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三章 大婚
  而狂圣却是手掌发出使几条黑色的丝线,把刚挨了星龙剑气的十几人全部缠在了一起,任凭那些人怎么使劲,都挣脱不开。

  而此时,攻击却是一个序幕而已,星龙出现在那些的的头上,全身被黑色的雾气所笼罩,那些雾气分快的把那些人遮掩住。

  无边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约是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些惨叫声才渐渐的消失,换之而来的是,星龙焕发的面孔。

  “呵呵,刚刚修炼成功的吸神大法的威力果然不可小窥,”星龙面带微笑的说道,额头似乎微微有些发黑。

  “二哥,这样歹毒的法决对你没有什么后遗症吧,”狂圣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不会,师傅教的法决怎么会有后遗症呢?星龙不在意的说道。

  “那就好,这些该死的混蛋,居然敢冒充我的师弟,真是最该万死。”狂圣见星龙没事,开始咒骂起刚才那一群倒霉鬼。

  “你怎么知道那些是假冒的,我看他们身上的气息与你的差不多,连我都以为他们是你们的师弟呢?”星龙疑惑的问道,同时,心中也警惕起来,因为他不敢保证,这是狂圣杀人灭口的方法。

  “因为我师傅曾经给我说过,有事必定亲自找我,否则,全部都是假消息,”狂圣没有看见星龙眼中的警惕,依旧老实回答道。

  “那刚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呢?”

  “我师傅有了危险。”狂圣没有回答星龙的问题,反是担忧的说道。

  “师叔有危险,可能吗,凭借师叔的本事,在中原的修士中,难稳胜他的根本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再说,即使打不过,凭借师叔的游云步伐,逃走应该不难吧。”星龙皱下眉头,淡淡的说道。

  “哎,事事难料,我让二哥不杀鳌拜的原因并不是借了我师傅的命令,而是我在无意中发现了鏊拜正在进行这个一项阴谋。”

  “什么阴谋?”星龙诧异的问道。

  “远古的神话二哥还记得吗?”狂圣的神情竟然有些恐惧,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

  “远古的传说很多,但是我不明白你让记得是那个故事?”

  “五万年前,魔出,众仙灭,”狂圣的声音仿佛是远古的呼唤,低沉有力,让星龙的脑海里幻想出一起凄厉的画面。

  “仙魔之战?”星龙根本对那些神话没有兴趣,隐约的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混沌便是在那个时候被当做魔兽封印,对于存在缥缈中的神仙,星龙对他们没有好感,内心似是对那些神仙极其的排斥,而他自己倒没有察觉出来。

  “不错,是仙魔之战,那时的魔兽已经重现人间了,我在鳌拜的密室里看见了,一个身高一丈,面目可憎的怪兽,”狂圣显得心有余悸的说道。

  “果然…果然如那小和尚所说啊,”相反星龙一点都不吃惊。

  “二哥知道这个事?”狂圣吃惊的跳了起来,不相信的说道。

  “谈不上知道,前些日子遇见一个小无相寺的和尚,从他的口中知道了,如今的中原出来很多莫明的东西,象是远古的生物纷纷从封印中醒转过来,其实没有什么,那些魔兽的本事我想中原的正道能够收拾,我们大可不必担心,”在内心深处中,对那些魔兽根本是不屑,星龙无所顾及的说道。

  “但若是通道口被打开,那些魔人从魔界出来怎么办?”狂圣看了眼满不在乎的星龙,叹气说道。

  “那个时候,事情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传说中的神仙不会下来吗,他们难道任凭那些魔人把神州大地搞的一团糟吗?”星龙依旧是不在乎。

  “呵呵,二哥真想的倒是舒心,其实鳌拜是一个突破口,若是我们现在不杀他,或许日后能从他的口中知道一些秘密。”

  “等等,我们忘了一件最重要事了?”忽然,星龙眉毛紧皱,从地上弹起来,惊叫的说道。

  “什么事?”看见星龙如此的事态,狂圣也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三弟,进皇宫,跟我一起住,离开鳌拜家,他知道了你的身份,咱们的谈话让我想起了,既然你是找我商量那些远古的魔兽的事情,那么,刚才的那些人又算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想杀掉我们呢?”星龙皱着眉头,一口气的说道。

  “二哥的意思是,鳌拜知道了我是卧底,他知道了咱们的身份,刚才故意派人想杀我们,”狂圣神情一顿,犹豫的说道。

  “除了这个解释,你还能想到更好的解释吗?”星龙昂首站着,说不出的潇洒,眉宇间的忧愁更添几分成熟。

  “但是…但是他们又怎么知道我要二哥离开北京城呢。”

