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七章 威慑众魔
  几十个魔人侍女端着盘子走了进来,琳琅满目的佳肴摆了上来,香味瞬间把整个大厅都包满了,众人都露出沉醉的神色。

  “这些都是我近几年研制的菜谱,吩咐厨师特意做的,你们尝尝看,”斯锐可林微笑的招呼道。

  “看来斯锐将军果真是好才华呀,不但会对房子建筑有研究,连对做菜也这么在行,在下佩服佩服,”星龙嘴中赞扬,心中暗笑:用魔界的肉食和蔬菜来做引子,吃出的味道却是中原世界里正中的川味,星龙也不禁佩服斯锐可林偷学的本事了。

  “果然好吃,”对于这些没有吃过这种味道魔人们来说,这确实是很美味的,星龙也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吃的津津有味。

  “星龙阁下,我要向你请教两招,不知道是否可以?”宴席还在进行着,贝卡忽然站了起来,恭敬的对星龙说道。

  “放肆,我师父岂是能与你这么的小辈随便交手的,”星龙还未说话,杰克的脸色就变了,冷冷的训斥贝卡。

  “呵呵,无妨,杰克,你坐下,没有你的事,呵呵,这位将军,你是想跟我决斗?”星龙摆摆手,示意让杰克坐下,然后,笑眯眯的问向贝卡。

  “贝卡,坐下,星龙阁下的高深修为岂是你能领教的,呵呵,部下太不懂事了,星龙先生不要见怪,”斯锐可林在一旁打圆场道。

  星龙微笑着,却感受着一股很大的力量朝这里涌来,一个嚣张的声音适时响起:“那么,我配吗?”

  大厅的门被哐啷一声被推开了,一道黑色的人影如同一阵旋风一般闪了进来,强大的压迫感压制着每一个人,众人都鼓起了身体的魔气,来抗衡着。

  来人被众人看清楚了,是一个面目很清秀的少年,有着俊美的面孔,穿着一身华丽的白色衣服,神色相当的傲慢,此时,他的目光停在了星龙的面孔上,强大的魔气从他的身上涌出来,四周的婢女和下人全部被他的魔气扫去门外,大门也自动的关闭上了。

  “你就是星龙?”声音很好听,却带着一股异样的阴柔,添加了几分诡异。

  “斯锐将军,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是谁?”杰克的面色很难看,冷冷的问道,身上也涌出了强大的魔气,强大的杀意展露无疑。

  “呵呵,杰克将军,你口中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正是我的儿子,小儿天生傲慢,有怠慢的地方,还望众位不要见怪,”斯锐可林冷笑两声,对杰克的态度很不满,冷淡的说道。

  “哦,原来是将军的爱子,怪不得如此有雄心壮志,少年英雄,老夫佩服,”星龙嘻嘻的笑两声,嘲讽的说道。

  “哼,我要向你提出决斗,”青年的眼睛闪过丝丝的寒光,对着星龙大吼道。

  “你吗?你认为你够资格吗?”星龙喝了一杯酒,斜眼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斯锐可林将军,你的儿子就是这么没有教养吗?好,不是要决斗吗?本将军倒是愿意一试你儿子的本事,不知道将军意下如何?”杰克的声音变的阴冷无比,冷冷的说道。

  “呵呵,逆子叛逆,小老儿我也管不住啊,”这个时候,任谁也可以看的出来,这是斯锐可林故意纵使自己的儿子,来挑衅星龙。

  “好,杰克,你坐下吧,既然这位小兄弟这么有兴致,我也不能让主人家扫兴不是,我就答应与你玩两手,这么吧,你能在我手中过得三招,我便算你赢,如何?”星龙神态淡然,微笑的说道。

