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七章 美女醉酒
  也好,先把你套住后,你还能逃的出我的掌心吗,星龙心里坏坏的想道,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当然没有问题,哦,对了,谈了许久,在下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真是惭愧。”

  “我叫青格儿,你叫我青格就可以。”

  “呵呵,快正午了,不知道星某能不能请青格小姐一同吃饭,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星龙把翩翩君子装的有模有样,但是殊不知,他这个样子倒让青格儿看不惯了。

  青格儿皱了皱可爱的鼻子,不悦的说道:“你别那么文绉绉的好不好,我们都是满族的儿女,用汉人的那一套我觉得恶心。”

  星龙笑容僵持在那里,脸微微的发红,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装一回“文人”却被青格说成虚伪,无奈的耸耸肩,苦笑的说道:“青格小姐教训的是,我是虚伪了,那么,我这个虚伪的人能不能请青格小姐吃顿饭呢?”

  “嬉嬉,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趣的人哎,自己说自己虚伪,不过呢,看你的样子,也不象是坏人,本小姐就讲究着陪你去吃饭了,不过可要说好,你要请客,我出门是不带钱的。”青格儿用洁白如玉的小手捂着红唇,轻声笑道。

  星龙笑笑,道:“我这个禁军统领应该可以请得起你吧,不怕被我拐骗了,就跟我走吧。”

  客栈离着并不远,星龙带着青格儿来到了他来北京时,吃饭的客栈,时至正午,吃饭的是不可谓不多,但是大厅里却是在他们两人见来后一下子安静了,原因很简单,一个美女或许能引人注目,但是还不会让那么多人惊讶,但是一个美女跟一个俊美的青年在一起,那就会让无趣的人们凭空想象出很多种意思,而两人一身名贵的衣服,高贵的气质,真的让很多人在感到惊讶的同时也感到嫉妒。

  店老板早就见到了两人,从来没有忘却掉星龙的老板马上从柜台走了出来,点头哈腰的说道:“爷,您来了,想吃点什么呢?”

  星龙心里微微的不爽,被那么多人看自己心爱的人,星龙竟然觉得心里酸酸的,也看到了很多人眼中的邪恶的欲念,当下,没好气的说道:“给我一个雅间,我们去二楼吃。”

  老板的笑容马上消失了,换上一副苦瓜脸,不敢抬头看星龙,小声的说道:“爷,您今天来的不巧,所有的雅间都已经满客了,爷,您看。。。。”

  星龙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挥手说道:“那在这里找个干净的桌子就是了。”

  青格儿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星龙的一旁,娴静的样子仿佛是来自九幽之境的仙女,对星龙嚣张的态度并不在意,而在她看来,那是很正常的,再青格儿的脑海里,满族人是比汉族人优秀的多。

  两人在老板的指引下,坐在了大厅最后面的一张桌子上,老板用一块新的抹布把桌子是檫了又檫,直到整张桌子都泛着光晕。

  “几个招牌小菜便可以,一壶烈酒。”

  “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待老板走后。青格儿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星龙早就知道她必然要问他这个问题,理由准备的相当充足,微微一笑,道:“我在十岁那年,被部落送到中原的某个地方习练武,足足练了十年,才有今日的成就。”

  青格儿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可爱的表情的差点就让星龙把持不住,心里面竟然隐约的有一阵欲活直扑脑门,星龙连忙运气真元力的,凉嗖的感觉让他舒服很多,在心里也不禁暗暗的责怪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好色的人吗?

  “你知道吗,其实那天你们比赛我也在场看呢,只是看到你和我家的那人都在擂台上忽然不见了,把我给吓一跳呢,当时还以为你是妖魔鬼怪呢。”青格儿两只胳膊都压在桌子上,左手玩着右手,那亮晶的一片,让星龙又是一阵骚动。

  忍住自己心中的邪火,星龙淡淡的说道:“那是一种轻功,属于很难学的那种,我当年也是费了很大的精力才能学会。”

  两人说话间,客栈老板便把饭菜准备好了,每样都是精致的小菜,一壶烈酒也摆在桌子上,星龙看着青格儿拿起酒壶,满满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便喝了下去,那豪爽的气概,便是寻常男子也难做到。

