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九章 炼器
  玄烨不可置信的看着目光坚定的星龙,脚下蹬蹬的退后几步,双手握的死紧,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大家都知道,那是大哥你的妹妹,怎么成了你的妻子,小弟大胆,还请大哥说个明白。”

  星龙此时已经想通了,这天下本就是要过的舒爽,既然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思,那么,就不应该去逃避,相反,应该去面对,去接受,看着玄烨眼神中居然带有点点的杀机,星龙此时才感到无奈,故意的耸下肩膀,微笑的说道:“呵呵,这个有什么,我们一不是亲兄妹,她也没有嫁给别人,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她。”

  “哈哈,大哥果然够霸气,那好,既然是大哥喜欢的女人,我玄烨自然不会跟大哥争夺,哦,我没事了,大哥还有什么事吗?”玄烨仰天大笑,全身也微微的颤抖着,一股皇者的霸气居然在他身上迸发出来。

  星龙看了他一眼,才慢慢的说道:“如此,我就先走了,你休息吧。”说完,便抬脚走出了宫殿。

  回到明月斋,自然是跟姐妹两人一翻的玩闹。不过,当他面对小妍越发美丽的面孔时,星龙的心里便砰砰乱跳,而姐姐小妍似乎也发现了星龙今天的不一样,女性的敏感发现自己的大哥今天对自己不一样,不经意间看见星龙看着自己炽热的眼神,让小妍在心跳的同时也感到高兴,因为她隐约的发现。自己的大哥似乎喜欢自己,这一发现,更让小妍高兴的发狂。

  晚上的饭桌上,两人更是默契十足,一会她给星龙夹上两筷子菜,一会就是星龙给小妍夹上几筷子菜,当然,附带着给小慈也夹上,两人似乎都看出点什么,但是都没有点破,一顿饭吃的情意浓浓,好不热闹。

  到了晚上,两姐妹都睡着了,星龙才一脸的严峻把管家李木朋叫到身边:“我要出去些时间,这段时间内,我怕有人会对小妍和小慈不利,所以,你要务必保护好他两人。”

  李木朋点点头,平淡的说道:“主子放心,我就是拼死也不会让任何人受害到两位小姐的。”此时的李木朋早就跟先前不一样,说话间自有一股威猛的气势,双目间却平淡无光,那是反扑归真,武功大乘,此时的他,在武林中绝对是无可匹敌的绝代强者。

  星龙对自己的管家还是很放心的,手腕一翻,右手便多了十几粒金灿灿的丹药,继续对李木朋说道:“把这些药丸拿去,明天早上放在粥里,我现在还担心咱们的食物有问题,吃了这些药,应该可以不怕任何毒素了。”

  李木朋自然是不会问这些药是在哪里得来的,伸手接过药,放进衣袖里,等待着星龙接下来的命令。

  “李老喜欢拳套吗?”星龙脸上严肃的神情不见了,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懒散表情,喝着杯子中的茶,淡淡的问道。

  李木朋神情一顿,接着说道:“呵呵,不瞒主子,这个是自然,我以前在中原武林的名号就是霸拳,几十年来,我是用我的拳头在中原立足,所以,对于我来说,一个上好的拳套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有用的东西,但是在以往的日子里,我却没有找到一双适合我的拳套,因为普通的拳套根本就不能在我炽热的真气下而能存活,而一些金刚的拳套却又没有可以让我发出全部的能力,甚至是阻挡了我一些的真气。”

  “那好,你去睡觉吧,明天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拳套,”星龙点点头,说道。

  深夜,皇宫内绝大部分的地方都变的静静的,除了巡逻的士兵和一些宫女外,就连太监也进入了梦乡,而此时的明月斋,除了一间屋子还亮着烛灯外,也变的悄悄然。

  星龙坐在椅子上,纳闷的看着桌子上的东西,那是从随意戒指里拿出的东西,一快约有一米宽大的犀牛皮,还有一块乌黑的石头,平淡无奇,只是偶尔的一抹亮光在那黑色的石头上闪过,几样东西随意的摆在桌子上,而星龙却要发狂了。

  当年星龙的师傅可谓是收集了不少宝贝,只星龙现在拿出来的这些便是顶级的炼器物品,那块犀牛皮是从一头活了足有百年的犀牛身上剥下来的,那犀牛当年已经有了灵性,而星龙的师傅却不愿意浪费如此的一块瑰宝,只能把那犀牛杀害,犀牛性子暴躁,一身皮毛带着天地间的火的能量,而李木朋的真气也是威猛的至极,用它来替李木朋做拳套,绝对是一流。

