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五章 返回人界
  这次大会还算是平淡收场,星龙并不想在仙界多做停留,星龙让玉帝帮助他一件事情,就是让仙界的人擦插手人界,把白魔在人界的势力全部清楚掉。

  玉帝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保证星龙,会很认真的清洗掉白魔的手下,但是,星龙的一时大意,却是差点让星龙陷入狂暴之境。

  “几位道友,就此拜别了,”星龙带着他的妻子们准备离开仙界,但是卡日尔却不愿意走了,卡日尔刚刚跟常娥打出了一点感情,不愿意马上就与之分开,星龙也不勉强,就让卡日尔留在了仙界,星龙带着他的妻子们回到了人间。

  “呜……人间还是没有仙界漂亮,”米雪儿有感而发。

  “但是人间却是很亲切,”小妍说道。

  “呵呵,好了,现在咱们是在荒郊野地,先去城市找个落脚的地方吧,”星龙笑着说道。

  已经习惯飞行的众人,又在天空上愉快的遨游着,几片残云在天空飘浮,非常漂亮,而且形状和颜色都是极其怪诞的——有的是软软的,像一缕一缕的烟,有暗蓝色的,也有青灰色的;有的是凹凸不平的,像断崖绝壁,有暗黑色的,也有棕色的。一片一片的深蓝色天空从这些云中间和善地露出脸来窥探。众女都貂皮在云层里嬉闹,若是此时有人抬头看着天空,一定是会发现,在天空上,好像是有几个黑点在不规则的运动着。

  不是很赶时间,众女又不喜欢降落到地上,等降落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二天后的事情了。

  “大哥,不是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吗?我们在天上待了几天,那么,人间不是已经过了几年了吗?”在一家客栈内,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应该是的,”星龙叫住了送菜的伙计:“呵呵,小哥,现在是什么康熙几年呢?”

  那伙计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星龙,但是星龙他们衣服华丽,那店小儿又是得罪不起,只好老实的说道:“客官真是爱开玩笑,现在当然是康熙二十年啊。”

  “哦,那么,现在中原地区是个什么样的局势呢,小哥不要着急,因为我们都是从外地来的,对中原地区的情况知道的不多,所以,就问问小哥了。”星龙说的很客气。

  “哦,原来客官不是中土人士啊,现在中原地区,可是烽烟四起啊,”店小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兴趣昂然的说道。

  “打仗了?”星龙心中一惊。

  “是啊,都打了好多年了,大清王朝都差点打没了,幸亏是皇上英名,若不然,吃苦的,还不是咱们这些小百姓。”

  星龙急切的问道:“小哥请详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那店小儿也是一副爱打听事情的样子,他看了一眼周围,此时,吃饭的人并不是很多,店小儿喝了一口水,说道:“这话,还是要从康熙十二年的时候说起……,”接着,店小儿给星龙介绍了三藩之乱,但是毕竟这只是一个客栈的伙计的,知道的事情并不是很多,但是星龙大致也听的明白了。就是有人造反,康熙平反,不过,这场仗打的时间有些长了。

  “好了,你去忙吧,”因为,星龙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十分熟悉的人。

  “主子,”李木朋跪在了星龙的面前。

  “这里说话不是很方便,你在北京这么多年,应该有房子吧,”星龙扶起了李木朋,声音平静的说道。

  此时的李木朋,年纪在四十许间,脸白无须,但脸目精明,看起来,倒是多象几分商人的样子,李木朋连忙的说道:“有,当然有,主子和众位夫人跟我来吧。”

  走出了客栈的大门,一辆一场宽大的马车就停在了客栈的门口,李木朋亲自拉开了窗帘,星龙一家人纷纷跳进了马车,李木朋最后,也跳了上来。

  “主子,你一走就是近十年之久,可是想坏奴才了。”李木朋在马车内,哭的像个小孩。

  “呵呵,好了,你这么一哭,会让别人误会咱们两人有什么龌龊之事,我可没有断袖之癖,”星龙打趣道,让众女好一阵埋怨。

  “呵呵,主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趣。”

  星龙眉头问道:“还是别说什么客套话了,看来,我们走的这十年内,发生了不少大事情了,你说说,现在中原情况怎么样?”

