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五章 幻界生物
  大殿内房屋极多,尤其是这个正殿的后面,有一排精致的房间,星龙他们便住在了这里,为了防止诸葛文生出不轨之心,星龙他们夫妻只好给小慈在一个房间内睡觉。

  小慈当然是高兴,又可以和一群姐姐在一起睡觉了,但是,星龙却苦恼不堪,星龙有着强烈的欲望,已经禁yu几天的星龙,放着嘴边的美食却不能吃,心中的难受可想而知。

  “大哥,小慈已经睡着了,”几女在床上哄着小慈睡觉,星龙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无聊的想着杂事,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轻微的声音的传进了星龙的耳朵中。

  星龙转过身去,发现,小慈已经在他姐姐小妍怀里甜甜的睡了,嘴角而带着顽皮的笑意,而三女,此时穿的都是亵衣,无限的春光让星龙的**大涨。

  “嘿嘿,宝贝们,你们老公我来了,”怕吵醒了小慈,星龙低声说了句,迅速的跳上床,身子如羽毛一般的轻巧,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跳上床的星龙,身体开始不安分起来,嘴巴已经和风影的嘴唇结合在一起,两人的舌头在纠缠着。

  星龙的一只手进攻着青格儿,频频挑衅着青格儿的身体,几女也怕把小慈吵醒,亦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嘴中不时轻哼出声,更是挑逗的星龙不能自已。

  而星龙的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抚摩向小妍,小妍是一动不敢动,怀中的小慈还是熟睡,万一把她吵醒了,那结果可就尴尬了。

  星龙现在已经进入了青格儿的体内,他强壮的身体开始快度的运动起来,房间内充满了糜烂的春潮。

  可是,一件让几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星龙在小妍身上肆意的鞭挞时,此时被风影抱着的小慈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时间,呼吸停止,星龙和几女都楞住了,而星龙的此时跟小妍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哥哥,你们在干什么呢?”小慈的小脸上显出一丝红潮,看着星龙强壮的身体压在姐姐的身上,小慈朦胧的心里意识到了什么。

  “恩,那个,没有什么…快些睡觉吧,”星龙尴尬的就要撞墙了。

  风影也回过神,赶忙用手把小慈的眼睛捂住,说道:“小慈,快些睡觉吧,没有什么好看的,哥哥在和姐姐玩游戏呢?”

  “什么游戏嘛,我也想玩,”小慈挣扎的说道。

  “等你长大一些,哥哥在陪你玩,”星龙一根手指点在小慈的头上,马上,小慈又陷入睡眠。

  夫妻几人,互相看着,过一会,才齐声笑起来,尤其是小妍,当自己的妹妹看见她和她的大哥在…,她都要羞死了。

  “呵呵,小妍,我们继续吧,”星龙戏谑的笑声,身子又开始动起来,而小妍,没有了刚才的豪放,变的害羞起来,却不知,她这个样子,却是更能让星龙兴奋。

  一夜无话,夫妻几人过了愉快的夜晚,后半夜,几人才互相拥着睡了。

  早餐是在另一处宫殿内吃的,那是原本大圣教的几个头目一起用餐的地方,为了不让那些大圣教的教徒们起疑心,餐厅上,就只有星龙与诸葛文两人。

  “我今天去侦看一翻,先生有什么见解?”星龙喝口鱼汤,微笑的问道。

  “我没什么见解,一切都是你自己决定,我不想参与其间,”诸葛文也喝了口汤,淡淡的说道。

  “呵呵,和先生说话,是一种享受。”

  “跟你在一起说话,我很难受。”

