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十章 上山寻剑
  “大哥怎么了?”青格问,众人也都很疑惑。

  “妈的,吃亏了,吃亏了,刚才我圣洁的身体让雨苑那个变态看见了,我诅咒他,双眼生疮,冒浓水,”星龙恶狠狠的说道。

  众人无语。

  好不容易在倒塌的宫殿里找出来一件衣服,星龙他们此时都在一块相对平坦的路地上,风影,小妍以及小慈全部醒了,在星龙一个时辰的唾沫攻势下,众女才相信星龙是真的没事了,星龙努力的制造着唾液,缓解嘴里的干涸,心里却很感动,看着一双双哭红的眼睛,星龙欣慰的笑了。

  “老大,你现在准备干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龙猫一直没有现身,混沌搭拉着狗头,漫不经心的问道。

  “当然是寻找神剑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寻找神剑,为红日散仙度劫,”星龙理所当然的说道。

  “但是现在不能。”混沌仰头说道。

  “为什么?”星龙疑道。

  “知道湛泸剑为什么在这里吗,湛泸剑是什么样的特性,老大清楚吗?”混沌的身躯渐渐变的跟星龙一般的大小,黑色的狗头摇着,一副神秘的样子。

  “我知道还问你啊,还不快说。”

  “湛泸是一把剑,但是它更是一只眼睛,你们瞧瞧,那山在经过海啸后,依然矗立在那里,一点痕迹也没有,知道是为什么吗?”混沌问道。

  “你是说山有问题?”星龙惊诧道。

  “嘿嘿,老大就是聪明,我刚才跟山上的哥们谈了一会,那山的下面可是镇压着一个很厉害的鬼呢,湛泸剑用它的王者之气镇压着它,让它无法脱身,现在鬼界大门开启的时间就要到了,那个时候,就是那鬼力量最强大的时候,你若是现在把剑拿走,到时候,神州大地,可是要遭殃呢,”混沌不怀好意的笑道。

  “哇,是什么鬼呢,这么厉害?”一边的青格儿听的津津有味。

  “是古往今来最强大的怨鬼,它的怨恨足可以让日月无光,它的实力深不可测,痛恨人类,尤其是痛恨军人,”诸葛文幽幽的声音响起。

  “到底是什么东西?”星龙皱眉头道。

  “我不大清楚,听说是你们很多然人类的怨魂化作的鬼,哦,那个小子可能知道,“混沌把身体缩回原来的大小,低下头,无趣的说道。

  “知道白起吗?那个鬼就是白起弄出来的,”诸葛文眼睛看着远处的高山的,淡淡的说道。

  “长平之战?”星龙大声的叫了出来,人类历史上最凄惨的一场战役,秦朝将军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万的军民,在中国的历史上,堪称最残酷的战斗了。

  “不错,就是长平之战,四十万的冤魂啊,怨恨造就了一个通添的恶鬼啊,那鬼的能力,据说已经比散仙还要强大,连虚无的的仙人也无法毁灭它,只能把它镇压在这里,保的神州平安,”诸葛文长叹道。

  “但是怎么会在这里?”星龙依旧是疑问重重。

  “呵,据说是当年一个仙人下来,亲自封印它的,但是那仙人带来的法宝居然封印不住它,而湛泸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破空而来,把那恶鬼封印在这里,”诸葛稳淡然一笑,无所谓的说道。

  “呵呵,确实够神奇的,但是山上可以限制修真者的力量是你办的吧,”星龙先是笑了下,然后阴沉着脸问道。

  “不是,你认为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但是,我确实在上面又多加了几道保护措施,就如你们那次遇袭般,那些生物都是幻界的可爱宝贝,很可爱的,”说到那些漂亮的生物,诸葛文脸上显出温柔的神色。

  “是吗,幻界,你居然可以从幻界召唤出来生物,你的本事不小嘛,但是我却在你身上找不到任何的力量。”星龙围着诸葛文转了两圈,惊奇的说道。

  “很简单,这个小子的力量被人强行封住了,”混沌在一旁接口道。

  “被人封住,啧啧,怪不得,”星龙看着诸葛文的双腿,表情幸灾乐祸。

  “是又怎么样,若是我的力量没有被封住,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帮忙。”诸葛文见星龙盯着他残废的双腿,脸色大变,厉声吼道、