  “很不妙。”李木朋皱着眉头说道。

  “很不妙是什么意思?”

  “清王朝发生了**,才是,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但是**还是没有消除,现在京城虽然还是一片安静,但是发生**的几个地方,可是遭殃了。”

  “凭着你和你的那些手下都不能摆平吗?”星龙奇怪的问道。

  “呵呵。”李木朋苦笑两声,说道:“主子,你不知道,我前后派出了十几次杀手,但是几乎都是无功而返,我想,对方叛军中,一定有高手。”

  “是修真界的人吗?”星龙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应该不是,我已经放出风声去了,说是小皇帝是主子认的弟弟,若是修真界的敢插手,就别怪我们无情了,所以,插手的应该是另一方势力。”李木朋说道。

  “哦,那么,我应该知道是什么认的手下了,我想,我应该去见见玄烨了,这场战争,是该要结束了,其实,这场战争算是我间接的引发的。我应该收尾。”星龙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坚定的说道。

  此时,马车停了下来。李木朋面露微笑的说道:“主子,众位夫人,下车吧。”等星龙他们下了马车,不禁被这豪华的庄园给吓一跳。

  “我说,你是不是做官了,怎么房子这么大啊。”青格儿看着这绵延数里的庄园,不由问道。

  “青格小姐说笑了,我只是做点生意罢了,呵呵,全国的武器都是我打造的,”李木朋的话让星龙释然,在战争年代,制作武器却是是发财的道路。

  “李木朋,我的家眷就留在你庄园内了,我想尽快帮助玄烨搞定这个事情,近段时间就不回来了,”星龙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依依不舍的众女们。

  “主子放心,有老奴在,夫人们的安全一定没有问题。”李木朋保证道。

  “呵呵,其实,在中原大地上,几乎没有认能打败你们了,好了,我走了,众位老婆,等我回来哦,”深夜,星龙来到了皇宫。

  玄烨的寝宫依然灯火辉煌,一个人影站在书桌边,两眼看着桌上的地图,一双眉毛狠狠的皱着,在这个认的身边,是十几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

  那十几个年轻人便是当年红日的手下,星龙特意让他们在这里保护康熙,一晃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很尽忠的遵循着星龙的命令,时刻不敢松懈半分。

  “玄烨,”星龙忽然出现在大殿的中央,并微笑的喊道。

  那些保护康熙的侍卫,几乎是瞬间就把星龙围了起来,当他们看见是星龙的时候,都激动的跪了下来:“参见大人。”他们大声叫着。

  “你们先出去吧,我跟玄烨有些事情要说,”星龙微笑的摆摆手。

  “大哥,”已经成为青年的玄烨,见到相貌依旧没有半点变化的星龙,忍不住痛哭起来,声音中包含着思念,兄弟情义,还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玄烨穿着一身黄色的龙袍,一双细长眼睛,炯炯有神,他的嘴唇上下蓄着杂乱的胡须,体形极佳,虎背熊腰,充满了男性的魅力。额头高广平阔,眼正鼻直,两唇紧合成线,有着说不出的傲气,只是,一双充满傲气的眼睛内,此时,却是充满了泪水。

  “呵呵,好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别动不动就哭,这还是咱们伟大的皇上吗?”星龙跟玄烨并肩坐在了宽大的龙椅上。

  “大哥,十年了,你去了哪里呢?”玄烨迫不及待的问道。

  “去了仙界一趟,在仙界待了几天,没想到,到了人间,已经是十年了,所谓的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嘛,”星龙并不隐瞒,微笑的说道。