  “哼,”那青年无所畏惧的哼了一声,对星龙刚才的大话感到非常的不满。

  “卡宾汉,你就跟星龙先生玩两手吧,能让星龙指点你皮毛,对你可是受用不尽啊,”斯锐可林微笑而语。

  “自找苦吃,胆敢跟星龙老师决斗,”华翔故意嘟囔出声。

  “是不是自找苦吃,一会便知分晓,星龙阁下,这里空间太小,是否能到大殿外与小儿比试两招呢?”斯锐可林友好的问道。

  “我吃饱了,也喝足了,晚饭后的休息,我无所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不知道将军阁下是否应允呢?”星龙笑眯眯的看着斯锐可林。

  斯锐可林的眼睛一眯,口中微笑的说道:“先生有什么条件呢,不妨说一说。”

  “很简单,若是令公子无法在我手中坚持三招的话,那么,我想跟将军过两手,因为,将军可能不知道,我这人呢,有一个坏习惯,既然有架打,就要打一个痛快,如果是平常的比划两下,我是非常的不乐意的。”

  斯锐可林不说话了,眼睛一闪闪的,似乎在回味着星龙刚才的话,半晌后,才哈哈大笑出声:“好,我就答应了先生,但是先生能否让小儿在三招之内就败北,就看先生的本事了。”

  “你放心好了,我会让将军感到满意的,”星龙满意的笑笑。

  大厅里的人都走了出去,来到了大殿外面,大殿外面此时并不黑暗,一排排的魔人士兵手中拿起了火把,把整个大院子照耀的很光亮。

  “斯锐将军,你儿子就是自取其辱,”杰克冷冷的说道。

  “呵呵,将军的现在不要这么说,一会就有分晓了,”斯锐可林微笑的说道,看样子,他似乎对他儿子非常的放心。

  宽阔的场地给星龙和卡宾汉留了出来,近百丈的院子,足够两人闹腾的了。

  “斯锐将军,要是这院子被损坏一点话,怎么办呢?”星龙笑呵呵的说道。

  “先生放心,我会找人修的,先生尽管放手就是。”

  “小家伙,你很有勇气嘛,感对我挑战,”星龙看着对面冷酷的青年,微笑的说道。

  “哼,有无骨气不是你说的算的,你是杰克的的师父,若是我打败了你,也就是说明,我比你的徒弟强了?”卡宾汉冷冷的说道。

  “小家伙,有时候,自信是好事,但是过分的相信自己,那就是愚蠢了,来吧,让我看看你自信的来源到底是什么,龙战士。”星龙最后的一句话,让卡宾汉一直冷酷的脸色变成苍白,卡宾汉噔噔的退后几步,满脸的不相信。

  “你怎么知道?”卡宾汉颤声问道。

  “很简单,我跟好多龙都是朋友,你身上那股龙气怎么可能瞒的过我呢,好了,变身吧,我很期待龙战士的本事有多么的厉害,”星龙微笑的说道。

  “哦,老鬼,怪不得你对你自己的儿子这么的有信心,原来是传说中的龙战士啊,不过,看杰克师父的表情,似乎很不在意呢。”哈木讥笑道。

  “哼,”斯锐可林没有说话,脸上没有了先前的自信心,而是忧心的看着场上的动向,期待他的儿子能在星龙的手上多走上两招。

  “区区龙战士,岂能跟我大哥相提并论,”卡丽娜的语气尖酸刻薄,但是却让人无法反驳,谁都知道,卡宾汉不会是星龙的对手,现在就是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龙战士到底有多么厉害,能在杰克“师父”手上走几招。

  “喝,”此时场中的卡宾汉,终于开始了变身,阵阵龙气夹杂着强大的魔气从他体内深处涌了出来,卡宾汉的喉咙里发出了类似龙的咆哮声,星龙微笑的看着卡宾汉,并没有出手攻击,静静的等待他变身完成。

  黑色的魔气渐渐转回到了卡宾汉的体内,淡淡的黄色气流却是开始扑满了卡宾汉的全身,也露出了卡宾汉此时的样子,他英俊的外表已经不见了,整个身子布满了粗大的鳞片,闪着耀眼的光芒,在他的头上,长了一队粗长的角,他的一双手,变成了龙的爪子,此时的卡宾汉,拥有了半人半龙的身子,不过,他的思维还是拥有的,并没有变成纯碎的兽性。

