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魂召唤师 > 第十八章 女仆卓爱
  第十八章女仆卓爱

  宫正笑道:“众所周知,落雁山在我国号称第一险山,山脉绵延数百里,奇峰异地不知有多少,就算是异种魔兽突破了柏森要塞,我们也有退路。”

  费蓝在旁连连点头,脸上颇有得色。

  “天轨出现之后不久,我就已经安排了这条退路,天险峰地势险要,异种魔兽即便能打到蔓城去,也决计无法到达天险峰,把唯一的一条铁索桥守住,又或者直接砍断,除非那些杂种魔兽懂得飞,天险峰上储存了至少三年的粮食,我的人已经开始在上面建造防御塔和工事,不论将来杂种魔兽能否成气候,我们首先就立于不败之地。”

  李斯道:“原来将军已经安排好退路了。”心中却想,若这事公诸于众的话,肯定会引发恐慌,这怕死的家伙,怪不得不肯冒险反攻,李斯不由得担心,他留着后招,又怎么全力作战?

  宫正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李斯先生,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像李斯先生这样的人才,我的诚意应该很明显了,李斯先生还要考虑么?”

  李斯笑道:“将军打算在什么情况下放弃柏森要塞?”

  宫正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家族百年来的经营才有了这样的成就,我怎么会轻易放弃?落雁山天险峰只是迫不得已的后招,李斯先生满意我的回答么?”

  李斯笑道:“当然满意,将军这么看得起我,我很高兴,但我现在毕竟算是柏森魂斗师公会的人,我若就此脱离他们的话不是太好,不过我可以答应将军,一旦柏森要塞守不住的话,我才会正式加入到将军的大地军团,在此之前,将军也明白,柏森公会的魂斗师虽然只有十五个人,对将军而言终究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助力,不是么?”

  宫正手掌拍击,哈哈大笑道:“李斯先生的智慧果然不同凡响,你说得对,操之过急的话,很有可能损失这股助力,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他向费蓝瞧了一眼,费蓝会意,走出门口,片刻之后折返回来。

  宫正的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猥琐,道:“我为李斯先生准备了一场精彩的舞蹈表演,待会儿若是你看中了谁,尽管带回去享用。”

  李斯踌躇了一下,心忖这时候还有心思玩这调调?干笑了两声,道:“这就不必了吧?我没艺术细胞,舞蹈什么的,看不太懂。”

  宫正笑道:“马上就开始了,看看再说,还不见得有中意的嘛。”

  汗,怎么什么世界都兴这一套?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看看也不损失什么,李斯猥琐的想道。

  音乐声从四周响起,没有看到奏乐者,四面墙边一人多高的大窗慢慢的被暗红色的大帘子拉拢遮挡,在蜡烛的光芒摇曳中,占据了整面墙壁的帘子被挑开,只见一个个身上穿得很少露出雪白肚皮的女子鱼贯而入。

  轻盈的音乐,轻盈的娇体,每个舞女的脸上都蒙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面纱,让人看得不清不楚,云山雾罩,随着音乐的旋律,舞女们排列着整齐的队形开始翩翩起舞,袒露出来的身体在烛光映照下显得神秘而美丽,娇柔的身段,盈盈一握的***,扭动的优美姿态,令人赏心悦目,但只跳了不到两分钟,宫正已是不耐烦地打断了她们。

  粗如小萝卜般的手指指着李斯,瞪眼道:“在你们面前的,是帝国最有前途的魂斗师,他若看中谁,谁就属于他,你们卖力些跳,拿点精彩的手段出来,以后吃香喝辣,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一双双妙目向李斯瞧了过来,魂斗师!而且还是个年轻英俊的魂斗师,舞女们立时动容。

  舞蹈开始变得不那么和谐了,本来就穿得不多的舞女们开始做出各种挑逗的动作,有的更是大胆到做出某种暗示的动作来,但,只有一个离得最远的舞女除外,当所有人都除去面纱搔首弄姿时,那个舞女却是例外,舞蹈还跳得很不专业,颇有敷衍了事的嫌疑。