  “这个倒不难解释,因为,他们听见我们的谈话,要知道,练就一双灵敏的耳朵,并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星龙重新坐到地上,微笑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狂圣一时间没有了主意,转头问星龙。

  “去皇宫里住上一段时间,等过了这个年关,我便彻底的让鳌拜消失在天地间,管他是什么魔人或是仙人,”星龙眼中的寒光似能把人杀死,那种眼光让狂圣都感到阵阵颤抖。

  “走吧,我们回去吧,皇宫里有你住的地方,明天是我结婚的好日子,现在该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吧,”星龙起身拍下屁股上的泥土,轻轻一跃,跳上一个树叉上,然后如同一道流星般的朝皇宫处的方向奔去。

  狂圣的目光此时却复杂起来,看着星龙即将远去的身影,低低的沉吟一声,追赶星龙去了。

  “你就住这里吧,这里是一间客房,很干净的,我你自己整理吧,我去睡觉了,”星龙笑呵呵的拍着狂圣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同时,脸上的微笑也随着他的转身而消失不见了。

  “大哥,你回来了?”当星龙刚走进房间,几道优美的声音便响起。

  “你们还没有睡觉吗?”星龙心疼的看着他的三位娇妻,顺便在火炉里加了块木炭,温柔的说道。

  “妻子就是该等夫君睡觉后才能睡的,再说,我们担心龙哥,所以,我们三人便一直聊天等着你了,幸好是三个人,我们都不觉得寂寞。”风影起身为星龙宽了衣。

  躺在暖和的被子下,身边是三距火热的躯体,星龙感到无比的幸福,有这么三位娇妻陪着他,星龙还有什么不满足啊。

  “睡吧,天晚了,”大手搂着三个心爱的女子,四人进入的了梦乡,明天,还有几个小时就来临了,而他们,也要正式成为夫妻了。

  结婚是件重大的事情,象星龙这样地位崇高的人,结婚更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从黎明开始,整个皇宫便开始忙碌起来,三女被接到了慈宁宫,等待晚上的时候,让星龙把她们的娶回去。

  无数的繁琐礼节让星龙心身疲惫,简直是比打了一场势均力敌的仗还要艰苦,北京城里的官员也不停的巴结着星龙,现在的星龙,在北京城的风头可是强劲,皇帝身边的红人,鏊拜的女婿,种种的关系,让那些官员都明白,这个星龙,将来会是一个权臣。

  鳌拜也前来为星龙庆贺,他的女儿也嫁到星龙那里,理所当然,他便成了星龙的岳父,在大庭广众下,星龙对他甚是礼貌,但是两人眼中的寒光却是遥遥呼应。

  从早上一直忙到了晚上,整个皇宫大摆酒宴,到了晚上,终于,星龙骑着马,兴高采烈的把三女接回了明月斋,而此时,盛大的宴会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跟无数的官员在一起拼酒,星龙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但是当一切要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皎洁的月光带着明亮的星星赶来为星龙庆贺。

  把酒气从自己的身体内逼了出来,星龙怀着颤抖之心走进了三女所在的房间。

  红色的盖头把三女的面貌全部遮掩住,但是三具同样颤抖的身躯让星龙顿时激动起来,终于,他星龙终于结婚了。

  轻轻的,慢慢的,把盖头全部掀开,三张面孔上有着激动,高兴,愉悦,完美无暇的面孔上流淌着幸福的泪水。

  “我终于成为你们的夫君了,”星龙站在床头边,看着三女此时的神态,轻声的说道。

  “我们也成为了大哥的妻子,”三女齐声道,话语中是说不出的幸福味道。

  喝完了交杯酒,真正的洞房花烛也要开始了。

  “小慈有没有来捣乱呢?”今天这么热闹的日子,小慈这个小精灵肯定是高兴坏了。

  “呵呵,那是当然了,怎么没有来呢,在大哥进来之前,小慈刚刚走,还是小妍偷偷的跑出去,把她哄睡着后,才又过来的。”风影的小手在星龙的胸口划了圆圈,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不想其他的了,俗话说的好,春宵一刻值千金嘛,娘子们,我们休息吧,”星龙邪笑一声后,红色的蚊帐开始放了下来,而星龙,也压在三人身上。

