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魂召唤师 > 第七章 觉醒之光
  第七章觉醒之光

  韩纳和苏菲都站在长阶梯的上面,距离小广场的地上实在太远,就算是他们此时召唤出各自的魂灵出来,也决计来不及阻挡穆潘的第三魂技。穆潘的等级虽然只是一般,但“黑羽缤纷”这招第三魂技用来杀一个普通人,实在太过了,两人心中登时一黯,惋惜长叹。

  本就暗淡的天色,这漆黑的羽毛铺天盖地的射来时,李斯的眼前一片黑暗,就在那一霎,李斯仿佛看到了死神在朝自己挥舞镰刀。

  也就是这濒死的瞬间,在李斯的身上突然犹如霹雳闪电,蓝光一闪而逝,几乎已经触及到他身体的万千黑羽,在瞬间如同冰雪一般融化!直直的坠落,甚至都还没有等落到地面时就已烟消云散。

  满场震惊。

  这一幕,何等的诡异和壮观!

  卫士长马尔歇目瞪口呆,手脚发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大师”穆潘因这一突然的变故,魂灵人马兽的能量奇迹般被清空,失去了能量的魂灵迅速消失。穆潘惊愕的瞧了瞧空荡荡的小广场,又扭头瞧向正在疾走下来的副会长韩纳和苏菲,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作为当事人的李斯,却是已经昏倒在地上,全无知觉。

  韩纳一边走,口中一边念叨着:“这小子,竟然后天觉醒!苏菲,你可算是捡到宝了!”他快步走到阶梯下方,先招手示意失魂落魄的穆潘和卫士长马尔歇过来,面色凝重中带着几分兴奋,待苏菲也下来时,方才说道:“刚才发生的事,你们谁也不许传扬出去,就当刚才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你们明白么?”

  穆潘作为一个第三等级的魂斗师,竟和一个觉醒之前的普通人斗得难分难解,这事倘若传扬出去,一定会轰传全国,笑掉所有人的大牙,他当然不肯乱说,而卫士长马尔歇只是个普通人,怎敢违背柏森公会的副会长?

  倒不是韩纳小题大做,实是刚才李斯身上突然爆发出的蓝光,极有可能是觉醒之光。更让韩纳心中激动得不能自抑的是,仅仅是觉醒之光,就能够挡住第三等级魂斗师的最高魂技!

  旁人不清楚,他韩纳却并非文盲。

  魂斗师这个职业,在神魂大陆的历史上已有千年,韩纳年轻时曾在一本古老得无法稽考年代的古籍上面了解到,魂斗师的历史极有可能追溯到至少万年以前。传说中,魂斗师的等级修炼到极致,也就是第九等级之后,就能进入神魂境。

  传说进入神魂境的魂斗师就不叫魂斗师了,而称为神魂师。至于神魂境究竟是什么样的,神魂师是否能斗转星移还是排山倒海,韩纳也不知道。但刚才李斯表现出来的惊人一幕,仅仅是觉醒之光的出现,就已经如此震撼,谁能保证李斯不是一块具有非凡潜力的璞玉呢?

  魂斗师的修炼速度,并非是与年龄或战斗次数成正比的。天赋,决定了一个魂斗师能走多远,能获得什么样的成就。韩纳当然希望自己的公会能出一个不世的天才。

  “马尔歇,你找几个人,把李斯特先生抬进大楼贵宾室。”韩纳对鼻青脸肿的马尔歇视若无睹,随口吩咐道。

  竟称他李斯特先生!马尔歇怔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是再不能报这一箭之仇了,满腹怨念的应了一声,立即退下。

  韩纳转向穆潘,道:“穆潘,你跟李斯特有什么过节么?要动用第三魂技黑羽缤纷?”

  穆潘听出话语中的责备之意,不禁皱眉,忍着气道:“我刚才正巧路过,看到他和马尔歇发生冲突,并打伤了人,我看不过眼就指责了他几句,谁知他连我也顶撞,我穆潘好歹也是个魂斗师,什么时候容得一个平民对我出言不逊?”