  宫正露出不悦的表情,忽然猛一拍桌子,咆哮道:“来人!给我把那个戴面纱的小贱货扒光了!什么玩意儿,在本将军的客人面前装什么清高。”

  宫正发威,众舞女花容失色,惊慌失措的退开一旁,剩下那仍旧带着面纱的女子在中间,格外显眼。

  李斯忙劝道:“将军不必动怒,只是小事而已,我从来不喜欢勉强人,再说,现在时势动荡,我也没打算成家,也没地方安置。”李斯不是假清高,非要扮什么正人君子,就是不愿接受这老狐狸的小恩小惠而已,免得欠他人情。

  宫正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道:“不给李斯先生面子,也就是不给我宫正面子,没的让那小贱货坏了兴致。”向几个冲进来的卫兵道:“那个小贱货赏给你们了!玩完了给丢到要塞外面去喂魔兽!”

  卫兵们登时大喜过望,齐声谢过之后,如狼似虎的扑向那女子。

  李斯心生不忍,道:“慢!”他转身向宫正道:“将军,那个姑娘我要了。”

  宫正微一错愕,随即笑道:“李斯先生还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啊,也罢,她归你了。”

  ……

  从将军府出来,李斯和那女子同坐一车,摘下面纱之后,李斯不禁一怔,这女子肤白胜雪,五官端正,修长挺直的鼻梁,弯弯的秀眉,亮晶晶的双眼,嘴唇上略带一层稀少而淡色的绒毛,一看就知道是个年纪不超过十六岁的处子,这么正点的美人胚子竟然沦为舞女,命运弄人也不是这么个弄法啊。

  “小姑娘,你叫什么?你多大了?”

  少女迟疑了一下,道:“我叫卓爱,已经十五岁了。”顿了一顿,又道:“刚才谢谢主人救我。”

  “卓爱……做……爱,呵呵,那是个好名字。”李斯道,“人长得美,名字也美,谢倒不须谢了,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卓爱低声道:“您的举手之劳,换来的却是我一条命,光是嘴上说声谢谢又怎么够?”

  李斯笑道:“莫非你要以身相许不成?”

  卓爱俏脸微微一红,轻咬红唇,道:“将军已经把我送给了主人您,我以后就是您的女仆了。”

  女仆!?这个词,李斯听着特耳熟,脑中登时浮现出前世的时候,电脑里存的那一百多G文艺片,李斯最喜欢的就是制服诱惑,什么空姐、护士、女警、女仆……

  邪恶兼猥琐的李斯登时发现,这个小妞儿可比那些**长得美多了,刚才那咬嘴唇的动作,简直就迷死人。

  “主人……主人。”

  李斯从幻想回归现实,忙吞了一口口水,道:“哈哈,女仆就不必了,你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当女仆的话,实在是浪费。”他本想大方慷慨的说:从现在起,你自由了,你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老子跑异世界来不是来解放妇女的,装什么圣人,这么漂亮的小萝莉,不当女仆也可以当小蜜吧!

  卓爱的脸更红了,她偷偷的瞧了李斯一眼,俊朗的外表,独特的男子魅力,就算他不是魂斗师,也绝对是每一个怀春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卓爱想到自己低下的身份,不免自怨自艾、患得患失。

  “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丫头,能服侍您这样的主人已经是很幸运了,刚才,姐妹们都很羡慕我哩。”

  主人!李斯忽然有点享受这样的称呼了,看着这小妞儿含羞带怯的俏模样,怯怯的不敢看自己,李斯忽然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忽然在想,是啊,在前世服侍别人还不够么?现在换自己来享受一下有什么不可以?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李斯扬眉吐气的笑了,指着自己的大腿道:“来,卓爱,给我捏一捏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