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八章 龙猫
  一群修真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实在难以相信,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小猫便是那魔气冲天的魔兽,但是事实是不能否认的,魔气就是从这个小猫身上散发出去的。

  整个空间越来越强的魔气,让众人不得意提了本身的修为来抗衡,每个都很谨慎。

  “星龙小子,听得到我的声音吗?”正当星龙还琢磨着为什么会有这么熟悉的感觉时,一道好听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比黄莺的叫声还要响脆,听声音象是一个少女。

  那种如天簌般的声音顿时让星龙楞住了,四处打量着,看看是谁给他传音。

  “你个笨蛋,我就在你前面啊,”又是一阵声音,星龙彻底呆了,因为他明白了,跟他交谈的正是对面的那只魔猫。

  “是…。是你给我说话?”星龙在心里试探的问道。

  “笨蛋,不是我难道还有别人吗,夜,你怎么越来越笨了,”那只猫没好气的说道。

  星龙眼睛又陷入迷离,为什么又有这样的上古生物喊他为夜,难道自己真的和他们以前认识人长的很相似?

  “对不起,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不是你口中的夜,我想,你找错了,”星龙语气平淡的说道。

  “呵呵,知道嘛,你的记忆被那封印了,好了,不喊你那个名字了,还是叫你龙小子吧,混沌那混蛋东西难道就没有对你提起我?”

  “你认识他,”星龙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一下,但是随即安定下来,没有让外界的修真者发现异常。

  “废话,想当初,我们一起扶持你,哦,对了,不说当初了,恩,那个总之呢,我跟混沌那小子是认识的,我们一起被三清那混蛋封印在这里,就等着你来救我们呢,不过现在我自己也快冲破封印了,也不用你来救了。”那只猫脾气似乎不怎么好,声音虽然好听,但是语气却很蛮横。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星龙听了,却倍感亲切,仿佛是他的一个小朋友,正在向他撒娇一般,心里暖洋洋的。

  “那你到底是什么,混沌是原古神兽,它的大名世人皆知,你不会也是传说中的神兽吧,”星龙骇然的想到。

  “算你聪明,本小姐就是传说中神兽中力量最强,容貌最美的白虎圣兽的妹妹,”那只猫自鸣得意的说道,但是却不想,星龙根本没有听说过。

  “大姐…你是白虎圣兽的妹妹,咱说谎话也要有个限度啊,你若是它的妹妹,谁还敢封印你啊,”星龙怎么会相信它说的话,笑话,若是它是至尊四兽之一白虎的妹妹,那别说是三清那东西,就是真正的神佛也不敢对其下手啊。

  “可是…若是我要说,就是我哥哥让他们把我封印的呢?”忽然,它的话伤感起来,那哀伤的感觉紧接着星龙,让星龙的内心也有些悲伤。

  “我相信你,”星龙淡淡的说道。

  星龙跟这只奇怪的猫愉快的交谈的时候,其他的人的处境却不大妙,因为这里的压力是越来越大,这些正道修真几乎抵挡不住这猛烈的精神打击。

  “大家一起上,干掉它,”空空老和尚的手上多了一个红色的钵盂,猛的抛到天空,钵盂的口面朝着那只猫。

  其他人也都行动了起来,不大一会,整个空间都被这些正道修真的法宝所笼罩。

  “喝,”又是一阵大喝声,玄心正宗几人一起操控了一柄巨大无比的光剑,当头斩了下去。

  而紧接的是,娥眉派的术剑,几条剑靠近它,在剑尖上吐着炽热的火焰,似要焚烧了它,而蜀山仙剑派则是百剑齐发,一同朝它全身每个地方刺去。

  少林的和尚们一边念着经文,而他们头上钵盂也都旋转着发出光芒,一团团黄色的光线那些钵盂中射出来,打在它的身上。

  而双修门的那几个人,却是凭空漂浮在空中,阵阵糜烂的声音从空中响起,但是包括星龙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被那种悦耳的声音打动,而是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局势。

  当那些糜烂的声音消失后,无数的光球如冰雹一样向它发射过去,那些光球散发着淡淡香味,如枣一般的大小,但是却都是泥入大海,没有丁点的反映。

  茅山派的几个天师开始面色严峻起来,口中不知道念叨着些什么,手中的桃木剑挥舞急速,忽然,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那些桃木剑的剑端冒出,飞射在那只猫的胸前。

  “你有没有事?”此时,无动于衷的就只有星龙自己,看见那么多人一起攻击这只猫,星龙的内心开始愤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愤怒,始终感觉到,那些人是在毁坏他心爱的东西。

  “哈哈,我当然没有事情了,我就是让他们攻击我,但是他们岂又知道,任何的外力攻击,封印我的那些法器就会自动做出反击,用他们攻击的法力把我的封印揭开,岂不是很好,前几日,我故意把魔气散发出去,就是这个目的。”那只猫猖狂的笑声传进星龙的耳朵里。

  但是它的声音依旧好听,见它没有事情,星龙也放心了,试探的问道:“你叫什么?”