  “好,青格果然是女中豪杰,”星龙拍手称赞道。

  但是星龙没有想到,青格儿只是在耍威风而已,烈酒下肚,不大一会,酒劲上涨,青格儿的一张脸红的跟桃子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而最可怕的是,已经半醉的青格儿口中已经是肆无忌惮了。

  “嗝,嬉嬉,星龙勇士,你长的好英俊哎。。。我都有点喜欢上你呢!”不知道是真话还是假话,青格儿红着脸,打着酒嗝,断断续续的说道。

  而星龙也不是一个肯把自己的感情放在心里的人,也不管青格儿现在的状态,也出声说道:“我也喜欢你。”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话语中流露的那股坚定的情感和双眼中射出的浓浓爱意,足可以暖化任何一个怀春的女子。

  “龙大哥,你看那边的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人长的真象个猴子,真是滑稽,”青格儿似乎没有听见星龙的话,反而用双手抓住星龙的胳膊,痴痴的笑道。

  星龙顺着青格儿的眼神向前看去,不由暗叹一声:麻烦来了!

  被青格而说成猴子的那人是从二楼的雅间走出来的,是一个外表年龄跟星龙差不多大的青年,满脸的颓废之气和眉宇间隐约的狠毒表情,很容易让人看的出来,这不是一个善主。

  在青年人的后面,跟着两个老头,全部是头发花白,两边太阳穴如同枣子一般大,都鼓鼓着,有识之人可分辨出,那是内家功夫练到极至的表现。

  大厅里虽然人声鼎沸,但是星龙清楚的知道,青格儿的声音已经准确的传进立了那青年的耳朵里,果不其然,三人几乎是同时传头,顿时,三双如狼一般的眼神直直的瞄向星龙和青格儿。

  但是随即,那青年看见了青格儿,阴狠的表情被狂热所代替,双眼毫不在意的闪烁着欲望,星龙知道此事不能善了,其实,就是他们三人想善了,星龙恐怕还不愿意。

  那三人都没有说话,调头转弯后,向星龙这边走来。

  青格儿恐怕还没有是怎么回事,粉红的脸蛋看着那三人,随即转过头来,痴痴的笑笑,对星龙说道:“龙大哥,你看,那猴子带着两头狗熊向我们这里走来了。”

  那三人转眼就到了两人的前面,走在最前面的青年人眼中寒芒一闪,看着星龙镇定的神色,双眼闪出一片杀机,而他后面的两个老头却没有那么好的脾气,站在青年右边的白胡子老头,三角眼睛一眯,狠声的说道:“小娃子,你想死吗?”

  青格儿此时已经醉的快要不醒人事,居然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到星龙的面前,双眼显现出迷离的神色,一身雪白的衣裳配着粉红的脸蛋,绝美的面孔带着醉人的羞意,让几人都看的痴了。

  “龙大哥,借你的肩膀一用,我困了,想睡觉了,”青格儿真是一个天真的姑娘,把自己的身子就这么放心的交给一个刚认识不到半天的男人,好在星龙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亦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心脏虽然跳的飞速,但是脸上却自然如故,把青格儿拉进自己的怀里,而青格儿也是毫不顾及,几乎是刚趴进他的怀里,就睡着了。

  那前面的青年的脸上的嫉妒神色让星龙暗爽无比,但是青年后面的老头们则是要发飚了,尤其是刚才说话的老头,见两人都没有理睬自己,反是在那里调情,一张脸顿时气的通紫,一个闪身来到星龙的面前,用低沉可怕的声音道:“不知道这位少侠如何称呼,而少侠怀里的姑娘又和少侠是什么关系?”