  “大哥去了天上?”玄烨很吃惊。

  “呵呵,怎么了,忘记你大哥我也是神仙中人吗?”星龙笑道。

  “呵呵,倒是差点忘记了。”

  “玄烨,看你现在的样子,憔悴了不少,为了这场战争,你受了很多苦吧,”星龙看着他这个小弟,心疼的说道。

  玄烨很理解星龙的心情,很爽朗的笑笑:“大哥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我现在都是中年人了,再说,我是这个国家的皇帝,为了百姓,为了江山,吃苦是理所当然的。”

  “呵呵,你这小子,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小孩子,唉,八年的战争,现在中原大地一定疲惫不堪了,我想,是该结束这场战争了。”星龙感叹的说道。

  “是啊,我都为那些百姓感到伤心,战争,是很罪恶的,”玄烨也叹气的说道。

  “呵呵,好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让这场战争消除的,对了,现在军队的情况怎么样了?”星龙问道。

  提起这个问题,康熙马上来了精神,战了起来,指着地图说道:“大哥,我们现在军队已经基本消灭了反贼,但是现在便是昆明城内有很多奇人,我们军队伤亡很多,无法攻打下来,李师父也派人进去刺杀那里的主将,但是没有成功。”

  “我去,那里的人恐怕都很厉害,我看,只要我亲自跑一趟了,”星龙皱皱眉头,断然说道。

  “大哥肯去?那当然好了,只是大哥刚刚回来,就让大哥去办事情,我有些不忍心,”康熙面带期望和犹豫两种表情。

  “呵呵,咱们两兄弟还说这种话做什么,而且,那些人可能就是冲着我来的,”星龙笑道。

  “呵呵,有了大哥的帮助,那么,和平是一定马上就到了,大哥,今天我们两兄弟难得见面一次,一定要大喝一场。”康熙开怀大笑。

  “呵呵,我奉陪到底,”星龙也大笑道。

  两人喝酒喝到了天亮,最后,康熙醉了,康熙留着泪,拉着星龙的手说着他的心里话,星龙微笑的听着,等到康熙实在坚持不住,昏睡了过去,星龙才离开了皇宫。

  “你们好生保护皇上,我去解决这次战斗的根源问题,”星龙对那些侍卫说完,便离开了,但是星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调虎离山,却让星龙差点痛失爱妻。

  其实,这个时候,大局已经定了,清军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吴三桂的孙子吴世藩称帝,建立吴周,改元“洪化”,跟清王朝分庭抗礼,但是,现在就只剩下云南省没有攻破,那里的奇人多次打败了清军,另清军损失严重。

  星龙神秘的进入了昆明城,化妆成了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在一家客栈内吃着饭,星龙想向外面看了几眼,不时有大队的官兵路过,本来很繁华的昆明城,此时,也变得非常萧条。

  “大爷,你的面条。”店小儿笑着把面条端给了星龙。

  “谢谢,哦,对了小哥,我一直养兵在家,对外界的情况知道的很少,现在,我们这里江山稳固吗?”星龙装作很不在意的说道。

  “唉,稳固什么啊,我看这里也支持不住多少时间,而且,皇上颁发的法令太严格,咱们这些小民受苦啊,”那店小二哀叹道。

  “呵呵,可能很快就过去了,”星龙笑着说道。

  “客官,你慢慢吃,我先去忙别的东西了。”

  星龙感受了整个昆明城的力量,发现了这里却是有十几股很强大的力量,而且,都是魔界的力量,星龙更加确定了他自己的判断,这里,却是有魔界的人。

  “呵呵,白魔,你为了对付我,真实很费心啊,我的弟弟,”星龙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太阳落山了,它的分外红的强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将白云染成血色,将青山染成血色。在这血色中,它渐渐向山后落下,忽而变成一个红球,浮在山腰里。这时它底光已不耀眼了,山也暗淡了,云也暗淡了,树也暗淡了。