  三女虽然都已经跟星龙有过了合体之缘,但是此时也都紧张起来,这是他们正式成为夫妻的标志,三女虽然不说,但是都希望成为第一个被星龙临幸的人。

  星龙何尝不知道三女的意思,但是终究是先要宠幸一人,冷落另两人,忽然,灵光在脑海中一闪,有了主意。

  身体慢慢的飞到半空中,在三女疑惑的眼神中,星龙的双手开始打出奇怪的手印,而三女害羞的发现,她们的衣服在渐渐的脱落。

  害羞之余,也感到刺激和兴奋,不大一会,包括星龙在内,四人已经是**相见了。

  重新压在三女身上,三女光滑而带有弹性的皮肤让星龙颤抖起来,双手开始不规矩了,不断的探索着,三人中,数风影的胸部最是丰满,小妍的显得娇小,而青格儿显得可爱,星龙都是喜欢非常,不禁沉迷在三女丰满的肉体中,不愿自拔。

  “宝贝们,我知道你们的想法,而我却是一个人,而且,我也不愿意伤了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心,现在呢,我给你们一个想法,你们三个呢,再床上互相骚扰对方,我在半空中看着,你们谁赢了,我便先宠信谁,如何?”说完,星龙挺着他的巨物,飞身到了半空中。

  事情证明,在小妍怎么会是那两人对手了,风影和青格儿也属精明之人,两人先是连手欺负小妍,风影的双手攀上了小妍的胸前,轻轻的揉捏起来,而青格儿更是大胆,直接把双手探到小妍下面的幽谷。

  在小妍大叫着达到兴奋的顶点后,星龙已经忍到快要崩溃了,这样香艳的场景,哪怕是一个太监,也会雄风再起,更何况,是星龙这个比正常男人还好色的修真人。

  接下来,便是风影和青格儿之间的较量,结果是风影输了,当风影也大叫着达到兴奋的顶端时,星龙已经压在了青格儿的身上,此时,青格儿早就动情,主动吻起了星龙。

  星龙一边回吻着青格儿,一边腰身下沉,两人亲密的结合在一起,同时,两人的口中一起发出舒服的叫喊声。

  接下来,便是一室皆春,三女被星龙强壮的体魄所征服,每个人都满足的睡去了,而星龙也在三女的体内播放了生命的果实,希望在某一天能够开花结果。

  但是这个时候,当三女沉沉的睡了后,星龙却走了出去,他是要去追踪狂圣,其实,在昨天的晚上,星龙就已经发现了破绽,而且是致命的破绽,狂圣说的是假话,但是星龙不相信自己的兄弟已经背叛他,心里面还带着希望,希望一切都是假的。

  把自己的气息隐藏住,星龙非常自信,狂圣没有发现他的追踪,混沌教给他的那套法决奥妙无比,在经过几次研究后,让星龙学会了一种隐藏自己全部气息的法门,便是比他修为高出许多的人也未必可以在星龙刻意隐藏的情况下发现他。

  狂圣奔驰的速度很快,他对自己的修为很是放心,并没有在意有没有人在后面跟着他。

  在意料之中,心里面却冷了半截,狂圣果然是来到了鳌拜的家里,,星龙心中象是被狠狠的砸了一拳,难受至极,内心的悲伤和气愤却无处找人诉说。

  一路跟随着狂圣,来到了鳌拜后院的一处假山前,狂圣在某个地方按了下,一道暗门在山顶显出来,狂圣迅速的跳进去,在暗门关闭的瞬间,星龙犹如一道轻烟飘了进去。

  不敢跟狂圣保持太近的距离,遥遥的锁定住狂圣的气息,不久后,星龙看到一个大铁门在前面立着,此刻,狂圣已经进去了,轻轻的,星龙把一双耳朵放在铁门上,开始探听。

  “狂圣,事情办的怎么样?”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星龙的耳朵内。

  “是的师傅,我都是按照你吩咐的去做了,二哥他没有怀疑我在骗他,”狂圣恭敬的话语顿时让星龙皱起了眉头,那神秘声音的主人竟然是狂圣的师傅,清心居士。

  “仙长,星龙屡次破坏我的好事,仙长切记莫要饶恕他,”这个声音星龙再熟悉不过,那是清朝第一权臣鏊拜。

  “哼,我们想要做什么,还不配让你来管,若不是你身上流着魔兽的血液,你早就该死万次了,”清心居士冷哼一声,粗暴的打断鳌拜的话。

  “啧啧,仙长,你也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我虽然是一个凡人,但是我身体内的血液让我变的不平凡,若是尊者知道你这么对我,啧啧,后果是什么,想必不用我来说吧,”鳌拜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传进了星龙的耳朵里。

  “不用拿他来压我,他算什么,”清心居士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星龙在外面渐渐的听出些头绪,包括狂圣的师傅在内,都属于某个神秘的组织,而鳌拜在那组织里的身份虽然不高,但是他身体内的血液似乎可以让魔界的生物复活,来达到他们组织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师傅,二哥不想离开这里,我昨天从他的口风探听出来,他根本就是想杀了这个家伙后,离开北京,云游四方,”狂圣对他师傅说道。

