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九章 取得胜利
  十五个骷髅骑士骑着骷髅战马,手上拿着用骨头做成的长刀,在它们的周围,是股很浓很浓的杀气,那股拿杀气让蜀山派的人全部倒退三步,方可站稳。蜀山派的人都大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所佩服,所敬仰的长老,居然也会用这么歹毒的法门。

  “那些骷髅的前身全部是修行很高的修真人,被流浪杀死后,把他们的元神禁锢在他们脑门中,然后,把他们炼制成魔界的骷髅骑士,每个骷髅骑士与一般的骷髅兵不一样,他们都是有前生强大的力量,甚至是比活的时候的力量更大,他们不敢悖逆流浪,因为,流浪随时可以把他们元神毁灭,此时,他们的神智也不清楚,只知道要尊崇流浪的命令罢了。”在星龙的脑海中,响起一阵悦耳的声音。

  星龙嘴角微微一笑,他知道是谁在跟他说话,用心语恢复她:“龙猫小姐,你怎么不现身呢?

  “我要保护你的家奴以及女人们呢,你以为蜀山派就来这么多人吗,他们的掌门也来了,只是藏在某角落里,我此时的力量只能发现他的气息,却感觉不到他在哪里。”龙猫气乎乎的哼了声,不满的说道。

  “他们的掌门也来了,哦,我知道了,麻烦你了,事情完了,我请你吃鱼肉,”星龙在心里微笑的说道,同时,把眼睛瞄想诸葛文,一动不动。

  “你怎么了?”被星龙看的全身不自在,诸葛文语气不自然的说道。

  “哦,没有什么,看戏,看戏,”星龙笑了笑,把头抬起来,看向天空。

  一排骷髅骑士已经整装待发了,流浪的老脸上又有了自信的笑容,十五个骷髅骑士是流浪二千年来精心炼制的,每一个骷髅骑士的实力都很强,流浪自信,有着这样的王牌,对面的妖怪是死定了。

  在心里,流浪甚至在想了,要把眼前的妖怪炼制成傀儡兽,供他调遣。

  一排骷髅骑士跨着战马,战马脚踏虚空,在天空刮起一股狂风,朝混沌冲去,整齐的长刀一起化出一个圆圈,天空犹如黑色降临,数不清的黑色圆球就犹如星星一般,噼里啪啦的对着混沌的身子,一股脑的打了过去。

  附近的天空都存在一股魔气,简直就是魔焰滔天,刚才的天空是阴森,此时的天空是乌黑,漫天的黑色圆球把天空全部遮掩住,另人欲呕的气味让蜀山派和星龙他们都退了几丈远,真运力展开,来抵挡这腥臭的味道。

  众人面前抬起头,看这上空,星龙是想看混沌是怎么样灭掉这些骷髅的,而蜀山派的人虽然是疑惑流浪为什么会这种法术,但是内心里却也是希望流浪能赢,毕竟,流浪是蜀山派的支柱。

  混沌后退,同时,身体上陡然发出更黑,更浓烈的气体,黑气直冲云霄,一张血盆大嘴出现在黑气的外面,口腔中的黏液落到地上迅速的腐蚀了大片的草木,几十米的徒弟变成一个巨大的坑,而且,还在一直的腐蚀了土壤,让那坑越来越深。

  “那是什么怪物啊,”蜀山派的人大叫。

  虽然看不见黑气里的景象,只那血盆大嘴便可以吓死人了,骷髅骑士发出的黑色圆球全部被混沌吞了进去。

  流浪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混沌打着饱嗝从黑气里走出来,此时,他的样子又变了,几十米的身躯显在天空上,背上出现一双紫色的肉翼,如蝙蝠的肉翼一样,两条肉翼都又几米长,在天空上扑闪着,掀起了大片的狂风,把岛上的树木全部卷在半空中,绞成碎末飘了下来。

