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六章 冥界之行
  听了修罗的话,星龙和如来相识一笑,星龙开始发出攻击,他双手握起,横劈下去,一道几万米的黑色光芒忽然发出,整个空间剧烈的颤抖,接着,如来口中念着佛语,无数的莲花从他的口中发出,打击着这个空间的四周,不大一会,整个空间如同摔在地上的镜子,破碎了。

  修罗,迪洛,莫斯,已经变成了飞灰,永远的消失了。

  “如来,我希望,魔界的事情,你不要插手,顺便帮我告诉玉帝一声,”星龙站在草地上,声音平静的说道。

  “你放心,我们这次来,就是来对付亚巴顿的,如果让亚巴顿在这里闹下去,整个人间只怕灰变成原始状态,我们都不希望那样,不是吗?”

  “玉帝加上青格应该能对付亚巴顿吧。”星龙还是有些担心。

  “你忘记了,道兄,还有你的好朋友,卡日尔道兄呢,三人联手,应该让亚巴顿元神覆灭,”如来微笑的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这样的笑容,你的笑容给我太多虚假的感觉,我讨厌这个样子。”星龙看着如来脸上一直没有任何变化的笑容,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呵,道兄保重吧。”

  如来走后,星龙连忙的朝北京赶去,一边主意着,四周的天空上有没有刚破开的空间,若是有,就一定是青格儿他们在里面迎战亚巴顿。

  飞到了北京城的外郊了,星龙终于感觉到了这里的空气很不寻常,星龙毅力在虚空上,过了一会,脸上露出微笑,双手猛地撕开一处的空气,钻了进去,随手,又把空间给封印上。

  此时,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亚巴顿即将消失了,但是,这个时候,星龙进来了。

  “啧啧,夜,你也来了?”亚巴顿的声音很嘶哑,看着星龙,亚巴顿的目光中没有一点的仇恨。

  “你不该来这里的,亚巴顿,”星龙看着正在逐渐消失的亚巴顿,淡淡的说道。

  亚巴顿身高不下十米,全身都是黑色的鳞片,不过,此时,他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他正在处于消失的边缘,他看着星龙,忽然一笑,说道:“夜,记住,复兴魔界。”在亚巴顿说完后,他安静的消失了。

  “大哥,小慈…小慈…,”青格儿见到星龙,已经哭得一塌糊涂了。

  星龙抚摸着青格儿的头发,软声安慰道:“没有事情的,没有事情的,我会救回小慈的性命的,小慈的元神没有被打碎,我们就有机会救回来。”

  “星龙,是我的错,若不是我离开了你,小慈也许就不会死。”卡日尔内疚的说道。

  星龙反而一点也不担心,他相信,他能从地府救回小慈的性命,他笑着拍着卡日尔的肩膀,说道:“没有关系的,随我走一趟地府吧,帮我把小慈的元神拿回来。”

  “没有问题。”

  “道友,我也该走了,出去了亚巴顿这个魔头,也了却了我们心中共同的一个心病啊,”玉帝松了口气。

  星龙看着微笑的玉帝,点点头,也笑着说道:“是啊,道友这次可是安心了,魔界第一魔王也消失了,我顶多跟道友的本事不相上下罢了,所以,仙界也安全了,是吧。”

  “呵呵,道友明白便好,我走了,“玉帝化为一道流星消失了,留下了一脸悲伤的青格儿和皱着眉头的星龙以及卡日尔。

  “青格,小妍她们呢?”在北京城的上空飞着,星龙问道。

  “在皇宫内,我们的庄园已经毁于一旦了,无所谓,只要人没事就好,只是小慈她……,”青格儿说着,又哭了起来。

  “呵呵,不用哭,没有事,我要跟卡日尔去一次地府,去把小慈的元神拿来,所以,你去皇宫吧,我们就不去了,事情越快办完越好。”星龙笑着说道。

  “那好吧,不过,大哥要小心一点哦,我听说地府里面的人都很厉害呢?”青格儿关心的说道。

  “呵呵,没有事情的。”星龙笑着向青格儿挥手拜别。

  “星龙,你对地府了解多少?”等到青格儿走后,卡日尔才问道,

  星龙此时的面孔,却是露出担心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地府的等级分的很细,冥府十王,你应该听说过吧。”

  “第一殿秦广王蒋,第二殿楚江王历,第三殿宋帝王余,第四殿五官王吕,五殿阎罗天子包,六殿卞城王,第七殿泰山王董,第八殿都市王黄,第九殿平等王陆,四月初八日诞辰,司掌丰都城铁网阿鼻地狱,别设十六小狱;4第十殿转轮王薛,我就知道这些家伙。”卡日尔说道。

  星龙点点头说道:“这些都是鬼界的强者,每一个都不好对付,但是这些咱们还应付的来,但是,还有一个家伙,是咱们最难的对付的,就是仙界死了人,通常也不会去那里要人,因为拿过人是在是太难缠了。”

  “你说的是地藏王?”卡日尔也沉声说道。

  “除了这个老顽固,我想不出有什么人能让我忧心,”星龙苦笑的说道。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去,凭着我们两人的修为,打败那地藏王应该是很轻松吧,”卡日尔说道。

  星龙还是苦笑的说道:“要是打可以解决问题,我早就大到九幽冥界了,你别忘了,小慈的元神还在他们手上,要是玩硬的,咱们不占一点便宜的。”

  “呵呵,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不过,我们怎么去冥界呢?”卡日尔问道。

  “你不知道?”