  “你叫我龙猫吧,对了,你也开始攻击我吧,不然的话,他们要怀疑你了,正好,也算是在帮我解开封印,”龙猫回应道。

  一向精明的星龙几乎是没有半点的犹豫,全身开始冒起红色的光芒,淡淡的邪气从他的身体上发出,但是好在,这里魔焰滔天,加上那些全心对付龙猫,所以,星龙身上的气息并没有被他们察觉。

  “哼,几万年了,本小姐也改讨回点公道了,”在星龙耳朵里,那龙猫不忿的声音响道。

  “你想干什么?”星龙直觉上便认为对面的龙猫不会做什么好事。

  “把这些人全部杀光了,他们都是我们那个时代那些伪君子的后代,当然是杀光他们了,”她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行,”星龙马上反驳,不能杀他们,他们对我还有用处,星龙厉声道,口语间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你要他们干什么,他们又不听你的话,”龙猫有些不满的说道,但是对星龙说话的口气不甚在意。

  “呵呵,如果你把他们全部弄晕了,到时候,我不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了”星龙奸笑的说道。

  “你想欺骗他们,让他们信任你,”龙猫狐疑道。

  “不错,他们对我还有很大的用处,你千万不要卤莽乱来,”星龙在心里应声道。

  “那好,现在封印已经打开了,你闭上眼睛,我怕不小心也把你伤到,”龙猫答应了星龙的要求。

  “多谢了,”星龙把闭上眼睛,并且不再攻击了,但是就是闭上眼睛,它依然感觉到一道亮的刺眼的光芒,带这强烈让人晕眩的感觉,星龙努力运转本身的修为,才止住要昏迷的大脑。

  “睁开眼睛吧,”声音传进了星龙的耳朵,是通过空气的波动传进了星龙的耳朵,不再是先前的那种传音似的说话。

  星龙睁开眼睛,首先看见的是一群正道修真倒在地上,但是好在好有气息,第二眼便是他前方的不远处,一只白色的小猫在四处的走着,另星龙惊奇的是,那只猫脸上居然还带着激动和兴奋。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又可以走路了,哈哈,”从那只猫嘴里的声音依旧是很好听,但是那语气却让星龙苦笑的皱着眉头,那简直就是一个暴力女嘛。

  “龙小子,我要去找混沌了,这里你自己摆平了,”龙猫话语中充满了兴奋

  但是星龙却知道,这些上古神兽基本上都是把人类当作食物,要是这龙猫出去后,随意吃人的话,那星龙他的罪孽就大了。

  “等等,”星龙慌忙的叫做正准备出去的龙猫。

  “怎么了?”龙猫抬起那好奇的眼睛,诧异的问道,那黑宝石般的眼睛,让星龙又是在心中一阵赞叹,这眼睛,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石。

  “大姐,你吃人吗?”星龙试探的问道。

  “当然了,人类是最好的肉食,尤其是把人插到树叉上,用小火慢烤,那种滋味我始终难以忘记啊,我现在就准备大吃一顿呢。”龙猫理所当然的说道。

  果然,星龙在心里哀嚎道,为什么这些神兽总是喜欢吃人呢,他赶紧上前走几步,神色尴尬的说道:“能不能不去吃人呢?”

  星龙知道自己说这话很为难,因为人类把其他动物当作食物,而又有生物把人类当作食物,本来便是平常之事,但是星龙自己却是人类,看着人类被其他动物当食物而食用,心里自然很不是味道。

  “呵呵,为什么不能呢,就因为你也是人类吗?人类把其他生物当作食物,我把人类当作食物本是应该的很,”龙猫看着星龙尴尬的眼神,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我知道我是自私了点,但是其实,其他动物的肉也是很好吃,比如,猪肉,牛肉,羊肉,这个人肉,是不是可以少吃点。”星龙尴尬的陪着笑,讨好的说道。

  “呵呵,给你开玩笑拉,我听你的就是,但是人肉能让我迅速的恢复力量,所以是要必须吃的,但是可以少吃,一天吃十个人,怎么样,这是最低的要求了。”龙猫笑嘻嘻的说道。

  “那…好吧,但是要记住。妇孺,幼儿不能食用,好人者不能食用,”星龙无奈的说道。

  “好吧,现在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走了,”龙猫点头说道。

  “恩,没有了,不,还有一件事,”星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问道。

  “什么事啊,你一次说完不就成了,”龙猫不高兴的说道。

  “关于天泣丹的事,他们怎么说,你这里有天泣丹呢?”星龙也狐疑的说道,因为黄帝虽然也是传说中的人物,但是这上古神兽却是几万前年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认识黄帝呢?