  “哦,是吗,就算你是名人之后,但是你本身能有多强的修为呢?”星龙嘲讽道。

  “白痴,”诸葛文白他一眼,不屑的说道。

  “你…好,我是白痴,妈的,为了救你,忍受凌迟的酷刑,你他娘的,现在骂起我来了,你的良心都喂王八了,”星龙最见不得别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这个诸葛文再三的摆出这个臭表情,星龙再也忍不住了。

  沉默,众女都是恶狠狠的看着诸葛文,不管是谁对谁错,只要是星龙讨厌的人,就是她们讨厌的人。

  “对..对不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诸葛文低头说生,然后摇着轮椅走了。

  “神经病,”星龙看着他的背影,没好气的说道。

  “他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混沌忽然抬头说道。

  星龙一愣,忽然,“象是想起了什么,颤抖的手指指着混沌,不确定的说道:“你..你进入…”

  “不错,”混沌理所当然的点头承认。

  “我靠,你不是说,你只能进入一些平凡人…的…中吗?你现在怎么这么本事了?”星龙有些心虚的问道,妈的,若是所有秘密都让这个家伙,他星龙还混什么。

  “不需要担心,诚然,我的力量恢复了一些,所以,能进入一些比一般人还要强大的…中,刚才他思绪混乱,所以嘛…,”混沌也怕诸葛文听见,支吾的掩饰过去。

  “我的呢?”星龙指指自己的脑门。

  混沌摇头,星龙指指他的女人们,混沌还是摇头,星龙这才放下心,随即,他的脸上充满了笑容,用腻的可以甜死人的声音,给混沌传音:“把他的秘密告诉我,好吗?”

  “想都不用想,”混沌直接传音否决。

  星龙恼火的看了眼悠哉游哉的混沌,眼神都无法让它投降后,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小妍她们。

  宫殿的房屋倒塌了大半,但是还有十多间完好无损,一行人就在这里继续住了,等待鬼界大门过后,就把剑取回去。

  日子平淡中带着激情,众女都恼恨为什么她们没有本事,一个月内,都刻苦的学习的本事,青格儿更不必说,此时青格儿的修为比星龙还要高,抬手间就可以引发一起海啸,而风影和小妍的进步也很神速,几本上都可以驭剑飞行了,当然,这种神速的代价是昂贵的,混沌和龙猫被星龙逼迫了,把天空伤的先天元气集结在一个地方,让几女吸收。

  小慈虽然小,但是天资聪颖,而且,很好奇,在某一天,她用星龙的方法运气,然后一掌打出一个大坑后,更加的欣喜,完全投入道了修行中去。

  但是这里面,进步最大的却是星龙,混沌和龙猫的护法,星龙把她师父教给他的本事全部学会了而且,混沌以前教给他的修行法门也渐渐的精通,这里元气充足,星龙一家子可是好好的修炼一番。

  只要不是散仙境界以上的变态,星龙几本上就是无敌了,混沌教与他的法门果然霸道无比,在星龙看着被自己气引导,让方圆几公里的海水全部变成蒸气的事情后,星龙知道,自己现在的成就已经高出了他师父。

  但是,吃过大亏的星龙很不满足现在的状态,他要再强,要有跟散仙战斗的实力,他恳求混沌,拜求龙猫,但是两只神兽也没有办法,能把星龙短时间内造就成这么的变态,两只神兽都觉得很满意了。

  时间快到了,鬼界的大门即将打开了。

  早晨,天空晴朗,朵朵云彩懒洋洋的飘在空中,但是空气中的气味却变的不正常,一股若有若无的死气弥漫整个岛屿。

  众女也小有成就了,自然可以辨别出空气中的不寻常,“大哥,今天就是鬼界大门开启的日子吗?”小妍问道。

  “不是,但是快了,”星龙看着远处的冒着黑气的山头,摇头说道。

  “我们可以派上用场吗?”风影期待问。

  “哼哼,管他什么鬼怪,看见本小姐,还不是跪地求饶,”青格儿自信满满的说道,同时,好象是为了炫耀她的本事,嗖的下飞到空中。

  手中多了把剑,横空一划,远处的大海马上奔腾起来,起来一道百米多高的浪花,复又狠狠的落到海上,响起一片哗哗的声音。

  星龙;“…,”

  风影和小妍互相看了一眼;“…。”