  “我知道一个笨法子,我们舍去肉身,就去了那里,但是,这个办法,显然不好,还有一个办法,从鬼都那里进去,但是鬼都时常变迁,咱们短时间内也不好找啊。”卡日尔耸耸肩膀说道。

  “这个倒是好办,我们直接从黄泉路过去,一直去鬼门关,然后,就去了冥界的内部了。”

  “老大,冥河水唉,你我的体制进入那里还不得马上变成虚无,那里可是众界都管不到的地方啊,“卡日尔拍头说道。

  “摆渡人是做什么的?”星龙微笑的说道。

  “你认识摆渡人?”卡日尔马上兴奋的说道。

  “自然是认识了,摆渡人以前是魔界的一员大将,所以,我们这个问题可以不去考虑,我现在就是担心地藏王不肯轻易放人了。”星龙无奈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还等什么,走吧。”卡日尔急切的说道。

  要去冥界,从正道走就是要通过冥河,然后,去鬼门关,进入了鬼门关,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冥界,星龙河卡日尔破开了空间,来到了冥河的边缘。

  冥界的空间,是没有温度的,只有干冷,没有一丝的风,除了干燥就是干燥,整个空间都是灰色中夹杂着点点的红色,有些骇人,但是,这些却没有让星龙卡日尔脸上起一点变化。

  两人慢慢来到了冥河边上,见到无数人挂在树上,在那里放声大哭,还有很多聚齐在一起,嘟嘟囔囔的,却不敢召唤摆渡人。

  “呵呵,这些大都生前罪人,此时,自然不敢呼唤摆渡人了,若是摆渡人不喜,把他们扔进了冥河之中,那么,那些就真的灵魂覆灭了,”星龙笑着说道。

  “罪有应得罢了,你还是呼唤你的魔界朋友吧,咱们快点过了这冥河。”

  “呵呵,你着急做什么。”话虽然如此,但是星龙心中绝对比卡日尔更为的着急,星龙站在岸边,踢飞了几个想要靠拢过来的鬼魂后,大声叫道:“喂,亚迪,你老朋友来了。”星龙的声音传遍了附近的每一个角落,灰蒙蒙的湖面上,渐渐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个人,划着小船,慢慢的朝岸边行驶了过来,过了约有一柱香的时候,那条小船才算是靠到了岸边,星龙还没有说话,大批的鬼魂都争抢着朝穿上跑去。

  “一群白痴,”星龙恼怒的骂了两声。

  那摆渡人慢慢的抬起头,这是个瘦骨嶙嶙的男人,稀眉小眼,尖嘴猴腮,两块颧骨又高又尖,又青又紫,活像个僵尸,模样很怕人,他咧嘴笑笑,忽然,一拳挥出,一个鬼魂掉进了冥河,接着,一拳一个,不大一会,来这里的鬼魂全部掉进了冥河之内,无法超生了。

  “呵呵,夜,怎么有空来这里了?”那人笑着对星龙说道。

  “上船再说吧,把我们送到对面,”星龙和卡日尔跳上了那船,摆渡人也没有多问,慢慢的朝对面划去,星龙也把大致的事情告诉了摆渡人。

  “这样啊,事情倒是不好办啊,地藏王是有名的铁脸,你们这次去的很悬,”摆渡人并不看好星龙他们这次的冥界之行。

  “我不管那么多,我一定要救回我的妻子,哪怕是闹得天翻地覆,”星龙双眼闪出一丝精芒,高声说道。

  “我怕你是就算是把这里闹得天翻地覆也没有用,地藏王又不迟这一套,我看呢,你还是放低调点好,那样,还有些希望,”摆渡人淡淡的说道。

  “嗯,我明白,好了,到岸了,我们走了,”星龙跟卡日尔来到了传说中的鬼门关。

  鬼门关为通往地府之门,鬼门关前塑立着“阴曹地府”门亭,右侧外树一碑,隶书“此冥府也!”四个大字,鬼门关是一座楼亭,四角飞檐。漆黑的山门空阔如宇,古意苍茫。血锈般的横匾上,镌着骇人的"鬼门关"三个大字,引人注目。关前两旁排列着十八个罚恶刑鬼,此时,他们正朝星龙二人走来。