  “天泣丹,那是什么东西,听起来似乎很威风的样子?”果然,龙猫也不知道。

  “哦,没有什么,你去吧,找到混沌后,帮我问它声好,它闭关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星龙摆摆手说道。

  “呵呵,它早就没事了,现在不知道在那里逛呢,前几天,我们还通过千里传音说过话呢,走了,龙小子,祝你早日恢复一切。”龙猫迈着它的猫步走了出去。

  一个阴谋,自从知道了龙猫的身份后,星龙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一个阴谋,一个让全正道修真全部灭亡的阴谋,策划这事件的人肯定知道这里面关押的是什么,借助龙猫的威力来消灭这些正道众人。

  可是那人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星龙的突然出现,把一切都破坏了,但是星龙也始终没有想明白,究竟会是什么人知道这里封印的生物是上古的神兽呢,难道是上古时期的魔人们回来了?

  星龙想到一个可怕的想法,但是随即让他否定了,因为若是真的的魔界通道被打开的话,那么,另一个世界的仙人们怎么会坐视不理呢,怎么说,这些也都是他们的子民。

  想来想去,星龙还是想不通前因后果,揉揉发酸的脑袋,把这个恼人的事抛出去,开始打量起这些正道修真。

  星龙可不是什么好人,相反,他还是一个标准的无赖,看着那几个双修门以及蜀山仙剑派的女子脸上都蒙着纱巾,他坏坏的笑起来。

  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样子的女人,还不敢露脸见人,难道真的是丑八怪,星龙先是走到双修门女子前面,因为,他发现,这两个女子的身材丰满,自然的,他就先看看她们的面貌。

  很惬意的把双修门两个女子的面纱摘下来,星龙双眼露出赞赏的神色,果然是美女,成熟的风韵让星龙都有些心动,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此时更是两副睡美人的姿态,让星龙这个“趁人之危”的君子大饱了眼福。

  好好的欣赏了一会,星龙又帮她们把棉纱戴上,转身去看蜀山派两个女子的容貌,首先,星龙要看的便是那神情冷漠,叫雨情的女子。

  当把她的面纱摘下来的时候,星龙自己也有些吃惊了,女子长相是在是美丽的惊人,一双眼睛微微的闭着,那完美无暇的面孔正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淡淡的体香从她的身体上传来,让星龙好一阵迷失。

  透过那领子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春光,那是多么的耀眼的一片,顿时星龙竟然有些口干舌糟了,忙把持住自己,站了起来,帮助女子把面纱戴上。

  深深的吸了口气,星龙根本没有心思再去看另一个女子的相貌,看着一群倒地的正道修真,星龙暗叹一口气,开始思考起来。

  把这些人控制住的话,那将会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星龙开始暗自揣测起来,这些人都是中原修真界的精英,倘若是跟他们交上朋友的话,那么将来的遇到什么事,还有可能跟他们商量,星龙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会被他们看不起,甚至是将会被他们追杀,但是倘若自己救了他们呢?

  想到这里,星龙笑了,开始在这里布置起来,狂大的真元力开始从他的身体才涌了出来,不大一会,就把这里的空间弄的一团糟。

  那些人身上也满是灰尘,而星龙自己也是累的跟狗一样,大喘着气坐下来,看着还没醒来的一群人,星龙准备走了,但是临走之前,他还要给他们留点好印象。

  迫不得已,用真元力努力吐出几口血,异常的醒目,恰好能让所有的人看的见,当看见自己把一切都布置好后,星龙蹒跚的走了出去。

  此时天已经微微明,星龙一边飞奔着回到自己的别院,一边努力让自己的体力和精神力恢复,等到了他的别院,他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这个时候,太阳正开始上升,晚上的阴气和太阳的阳气一起构造了不同寻常的大地的能量,星龙愉快的吸收了游历在大地间的能量。

  当星龙回到家的时候,有些心疼的发现,自己的妻子们还没有睡觉,看着最大的那间房子的灯光还亮着,星龙心里抽搐一下,慢腾腾的推开房间门。

  “你们怎么这么傻呢,怎么还不睡觉呢?”星龙进入房间后,心疼的说道,语气中还夹杂了点疲惫。

  “大哥,我们是你的妻子,妻子哪有丈夫没有回来就睡觉的道理?”小妍轻轻的看了眼星龙,淡淡的说道。

  “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不会回来这么晚呢,天色已经快亮了,你们睡一会吧,我守着你们,”星龙搂着他的三位娇妻,温柔的说道。

  “恩,”星龙来了,三女的精神就松懈了,一会儿,三女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让星龙笑起来,有这么好的妻子们,他星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在苏州又迎来新的夜晚的时候,两辆宽敞的马车已经出了了苏州城,开始一直南下。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呢?”小慈坐在星龙的腿上,好奇的问道,

