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魂召唤师 > 第十七章 将军府宴会
  第十七章将军府宴会

  赴的这个宴,是在要塞的将军府邸,这座并不算太嚣张奢华的府邸到处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弄得这里更像是办公地点,进入大门后,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两边都是严肃得没有表情的战士,刚刚走到一半,宫正和费蓝同时出来相迎,这个宫正是宫氏家族的阀主,世代都镇守在柏森要塞。

  宫正的宴会,只请了韩纳和李斯两个客人,其他的陪客都是军方的人,见到宫正满面笑容的迎出来,韩纳忽然有种不大妙的感觉,韩纳低声在李斯耳边道:“我猜宫正很可能是想要拉拢你,李斯,你怎么看?”

  李斯当然知道韩纳担忧的是什么,微笑道:“大师不用担心,现在是国难当头的时刻,无论我加入到大地军团还是在柏森公会,主要还是为了应对异种魔兽,但是,大师你对我好,我不会忘记的。”心中却是暗忖:你是否有点小气了?不过,再怎样说韩纳也是第一个将他领进魂斗师行列的人,对自己也指导了不少,李斯也不愿墙头草两边倒。

  说了几句,宫正和费蓝已经笑着走到了跟前,费蓝做了一个相互介绍,没营养的寒暄了一阵,宫正亲切的褒扬了李斯在战场上的表现,并亲热的拉着他的手往里走,费蓝陪着心事重重的韩纳,先后向大厅行去。

  走入大厅之中,李斯方才知道什么叫土皇帝、土财主,才知道柏森公会有多寒酸了,大量的食物在餐桌上堆积如山,精致而色泽艳丽的美食让人眼花缭乱,好在李斯先生是个见惯大场面的主,没被引得流口水。

  宫正在席中不住的夸赞,简直就把李斯夸成了天上有地上无,他越是夸得厉害,李斯就越是心跳加快,出了校门就在外闯荡的他怎么说都有着四年的阅历,而且还是在比较复杂的娱乐场所,宫正越表现得平易近人,他就越发的肯定:还有下文。

  一直到吃喝得差不多了,都没听他说到正题,李斯不由得纳闷,难道他只是单纯的请吃饭么?最后喝了一杯餐后酒漱口,韩纳抢先把反攻的意思说了出来。

  宫正听他说完,眉头皱紧,道:“韩纳大师,你的提议非常好,只是我们现在守成有余,进攻不足啊!魂斗师的数量太少,这些韩纳大师也知道,一旦反攻失利的话,我担心连退路都将失去,我是很赞成一劳永逸的,可惜的是你们的总公会不配合,迟迟不派人来支援。柏森要塞是帝国东面的屏障,如果这里失守的话,这当中的后果不用我说,韩纳大师也清楚。”

  韩纳当然知道当中的情况,宫正所言,无可辩驳。迟疑了一下,韩纳笑了笑,道:“这里面的事儿,你我心知肚明,现在人心惶惶,各地公会都是自顾不暇,总公会的约束力越来越弱,指挥一次反攻的可能性并不大。宫正将军在柏森城很多年了吧,这里若是失守,几乎整个帝国都将不保,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将军在周边地区招募魂斗师,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哈哈,非常时期行非常事,我就等着将军能尽快的增强力量,好早日消灭异种魔兽。”

  宫正道:“是啊,我的大本营在柏森,谁也不能比我更希望守住这里,感谢韩纳大师的理解,我们现在应当加强合作,无论是为了帝国,还是为了民众,抑或是为了自己。”他向费蓝瞧了一眼。费蓝会意,道:“韩纳大师,李斯先生,前几天你们都辛苦了,将军为大家准备了精彩的舞蹈表演。”他站了起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韩纳道:“这……哈哈,将军,费蓝先生,韩纳老了,对跳舞唱歌什么的不感兴趣了,哈哈,而且我和李斯正在准备重组战队,就先行告辞了。”韩纳人老成精,猜出宫正开始发动了,连忙拒绝。

  宫正微笑道:“韩纳大师身为柏森公会的副会长,当然是忙的,那我也就不留你了,李斯是从我们军团出去的,呵呵,倒也不忙着走,本将军最喜欢和青年俊杰交朋友,李斯先生,你不会辜负本将军的一片好意吧?”

