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八章 胜利的曙光
  “我跟你们走,放了他,”诸葛文忽然开口说道,语气很平静,眼睛中没有任何色彩,直视着流浪。

  “啧啧,你认为你又资格和我说吗?”流浪满脸疯狂的神色,此时他的样子,哪还象一个修行三千年的散仙。

  “诸葛文….你他妈的闭嘴…既然我答应保护你…我没死之前,你不能跟他们走,”星龙厉声道,口中不时喷出大量的血雾。

  “你还想要东西吗?我完全可以毁灭它,我再说一遍,放了他,我和你们走,”诸葛文声音变的尖细,双拳握紧,眼睛闪出熊熊的怒火。

  “没有可以威胁我,诸葛文,你是想看着这个人为你而死吧,”流浪大叫一声,一拳击出,这一拳,带这蓝色的光芒,形成一个西瓜大笑的光球,全部打在了星龙的的身体上。

  仿佛是桃花盛开了,那满天的血雾染成了天际最为凄厉的景象,此时,已经看不出星龙本来的面目,他就是一个刚从鲜血里爬出来的人,全身上下滴这鲜血,眼睛里,口腔里,鼻子里,全身各处都向外涌着鲜血,但是,星龙并没有晕倒。

  “诸葛…诸葛文,我…星龙永远…不会认输…希望你也….你也不会,”诸葛文一生也忘不掉这个场面,一个男子,被施以酷刑,全身上下全部冒着鲜血,但是他的精神永远不会灭,即使死,他的永不言败的精神也会一直飘荡天地之间。

  “大哥,”

  “大哥。”

  “大哥。”

  “哥哥,”在后面几百米处,李木朋死死的拽住四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小妍在宫殿中生出了不祥的念头,非要来这里看看,李木朋也关心主子的安慰,便带着三女来到了前方的战场,在一个隐秘之处,五人正好看见了那惨不忍睹的一幕,星龙象一个血人一样吊在空中,全身冒着鲜血,那种酷刑,也许,只有星龙才熬的住。

  比凌迟还要恐怖,星龙身上因为被他的血所挡住,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皮肤,全身没有一块好肉,全身上下,象是被刀子一点点的割破,慢慢的放血,这就是凌迟,但是星龙所受的苦比凌迟还要严重,流浪的真元力在星龙破损得身体里肆虐着,加大了星龙得疼痛,但是星龙硬是没有皱眉头。

  “李老,我要去救大哥,”青格儿脸色平静,淡淡得说道。

  “小姐,你不能去啊,老奴得本事虽然低微,但是心里看得很透,主子根本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啊,小姐要是贸然去,也只能是白白搭上一条性命啊,”李木朋急急的说道。

  “可是…可是大哥他…,”青格儿的平静没有保持多久,又开始哭了起来。

  小妍和风影以及小慈已经哭昏了,脸上都残留这泪水,她们不比青格,青格体内力量强大,但是看青格此时的样子,显然也是在崩溃的边缘。

  “哥哥,你不要死,小慈离不开你,哥哥,快回来吧,”小慈在睡梦中依然流这泪水,苍白的小脸蛋让人看的心疼。

  青格儿怜惜的看这小慈,帮她抹掉眼角的泪水,而她自己的泪水,也在不住的掉着,混合着地上的尚未干涸的雨水,灌溉着草地。

  此时,星龙的神智已经模糊了,身体上剧烈的疼痛也变的无所谓了,只剩下无边的麻木,诸葛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星龙身后的侍卫也不敢出声,怕他们惹怒了那个老怪物,而再度迁就在星龙身上。

  “哈哈,诸葛先生,现在你还有意见吗?”流浪猖狂的笑着,毫不掩饰他心中的得意。

  “你会后悔的,流浪,我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你,不惜任何方法,”诸葛文抬起头,平静的说道,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