  一个个花颜色绿,张牙舞爪,拿着各种的兵器,把星龙和卡日尔包围在中间,“冥界重地,尔等是什么人,胆敢乱闯幽冥鬼界!”一个恶鬼发出尖锐的声音,怒喝两人。

  “呵呵,现在是什么东西都敢朝咱们撒野了,”星龙笑着说道,同时,对那些恶鬼说道:“劳烦几位通报一声,就说是,魔界之主前来拜会地藏王菩萨。”

  “地藏王岂是你能见到的,快点滚,”可能这些恶鬼在这里作威作福惯了,对星龙前面的几个字没有听的清楚,所以,他们注定了要倒霉。

  “你们找死,”星龙怒喝一声,一把漆黑的长刀出现在星龙的手中,长刀横着一摆,一道黑色的能量倾泻而出,瞬间淹没了那些恶鬼的身子,他们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变成了冥界的微尘。

  “给脸不要,”星龙收起了长刀,闷哼一声。

  走进鬼门关,应该是进入了第一殿,秦广殿,秦广王也是十殿阎王最为厉害的一个,只是,刚才星龙的魔气,想必惊动了十殿阎王,等星龙和卡日尔走进了秦广殿,迎接他们两个的是,十殿阎王。

  十殿阎王都到了秦广殿,十个形态各异的冥界强者神色严肃的看着走进来的星龙和卡日尔,十殿阎王也很紧张,毕竟,对手是魔界之主,他们没有打赢的准备。

  “夜君主大驾来到了冥界,我们十个兄弟没有去迎接,真是失礼的很了,”秦广王很英俊,黑眉亮眼鼓鼻梁,此时,他微笑的对星龙说道。

  “秦广王客气了,我们无事不来这里,今天我有时来求众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包含,”星龙此时,只能尽量压住脾气,放松他的心情。

  “哦,”十殿阎罗听到了星龙不是来找事的,也都放松了很多,毕竟,跟星龙打,他们也都很提心吊胆。

  “呵呵,夜君主客气了,有什么用上我们十兄弟的,请尽管说好了,”秦广王显然能代表十殿阎罗,他笑着对星龙问道。

  “我想带走一个人的元神,不知道可以吗?”星龙一字一句的说道。

  “元神,不是鬼魂吗?”秦广王心中一沉,知道不是一个小事情,也不由暗骂自己刚才应承的太快,此时,已经没有台阶下了。

  “呵呵,魂魄早就破散了,只是元神还没有消失,但是元神已经来到了冥界,所以,我只好来这里一次了,我想,众位兄弟应该给我这个面子吧。”星龙笑着说道。

  “夜君主,我想请问一下,那元神的主任跟您有什么关系?”秦广王试探的问道。

  “妻子。”

  “啊,”秦广王满脸苦笑的说道:“夜君主见多识广,应该知道,来到冥界的元神,不归我们兄弟管的,这些事情,都是地藏王菩萨管理的,所以,我们十兄弟也是无能为力啊。”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想秦广王殿下带我去见地藏王,”星龙点头笑着说道。

  “夜君主,不知道我能不能说句不该说的话,”秦广为难的说道。

  “请说便是。”

  “夜陛下,你妻子的元神,是怕很难要过来了,我想请夜陛下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呢,多少年了,有多少人仙人或者其他势力的老大来这里朝地藏王菩萨要过元神,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成功的。”

  “但是,终究会有成功的一个,不是吗?”星龙还是微笑的说道。

  “只是…….。”

  “没有可是,请殿下带路就是了,我想,我能说动地藏王的,”星龙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

  “唉,也罢,既然夜君主执意如此,我也不好阻挡,两位,请跟着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地藏王菩萨,但是事情的成功与否,跟小王可是没有半点关系的。”秦广王叹气道。

  “殿下放心,夜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星龙点头说道。

  要去地藏王居住的地方,必须通过冥界之炎,那是一条无边无际用火焰组成的河流,秦广王和星龙以及卡日尔站在一条特制的船上,但是炽热的温度还是毫不留情的打向两人。

  三人都用本神的能量互助身体,防止这些烈焰烧到他们。

  不知道了多长的时间,船慢慢的靠岸了,三人走下了船,这里是一处很高的山崖,前面并没有路了,星龙奇怪的看着秦广王,示意他后面该怎么走。

  “跳下去,地藏王菩萨就是下面,”秦广王说的很平淡。

  “在下面?”凭星龙的眼力,竟然也无法看见下面到底有多深,星龙有一些怀疑。

  “不错,夜君主不必担心,地藏王菩萨一直在冥界的最下面超度那些十恶不赦的罪人,所以,下面便是冥界的最底层了。”秦广王淡淡的说道。

  “你不跟我们下去了?”卡日尔问道。

  “不了,我没有办法进去那里,否则,我的法身会发生变化,所以,夜君主,我只能松你到这里了,”秦广王摇摇头说道。

  “那好吧,谢谢你了,我记住你这个人情了,”星龙微笑的说道。

  “告辞,”秦广王走了,留下了星龙和卡日尔。

  “星龙,对秦广王的话,你相信吗?”卡日尔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一半吧,但是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吗?对了,你留在上面吧,我下去就可以了,若是真的有什么诡计,你还可以应付的来。”星龙脸上一片坚定之色。