  李斯一直没开口说话,到了这时不好再装傻充愣了,打了个哈哈,道:“当然,当然,吃饱喝足,看看美女跳舞,实是人生一大乐事,韩纳大师,要不您先回去,我再坐一坐。”说罢,给了韩纳一个眼色,示意他放心,韩纳无奈告辞,心中却是忧虑,李斯才二十出头,年纪轻,经验浅,宫正却是个老奸巨猾的人物,他的家族在柏森世代镇守帝国东面屏障,俨然就是这里的土皇帝,他担心李斯最终还是斗不过那老狐狸,会被他拉拢过去。但势单力薄的他对此也是无能为力,胳膊拧不过大腿,只有指望李斯立场坚定了。他更是在回去的途中打定主意,如果宫正真的把李斯拉拢过去,他马上就带走公会的人,放弃柏森。

  在宫正和费蓝的引领下,李斯来到偏厅,落座之后,宫正屏退了仆人,笑容满面的道:“李斯先生,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这里也没外人,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就开门见山吧。”

  这宫正虽是在笑,但神态之中赫然流露出威霸之气,李斯知道,久居上位者才有这样的气势,若放在前世,见到这类一方霸主的人物,他也就只有卑躬屈膝的份,但是,低人一等的前世已经不复存在了,再世为人,还要那样蝇营狗苟,那倒不如死了的好,那卑微的前世,都过去了!再也不要看人脸色了!一念及此,李斯挺直了腰,不卑不亢的道:“将军请明言。”

  宫正满意点头,他见李斯仪态从容,不似其他人那样见到他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事实上,通常上位者最不喜欢唯唯诺诺的人,会给他瞧不起,就是那种不卑不亢才最恰当,很幸运的是,李斯做到了。

  李斯不知道的是,这位大地军团军团长兼柏森土皇帝也号称帝国第一猛将,他和邻国法卡帝国打过数不清的仗,天生神力,也箭无虚发,作战风格更是以强悍野蛮闻名,当年和法卡军队作战失利,宫正所部折损颇重,在败退途中,宫正越想越怒,带一百名精锐亲卫脱离败军,星夜绕路突袭法卡军后方,杀敌过千而返,法卡军不明战况,以为中计,下令回撤。那一战,宫正命令杀敌取头,悬挂于马上,回来时,一百名亲卫只余二十几人,人人带伤浴血,但每个人的马背上都驮着十几颗首级。此战,宫正成名。方圆百里,如有小儿夜啼不止,大人便以宫正之名吓唬他们,屡屡奏效。

  他威名显赫,军令严苛,别说是部属,就连身为魂斗师的小舅子费蓝在他面前也很拘束。

  宫正尽量摆出一副和蔼亲和的姿态,道:“我听说李斯先生是李阀子弟,是么?”

  李斯点头道:“是的。”这个谎言反正也无法被戳破,李斯也就无所谓的应了。

  宫正道:“贵门阀的遭遇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幸好李斯先生竟还拥有召唤魂灵的能力,这近年的时间,李斯先生应该饱尝了人世冷暖了吧!现在正有一个好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加入大地军团,我宫正向你保证的就是荣华富贵,虽然这有点俗了,但却是触手可及的实惠,如今魂斗师公会分崩离析,争权夺利,你也应该知道,他们自顾不暇,连柏森的战事竟也可以不管不顾,至于帝国皇帝陛下,他也对国家失去了控制力,将来帝国的局面,必定是各自为政,门阀林立,乱世,即将到来!拥有一个强大的靠山,无疑是最明智的,加入我们!”他眼中迸射出强大的自信,令人很难不信服他。更厉害的是,他将未来的局势分析得入情入理。

  反观朝廷和魂斗师公会,在这场灾难中显得失去约束力,也让人失去信心。谙熟五千年中华历史的李斯知道,宫正的分析没错,即便是将来灭了异种魔兽,毁了天轨,在这种情况下,各国的势力也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最有可能的就是,各个新兴势力脱离国家的约束,就好像隋朝炀帝死后,隋朝陷入四分五裂的那种局面,义军和门阀各自占领一方势力,然后兵连祸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眼下的情势,正有八分相似。

  李斯**了一声,沉吟片刻,道:“将军阁下说得我都有点心动了呢,但是,人往高处走,良禽择木而栖,将军阁下是否也应该拿出一点足以证明自己实力的东西呢?”

  宫正哈哈笑道:“快人快语,年轻人一点也不迂腐,很好很好。”他向费蓝瞧了一眼,道:“其实,我们已经在帝国东陲蔓城的落雁山买下了一座峰,有了作为退路的根据地,李斯先生是否觉得更有保障呢?”

  这些地名,李斯全无概念,他略带尴尬的问道:“蔓城的落雁山?将军可否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