  而那块黑色的石头更是来历极大,那是星龙的师傅在早年远走大漠,偶尔寻来的一块蕴涵着天地间土的能量的晶石,在那块石头上,敦厚的土的能量代表的着天地间最雄厚的力量,此时星龙就是要把两样东西结合在一起,为自己的管家炼制一副拳套。

  右手抓住那块犀牛皮,左手抓住那块晶石,身体慢慢的上升,不大一会,便是在半空中悬浮起来,紧闭着双目,星龙盘坐在虚空,身体红光一闪一闪的,心神全部沉浸在两样物品中,身体中的本原能量开始试着让两件东西融合。

  用自己的心去控制它们,脑海中幻想着一副拳套的形状,右手开始跟左手并起,准备让两样东西彻底的结合在一起,双手中的红光把犀牛皮和晶石全部包裹起来,在双手合起来后,两手间原本毛着红色的光芒突然间消失,转化而来的是黝黑的刺芒。

  星龙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通过心灵之眼早就看着这一切,他知道,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时候来临了,一道红色里有着点点黑芒的气体从星龙的嘴中喷出,直接喷在两手之间,狂燥的火的能量和敦厚的土的能量开始了融合。

  一阵舒服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身体在两种能量中来回的转动,洗涤,身体在空中飞快的舞动着,一会儿,便只剩下了一道淡淡的影子在半空中旋转,根本连人都分不清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双手开始慢慢的分开,星龙也慢慢的降落在地上,但是他还是保持着盘坐的姿势,此时的他,左右手上各有一只黑色的手套,星龙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手中的东西,笑了。

  一夜无话,天色在星龙的修炼中微微的亮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明月斋内,明月斋内的四个人此时也都起来了。

  “大哥,你的洗脸水我已经帮你打好了,”小妍的心思上没有一点的男女之嫌,在早晨的时候,一手拖着一个洗脸盆,一手推开了星龙的房间,却只见星龙赤裸着上身,神态安详的端坐在床上。

  对于这些,小妍早就见怪不怪了,把洗脸盆放在椅子上,正准备走,却听见了星龙的呼喊:“等一下,小妍,我有事跟你说。”

  待美丽的少女转过身子时,星龙已经穿戴完毕,一张俊美的面孔上带着羞意,一双手藏在背后,不知道要干什么。

  少女也看见了星龙的不寻常,待看到星龙的双眼时,不由的呆住了,那是一双有着海一样神情的双眼,那眼睛带给少女的震撼远不如此,少女在这双眼睛中看见了神情,看见了对自己的爱怜,看到了一个男子见到心爱女子时的高兴心情。

  小妍在看了星龙双眼一会,美丽的脸蛋迅速变的通红,害羞的低下头,结巴的说道:“大哥。。。有什么事吗?我还要去喊小慈起床呢,那个,大哥。。。。”

  没有等害羞的少女说完,少女猛然的看见,在自己的眼前,一双亮晶晶的坠子在不停的跳动着,那坠子在拂晓阳光的照射下,是那么的耀眼,是那么的纯洁,代表着两情相悦的爱之耳坠正在星龙的手上散发着迷人的光辉。

  “送给你,接受吗?”星龙压低声音,两眼流露着迷人的笑意,充满着磁性的声音让少女听的又是一阵脸红。

  “大哥为什么要给我呢?”小妍害羞的接了过来,低着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问道。

  星龙看着少女那可爱的模样,心底充满着爱意,不顾一切的说道:“因为。。。我喜欢你,喜欢我的妹妹小妍,我不想让你当我的妹妹,我想让你当我的妻子,当我的爱人,当我的心的另一半。”

  “啊?”小妍突然听见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话语,在惊喜之中又呆住了,难道自己的幸福来了吗,自己一直喜欢大哥,但是却没有勇气去表白,在少女的心目中,自己的大哥就是一个神,一个无所不能的神,而她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平凡的女子,而她哪里知道,在她大哥的心里,她何尝不是一个美丽的女神呢?

  小妍抬起美丽的面孔,看着紧张的星龙,看着他双眼的期待和紧张,她知道了,自己的大哥是真的喜欢自己,而自己终于可以做大哥的妻子了,少女的矜持放到的一边,脸上一片红云在燃烧,小声的说道:“大哥,你能闭上眼睛吗?”