  混沌的身体的皮毛已经不是黑色的了,巨大的脑袋上是紫色的毛发,一双眼睛如西瓜般的大小,从它的眼睛中射出的光芒,让人感到晕眩,感到害怕,感到恐惧。

  星龙,诸葛文以及蜀山派的人都愣愣的看着混沌此时的身躯,远古的神兽啊,第一次展现自己的躯体,卑微的人类啊,你们可曾看的清楚。

  每个人屏住呼吸,混沌身上散发着霸绝天下的气势,除了星龙外,所有人都感到很大的压力,蜀山派,有修为不深的男女,竟然跪了下来,身体簌簌的发抖,不能自已,没有人怪他们,因为蜀山派其他人也都一样,顶着强大的压力,努力克制心中的恐慌,把压力驱除体外。

  骷髅骑士不知道害怕为何物,而流浪自己却已经有了些害怕了,他怕他的最后武器被这个妖怪轻易的灭掉,那么,他自己就再也不是什么蜀山第一高手了,但是此时已经无法回头,若是认输,他的地位就彻底不保了,所以,流浪现在在赌,赌他会赢。

  事情转变之快,让人摸不到头脑,那些骷髅骑士本来还是无畏的向前冲,但是到了混沌几米外的地步,全部挺了下来,骷髅头剧烈的摇摆着,那些骷髅竟然是怕混沌。

  没有一个人敢向前走一步,流浪面色发黑,连连念动法决,但是一点也不管用,真元力极度的透支,终于,“噗,“流浪喷出一口鲜血,大骇的看着自己骷髅骑士覆灭的场景,

  混沌的大口一吸,那些骷髅骑士连同它们的战马,全部进入了混沌的口内,“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混沌的兽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

  “流浪小儿,你养的这些骷髅的味道实在是不错,本尊都要吃饱了,”一圈圈的黑光围绕着混沌,转眼间的功夫,混沌恢复了本来的大小,一直全身黑毛的小狗,脚踏虚空,摇着尾巴,众人甚至从它的脸上看出得意的表情。

  “啊,”凄厉的惨叫声从流浪口中喊出,潇洒的身影不间了,换之而来的是满脸疯狂的神色,口中不时喷出红中带黑的鲜血,鲜血落到地上,极为醒目。

  从天空上,流浪掉了下来,满脸苍白,连接的打击让它高傲的心承受不住,蜀山派的人几个男子慌忙的驭剑飞起,接住了流浪,但是,异变又起,流浪一手抓住了一个蜀山的弟子,在蜀山派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竟然把他们的元神抽了出来,尸体径直掉了下来,散发着淡淡光芒的两个元神在流浪手中簌簌发抖。

  “长老…您…,”一个元神惊惧的说道。

  “我要增加功力,”流浪大口的把两个元神吞下肚子,“咯吱,咯吱”的咬声,以及它的肚子响起咕噜的声音,让蜀山派的人全部飞着逃离这里,全部人都把自己的飞剑架起,准备攻击流浪。

  入魔的修真人就是魔人,自古便是这样,眼下,流浪已经入魔,虽然神智还尚有,但是已经变的很邪恶,他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杀人,去吸食别人的元神,增加他本身的修为。

  “呵呵,入魔的散仙,修真界有意思了,”星龙微笑的说道。

  “是又有劫难了才是,”诸葛文冷冷的说道。

  “但是不管是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是不是星龙小子,”混沌从空中下来,嘴中发出柔和的声音。

  “你的力量恢复了?”星龙开口问道,适才见了混沌的力量,虽然没有亲身感受,但是星龙也知道,那绝对比现在的他高出百倍。

  “没有呢,怎么可能这么快呢,现在恢复一般的力量吧,但是对付这种小散仙,还是可以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诸葛文再次惊讶的看向混沌,混沌感受到他的目光,转过狗脸,冷声说道:“小子,事情完后,招魂幡给我拿出来,那不是你可以拥有的东西。”