  韩纳瞧了他一眼,道:“穆潘,你这件事没做错,魂斗师的荣誉自然不容许他人践踏。”手向李斯一指,道:“不过,无论之前你们有什么误会和不愉快,现在起,你们的过节就此作罢,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后天觉醒,你也知道,我们柏森公会经过上次的战役已经折损太多,急需补充新鲜血液,希望你能理解。”

  穆潘叹息道:“副会长,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当然会以大局为重,这一点请放心。”

  韩纳欣然道:“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纵使他不是后天觉醒,那也是一个优秀的战士,我们公会同样也缺乏。”

  说话间,马尔歇领来几个卫士,用担架抬起李斯,向大楼而去。

  ……

  李斯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当他莫名其妙的醒来时,只见周围空无一人,忙坐了起来,这华丽的房间之中摆了许多假花假植物,倒也装点得似模似样,天花板上的一盏吊灯精致绝伦,壁画、雕塑,无一不是华丽精美的高级货。

  李斯一撇嘴,异界的囚牢条件真不错。

  忽见一个长得好像白眉鹰王的老头走了进来,冲着自己咧嘴微笑,颇有几分狼外婆的样。

  老头和颜悦色的道:“李斯特,你醒啦?”

  李斯不知此人是谁,虽然表现得人畜无害,但他想到自己不但海扁了卫士长,还跟魂斗师打了一架,难道这样也没事?还是有什么阴谋……

  茫然点头道:“自然是醒了,否则怎能跟你说话。你是谁?”

  老头哈哈一笑,道:“我是这里的副会长,你叫我韩纳先生也可以。你怎么会动手打卫士长的?说来听听。”

  “韩副会长……这算是在审问么?”

  韩纳乐不可支,道:“哈哈,有趣,有趣,从你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调皮,放心,不是审问,只是和你聊聊。”

  调皮?!这个词竟然用在了自己身上,李斯一歪嘴,道:“既然不是审问,那就聊聊吧,我这个人吧,最受不得气,我不需要人家尊敬我什么的,但至少不能践踏我的尊严,不管是卫士长还是魂斗师。副会长先生,我知道,我得罪了魂斗师公会的人,这里我也混不下去了,我自己走,不用赶我。”

  韩纳道:“谁说要赶你走了,李斯特……”

  “请叫我李斯,别特。”

  “李斯,我知道你是李阀子弟,对贵家族的事,我深表遗憾和同情,自然,你的自尊心强一点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先别**的话,听我说完,魂斗师是拥有很多特权,并受到人们尊敬的职业,你有没有想过加入魂斗师的行列呢?”

  李斯哈哈笑道:“拥有魂灵召唤能力的人才是魂斗师,又不是谁都能当的,副会长先生是否在跟我开玩笑?”

  韩纳微笑道:“是不是开玩笑,一会儿就能知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是继续做一个普通的卫士,还是做拥有特权的魂斗师,去了,你才能得到答案。”

  李斯自然不会拒绝,立刻应了,同时问道:“副会长先生,你刚才说,我是李阀子弟,那是什么意思?能告诉我一些李阀的事么?”见韩纳露出惊奇的表情,解释道:“是这样的,之前我在大地军团不小心摔了一次,撞到脑袋,很多记忆都失去了,所以……”

  韩纳释然。

  原来,砝码帝国是一个中原大帝国,皇帝叫作金城文。国内各地区大大小小的门阀构成了砝码帝国,就好像柏森城属于宫姓门阀的管辖,每一个城镇甚至乡村,都有门阀管理,这种格局就好像是商朝之后的周朝,周天子管辖着一大堆诸侯国。这里只是诸侯国换作门阀。而砝码帝国最大的门阀有四个,宇文、唐、金、李。之后,李阀因为被牵涉到政变,整个李阀就此倒了,此事牵连极广,李阀阀主的直系亲属被赐死,旁系家族虽然死罪免去,但男子要么被贬为奴,要么充军边疆,女子一律被贬为婢。李斯的前身李斯特就是因此而发配到柏森大地军团为奴籍士兵,没落的贵族连平民都不如,至少平民还有机会以战功获得晋升的机会,奴籍士兵,就算是战功彪炳,也是无法提升自己的地位的。但例外的是,假如奴籍之人是魂斗师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李斯没想到自己的前身居然还有这么个杯具的背景,简直就是欲哭无泪。穿越已经很衰了,穿越成了一个小小的士兵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奴籍!这他娘的简直就是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