  “哦,是吗,茫茫天地,有谁能杀得了我呢,凭你吗,”流浪轻蔑的看着眼诸葛文,不在意的说道,诸葛文的本事,流浪很清楚,无非就是一些奇门之术而已,对付一般的修真者还可以,但是对付他这样的散仙,根本行不通。

  在绝对力量下,没有任何的侥幸,流浪一直深信这句话。

  “凭我呢?”一声来自九幽之地的声音在整个岛上回响这,余音竟然久久不能消散,流浪面色大变,全身陡然绷紧,神识扫荡整个岛。

  除了先前便发现的李木朋众人外,流浪竟然没有扫视到任何的活物,难道识有人比他的修为高,用本身的修为把身体的能量全部遮掩了?

  “流浪小儿,你好大得胆子,”充满怒气和怨气的女子声音也传了过来,围绕整个岛转了一圈后,竟然汇集成一股拇指大小的黑色气芒,直打流浪的胸口。

  “哼,”流浪冷哼一胜,双手平举,准备硬接下这一招,但是事情猛然出变故,那股气芒在靠近流浪时,发生变化,忽然转变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喷出黑色火焰,火焰冲向九天之上,复又直冲下来,击向流浪的脑门。

  而那骷髅头,则时化为一把乌黑的长剑,对准流浪的胸口刺来。

  此时,流浪发挥了他散仙的实力,根本不屑躲避,直接一拳击向空中,无数拳头大小的蓝色光球迎击那团黑色火焰。

  流浪的双眼都射出一道光线,光线笔直的打在剑把与剑身上,“彭”的声,滔天巨响,流浪后退两步,满眼不可思议,而那把剑,根本无甚损害,还是飞快的刺向流浪的胸口。

  “喝,”流浪面色发青,神情已然气急,后面众多小辈在看这,若时连一把气芒幻化成的剑也无法搞定,他蜀山第一高手的脸面将无处放了。

  他的十个手指头飞快的弹着,每一瞬间,都是一把小剑飞出,在对面的剑刺来时,竟然有上百把泛着蓝色光芒的剑组成了一个剑墙,而对面的剑,终于也撞上剑墙。

  “轰隆,”整个地面摇动,海水涨潮,满天的尘土撒满天空,流浪负手而立,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但是眼睛中的瞳孔已经收缩,全身似冒出淡淡的蓝色烟雾,警惕的看着四周。

  “小姐,有人来了。”李木朋虽然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但是只要是跟对面的那些人有仇就可以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混沌,你个**的,这么长时间才来,我都块被折磨死了,”星龙喷出一口鲜血,厉声骂道。

  “老大..失误,绝对失误,我狗不停蹄的赶过来,但是还是没有想到,你已经被人凌迟了,幸好还没有死,”一条黑色的小狗出现在星龙的的旁边,把一边的诸葛文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听到他们的谈话,诸葛文才放下心。

  居然是一条狗,蜀山派以及五毒教的差点蹲在地上,逼退蜀山第一高手的竟然是一只妖怪,而且,还是一只看起来很可爱的妖怪。

  “老大,我先帮你治疗,你这个样子,造型虽然酷,但是你的女人们不喜欢看,”混沌一双狗眼射出两道白色的光芒,把星龙全身掩盖住,外面的人清楚的看的到,星龙此时样子。

  鲜血逐渐的消失,露出全身腐烂的肌肉,但是转眼间,所有的伤口开始愈合,愈合的速度很快,几息的时间内,星龙睁开了眼睛,双眼的依然明亮,依然闪这不屈的斗志。

  流浪简直惊呆了,他三拳弄出来的伤口被这个妖怪的一口妖气治疗好了,还是这么的迅速,迅速的让流浪不敢相信他看见的事情是真的。

  星龙全身的肌肉开始慢慢的光滑,全身赤裸,强壮的身体一点点的吸收这那团白色烟雾,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全部人都在看着,没有敢动,没有人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一奇观。

  “好舒服啊,”白色烟雾被星龙的身体全部吸收了,流浪的禁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破chu了,星龙重新站到了地上,微笑的看这不可思议的流浪。