  星龙心里暗喜,暗道自己是赌对了,原来小妍是真的喜欢自己,看着少女害羞的眼神,美丽的脸蛋透着粉红,听着她的天簌般的声音,星龙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软绵绵的,散发着幽香的物体印在星龙的脸上,一阵清凉夹杂着温暖,又有一股可以让星龙迷失在任何地方的气体直接穿过星龙的身躯,到达星龙的大脑,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星龙说不出来,正当他准备仔细的回味的时候,突然间,那软绵绵的物体离开了他的脸庞,只留下一句轻轻的话语:“大哥,我是你的女人。”

  星龙睁开眼睛,轻轻的抚摩着被小妍亲到的面孔,露出温柔的笑容。

  “你们两个好好的在家待着,我七天就回来了,记住,不要乱吃东西,一切都要听李爷爷的话,知道吗?”在皇宫的大门口,玄烨站在一旁,四周是穿着铠甲的皇家士兵,而在星龙的身后,却是几十个穿着普通百姓的士兵,但是这群士兵显然跟穿着铠甲的那些人不一样,他们都是生的高大,两边太阳穴鼓起,这是军中真正的高手。

  “不嘛,我要跟大哥一起出去玩,在皇宫里不好玩,快要憋死我了,”小慈拉着星龙的衣服,小嘴撅的高高,很不满意的说道,一双可爱的双眼眨呀眨的,企图用性感的眼神来把星龙钓住。

  “小慈乖,我就出去七天,但是可不是游玩,我可是要办正经事呢,你这么小,我怕带着你不方便,你若是想上街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可是要去打架哦,是不能带你去的。”星龙无奈的说道。

  小慈见无法说动星龙,只好把目光转向姐姐,但是她却发现,自己的姐姐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眼睛紧紧的看这她们的大哥,小慈撅着小嘴,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求求大哥嘛。”

  小妍这才转过头,温柔的说道:“小慈不要闹了,大哥有事要办,我们在家等着吧。”说完,又看向星龙,双眼间的温柔却让另一个人妒火大烧,那就是玄烨。

  玄烨看着自己心爱的眼神,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没有什么希望了,那双眼间的温柔让玄烨在吃痛之余,又对星龙起了憎恨之情,在他的意识里,单一的认为就是星龙强走了自己心爱的人。

  当星龙终于把小慈哄好后,转头对玄烨说道:“皇上,臣一定会凯旋归来。”

  “星大人辛苦了。”

  星龙走了,虽然只出去七天,但是还是在两姐妹无限的思念中走了。星龙不后悔,也不迷惘,家里有人永远的等着他,即使自己再疲累,在辛苦,一切的一切,也是值得。

  一群大汉走在北京的街头上,每个人都衣着鲜丽,气度不凡,更可怕是两眼间的寒光让人感到害怕,两边的百姓见到如此的阵仗,都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而星龙此时却苦恼无比,当初自己想都没有想,就答应小皇帝七天把事情办妥,而此时仔细的回想一下,却实有一点困难,先不说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只是一些重要的事项都不是能在七天内办妥的,而自己又答应了两姐妹要快点回来。星龙伤脑筋的在路上走着,后面的大汉紧紧的跟着他,不知道还以为是贵族子弟出去游玩呢!

  在南大门,马车都已经备齐了,按照计划,他们应该去石家庄的风云堡,准备以雷霆之势扫荡整个风云堡,然后召开武林大会,只要把大部分人都武林人都聚齐在一起,然后加以镇压,至于善后的事,那就是朝廷自己办了。

  “星大哥,我等你好久了,”刚走出城门,一阵熟悉的波动让星龙迅速的转过头去,果然,一身洁白的长衣,两条辫子随着脑袋的摇动而摇摆不止,一张美丽的赛过天仙的面孔正笑吟吟的看着星龙,少女的右手上,带着她不离身的鞭子。

  那不正是星龙心头上的另一个人,青格儿吗,她身边站着几个大汉,每个人的双眼都精光四射,显示出非凡的内息,而青格儿早就笑脸迎了上来,美丽的面孔上似乎还带着一丝羞意。

  “青格儿小姐,你怎么在这里,”星龙摆手让自己的人退到一边,自己压住内心的惊喜,淡淡的问道。

  青格儿不高兴的皱皱眉头,小嘴一撅,显得生气的说道:“星大哥,你怎么还那么见外,不是跟你说了吗,叫我青格就行,是不是不愿意把我当做朋友?”