  此时,星龙站在昆明城的郊外,看着落日,脸上一片宁静,适才,他用了迷魂大法让一个士兵却给吴世藩送信,相信,那些魔界的人,看见那封信的时候,会过来的。

  风起了,刮的树叶哗哗的响,星龙的身后,传来了几个脚步声,星龙没有回头,还是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仿佛,整个自然都融入了他的怀中。

  “卡尔,修罗,莫斯,迪洛,果然是你们,你们真的被判了魔界,被判了我,”星龙转过了头,看着眼前的四个人。

  “夜,背叛魔界的人是你,你勾结了仙界,是你背叛了魔界,我们再也不会认你为君主了,现在,魔界的君主是白魔。”说话的是莫斯,莫斯浓眉方脸,相貌威武,双眼带着一丝狠色。

  “呵呵,我勾结了仙界,是谁说的,白魔吗?那么,他的话你们就全部相信了?”星龙一阵大笑,同时,也感到一阵无奈。

  “星龙,对吧,我知道你在这里的名字叫做星龙,其实,我们本来就是想背叛你,这些只是借口罢了,星龙,你没有野心,而白魔有,所以,我们跟了他。”说话的是修罗,他的个子会很高,眼睛细长,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迎风飘着。

  “呵呵,那么,整个魔界,没有背叛我的还有多少呢?”星龙笑得很纯真。

  “没有多少了,顺白魔者不死,你知道白魔的脾气的,”迪洛淡淡的说道。

  “卡尔,你呢,你甘心背叛我?”在星龙印象中,只要卡尔很老实,这四个人都是星龙曾经的部下,都是魔界有数的高手,没想到,现在,全部背叛了星龙,星龙只感觉到很凄凉,很悲伤。

  “我没有办法,为了我的将士,为了我自己的生命,对不起了,王。”卡尔神色痛苦,说话的声音有一些颤抖。

  星龙理解的笑笑,道:“我明白,你们能接到我的帖子,能来到这里,就说明,你们还是把我放在眼内了,今天我不为难你们,你们回魔界吧,咱们魔界内部的事情,还是到魔界来解决吧,拿到这里来,只会让别人笑话。“

  “王,”卡尔现在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软弱,他看到星龙温和的笑容,再想到白魔阴冷的面孔,他知道,他下错了赌注。

  “你们还不走吗?”星龙淡淡的问道。

  “对不起。”忽然,修罗说道,接着,那三个人也都随着修罗跪了下来,而卡尔,则早就哭了出来,哭的很大声,再空阔的原野上,显得很落寞。

  “你们没有对不起我,命运没有人能代替你选择,你们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星龙语气平淡的说道。

  “王,可是,有杀手去北京刺杀你……您的妻子了?”卡尔的哭声更为的大了。

  星龙眉头一皱,但是还是没有太在意,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没有关系,那里有一个跟我一样本事的人,你们派出的杀手,是没有用的。”

  “王,听说过吗?家贼难防,”卡尔的这一句话,让星龙的心忽然凉了半截。

  “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今天,我没有想着活着离开这里,也罢,既然这样,我干脆敞开说了,你的家奴,是我们的人?”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星龙不敢置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人,也就是这个时候,原本跪在地上的四人忽然不见了,四周一片的漆黑,星龙发现,他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结界之中。

  “呵呵,我的王,我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让你进入了这个结界,”这是修罗猖狂的声音,修罗的手上,提着卡尔的头颅,卡尔的的头颅上向下面滴着血,不过,卡尔的神情很安详,他死的不冤枉,不管怎么说,卡尔是一定要死的,但是,死的却没有价值。

  “这是七宗罪结界?你们好有本事,”星龙看着灰色的天空,没有尽头的虚无,很意外的说道。

  “呵呵,大人过奖了,我们集合了八年来死在战场上战士的亡灵,做成的这个结界,就是等着大人您来了,”修罗此时非常的得意,此时,他有把握把星龙困在这里。

  “原来,这才是这场战争的目的,最后的原因,还是因为我而起的,”星龙长叹一声,说道。

  “呵呵,你现在知道,不是显得太晚了吗?”莫斯也得意的说道。

  星龙此时神态非常的安详,他淡淡的问道:“刚才,卡尔说的,是否是真的?”