  毫不介意身体没有穿一点衣服,而蜀山派的女子们,也根本不在意,都是活了几百年的修真者了,对于异性的身体,没有人感到害羞,甚至是,有的蜀山派的女子还偷偷的瞄向星龙的隐秘部位。

  “流浪散仙,感谢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凌迟,对于咱们神州的这项酷刑,我是了解了,却是是很疼呢,”星龙面孔在笑,眼睛在笑,全身上下都在笑,似乎刚才的酷刑是多么高兴的事情。

  “大哥…没事了?”青格儿看着事态的发生的变化,呆呆的说道。

  “主子的妖怪朋友很有本事,”李木朋赞叹道。

  “但是…大哥刚才所受的苦…我好难受,”青格儿的眼睛又开始流泪。

  “小姐不要难过,我知道,让主子受苦的人马上就会受到更大的苦,”李木朋清楚自己主子的性格,有仇必报的他,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恶气。

  “我要亲眼看这那个恶人死人大哥的手中,”青格儿檫掉双眼的眼泪,恶狠狠的说,在她的手离开眼睛时,一双眼睛泛着金黄色的光芒。

  “一个妖怪就能对付我吗?”流浪有不自在的说道,他很清楚,这个岛还又高人,或者,还有妖怪,因为刚才与他过招的并不是眼前的这个妖怪,流浪感觉的出来,眼前的这个眼怪的实力深不可测,凭他三千年的修为竟然无法看出深浅。

  混沌看了眼流浪,没有说话,一道风吹过,几息间而已,混沌似在原地消失了,又好象是一直没有动,但是,接连的惨叫声从流浪的后面传来。

  诸葛文呆呆的看着混沌,实在难以相信,这个看似很平凡的妖怪居然又这么强的实力,只瞬间的功夫,五毒教的所有人全部死了,还是变成粉末飘散在空气中,满天的骨灰撒在蜀山派的人群里。

  恐惧,全部都是恐惧,流浪通过神识自然把后面的一切都瞧的清楚,能在几息间把所有的五毒教的人全部杀死,而且连尸体都没有,更可怕的是,蜀山派的人竟然都没有事情,并且,他流浪并没有感觉岛任何能量波动。

  “魔鬼…,”在寂静的这里,蜀山派的一个青年惊恐的叫道,同时,他腾天飞起,准备驭剑逃跑。

  “不要…,”流浪的话刚出口,但是为时已晚,那名男子在空中惨叫着化成空气,连他的剑也融进空气里。

  “你的同伙在哪里?”流浪此时不敢贸然发动进攻,三千年来,他一直是很谨慎,只有谨慎的人才能活的久,三千年,他把自己的性命看的很重,他不想死,甚至连受伤都不愿意,他不想让他的声明扫地,他努力修炼,追求更高的层次。

  他狂,他傲,他自大,但是他有骄傲的资本,有狂的本钱,流浪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下少有的高手,但是今天,却碰见了一条让他感到惊恐的妖怪,一个他看不出深浅,有着深不可测修为的妖怪。

  “流浪大散仙,我的帮手厉害吗?”星龙声音轻柔,语气温柔,象是在对情人细语。

  “你该死,知道吗?”混沌的身体猛然涨了数倍,此时,混沌的身体与人一般的大小,乌黑的皮毛闪着光芒,一双狗眼带着冷漠的杀气,嘴中吐出人话。

  “来吧,我倒是象要看看你这个妖怪有身什么本事,难道本尊还会怕一个妖怪不成,”流浪叹叹气,平静的说道。

  终究是一代散仙,一会的时间内,心中已经回归了平静,刚才的惊惶已经完全看不到,他象一个垂暮的老人,偏偏身上带有强大的战意。

  “如你刚才说的话,你不配,”混沌淡淡的说道,整个身体变的模糊起来,幻化成一道黑色的光芒,形状如同一把利刃,带着呼啸的风声,向流浪涌去。

  流浪冲天而起,他知道,他们这个层次的打斗,若是控制不住力量,整个岛屿都会被他们打碎,在天上战斗,能把对岛的伤害减到最低。

  “天外飞仙,“流浪庄严的面孔隐约中带着蓝色的光芒,从他的口中,吐出一把巨大的光剑,那柄光剑的光芒越来越盛。从最初的金光满目渐渐变为五光十色,仿佛彩虹一般隐隐流动。在太阳的照射下。煞是好看。