  卡宾汉的身子比原来高大了许多,双眼闪着暴虐的战斗意志,紧紧的盯着星龙,后领时而便会发出一阵阵的龙啸,他口中喷出的阵阵白雾,带着强大的腥味,刺激着人的神经,这是一种能让敌人战斗意志减弱的气体,但是这种白雾对星龙却是一点用出都没有。

  “呵呵,进攻吧,”星龙对他招招手,微笑的说道。

  卡宾汉双手连连划向空中,强大的气流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全部变成了黑色的圆球,漂浮在了空中,然后,卡宾汉猛地大喝一声,全部的圆球飞快的朝星龙打去,每一个圆球之间,所拥有的力量不可小窥,强大的龙之气和魔气完满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怪异的磁场,似乎整个场地都是活动的,给人的眼睛造成一种间接的视觉失误。

  “呵呵,给我破,”星龙双手张开,然后向后一拉,这些圆球全部随着他的手而摆动,卡宾汉绝望的发现,他的能量球已经不被自己掌控了,而式全部听从了星龙的命令,在星龙的周围欢快的跳动着,如同鱼儿见到水一样的欢跃。

  “喝,”卡宾汉不甘失败,双手一阵搓捏,手中凭空多出了一把长枪,这是用本身的本源力量幻化成的气枪,只要主人的力量不被消灭,这把长枪就不会消失。

  长枪在卡宾汉的手中熟练的舞动着,整个场地掀起巨大的狂风,肆意的咆哮着,卡宾汉的嘴里也开始了大声吼了起来,半人半龙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诡异,也非常的充满震感力,卡宾汉的长枪引导着一团异常暴躁的飓风,用雷霆万钧的气势,压向了星龙。

  在台阶上观战的众人的脸色也都微微变了,这种强大的攻击,换做他们,也很难毫发无伤的接下来,而此时,众人的视线都聚积在星龙的身上,都想看看星龙究竟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击。

  “非常不错,”星龙赞叹的说了一声吼,忽然张开了嘴巴,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开始吸气,被卡宾汉控制的这股飓风居然开始朝星龙的嘴巴里涌去。

  被卡宾汉召唤来的飓风也不受卡宾汉的控制,星龙的身子越来越大,渐渐,成为了一个圆球,肚子里都是被他吸进来的飓风,他的身子渐渐阿多漂浮在了空中,越飘越高,但是他的身子也越来的越大,让人不自觉的就认为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把这股飓风吸进肚子里去,太不可思议了,不可思议啊,”斯锐可林面带惊惧,嘴中支吾的说道。

  “哼,我大哥的本事,岂是你能猜到的,”卡丽娜骄傲的说道。

  惊异还在后面,在当星龙吞下了卡宾汉招引来的飓风后,卡宾汉已经惊呆住了,无法提起一丝的战意,而此时,星龙的嘴巴忽然张开,刚才那股飓风完完全全的被他吐了出来,用更猛烈的气势,冲击向了卡宾汉。

  “小心,”斯锐可林大声叫了一句,但是为时已晚了,这股飓风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卡宾汉的身上,卡宾汉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地面被这股飓风全部掀了起来,大片的石头跟随着这股飓风也随即打在了卡宾汉的身上。

  “卡宾汉,”斯锐可林痛惜的大叫一声,双眼带出强大的杀意,锁住了星龙。

  “放心,他不会死的,”星龙似乎感受到了斯锐可林的愤怒,转过身,淡淡的说道。

  狂风渐渐的散去,显现出了卡宾汉此时的样子,卡宾躺在地上,嘴中不断的吐着鲜血,他此时已经回复了原本的样子,龙的形态已经不见了,满身都是伤痕,不负刚才的狂傲和不羁了。

  “你还是太嫩了,龙的力量你根本就无法发挥出来,好了,你下去吧,你没有承受住我的三招,”星龙走上前去,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你真的好强,”卡宾汉蹒跚的爬了上来,心中也生不出任何的反抗之心了,星龙的霸道和神奇的本事,已经让这个倨傲的青年收住了骄傲的心。

  星龙微微一笑,说道:“慢慢来吧,你还年轻,有的时间超越我,不要对自己丧失信心,懂吗?”