  “星某人有这么惹人厌烦吗?”星龙哈哈而笑。

  “不要打扰我,山上我自己布置的禁止已经解开了,剩下的,就是那山自己的禁止”诸葛文吃的很少,喝点一碗汤,吃了一条鱼肉饼后,便离开了。

  “奇怪的人,却有着让摸不着边的头脑,”星龙嘟囔着,坐在这里,吃完早饭,星龙又用戒指装了许多早饭,走到后院,给他的妻子们送去。

  留下李木朋在这里保护他们,星龙领着侍卫们,去观察整个岛。

  宫殿后面便是那神剑埋藏之地,路上崎岖坎坷,没有先前的通畅,杂草顿生,根本没有人把手,饶过宫殿后,一座巍峨的大山毅然出现在星龙他们的视线内。

  山的海拔不高,有几百米,但是很宽大,岛屿的一半便是这座山,山上草木杂乱,没有规章,到处是比人还要高的杂草,树木长的也极其高大,十几米高大的树木把整座山都占据着。

  “公子,圣母说的剑可是在这里?”后面一个侍卫疑声道。

  “应该吧,”星龙在没有感觉到这个山声有任何力量的波动,但是却不感小瞧此山,这座山给星龙很怪异的感觉,有种危险的感觉。

  “公子,我们现在是不是去上面查看呢?”后面的侍卫有些急不可待。

  “好吧,”既然来了,星龙就没有顾忌了,即使山上真的有神兽出没。

  此处杂草虽然横生,但是不知道是被谁,开辟了一条山道,一行人沿着山道向上走着,因为到了夏天,蚊虫多到让星龙厌倦的地步。

  但是,等开始踏上这座山后,星龙便感觉到不对劲了,身体内的能量在逐渐的减少,虽然是很缓慢,但是若是在这里待上几个时辰,那么,他们就要变成废人了。

  “公子,此山有古怪,”后面一个侍卫惊叫道。

  “恩,我身体内的力量也在减少中,你们还有没有胆子继续随我向上,”星龙运转起本身的能量,试图吸收游走在大地的元气,阻止身体能量的外泻。

  但是无济于事,从踏上山后,浓厚的天地能量已经隔离在外面,这里,星龙他们身体内的能量一直被吸收着,但是却补充不回来,一行人脸色都阴森可怕,若是这样,还有什么取剑的理由,本来神剑便有神兽守护,现在他们的力量又慢慢的变弱,根本就没有一点的胜算。

  “呵呵,不用怕,我们现在加紧登上山,草草侦察后,便下山想办法,”星龙全身冒起红光,如一道红色的烟雾,迅疾的朝山顶出发。

  后面的侍卫也听从星龙的话,顿时,十几道轻烟飞快的朝山顶走去。

  当星龙一行人来到山顶后,全部都是累的满头大汗,星龙也不例外,一路上来,身体内的能量以几何般的速度下降,加上一行人运用体内的真元力,此时,他们身体的能量都所剩无几。

  星龙开始打量山顶,山顶上树木茂盛,去不见杂草,显得空旷,几乎是没棵树都有几十米的高度,树上枝叶茂密,把太阳的光芒完全的阻挡住,没有阳光照射的山顶,阴森可噬,偶尔的一丝风吹过,吹动着树木不停的晃动。

  在山顶的右面,一个巨大的山洞出现在众人的眼里,星龙与那些侍卫对视一眼,知道,神剑有可能就在那里面。

  但是没有人敢提议去山洞一看,包括星龙在内,所有人身体内的能量已经少的可怜,此时若是贸然进去,若是遇到神兽,他们肯定会葬身在神兽的腹内。

  “公子,怎么办?”

  “回去,这里的气氛太不正常了,我总感觉有人在窥视我们,而且,这些树木太不寻常了,这里吸收不到天地间丝毫的元气,时间长了,我们吃不消。”星龙双眼骨碌乱转,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

  “但是,取剑的事怎么办?”一个侍卫犹豫的问道。

  “放心,我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做好,你们不需要担心。”星龙冷冷的答道。

  “公子,他不是那个意思,他的意思是…,”

  “什么意思我很明白了,好了,我们下山吧,没有力量的感觉很不好受,”星龙淡淡的把话抢了过去,道。

  一行人沿着原路准备下山,但是走了半个时辰,却惊诧的发现,他们被困住了,现在根本没有办法下山,一群人一直在原地打转,在山顶上转了一个时辰后,星龙的眼睛闪出寒光。

  “这里被别人设了阵法,我们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力量,变的与常人无异,走出这阵,不是易事,”星龙用削尖的树枝在一棵树上留上了记号。

  “公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那些侍卫亦是久经阵地的老手,都冷静的看着四周,防止意外的情况发生。

  “等。”

  “等?”