  突然间,白光大盛,夺人眼目。只在这须臾时间,光剑已然分裂出无数细小光剑,色彩纷呈。在天空中四散逃逸,疾如流行,迅若奔马。

  唯有当中那柄唯一的紫色光剑,在无数细小光剑的环绕下,向着天空中那轮太阳,直直升起。

  紫色光芒越来越盛,直将这苍穹也染成了一片神秘华丽的绛紫色。

  一时间。如梦似幻。

  “流浪果然是天下最强的散仙之一,”诸葛文看着天空上璀璨的光芒,口中自语道,星龙也点着头,虽然星龙恨极了流浪,但是流浪的修为,却是让星龙大为佩服。

  璀璨的光芒带着莫大的杀伤力,满天的光芒的把混沌围在中间,把那紫色的光剑,被流浪踩在脚上,此时他的面孔已经有些苍白,适才的一招,耗费了他绝大部分的真元。

  “魔障,”被包围的混沌在空中显现出身形,它的身体必直刚才还要大几分,犹如一头黑色的猛虎,嘴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刚才的天空是一片五彩的光芒,把整个天空烘托的灿烂无比,但是现在,天空中,乌云滚滚,一片漆黑之色,从混沌的身体中源源不断的开始发出黑气,黑色的气体在每时每刻变化着,变成刀芒,剑芒,与刚才的璀璨天空比拼。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开始了冲撞,天空开始变的浑浊,包括星龙在内,没有人看清楚此时天空中的景象,但是那种回天灭的的力量却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天空散发的力量便已经让整个岛屿摇晃,海水肆虐的咆哮,一个比一个巨大的浪花翻滚着,不是有大海中的生物被卷上来,但是在半空中,已经化成虚无,海水咆哮的更加的猛烈,整个岛屿震动的更加剧烈。

  “这就是散仙的力量吗?”诸葛文声音颤抖,看着浑浊的天空,喃喃自语。

  “或许吧,”星龙努力运转自己的真元力,此时天地间的元气极为的强大,星龙在渐渐的恢复着力量,经过刚才的事,星龙才知道,他引以为傲的力量在散仙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

  流浪看着四周的天空,头发凌乱着飘着,脸色惨白,脚上的紫色光见也变的黯淡,全没有刚才的耀眼,看着自己的天外飞仙被对面这个妖怪轻易的破除,心中充满苦楚,整整练了千年的法术,到头来,却是没有一点用处。

  嘴角渗出丝丝的鲜血,被黑色的气体侵入道了内脏,虽然本身的真元力不断的阻挡着,但是那股力量犹如无坚不摧的利刃,狠狠的扎了进来,血在嘴里积压着,流浪仔细的品尝着,多少年了,多少年自己没有品尝过自己的鲜血了,受伤,自己居然受伤了,流浪忍不住的仰天狂笑,换来的却是一口鲜血喷出。

  天空上到处是残留的力量,蜀山派的法术混合混沌的魔障,让天空充斥着怪异的味道,晴朗的天空再次变的阴沉,但是却没有雨水降落,甚至是连云彩也没有,只有无边的阴沉,那是让人们看了恐慌的颜色。

  没有人知道刚才两人比斗中的凶险,在外行眼中,那只是黑色的雾气跟璀璨的天空发生惨烈的争夺战,即使星龙以及蜀山派的众人,亦不知道刚才的那一战,已经超出了修真者的境界。