  星龙也是故做清高,既然见佳人如此说了,他自然给自己一个台阶,脸上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会呢,青格在我心中早就是很好的朋友了,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星龙的幸运,我怎么可能不把你当朋友呢。”

  “那才差不多嘛,对了,星大哥,听爹爹说,你要出去跟那些个汉人打架,大哥带上我吧,我可是求了爹爹很长时间的,爹爹都答应我了,只是怕你不答应,所以。。。,”少女顽皮的眨着眼睛,不敢看星龙,声音也越说越小。

  星龙表情不变,心里已经飞快的转动了,暗想把老狐狸到底是要干什么,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跟着自己的政敌一起出去,难道是脑子疯了,忽然,一个词语出现在星龙的脑海里:联姻!

  不错,那老狐狸真的是想把自己的干女耳儿当作政治筹码,不过星龙岂是那么好相与的,即使把她的女儿收为老婆,到时候该怎么玩敖拜还不是星龙他说的算。

  思维在脑海里转了一圈,星龙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笑容满面的说道:“既然青格想跟我一起去会会中原的武林豪杰,我当然乐意了,不过,你这么一个大美人整日的在我面前,就不怕我起什么坏心思吗?”说完,还故意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青格儿看着星龙邪邪的笑容,一阵火烧般的感觉出现在脸上,连忙低下头,用比蚊子还要小的声音道:“大哥坏了,故意逗人家,我是一个弱女子,要是大哥真的起什么坏心思,我也只能从了大哥了。”

  星龙差点一个跟头仰过去,没想到挑逗别人不成,反被人家姑娘挑逗,尴尬的笑了两声:“嘿嘿,我是跟你开玩笑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早些赶路吧。”

  既然带上了青格儿,那么她身后的保护她的人自然是不会漏掉,近十辆的马车浩荡的朝石家庄开进,一个让中原武林都颤抖的时代来临了。

  一路上,两人的关系飞速的增进,星龙的谈吐不凡,一身的霸气,俊美的面孔都已经在青格儿心里深深的扎了根,少女此时的心里,已经让星龙全部占据,甜美的感觉充斥着整个车厢。

  二天后,众人来到了石家庄,一群马车浩荡的开进城里,直接奔向当地最大的庄园,风云堡。

  风云堡是石家庄最为有名的地方,天下第一大堡的地位在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动摇,原因无它,有中原武林第一人之称的风镇一直没有死,在中原武林传言,风镇有一百多岁的年纪,一身武功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而中原武林给他称号就是:不死神仙。

  风云堡战占地几百公顷,几乎霸占了石家庄的东面的郊区的所有地方,守卫之森严,门户之大,就是当朝的一些大臣也不能匹敌,风云堡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几可谓是根深树大,在中原武林的地位可谓是一天强过一天。

  可是,这些都不是风云堡屹立不倒的根本,而它一直不倒的根本就是,风家跟当朝最大的权臣之一索家是姻亲,有索家在后面当作风云堡的后盾,那才是风云堡永远不倒的根本。

  众马车在风云堡的百米处停了下来,当他们刚停下车,几个风云堡的弟子便手持兵器向这边走来。

  “大哥,这里就是风云堡吗?好大哦,比我家都要大。”下了马车,青格儿吃惊的捂着小嘴,不可置信的说道。

  星龙看着青格儿纯真的表情,实在不想告诉她,敖家恐怕比整个石家庄都要大,那些外围的土地,恐怕都要赶上两个石家庄了,但是嘴上却哈哈的笑道:“人家是中原武林的北斗,当然要有些威严了。”

  给自己的手下使一个眼色,一个大汉会意的点点头,朝迎面而来的人走了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是来贺寿的吗?”远远的,那边的一个大汉便高声喊了起来。

  贺寿?看来自己真的是来对了,连忙把准备砸场子的大汉叫了过来,自己高声叫道:”不错,我们正是来贺寿的,麻烦小哥通融下,让我们过去。”

  说话间,风云堡的几人边来到了这边,一个领头的汉子随意的看了星龙一眼,当然,以他的眼光,当然看不出星龙有什么厉害之处,但是倒看出了星龙身后的众人都不是一般的人物,语气也不敢过多的怠慢,笑脸迎了过去:“公子请。”

  星龙随手几个金子抛了过去,笑嘻嘻的说道:“多谢几位大哥了。”

  几十人就这样毫无阻挡的进了风云堡,其实说是堡,倒不如说是一个庞大的庄园,此时这里热闹非凡,看各路的武林人士聚齐一堂,星龙开心的笑了,这下,连狗屁大会都不用招开了,这些人基本上就是中原武林的精英了,正好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