  “多谢您的教导,”卡宾汉对星龙恭敬的鞠躬三次,然后,蹒跚着脚步,离开了这里。

  “感谢星龙阁下对小儿的教导,我非常的感激,适才见了阁下的本事,在下彷徨之极,深知在下不是先生的对手,所以,还请先生原谅我的胆怯。”斯锐可林微笑的说道,语气中的抱歉和诚恳让人生不出一点的反抗意味。

  “哦,那么,我也不为人所难了,不过,我不得不说,另公子的修为还算很强的,只是心里的轻敌和自傲才让他这么快输掉的,所以,我还是很期待将军日后露两手让我见识见识的,”星龙微笑一下,说道。

  “会的,会的,”斯锐可林微笑的如狐狸一般。

  晚宴还在进行,一直到很晚后,众人才散去,到星龙一行人和哈木一行人都离开后,斯锐可林坐在他的宝座上,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忽然,他转动右手的把柄,惊奇的事发生了,带动他一起,他的左移垂直向下落去,当斯锐可林消失在整个大厅后,这张椅子又缓缓的升了上来,而椅子上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这是一间豪华的地下房间,几十盏灯把这里照耀的很明亮,一点也没有黑暗的感觉,而此时,斯锐可林则是跪在地上,在他的前面,则是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全身都包裹在长长的衣服内,看不清楚是男人还是女人。

  “主上,今日小儿未曾探测到星龙此人的实力,此人的实力太过于强大,所以……,”此时的斯锐可林,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很谦卑对站着的人说道。

  “呵呵,无妨,无妨,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他不是你能对付的,”站着的人微笑的说道,声音是很好听的男性声音。

  “主上知道星龙是谁?”斯锐可林疑惑的说道。

  “不该问的你就不要问了,好了,你走吧,”站着的人摆摆手,说道。

  “是的,”斯锐可林依言的退了下去。

  “二弟呀,二弟,真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你,你我分别这么多年后,终于可以见面了,只是没有想到呀,你我的身份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的黑暗大魔王陛下,你真的让我好危难呀,”黑色的长衣被这个人抛开,露出了一张很俊美的面孔,此时,这张俊美的面孔上,却带着难解的笑容,一声声的叹息从此人的嘴中发出,耐人寻味。

  “大哥,今**好威风呀,”在回去的路上,卡丽娜崇拜的说道,话中的崇拜之色和脸上的幸福笑容,足以看的出,卡丽娜非常的高兴。

  “呵呵,这些都是小脚色而已,听卡日尔说,在这个城市里,有上古的遗族,恐怕到时候不好对付呢。”星龙笑两声,说道。

  卡丽娜摇摇头,很自信的说道:“不怕,有大哥在呢,再说,还有那个大个子是咱们的帮手呢,我们还有对付不了的敌人吗?”

  “呵呵,我要是真的那么厉害,当初也不会被封印了,好在,这里还没有那种级别的高手,幻界的事情需要快一快了,红日的散仙之劫快要到了,我和她有缘,怎么也要帮她一把,”星龙叹口气,说道。

  “就是小妍她们口中提到的一个那个世界的太后吗?”