  没有繁琐的招式,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切都是本身的本源力量,只有强大的力量才是胜利的根本,混沌为上古神兽,自然不会什么招式,它有力量,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流浪是当今最强大的散仙,在他的眼睛中,一切多余的招式都是多余,杀人,只要一招就可以。

  “我还没有败,”流浪脚踏虚空,那紫色的光剑已经跟他背后的长剑合为一体,此时的,才是一个真正的剑仙。

  蜀山仙剑派,在炼制自己仙剑中提升本身的修为,看流浪手中这把完整的剑,紫色的光芒围绕着剑身,他轻弹一下,就会发出悦耳的声音,如小桥流水,又如瀑布咆哮,给人不同的感受。

  “当今之世,门派鼎盛,各大小宗派林立。经数千年间。励精图治,日益繁盛,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之势。而各宗派门人弟子多以入世之姿,行利民之善事,泽备万生。兼挟绝高功力,诛妖灭魔。于世俗间颇有清誉,而我蜀山一派,独领风骚数百年,老夫便是拼了性命,也会守住蜀山千百年的名誉,”流浪面色庄严,口中喃喃自语,右手持剑,剑尖指向混沌。

  星龙把流浪的这番话听的一清二楚,不屑的撇撇嘴,低声道:“此人倒是圆滑的很,说着这么打道理,还不是掩饰本身害怕的心理。”

  “但是,你的朋友似乎也不相信他说的话,可以问你一句话,是什么样的妖怪可以轻易打败一个当今最强大的散仙呢?”诸葛文淡淡的说道。

  “你不需要知道,你要知道,今天我为你受苦就可以了,凌迟的酷刑,简直不是人能熬过去的,诸葛先生,你欠我一份人情。”星龙看着他,平静的面孔下隐藏一丝神秘的笑容。

  “放心,我会报答你的。”诸葛文冷漠的说道。

  两人说话的间隙,天空上又发生了变化,混沌雄厚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中,把每个人的鼓膜都震的生疼:“流浪小辈,你犯下了三个错误,第一,你不应该这么骄傲,能在我面前骄傲的,除了星龙小子外,没有人能活的下来,第二,你竟然敢对星龙消息施以酷刑,你必死,第三,本尊看你不爽,三个错误,足以让你死在这里,灵魂消逝,元神覆灭。”

  “妖怪敢尔,老夫收了你,”流浪已然气急,全身金光四射,给阴森的天气带来一丝曙光,但是混沌身上的黑气比他身上的五彩光华来的更为猛烈,瞬间,就把那些光芒全部压住,天空中阴森恐怖的气味更加浓厚。

  本以为流浪再要发出真元力,与之对抗,但是忽然,流浪的力量全部缩回体内,任由混沌的力量侵占他的身体,但是,异变突起,那些黑气竟然汇集成一条拳头大小的光柱,从流浪的天灵穴进入,不大一会,天空所弥漫的黑气,竟然被他全部吸收了,天空也恢复了晴朗,混沌也停止了散播他的力量,静静的看着他。

  “这绝对不是蜀山派的法术!”星龙眼睛中精芒一闪,厉声道。

  “确实不是,蜀山派建立在魔界,鬼界以及人界的连接处,蜀山的人会魔界的修行法门亦是可以猜的到,”诸葛文抬头看这天空上的流浪,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是说,流浪杂毛用的是魔界的修行法术?”星龙大惊。

  “应该错不了,他身上没有鬼界的死气,你没有感觉出来吗,他身上倒是有一股暴虐之气,我想,应该是魔界的某种法术。”

  “呵呵,但是他一样是败,”星龙呵呵笑道。

  “你是个人类,居然会用魔界的功法,真是稀奇,”混沌巨大的狗头仰起,淡淡的说道,即使如此,它的声音依然是大的刺耳。

  “我是逼不得已,大胆畜生,给老夫死吧,”流浪虚空一抓,从他的身体内发出与之刚才一般的黑气,在他的右面,一排拿着骷髅刀,体形硕大,全部由骨头组成的骷髅骑士出现在众人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