  只有小慈拍手叫道:“姐姐好厉害,姐姐好厉害。”在空中的青格没有看见自己的丈夫和姐妹尴尬的神色,却清楚的听到小慈的欢呼声,马上自鸣得意:“哈哈,当然,我可是最厉害的女侠,哦,不是,是最厉害的女仙子。”

  “咳,那个…我说,青格…下来吧,”星龙干咳一声,对她招手道。

  “好…好吧,”青格儿不甚满意的飞下来,手中的剑也消失了。

  中午的时候,全部人都在一个桌子上吃了饭,混沌和龙猫也去吃午餐,但是不同的是,星龙他们吃的一般的海鲜,而混沌和龙猫却是在海里翻腾着,只吃鲨鱼。

  “晚上我们不去山上,既然湛泸剑可以封印那恶鬼,我们没有时间冒险,”星龙扫视了全部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是的,公子,”那些侍卫没有任何异议,星龙说的就是圣旨,他们已经把星龙和红日当作一样的主子。

  “大哥,我想去….,”青格儿并没有说完,她被星龙凌厉的眼神给吓住了,慌忙的低下头,继续吃饭。

  “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有事情,明白吗?”低沉的声音回荡着。

  众人点头,一旁默不作声的诸葛文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星龙也看出来他的反常举动,没有在意,星龙的心里想的很简单,只要鬼界的大门关闭,那恶鬼取得神剑后,就马上走。

  但是一向精明的星龙却忘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他忘记了,红日散仙还要二年后才度劫,他现在这么早把神剑取出来,根本是无济于事。

  “你忘记了一件事情,”诸葛文放下筷子,淡淡的说道。

  “什么事?”星龙皱下眉头。

  “你想把剑取下来,就必须消灭这个恶鬼,因为,当你取下剑后,那恶鬼的实力就算再不济,冲破封印也是很容易的事情。”诸葛文平静的说道。

  星龙愣住了,倒不是因为诸葛文说的话,而是因为自己的脑子,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笨了,这么简单的问题竟然没有想到。

  见星龙愕然的表情,诸葛文的脸色沉重起来,沉声说道:“我们低估了雨苑。”

  “先生为何这么说?”星龙又喊起诸葛文先生。

  “他在你身上下蛊,”诸葛文神色第一次严重起来,脸色异常难看。

  星龙脸色马上变的如同诸葛文一样的难看,脸色铁青,咬着牙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先生何以知道。”

  “你不是一个笨蛋,但是这一段时间的太过于反常,让我想起了一个很奇怪的蛊,它无毒无害,但是却比任何一种蛊都要可怕,它可以让人的脑子变的愚蠢,但是在短时间内却看不出来,若是经过五到十年的时间内,那人肯定会变成白痴。”诸葛文脸色急躁,对星龙的情况也很担忧。

  “他娘的雨苑,”星龙恶狠狠的说道。

  “死板脸,快说啊,又什么办法救治大哥,你倒是快说啊,”青格儿急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满脸急不可待。

  “本来我也是没有办法,因为这种蛊很难炼制,根本不怕任人间任何的物质,若是强制性的驱蛊,只能适得其反,但是雨苑却没有想到,他失算了,今天夜里,星龙就可以把蛊驱逐,但是过程很艰难而已。”诸葛文脸上露出笑容,淡淡的说道。

  星龙脑子一闪,嘴里不自然的说道:“那恶鬼可以帮我解蛊?”

  “不错,林苑种在你身上的是一种叫“忘却蛊”的邪恶蛊,它不但可以逃过修真人的灵识,而且,也仿佛血液一般的在你脑海里盘旋着,一点点的吞噬这你的脑汁,等到日子久后,即使是真正的神仙,也无法救你,不过现在倒是好办法,鬼气是它的克星,只要你吸食少量的鬼气,它自然死亡,你也没事了。“诸葛文点头说道。

  “我一定会报仇的,奶奶的,经过你这么提醒,我还想起一件事情,妈的,红日前辈还又二年才要度劫,不过这也没事了,我把那恶鬼杀死后,湛泸剑自然就归我了,”星龙喘这粗气,双眼露出嘘血的表情。

  “哈哈,大哥,今天晚上就由我来打头阵,怎么样?”青格儿终于可以和鬼怪战斗了,心中激动万分。

  “可以。”星龙点头微笑,必要的实战才是必须的,既然这一战无法避免,那么,就让他的女人们过瘾吧。

  “大哥,我们也要去,”风影和小妍急着说道。

  “好,你们也去。”

