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魂召唤师 > 第十五章 白金VIP
  第十五章白金VIP

  众目睽睽之下,所有的人都像是在等待见证他再创奇迹似的。

  红色果实在半空中飘浮的景象煞是诡异,谁都以为这些果实将会飞射出去,在击中目标后爆炸诸如此类的攻击方式,哪知,李斯下达了攻击命令后,火龙树的能量格一下子就清空了,他甚至都来不及用内力补充。就见火龙树凭空消失,红色果实却如有生命似的,蹦跳着犹如弹力球铺天盖地扑向异种魔兽,这足有上千颗的果实瞬间扑向异种魔兽。

  这场面有点万众瞩目,连李斯自己也是屏息静待,时间仿佛变慢,就在第一颗红色果实与一只蝎子魔兽相接触的刹那,这颗果子竟溶解成泥浆,顷刻间便在蝎子魔兽的甲壳上扩散开来,红色的浆汁犹如鲜血般怵目惊心,紧接着,大量的异种魔兽被铺天盖地的果实击中,只是眨眼间的工夫,异变陡生,无数的魔兽发出尖锐的嘶声,青色的甲壳被红果汁液污染,由青变红,迅速蔓城延至全身,就好像被煮熟了一般,蝎子魔兽四处奔逃,毫无方向感,有的往河里冲,有的却望要塞这边奔来。

  当一架重弩发射出的箭射中一头跑得近了的魔兽甲壳上时,终于揭开了李斯的第二魂技的奥秘,那变成液体的红色浆汁竟然腐蚀了青蝎子的甲壳!原本一支重弩的弩箭勉勉强强能射开它们坚硬的甲壳,却还只是能致其轻伤,但此刻,那支箭竟然如同射入腐肉一般,甲壳在第一时间崩溃碎裂,身体牢牢的被箭钉在了地上!

  人们在短暂的呆滞之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自从天轨出现以来,异种魔兽给士兵带来的郁闷是巨大的,那甲壳,简直就跟大铁锅似的,刀枪难入,普通的弓箭根本射不透,只有使用当时射程最远,杀伤力最大的组合式弓才能奏效。这种弓和弩通常由后背上的一条动物筋,弓肚上的一层角质物和中间的一个木架组成。拉力在一百斤到一百五十斤之间,这种弓射出的箭杀伤范围可达三百米,在有效范围之内,才可以给蝎子魔兽造成轻伤,军队的装备因此而需要大量的更换。而在眼前,它们堪比钢铁的甲壳被腐蚀,一箭射出去就能给这些该死的异种魔兽带去死亡,这是何等的畅快!

  弓弩手们或弓或弩,挤开巨盾兵,将自己手中的箭矢投放出去,但凡被李斯第二魂技腐蚀掉甲壳的蝎子魔兽,无一不是立刻死亡。一时间,战场中变成了修罗地狱,随着那些惊恐逃窜的蝎子魔兽嘶声鸣叫,它们终于开始撤退了,犹如海浪退潮般席卷而去。

  这算是异种魔兽首次以被击退的方式离开!

  士兵们欢呼起来,最为激动的还是那些城楼上亲手射杀异种魔兽的弓弩手,再没有什么比刚才更过瘾了。箭枝射破它们的甲壳并将其钉在地上的感觉,让他们一吐憋闷了近半年的窝囊气,他们互相拥抱,兴奋起舞,但更多的还是向李斯投去崇拜的注目礼。

  魂斗师的专属服装是用最好的料子所制,立领、紧身、黄金纽扣、纯黑,简直就是超帅超炫,尤其是穿在李斯这修长的标准身材的身上,像是量身定制的,衣摆飒爽的被风吹起,猎猎作响。

  好在大地军团之中全是男士,倘若有女兵的话……

  异种魔兽退去,魂斗师们也停止了冥想,巨大的欢呼声令他们无法集中精神,索性加入到狂欢当中。

  就好像明星一样,李斯被本公会的魂斗师以及卫士簇拥着离开了城楼,直到上了马车驶向公会大楼时,那些人也没有停止欢庆。

  远眺着柏森公会的人离去的费蓝和大地军团的军团长宫正将军面面相觑,这恐怕是唯一没有露出笑脸的两个人了,相反的是,军团长宫正的脸阴沉得比青蝎子的甲壳还青。

  斥退身旁的人,宫正道:“这样的人才,竟然归了魂斗师公会,我听说那个李斯还是从我们大地军团出去的,是么?”

  费蓝面色尴尬道:“姐夫,你以为我想么?我不也悔青了肠子么?谁能想到李斯居然就在调离我们军团之后才觉醒?为此我还在他们公会闹了一回,但手续并无问题,我实在找不出把他要回来的理由。”

  宫正道:“你的部属虽多,却没有一个能具备这样强悍的战斗力的,费蓝,从现在起,不要再给人给他们,免得眼睁睁的损失我们的力量。”

  费蓝道:“可是……魂斗师公会是有权从我们这里调动人员的……”

  还未说完,宫正已是瞪了过来,道:“费蓝,你能否机灵一点?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皇帝陛下自己都自顾不暇,谁还有闲暇管这么小的事?更何况我们不能在调动文书上做手脚么?只要留些漏洞,将来就能随时要回来,这些事还用我教么?”

  费蓝恍然,笑道:“还是姐夫你想得周全,老谋深算,老谋深算。”

  宫正自动忽略了这句话的褒贬含意,道:“我已经派出人手前往各地招募魂斗师,希望能多找到一些帮手,唉,异种魔兽肆虐了好几个月了,世界格局已经打破,将来就算是毁灭了天轨,也将会很大的变化,所以,保存自己的实力才是至要紧的,可惜,可惜了。”

  费蓝知道姐夫所说的可惜,指的是李斯,他何尝不惋惜呢?忽然灵光一闪,道:“姐夫,我有个主意,既然手续上并无问题,但如果李斯自己愿意回我们大地军团的话,那也是可以的。”

  宫正心中一动,道:“哦?对,如果他要离开魂斗师公会的话,当然可以回来,我们……”

  费蓝双目闪亮,道:“那李斯原本是李阀的旁系子弟,属于贵族身份,李阀倒台之后被发配到柏森,沦落到在我们军团当兵,他年纪又轻,或许不爱财,但绝对是无法拒绝女人的,姐夫,不如我们……”

  ……

  回到公会大楼,李斯兀自被自己的第二魂技闹腾得满脑子的迷迷糊糊,那红色的果实在瞬间腐蚀异种魔兽的甲壳的彪悍一幕,令他一直亢奋到现在。

  当然,在前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私人俱乐部的教练而已,职员守则中摆在最前头的就是微笑服务和顾客是上帝,为他人服务的李斯习惯了站在一个卑微的角落里,什么时候能在人前闪闪光?服务者,一个服务人员,竟然在一次莫名其妙的穿越事件中来到了这里,并且,在战争中获得了大家的赞赏和崇拜,李斯心中的飘飘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接下来,就是宴席,朴素的、口味完全不伦不类、份量完全不大气的宴席,但李斯也知道,无论怎么不好吃也没得挑,食物危机迫在眉睫,失去了光合作用,现在就只有肉食可以供应,只怕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怎样。

  韩纳给李斯安排了公会大楼最好的房间,单独的小别墅,就在韩纳的隔壁,那原本是柏森城魂斗师公会会长的房间,会长战死之后就一直空置着,现在让李斯住进去,摆明是白金VIP了。

  恍若隔世,恍若隔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