  “半真半假的,你的仆人自然是忠心耿耿,没有半点的私心,但是我们派出的杀手也是真的,其实,这个杀手也是刚来到人间罢了。”迪洛笑着说道。

  星龙也笑了:“那么,我就不担心了,我还不知道,有谁能击败的我的爱妻,青格儿。”

  “亚巴顿可以吗?”修罗很得意的笑着说道。

  星龙的面孔,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身上无边的魔气似乎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整个空间一阵颤抖,本来灰色的空间,变得更为的黑暗了,星龙看着对面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居然把亚巴顿放了出来?”

  “为了打败你,我们必须用一切的手段。”迪洛淡淡的说道。

  “白魔这个白痴,这样,会毁掉魔界的,”星龙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焦急。

  “白魔大人会妥善处理的,夜,你现在还是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吧。”迪洛的声音依旧的平静。

  星龙心中虽然焦急,但是,星龙知道,现在着急没有半点办法的,七宗罪结界可以说是魔界最强大的结界了,便是星龙,现在也没有办法轻松破掉,一个不好,星龙就会永远困在这里,但是这些星龙都不担心,现在,星龙担心的是,他的妻子们。

  原本,星龙以为,有青格儿在那里,只要白魔没有去,一切都会无事的,但是,星龙怎么也没有想到,白魔为了对付他,居然放出了亚巴顿。

  亚巴顿是比星龙海还要古老的魔界人,亚巴顿是魔界一雄,当初,就是星龙也没有办法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杀掉亚巴顿,当年,星龙联合白魔,两人跟亚巴顿打了整整三年,才把亚巴顿封印在死亡之泉内,这么多年过去了,凶魔重新出现,而且,还是去对付星龙的妻子们,想到这里,星龙就吓出一身冷汗。

  “你们真的是找死。”星龙终于生气,两手挥手,无边的魔气涌向了三人,魔气在外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龙,魔龙身上冒着黑色的火焰,狂吼一声,扑了上去。

  但是三人并不着急,迪洛淡淡的涌右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圈,一个灰色的圆球包围了三人,修罗在里面猖狂大笑:“夜,在这个结界里面,我们就是神,除非破了这个结界否则,你怎么也不能杀掉我们的。”

  “阿弥陀佛,加上老衲呢?”一声佛号,让星龙也那三人都吃了一惊,如来微笑的面孔,一点点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道兄,别来无恙吧,”如来笑着说道。

  “我失手在这里了,真是让你这个老和尚见笑了,”星龙苦笑的说道,以星龙的高傲,是在不愿意受比尔那的恩惠。

  “道兄不必说这话,玉帝道兄已经前去帮助你的妻子青格儿了,只是,你的另一位妻子,小慈女施主,不幸遇难了,”如来说话的时候,一直微笑着,就连说道小慈死的时候,面色也是一点都没有变。

  星龙看着如来镇定如斯的面孔,也笑了:“你有办法让我的老婆活过来吧。”

  “地府应该不难去,只是,里面有位道兄的脾气倒是古怪,你要小心,”如来笑着说道。

  “地藏王吗?呵呵,我跟他没有什么交情,到时候,他不交出人,我便打到他交出人为止,”星龙笑着说道。

  “如来,这次谢谢你了。”星龙忽然严肃的说道。

  “呵呵。”

  “哼,就是如来你轻易进来了,也未必轻易走的出去,”修罗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中已经没底了,如来加上星龙的本事到底有多大,没有任何人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