  “你…,”诸葛文脸色大变。颤抖的双手指着混沌。

  “我…我什么我…你身上有招魂幡的味道,我难道闻不出来,没想到,一件邪物,竟然可以在一个卑贱的人类手中隐匿这么久,”混沌白他一眼,不爽的说道。

  “喂喂,老兄,可以把卑贱的人类两个字去了吗,我也是人类啊,再说,人类在万物中还是属于最强大的,”星龙尴尬的说道。

  “是吗,我不觉得,好了,我不与你争这个问题,你来这里是想得到那边山上的那把剑吧,”混沌摇摇它的狗头,急切的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星龙惊奇的问道。

  “刚才跟山上的哥们交流下,知道了你的想法,那家伙也是我们那个时代一个不要命的主,很难缠的,”混沌幸灾乐祸的声音传进星龙的耳朵中。

  “你认识它,怎么可能,我原以为那是剑灵守护剑而已,那剑的寿命并不长,怎么可能让你们那个时代的怪物去守护呢?”星龙疑惑道。

  “屁,谁说时间不长,那把剑的寿命起码有5万年以上,”混沌气哼哼的说道。

  “啊,”星龙张大嘴巴,满脸不可思议。

  “君有道,剑在侧,正是湛泸神剑,是欧冶子大师的锻炼成的剑,但是其中的隐秘又是另一回事,根据先祖说,湛泸剑本就有,欧冶子只是让它重现光明罢了,”诸葛文转头看了眼那山,淡淡的说道。

  “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星龙摇头。

  “暂时不要讲这些了,你看看你们人类的散仙吧,开始屠杀他们门派的人了,”混沌的声音响起,两人同时转过头。

  地上已经有十几条尸体了,而且,都是元神被流浪吸食,万劫不复,流浪如同疯了一般,不顾周身被无数的剑气包围,速度快的匪夷所思,抓到一个人后,就把那人的元神抽出,吃了下去,每吃一个元神,他身体就会膨胀一点,此时,他身体就如同一个圆球,承受着无数的剑气,在蜀山派的人群里寻找食物。

  “结阵,”一个中年人猛的吼出声,笔直的飞上天空。

  听到中年的大叫,蜀山派的全部飞向了天空,天空上奇景可观,全部踩着自己的飞剑,组成一个奇怪个阵列。

  流浪现在神智已经不大清楚了,咆哮着飞向天空。

  “万剑归宗,”声音是从全部人的口中喊出,一把巨大的光剑出现在这他们的头上,光见足有几百米之长,剑身光华流转,五彩斑斓的光芒再一次让天空曾现出耀眼的光芒,比刚才流浪的天外飞仙的威力更为惊人。

  在那把光见的外围,分布着数不清的细小光剑,流浪不知畏惧,继续朝他们冲来,阵法启动,光剑螺旋着向流浪打去,本来围绕在光剑四周的细小剑,开始包抄流浪的后路,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不灭魔身,”神智似乎恢复了正常,流浪凄厉的声音引起了海啸,山崩地裂,呼啸的海水开始淹没整个岛屿,混沌口中吐出一个黑色的透明光圈,把星龙和诸葛文包在其中,慢悠悠的飘在空中。

  同时,又吐出一个更大的光球,把侍卫装在里面,跟着他们也飘到了空中,后面也许还有战斗,混沌现在是帮助他们节省真元力。

  星龙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女人们在后面,赶忙转过身,看了一眼,微微的放心了,一个黄色的光求把她们全部包在其中也。正向星龙这里飘来。

  “龙猫,待在那里就可以,我们这里危险,”星龙见光球竟然朝他这里飘来,急忙的叫道,甚至忘了用心语。

  “好吧,”光球停止不再动了,飘在星龙不远处的半空中,李木朋和青格儿依旧清醒着,剩下三女已经沉沉的睡了。

  “呵呵,你们不要担心我,我很好,那么点受害还是没问题的,”星龙传音给李木朋和青格儿。

  “大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青格儿竟然会了传音之术,温柔中带着坚定,悦耳的声音让星龙精神一阵舒畅。