  “你们有没有见过大海呢?”星龙笑着反问道,双眼笑眯眯的看着车里的几女,手中却不停,不时把剥好的橘子放进小慈的口中。

  “大海,是那传说中与天相连的地方吗?”风影向往的说道。

  “是不是与天相连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这次就是要去南海,让我们一起去看看浩瀚的大海是个什么样子吧。”星龙应声道。

  “哥哥,什么是大海呢?”小慈却不知道天下还有什么大海,不由抬起那红扑扑的脸蛋,问道。

  “大海啊,大海就是很大,很深的湖泊,那是比几万个湖泊还要大,大海的宽度就是半个中原这么大,你能想象吗?”星龙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要胡乱搪塞道。

  “挖,这么大啊,但是那大海在什么地方呢?”小慈又问道。

  “是南边,一直到了天涯的尽头,传说中,大海比天空还要蓝,是世间最美丽的景色,”星龙也没有见到大海,也是凭空猜测着。

  “哥哥,那我们快点去嘛,小慈我想见见见大海是什么样子呢,”小慈的脸上显现出向往的神情。

  “呵呵,还很早呢,我们一路参观路过城镇的景色,几个月后才能到呢,所以,咱们不要急,很多城镇的景色也都是很美丽的啊。”星龙抚摩着小慈的头,对一车人说道。

  正当星龙已经离开了苏州,向那传说中的南海行驶去的时候,在那神秘的地下山洞里,众正道修真也慢慢的醒来了。

  首先醒来的是茅山派的中年人,他艰难的睁开眼睛,顿时被四周的一切给震慑住了,周围一切仿佛是发生了地震一般,碎石撒了一地,而他们四周却没有什么事,显然是有人把这里保护住了。

  在他醒来半个时辰后,又有人醒来是,是娥眉派的一个尼姑,那尼姑见茅山派的中年天师第一醒来了,感到很不可思议,象是没有料到茅山中竟然有这么高修为的人。

  但是她转念想到,当初她的师傅曾经告诉过她,千万不要小看茅山派,那才是中原正道修真的第一门派,只是他们不想要这个虚名而已。

  看过今天,这个尼姑才有些相信了,原来,世界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完美,原本以为她的功力便是中原修真的第一的高手,但是却一个魔兽双眼冒出的光芒轻易的给弄晕了。

  “天师,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恭敬的问道,没有了以往的骄傲。

  “呵呵,我也不知道,我刚醒来一会,师太就已经醒来,但是看这场面,象是经历了一场很大的战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飘渺峰的传人打败的那魔兽。”茅山派的那人思索的说道。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慢悠悠的醒来了,看到他们周围凌乱的一片,也都大吃一惊,纷纷嚷嚷,讨论着事情的起因。

  “大竟静一下,毛天师是首先醒来的,还是让天师说下这里究竟发生的什么事吧,”那娥眉的尼姑一席话又让原本已经快平息的骚乱又响起来。

  “呵呵,我也是刚醒来而已,并不比各位醒来的多早,其实,我醒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是这么一个场面了,大家看,在前面有几滩干涸的血迹,想是飘渺峰的公子与那魔兽战斗时受伤造成,你们在看周围,便表明是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战斗。”中年天师苦笑的说道,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修为高深。

  “但是那飘渺峰的传人又去哪里呢?”蜀山派的雨情诧异的问道。

  “呵呵,我也不清楚,想必是走了吧,”中年天师耸耸肩膀,摇头说道。

  “我想不是,应该是去追踪那魔兽去了,你们感知一下,那这里并没有死气,说明那魔兽并没有死,你们再看,除了那公子留下的血外,魔兽估计并没有受多大的伤,想来是出了这个山洞了。”说话是娥眉的那个尼姑。

  她的话让其他人都点头,确实,这里一点死气也没有,说明没有什么生物死亡,看这里虽然凌乱,但是跟修真者之间的战斗的场面很不符合,再看那魔兽能在一击下,让他们全部晕厥,那就说明那是多么厉害的魔兽。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魔兽是猎人,它去追杀飘渺峰的传人。”一直没有说话的少林和尚空空说道。

  众人面色大变,确实有这个可能,但是随即所有人又都释然,既然那飘渺峰的传人把魔兽引开,就说明能够逃的掉,再怎么说,那也是神州修真界隐世门派最强的传人。

  “哎,我们走吧,这次真的是丢大人了,要是没有突然而来的飘渺峰的传人,我们还不都要死在这里了,咱们原来一直都是井底之蛙啊,”中年天师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唏嘘的说道。

  众人深以为然,经过这次事情,中原正道修真在也没有了以往的骄傲神态,星龙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他这次无意中办的这个事情,促使了修真界千年来又一次真正的团结和强大。

  一个邪修真在无意间为正道修真做了榜样,这要是让星龙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