  “不错,布置这阵法的应该是诸葛文,他不想要我门的性命,我们只好等他到来。”星龙脑海中显出诸葛文冷漠的眼神,口中平静的说道。

  原来,诸葛文并没有撤销他的禁止。

  正当星龙一行人不知道怎么办时,在他们前面,空间似乎发生扭转,白光一闪,在他们前面不远,竟然站着一排奇怪的生物。

  雪白色的毛如冬天的雪花,晶莹透亮,如狗一般大的身躯,长有四肢,没有尾巴,眼睛明亮,头上长有两只红色犄角,一双虎牙露在外面。

  十几只可爱中带着凶悍的生物站在星龙他们的面前,一双双珍珠般的眼睛盯着星龙他们,空气中传来微波的杀气,攻击意味明显。

  “大家小心,”星龙他们只能后退,没有力量的他们,比之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异变开始,那些奇怪的生物旋风般的扑向星龙,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一人对付一只,速战,”星龙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戒指里拿出他的黑色长刀,扑向其中的一只。

  身体内的力量虽然已经快要枯竭,但是依照比一般人还有灵活的身体和反映快的大脑,星龙还可以跟这只看似无害的生物战成平手。

  但是,却是处于劣势,长久下来,星龙后必败,看其他侍卫,比星龙的情况还要糟糕,这些身体有着雪白皮毛的生物,嘴里的牙齿却是坚硬无比。

  几个侍卫由于不小心,已经被咬伤了,而且,伴随着强烈的麻醉效果,让那些侍卫昏昏欲睡,提不起一点战斗意志。

  “诸葛先生,请现身一见,”星龙勉强躲掉眼前生物的扑咬,高声喊到,却不料,因为分心的缘故,星龙终于受伤了。

  右大腿被那只生物狠狠的咬住了,无法言语的疼痛让星龙产生暴怒,嘴里狂吼一声,拿着刀的手开始了迅速的旋转起来,舞起一片刀花。

  “不可饶恕啊,你们这些卑微的畜生,让我受伤了,不可饶恕,杀,”星龙双眼变的赤红,全身散发着黑气,此时的星龙,全身笼罩在黑气里,看不出人影,但是滔天的杀气卷起四周一片尘土。

  便是刚才那只怪兽,一时间,也不做进攻,明亮的眼睛中带了彷徨,不明白,原本一个很弱的生物为什么此时会变的这么强了。

  “吼”一声巨大的叫声来自那团黑舞之中,星龙此时大脑十分的清醒,力量源源不断的开始回归身体,在他的大脑深处,一股堪之让星龙都感到惊惧的力量正冒出来,然后,均匀的撒在星龙身上的每一处。

  无暇多想,恢复力量的星龙,低头看着依然还流血不止的大腿,裂嘴笑开,嘴中自言自语道:“似乎,好久没有感受到受伤的味道了,这种味道依然让人回味啊。”

  黑色的雾气散去,在一只怪物没有一点防备的时候,一条巨大的刀气幻化成一条噬人的猛虎,呼啸的扑向了它。

  “咯吱,咯吱,”漂亮的怪物发出痛苦的声音,但是阻挡不住它的身体消失,几息后,它消失在空气中,没有留下任何的残渣。

  “公子,你的力量恢复了?”众侍卫又惊又喜,星龙在他们眼中更是增添几分神秘。

  “呵呵,不错,你们到一边休息吧,诸葛先生既然想陪我们玩这个游戏,我们就陪他玩下去,如果他舍得这些宝贝的话。”星龙看了眼围在一起的小生物,微笑的说道。

  “下山吧,禁止我已经破除了,不要为难它们,”一声叹息进每个人的耳朵中。

  “呵呵,既然先生如是说了,我等自然遵命,”星龙收起他的刀,笑嘻嘻的说道,同时,前方的空气再次出现诡异般的变化,那些可爱的怪物消失了。

  “休息一会,我们下去吧。”星龙对那些侍卫说道,同时,开始思索起刚才发生的事。

  先前被攻击,显然是诸葛文在试探他们的能力,星龙身体的异变可能让诸葛文始料不及,但是星龙亦知道,诸葛文并没有想杀他们的意思,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但是诸葛文还是太小看星龙了。

  “啧啧,没有冒险,我怎么会有兴趣了,诸葛先生,这次的事情越来越好玩了,”星龙似是自语,又好象是在对诸葛文说。

  “公子,我们的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下山了,”一个侍卫恭敬的说道。

  “恩,走吧。”