  “我也去嘛。”小慈发挥了她的强项,开始撒娇。

  “这个…好吧,”星龙想起了混沌和龙猫,有它们两个神兽保护,应该没有打问题吧,但是星龙也打定主意,今天夜里的战斗,不让它们帮忙,星龙要凭自己的本事,来战胜恶鬼。

  “我跟你们去。”应付完几女后,星龙又听见让自己头疼的声音。

  “先生,你也去,但是你的力量不是被封印了吗?”星龙不想让诸葛文去,一个不会任何本事人跟着他们,还要分心照顾他,山上的恶鬼的实力又不知道又多强,但是能让仙人都束手无策的恶鬼,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有能力自保,或许,我还可以帮上你的忙,”诸葛文知道星龙心里想的是什么,平淡的说道。

  “好吧,我们全部人都去,你们去准备吧,”星龙对一旁的侍卫说道。

  “是的,公子,”侍卫们都很兴奋,能和传说中最强大的恶鬼战斗,即使死,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了,能死在强者手中,是战士最好的归宿。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已经是黄昏了,天地间的鬼气也越来越重,本来女生都是很怕鬼的,但是修真后,星龙的老婆们胆子都大了,尤其是青格儿,一脸的雀跃之色,手上拿着她的剑,不时把眼光看向星龙,等待着星龙出发的号令。

  “混沌和龙猫呢?怎么还不来?”星龙在心里呼唤起混沌,但是没有任何的回音,难道那两家伙真的临阵脱逃,不管他们了,星龙脸色一变,若是真的的是这样,今天晚上可是凶险的紧了,没有混沌和龙猫的保航,星龙绝对要分心照顾其他人。

  已经吃过晚餐了,星龙看着太阳落下了山,无奈的说道:“走吧。”

  一行人一会便到了山脚下,诸葛文摇着轮椅走到最前面,右手拿出一把丹药,递给了星龙:“每人吃一颗,保留一颗,每一颗可以保持你们能量住你们力量一个时辰。”

  星龙把药丸分到每个人的手中,把多余的一颗先放到了戒指里,仰头吃下了第一颗,很平淡,没有任何味道,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上去吧,”星龙第一个走了上去,同时,眼睛瞄向诸葛文,看看他怎么上山,出乎星龙的意料,他的轮子竟然开始变形,轮子渐渐的收缩起来,轮椅的底板变的光滑,诸葛文的右手在轮椅把柄的一处按了下,轮椅开始自己的行走,慢慢的登上山。

  “先生果然是天纵奇才,”星龙看着,凡是被诸葛文的轮椅压过去的地方,路面变的平坦,留下一排了痕迹,等他们都登上了山,星龙才欣慰的发现,体内的力量果然没有流失,在欣喜之余,有又对诸葛文再次产生兴趣,能有这么多宝贝的诸葛文,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不大一会,便登上了山顶,此时天色已经变的漆黑了,阴风阵阵,吹动着四周的叶子,让人们陷入恐慌,但是星龙他们都是一群意志坚强的人,不会为了外界环境而影响自己的心态,即使星龙的妻子们,也都是如临大敌般的观看四周,对周围阴森的景象,都不加理会。

  唯一一个弱小的人,恐怕就是小慈了,但是小慈跟星龙在一起经历过不上的阵仗,即使山顶阴气逼人,但是小慈只会感觉到好奇,而不会感觉到紧张。

  前面就是黑黝黝的山洞,山洞内正呼呼的刮着狂风,呼啸的吹向众人,洞口约有十米左右,很宽,星龙也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光景,只感觉到很黑,黑的吓人。

  “大家…进去吧,”星龙把小慈抱起来,当头向前走去。

  几乎是在瞬间,全部人进入了山洞内,一阵头晕目眩,全部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飞快的转动着,一股难以抗衡的力量在支配着他们,星龙也没有办法,脸眼睛也睁不开,只能把小慈抱紧,不让她掉下来。

  “大家…,”星龙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头上似被人重重的打了下,晕迷了。

  此时的山洞光芒大盛,白色的光芒在起漆黑的夜里一场的鲜艳,一圈圈的波纹围绕着众人,渐渐的,星龙他们居然在山洞的边缘处消失了。

  此时,山顶依旧是狂风肆虐,依旧是阴森可怕,但是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无边的死气笼罩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