仍是与他共同进退,并为此付出了生命,李斯怎不悲愤?不知不觉中,他内力源源不绝的涌入斩空剑,剑上的银白光芒愈发的强烈,他自己也没注意到,就在斩空剑上的炼金法阵镌刻纹理中,竟已悄然的发生着极难察觉的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