  “宝贝,我相信你,”星龙甜蜜的传音。

  “大哥,不和你说了,你现在还要战斗,我不能分你的心,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我莫明学会了很多本事,现在这种偷偷摸摸的说话,就是我刚才学会的,”青格儿兴奋的说道。

  “呵呵,那真的是太好了,你们自己小心点,”星龙心里隐约的明白,也许是因为,刚才青格儿看见自己承受酷刑,精神受了很打的刺激,所以,导致精神力的急剧增长,本来隐藏的那些能力,也因为她精神力的增长而学会了。

  但是这样子对她本身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必须要有一个修为极高的人帮助她把精神力稳定住,但是星龙是没有这个本事,青格儿体内的力量之强大,星龙是深有体会,能帮她稳定精神力的,也只有保护她们的龙猫了,混沌自然可以,但是星龙心里想到,混沌是一只公狗,那样子,会有占她老婆便宜的嫌疑。

  岛上的地面开始崩裂,海水呼啸的涌上来,瞬间把地面淹没,整个岛渐渐的开始变成**大海,浪花一个接一个的打下来,彭湃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中,大海震怒了,被人类的行为震怒了,她正在用她的方式发泄着。

  流浪此时已经变做了一团黑气,长啸一声,直直的冲进了蜀山大阵中,光剑当头劈下,没有多余的花招,只有那一劈,流浪空中显出身形,脸上邪光大盛,他本就是蜀山人,对蜀山的阵法了如指掌,而且,这些人本都是他教导出来的,这大阵又是经过他改造的,自然知道哪里是阵眼。

  流浪凭空一抓,右手多出把剑,剑是好剑,在它刚出现时,甚至是带着斑斓的光彩,但是转瞬间,已经变成诡异的红色,散发出浓烈的魔气。

  奇迹般的躲避了光剑雷霆般的一击,流浪陡然出现光剑的后面,在流浪的前面,是惊惶失措的蜀山众人,流浪哈哈大笑两声,手中的剑轻轻划下虚空无数条黑气的剑气奔向了那些人,可悲的是,那些人已经筋疲力尽,完全没有防备,看着满天的剑气,不由绝望的闭上眼睛。

  但是,转折的是如此之快,快的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嘴巴,那巨大的光剑居然向后面劈来,流浪本来是在得意,但是滔天的巨浪让让他认识到了不妙,但是已经晚了,光剑准确的斩在他的身上。

  “啊,”满天的魔气化为虚有,流浪被光剑包围,散仙的修为全部发挥出来,虽然是试图突破光剑的攻击范围,但是,光剑的威力比他想象般的强大,任凭流浪怎么惨叫,怎么运转身体内的魔气,一时间,也是无法突破。

  光剑的威力虽然强大,但是不能维持太久,流浪把魔气逼在体外,形成一个保护膜,慢慢的与光剑的能量抗衡,光剑的色彩越来越淡,流浪得意的笑容又出现在所有的眼帘。

  “吼,”他大吼一句,一举突破了光剑,巨大的光剑被他的能量轰炸的四分五裂,一把剑,没有任何的光泽,在太阳的照射下也没有反光,来的无声无息,扎进了流浪的胸口,在进如他的胸口吼,猛然光彩大盛,仿佛是礼花盛开。

  “雨苑,你个卑鄙小人,”流浪强行运转最后一点的魔气,硬是把那把剑逼出体外,远遁而走,空气中依然残留着他恶毒的话语。

  “星龙兄弟,快去追上他,他此时没有先前十分之一的实力,”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空气中,焦急的喊道。

  “哦,是吗,不过我不想杀他了,任由他走好了,”星龙眼睛半眯着,淡淡的说道,一边打量起对面这个中年人。

  一身灰色的衣服显得很是古朴,手中拿着一把毫不现眼的长剑,剑鞘正在他的背上,方方正正的脸,带着祥和的气韵,嘴角的胡子修剪的整齐,眼睛凌厉中带着温和,这是一张很俊朗的面孔,配合着他的气韵,想必能迷倒很多女人。