  “是的,”马车在飞奔着,两人在马车内愉快的聊着天,一会后,星龙一行人回到了斯锐可林为他们安顿的地方。

  “大哥,没有什么事吧,”回到帐篷内,众女都急切的追问道。

  “哪有什么不好,今天的晚宴过的不错,你们呢,有没有感到寂寞?”星龙脱去外面的外套,笑呵呵的说道。

  “没有呢,我们都在听卡日尔大哥讲他的故事,他的故事好长好长,我们都听的要入迷了,”风影一边帮星龙把外套放好,一边说道,其他众女都笑眯眯的承认。

  “哦,呵呵,估计也是,一个记忆比我还丰富的人,故事自然是精彩了,嗯,时间也不早了,都早点休息吧,”星龙愣了下,复又哈哈大笑道。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的还算平静,其他两方势力也都相继到来了,各种应酬不断,而星龙却以身子不舒服,拒绝了很多次的应酬,终于,大会的时间要到了。

  “喂,我说,明天的这个所谓的大会可要小心一点了,我现在感觉到很多的高手,有的甚至不弱于你现在的修为,”卡日尔淡淡的对星龙说道。

  “不要紧,我的能量是一天一天的增长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现在体内的力量增长的异常迅速,估计,快要自动冲破我的第二道封印了,到时候,我的力量会增大很多的,你呢,你现在的力量回复多少了?”星龙耸下肩膀,说道。

  卡日尔微微一笑,有些自豪的说道:“我的这个身子是一个很好的容器,现在我已经有一半的力量了,所以,即使你的力量停止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无所谓,有我的保护呢。”

  “哈哈,但是我是不习惯别人保护的,你可以做帮手,但是却不可以当我的保镖,”星龙大笑出声。

  耶路城迎来了新的一天,今天的天气如同每一个人心情,都是飘忽不定,天气也是时而晴空高照,时而阴气布满天空,端的诡异。

  “公子,斯锐可林已经派人请我们了,”杰克走进去星龙的帐篷,恭敬的说道。

  “嗯,他们怎么说?”

  “可以带随同去,我想,各位夫人还是随公子去吧,在这里不安全,要是斯锐可林故意使坏,我们防不胜防呢,”杰克建议道。

  “也好,我也是有此想法,你去准备吧,咱们这就出发,今天会是一个很灿烂的日子,咱们切记不要大意。”星龙点点头,说道。

  “我明白的,公子。”杰克退了下去。

  在杰克走开后,星龙也出了自己的帐篷,朝卡日尔的帐篷里走去,此时他的老婆们,都在那里听卡日尔讲故事,星龙也挺佩服卡日尔的耐心,居然不厌其烦的为众女讲述着他以前的故事,而众女也把卡日尔几十万年的记忆当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都听得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妻子后,也随即自杀了,或许,这是我几十万年来做的最为儍的一件事情了。”当星龙来到卡日尔的帐篷内后,便听见了卡日尔的这句话,也发现了众女的眼睛都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而卡日尔也是满脸的寂寥,一脸的悔恨。

  “喂,你们在做什么呢?”星龙硬着头皮问道。

  “哥哥,卡日尔大哥好可怜啊,”小慈声音悲切的对星龙说道。

  “呃,不要紧的,那些都是他以前的记忆,不是现在的他,好了,现在你们不要听他将故事了,咱们要出发了,一会吃了早饭后,我们就要去参加斯锐可林举办的大会了。”星龙不爽的瞪卡日尔一眼,温柔的对众女说道。

  “哦,”众女都点点头。

  “我说老兄,你能不能不要把你那些陈年旧事拿出来好不好,要知道,我妻子们都是很善良的,你不要用你悲苦的往事来骗取她们的泪水,好不好,”等众女都走出帐篷后,星龙才恶狠狠的对卡日尔说道。

  “唉,别说我,这是你几个婆娘自愿听我将的,而且,我觉得,还是将悲剧对女性有吸引力,就在你几个婆娘身上试试,呦,结果还行,喂,不要瞪那么大眼睛,我不怕你的,”卡日尔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把后面的话都咽了下去。

  “今天这里的上古遗族全部你负责对付了。”星龙忽然说道。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卡日尔不依道。