  卡日尔也不推辞,点头说道:“那你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要跟地藏王硬碰。”星龙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耳边呼呼的风声,星龙想要凭借自身的力量悬浮在空中,但是星龙骇然的发现,他竟然没有办法控制这股力道,只能随着下坠的力量一头扎了下去。

  时间已经成了多余,星龙也不知道这个山崖到底有多米深,总之,一切仿佛寂静了,终于,星龙看到了地面,此时,星龙的力量奇迹般的回来了,星龙轻松的落在地面上。

  这里便是冥界的最下层,这里关押的全部是十恶不赦的罪人,灰蒙蒙的天空,没有半点的光彩,时而惨叫声还是添加了无边额达恐惧,星龙打起精神,一边观察着这里,一边慢慢的朝前面走去。

  走着走着,星龙看见一道铁门,乌黑的铁门竖立在那里,上面有着无数奇怪的图像,好像是有人在忏悔,好像是某种佛法,星龙没有深究,推开了铁门,扑面而来的,是极深的暴戾之气,星龙忍不住的皱皱眉头。

  “道友,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来了,”星龙站在门口,并没有走进去。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呢?”里面传来一阵很温和的声音,夹杂了铁门内的暴戾之气,显得非常的诡异。

  星龙微微一笑,大步走了进去,铁门也随之关上了。

  “南无阿弥陀佛,”星龙听到了一声佛号,同时,星龙已经看见了传说中的地藏王,他双手捧着光明珠魔神色安详的坐在莲花台上,满脸都是和气的微笑,雪白的皮肤,对深邃的眼神仍是顾盼生光,星龙跟他对视着,谁走没有说话。

  “道友前来是为了小慈的元神?”地藏王首先说道。

  “不错,不知道菩萨是不是可以把我妻子的元神还给我?”星龙点头说道,语气很恭敬,这个时候,星龙只能恭敬的说道。

  “不能。”地藏王说的很干脆。

  “为什么?”

  “索果求因,因在果存,循因求果,果至由因。一切都是注定的,你的妻子注定要死,所以,你无法改变她的命格,你还是回去吧,”地藏王说话的口气很平淡。

  “命运,我从来不相信,我相信的只有我自己,不但是我,就是我的妻子,他们的命运也不能安随天命,”星龙忽然抬起头,大声的说道。

  “可是,命运已经来了,你本就躲不开,”地藏王的语气依旧的平淡。

  “道友是不肯给我这个面子?”星龙的语气渐渐变得尖锐起来。

  “面子为何物?”

  星龙一阵气恼,但是这个时候,星龙也知道不是耍脾气的时候,只好强忍怒气,平静的说道:“地藏王,我知道你铁面无私,众界不管是谁,都无法对付你,但是我希望你想清楚,千万不要惹恼了我,那些人是那些然人,我是我,若是你不归还我妻子的元神,可以,我便把人间和地府的通道打开,到时候,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便是你地藏王菩萨。”

  星龙说话的时候,仔细的观察着地藏王的神色,果然,一直面色平静的地藏王,听了星龙的这番话后,神色也不禁变了变,这些,已经足够了。

  “道友,你这样做,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地藏王说道。

  “我不想要任何好处,我只要我妻子的元神,地藏王,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让你放出我妻子的元神,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要不然,我一定会把地府闹得天翻地覆。”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做一件事情。”地藏王忽然说道。

  “好,什么事情,你说。”星龙一阵高兴,急切的说道。

  “去沙漠之城做五天的乞丐,在那里,你不能使用你的法书,所有的事情都要忍住,倘若你有一件是情无法忍住,那么,你就会功亏一篑,到时候,你妻子的元神便无法得到了。”地藏王看着星龙,淡淡的说道。

  星龙没有一点的犹豫,马上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你可想好了,那里,可能是你一辈子的耻辱。”

  “为了小慈,便是让我承受再大的耻辱,也可以,”星龙笑笑,说道。

  “既然,如此,我松你去沙漠之城,”地藏王轻轻挥动了他的左手,星龙没有反抗,任凭地藏王把他送到了沙漠之城,一阵轻微的晕眩后,星龙发现他已经到了沙漠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