  没有任何的阻挡,一行人轻松的下了山,站在山脚下,星龙一行人感到很窝囊,连山洞都没有进,并且还被别人困在了山上,甚至是有几个侍卫还受了伤,其中还包括星龙在内,

  “五爷好,”回到岛屿的正面,一路上,无数的大圣教教徒都恭敬的对星龙喊道。

  “呵呵,我这个身份还真是吃香嘛,”星龙开玩笑的对后面的侍卫道。

  “让公子装扮此人,那人即使到死了,也是荣幸,”一个侍卫淡淡的说道。

  回到了大殿,不出星龙所想,诸葛文正在那里,此时,诸葛文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热腾腾的茶,他的手中,拿着一卷书,诸葛文正在聚精会神的读着,完全无视星龙。

  “先生,今天你可是差点便要了我等性命,”星龙坐到他旁边一张软椅上,笑呵呵的说道。

  “若是连那点苦难也承受不住,我是不会让你轻易取剑的,”诸葛文淡淡的说道。

  “那我谢谢先生关心了,先生看在下有资格取得神剑吗?”星龙嬉皮笑脸的说道。

  “有。”诸葛文的话一向简单。

  “明天,五毒教会到达这里,你有什么想法吗?”沉默半晌,诸葛文忽然说道,星龙终于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一些波动,似乎很焦急。

  “区区一个五毒教,先生能放在眼中吗?”星龙不屑一笑,道。

  “若是五毒教后面是一个大的修真门派呢?”

  “哦,请先生详细说,”星龙心中一紧,没想到这个瘸子这么有本事,什么事都知道,心中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拖回神州,此人心中的藏有大智慧,不能埋没在此。

  “根据我的了解,我发现,五毒教与中原修真第一门派蜀山仙剑派有联系,区区五毒教你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但是加上蜀山派,你和你的手下是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的,”诸葛文淡淡的说道。

  “是吗,那么先生有什么好的计谋吗?”星龙的口气变的也平淡起来。

  诸葛文微微吃惊的看着星龙一眼,显是没料到星龙会如此的镇定,但是马上说道:“我们联手对付五毒教,应该有五层的胜算。”

  “先生是不是真的把在下当做白痴呢?”星龙神秘的笑笑,道。

  诸葛文身上散发出奇怪的气息,刹那间消失不踪,眼睛中一抹光华闪出:“你想说什么?”

  “那蜀山派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大圣教派大批的高手来吗,若是没有对他们蜀山派有利,我想,即使是一个最浅显的修真者也不会来,说白了,其实,就是这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他们想要的东西,无非就是在你手中,对吧,先生。”星龙嘴角一仰,嬉笑道。

  诸葛文神色不自然的看了一眼星龙,好半晌,长长的叹口气,幽幽的说道:“是我小看了你,不是,他们是冲我而来,我只是想利用你而已。”

  “先生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自然会帮助先生对付他们,再说,我本就不是正道修真。”星龙脸上绽放起大大的微笑。

  诸葛文此时才开始真正的打量起星龙,星龙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嘴角浮出邪邪的笑容,道:“先生怎么了?”

  “你是一个神奇的人,诸葛佩服。”诸葛文转过头,长叹一声。

  “呵呵,承蒙先生再次夸奖,星某人汗颜,”星龙笑了,他知道,他现在已经让这个骄傲的年轻人感到吃惊了,而他,也准备展开他的计划。

  “既然你想帮我,我就不再托词,只要帮我度过这次危机,我全力帮你取得神剑,如何?”诸葛文恢复他一贯冷漠的神色。

  “成交。”

  星龙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诸葛文平静的面孔,向后院走去,两人心中都各自盘算的小算盘,共同的是,都不是想要谋害对方。

  “哥哥,你回来了?”小慈手中拿着很好看的贝壳,脆声声的叫道。

  “是啊,我的小宝贝,一上午在这里憋着,闷吗?”星龙疼爱的抱起小慈,笑道。

  “不闷,对了,哥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哎,”当小慈说了这话后,身后三女都面色大变,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向星龙。

  星龙也感觉到小慈问的问题将会很古怪,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小慈…想知道什么…哥哥都会告诉你的。”

  “哥哥,昨天夜里你和姐姐们做什么游戏呢,看你们的样子,好象是特别好玩吧,”小慈天真的抬起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