  “参见宗主,”蜀山派的人全部在半空中跪了下来,齐声叫道。

  “起来吧,星龙兄弟,你刚才放了那老贼一马,是在是不智啊,”他飞到星龙的身边,手中的长剑回到了背上,微微失望的说道。

  “是吗,我是让你很失望吧,是在是不好意思啊,”星龙微笑的说道,眼睛射出戏谑般的笑容。

  他的脸色丝毫没有变化,依然平和的说道:“星龙兄弟这说的什么话呢,我是不想让蜀山的派贼继续危害苍生罢了。”

  “你叫雨苑,很不错的名字,你是蜀山现在的宗主?”星龙背负着双手,点头说道,样子傲慢无礼。

  他的脸色终于现在丝波动,语气变的平淡:“在下正是雨苑,蜀山现在的宗主,适才我们蜀山派又得罪的地方,还望阁下不要见怪。”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是那么小气的人,好了,你们蜀山派不远万里,来这里除掉你们的逆贼,星某佩服才是啊。”星龙话里颇多的嘲讽。

  “其实..我们是来请诸葛先生回到蜀山一趟,解决一些问题的,但是看来诸葛先生不大愿意,所以,我们不强人所难,星龙兄弟,我们告辞了,”雨苑说完就像离开。

  “哦,雨宗主别忙着走嘛,小弟还有事情想请教雨宗主呢?”星龙玩世不恭得说道。

  “星龙兄弟还有什么事吗?”雨苑转回身,诧异的问道。

  “想问雨宗主一个小小的问题,贵派是中原修真的正道领袖,怎么跟五毒教这样的三流邪教混在了一起?”星龙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呵呵,实在是不瞒星龙兄弟,我前段时间因为有事出了川蜀,把宗里的事情全部交给了流浪老贼,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和邪教为伍,实在是我们蜀山派的耻辱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啊。”雨苑痛心疾首的说道。

  “哦,是吗,但是五毒教在川蜀根深蒂固,已经有了几十年的时间了,”星龙满脸糊涂的问道。

  “唉,我出去了五十年,没想到…,”林苑仰天长叹。

  “看来林宗主是真的改整顿川蜀了,你们那里已经变成了邪魔的圣地了,”星龙微微的一笑,若有所指的说道。

  林苑眼中射出到精芒,脸上依然微笑如故:“在下谢谢兄弟的提醒了,兄弟还有什么事吗?”

  “林宗主一路走好,呵呵,大船全部葬进了大海里,你们只能驭剑走了,”星龙笑脸如春。

  “再见,”林苑背上的剑飞到他的脚下,蜀山派的人在林苑的带领下全部离开这里,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天际,渐渐的变成一道亮点。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混沌闷声闷气的说道。

  “难道还能全部杀了他们,”星龙无奈的一摊手,苦笑一声。

  “但是雨苑明显是这次事情的主谋,”混沌不满的说道。

  “但是我们根本拿他没有办法,他能狠心把流浪抛出,显然是畏惧你的本事,能偷袭流浪的人,实力绝对不会差,而且,我们若是强行留他们,可能会惹到剑神。”诸葛文淡淡的说道。

  “剑神,我会怕他,”混沌有些心虚的说道。

  “但是我们怕,若是惹到一个出来,我们招惹不起,”星龙白它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后面的光球轻柔的飘了过来,青格儿在里面大声的叫着:“大哥,你没有事吧,那老贼逃跑了….。”

  “呵呵,我没有事,不用担心,”星龙让混沌把它的防护罩散开,自己飞到了青格那里。

  “啊,”没想到,青格陡然发出声尖叫,双手捂住了眼睛,声音的的细小:“大哥,你…你还没有穿衣服呢。”

  星龙低头看了自己光洁的小身体,脸色发红,刚才一阵紧张,竟然忘了这个事了,正当众人看星龙笑话是,星龙也忽然发出一声尖叫,声音洞彻九天,比刚才青格的声音还要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