  “啧啧,不要以为我是傻子,你们上古种族的事情我知道并不少,三眼族在上古种族的地位是什么,不用我多说吧,只要你公开身份,我想是没有什么上古种族敢反抗你的,至于其他的魔人和不存在这个世界的修真者们,就由我亲自对付了。”星龙笑得很奸诈。

  “果真是一只狡猾的东西,怪不得是黑暗大魔王呢,”卡日尔忿忿的说道。

  “嘿嘿,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嘛。”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要到了出发的时间了,这次杰克是大张旗鼓的去了斯锐可林的宫殿,诸方势力的头目大会,可不能失了面子,星龙他一家人还是坐着那辆非常宽大的马车,而卡日尔则是骑着一匹非常雄壮的马,跟随着马车的旁边,为了营造气氛,杰克特意挑选了一百名最优秀的士兵跟着他们来到了大会的场地。

  大会依旧是在斯锐可林宫殿里召开,当星龙他们来到宫殿外面时,已经是诸方势力聚齐了,东西南北四方将军都带着各自的亲信驻守在了宫殿的外面,人虽然很多,但是场面却很安静,除了时而马的嘶鸣声外,便只有众人的喘息声音了。

  四扇大门同时打开,没有人说多余的废话,每一方势力都从一个大门内进去,彼此间都很陌生,只是,空气中隐约的火药味,已经让所有人知道,今天将会是一个很刺激的日子。

  大会的场地就是宫殿的院子里,院子里已经被斯锐可林的人布置好了,院子的四个角落里正是为东西南北四方将军准备的,厚实的皮毛地毯,数不清的婢女下人,足以看的出来,斯锐可林为这次大会确实花费了很大的精力。

  杰克是魔人界东方的将军,故此,星龙一行人径直朝东方的角落里走去,在走到目的地后,星龙他们一家人下了马车。

  早就在魔人界名气大振的星龙,刚下了马车,便感觉道了无数犀利的目光朝他看来,但是星龙却没有把这些微薄的精神力放在眼中,今天的主角不是这些名震魔人界的将军,而斯锐可林,以及他身后的势力。

  “大哥,这里好热闹呀,”米雪儿说道。

  “呵呵,一会才有的热闹,你们都坐在我的旁边吧,我们静静的看戏,”星龙环顾了全场一周,用心感觉了周围几百公里内的生命磁场,在意料之中的发现,在这个宫殿的下面,至少要隐藏着五万的士兵,这些士兵足以让这些将军全军覆没了。

  “杰克,小心一点,我们脚下可是有不少的刺呢?”星龙给杰克传音道。

  跟星龙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所以,对于星龙的一些神奇本事,杰克早就见怪不怪了,他朝星龙点点头,表示明白星龙的意思,便吩咐了下去了,让随行的士兵都高度戒备起来,以防有变。

  “各位将军,小老儿拜见了,”斯锐可林满脸春光的从宫殿内走了出来,声音如洪钟的传到了整个院子的每一个角落,斯锐可林故意露的这么一手,也说明了他的修为深不可测,而星龙则是明白另一个观点。

  先取威势,这是心里战重要部分,斯锐可林首先要给在场的所有人留下一个很高大的印象,让一些心里薄弱的人产生了畏惧之情,但是……。这一番举动,星龙认为是多余,在场的四位将军,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之辈,岂能会被他这么小小的伎俩骗倒。

  “**,你个老不死,你到底有什么事就直说,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本将军没功夫跟你扯淡,”一声粗狂的声音把斯锐可林刚才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震的地面都微微的颤抖。

  “公子这个人叫做恺撒克,是一个很直爽的汉子,而且,修为也很高,”杰克在一旁为星龙解释道。

  “呵呵,我们接着看戏,”星龙笑笑道。

  “恺撒克将军何必这么着急,答案即将揭晓了,多等一会又有何妨呢?”斯锐可林也不生气,继续微笑的说道。

  “再等,再等你老婆也不会给你生个仔了,你还是快说吧,”恺撒克满嘴脏话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