  “哎,我其实早就知道,那孩子心性刚烈,性子比大哥的还要倔,若是强行让他离开,说不定会出大事情的,现在只能期待那孩子晚些杀这个人吧,”清心居士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不…你们不能让他杀我,你们要保护我,否则…否则我便不帮你们打开那封印,”鳌拜见这两师徒根本就没有把他的生命放在眼里,猛然大惊,急切的吼道。

  “这由不得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条有用的狗而已,一条狗,若是没有了一个可靠的主人,那就是一条野狗,小狂,你回去吧,免得你二哥担心你。”

  “是的,师傅,我就告辞了,”狂圣恭敬的应了声,便准备出去,而星龙已经早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狂圣回到明月斋,双脚刚刚落地,星龙的声音便已经到了:“三弟,你干什么去了?”

  “啊,”狂圣看着前面面色平静的星龙,心里一阵愧疚,二哥拿自己当兄弟,但是他却暗地里欺骗自己的兄长。

  “我…。我去见我师傅去了,”狂圣走到星龙的面前,支吾的说道。

  “哦,师叔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做晚辈的也应该去拜访才是”星龙淡淡的应了声。

  “二哥,其实…。”

  “你不用说,我知道,你从头到尾都是在欺骗我,是吗?”星龙挥手打断狂圣的话,平静的说道,但是双眼不由射出痛心的神情。

  “啊,二哥,不是的,我不是诚心欺骗你,是因为…,”

  “是因为鳌拜关系到魔兽封印是否能打开,是否能放出上古的凶兽,对吧,”再一次打断狂圣的话,星龙语气已经微有些怒气了。

  “大哥…。大哥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这次轮到狂圣吃惊了,难不成是刚才二哥偷偷跟自己去鳌拜家的密室,偷听到了自己跟师傅的谈话,想到这,狂圣全身寒毛战栗,若是这样的话,他岂不是要比师傅老人家的修为还要高?

  “不错,我是在外面偷听你们的谈话了,没想到啊,我一直深信的兄弟也会做出欺骗我的事情来,世间苍凉啊,难道世间真的没有了真情?”星龙仰天叹息一声,眼中无奈以及悲伤的神色让狂圣看的难受。

  “二哥,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师傅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但是我不清楚,不过,始终试要听师傅的话的,所以,二哥啊,请原谅我吧,”男子有泪不轻弹,而狂圣此时已经哭的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

  “信任出现了裂痕便很难弥补,”星龙深深的看了眼狂圣,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院子里的狂圣仰着头,满脸痛苦的看着天空,天空中流星一闪,似乎也在标志着他们兄弟的情分已尽,今生不配再做兄弟。

  “大哥,事情我已经打听出来了,大嫂父母的死确实是跟鳌拜有着莫大的关系,估计是鳌拜暗中下的毒手,”在炫烨的寝宫,星龙听了康熙的话后,忧愁和欣喜的心情一同充斥着他的心头。

  “大哥,你怎么了,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知道了,大哥就是除掉鳌拜,大嫂也只会感激你的啊,”炫烨见星龙满脸的担忧,不由疑惑问道。

  “哎,你不明白的,青格让鳌拜养了这么多年,感情十分的深厚,若是让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怕她会受不了打击,我想就是知道了真相,她也绝对不会让我杀了鳌拜的,”星龙叹息道。

  “那大哥想怎么了结?”

  “没有办法了,只能隐瞒青格一段时间,我杀掉鳌拜后,便会离开皇宫,过了些时间,再告诉她事情的真相,现在我放心了,原本我还为自己的行为有些愧疚,现在既然鳌拜是青格的仇人,那我杀他,也是理当了。”星龙心里面想的是,等待百年后,人世间的事不知变迁几何,等待那时候再告诉他的妻子真相也不为迟。

  “希望到时候大嫂能明白大哥的苦心啊,”炫烨见星龙为了他的江山,甘愿杀死自己妻子的养父,内心的激动与感恩又增加几分。

  “那大哥的计划是什么呢?”炫烨问道。

  “让鳌拜好好的把年过完,算是对他最大的恩赐了,等过了年,我杀掉鳌拜后,便是咱们兄弟分离之时,希望在将来有一天,我能看到大清朝的强盛,”星龙拍着康熙的肩膀,唏嘘的说道。

  “恩,就是为了大哥这句话,我也会努力做到的,”康熙坚定的目光迎向了星龙,点头说道,王者之气在他身上汹涌澎湃的涌动着。

  “呵呵,我相信你。”两个世间王者开心的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