  星龙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今天我的心情不错,我不想惹事,你和你身后的两人最好在一天内离开北京,这里不是你们的武林,不要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老头蹬蹬退后几步,本来红润的面孔变的苍白,一张丑恶的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实在想不出,这个长的俊美的青年居然只凭气势便可以把他逼退,老头心里惨淡一片,同时,又恐慌不安,一个长年走江湖的人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嚣张惯了他,在刚才居然忘了这里是北京,是一个到处是官,处处是贵人的地方,万一对面真的是什么大人物的话。。。。

  老头的脸上已经冒出冷汗,而此时,在他后面的两人虽然看出什么异样,但是因为前面的老头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并没有被星龙的气势压住,其实,这也是星龙耍的阴谋,凭星龙的本事别说是把几人吓的瘫痪,便是让几人瞬间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如今的他,便是想要好好的戏弄对面三人。

  后面的两人也听见了星龙的话,但是那青年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因为他很相信自己的实力,相信自己的势力,一双眼睛闪出几丝狠毒的神色,一个跨步来到星龙的眼前,冷冷的眼着星龙。

  “我不想说第二遍,在我喝完这杯茶水之前,给我滚出去,”星龙看都没有看那人一眼,一手搂住熟睡的青格儿,一边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样子悠闲自得,说不出的潇洒。

  大厅里的其他的人也都发现了这里的异状,都本着好戏不可错过的念头,把桌子拉到一边,腾出空来,看两帮人间的争斗。

  “风云堡办事,闲杂人等速速离开,”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个老头,忽然开口喝道,如雷霆般的声音顿时把好多人都吓住了,而另外许多人则是在听到风云堡的名号后,默默的离开了。

  星龙的茶此时也喝完了,慢慢的放下茶杯,抬起双眼,不带一点感情的双眼直直的盯着三人,饶是三人在中原经历不少阵仗,也不禁被他的眼身给吓住,其实,星龙正把自己的一点能量聚齐在双眼中,而这威势并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住的,三人连续退后三步,三张面孔一张比一张惨白,一张比一张恐怖。

  “刚才我已经给警告过你们,让你们快点离开,那个时候,我没有生气,但是你们三人居然不把我的话听进去,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星龙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烈酒,缓慢的说道。

  对面青年的脸此时一片潮红,能身为风云堡少主的他肯定不是笨蛋,从刚才星龙一系列的表现看,此人来头定是极大,青年也不禁在心里后悔,出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再三的叮嘱自己,北京城不比其他地方,那里不能惹事,可是自己并没有听的进去,这次好了,真的撞到虎口上,想到这里,青年深深的吸口气,微微的躬身,僵硬的说道:“对不起,是我们的不好,我们这就离开。”

  青年脸上很不自在,曾几何时,自己也需要卑躬屈膝,对着一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叫对不起,青年已经把这当做是这一生最大的侮辱,他身后的两个老头也没有说什么,此时,就等星龙的话了。

  “呵呵,已经晚了,三天后,风云堡在这个世界彻底的消失,株连九族,一个不剩,如果你们不想现在死的话,就回家等着吧,三天后的这个时候,便是风云堡覆灭的时刻。”星龙很自然的说道。

  “哈哈,是谁那么大的口气,说要在三天内把风云堡铲平,这真是老夫近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一声长迈的笑声从二楼传了下来,在那声音结束的同时,星龙四周的桌子都纷纷的碎裂,只剩下星龙这里完好无损。

  星龙没有半点的惊奇,在杯子里倒满了酒,仰首喝了下去,淡淡的说道:“朋友,下来吧,你看戏也看够了,有什么看不惯在下的所为,便下来理论一翻。”

  “恩?”楼上传来一声惊奇的叫声,象是没有料到星龙会发现自己,顿时,一股猛烈的气势从二楼里的某个角落发出,笼罩在全客栈内,那是狂妄不羁,又是有着无比自信气势。

  “哈哈,青年人,太冲动了,那样对自己不好,风云堡不是你可以灭掉的,”响彻酒楼的声音过后,在大厅的中间,出现一个人,一个中年人,青色长衫,脸上微带笑容,背负着双手,但是最奇特的是,在他的后背上,居然绑着一柄长刀,刀身发黑,森森寒气似从刀身冒出。

  “报上你的姓名,我没时间跟你们这群人瞎闹,不想死的话,便趁早走,今天本来舒爽的心情让你们这群家伙给搅乱的一团糟。”星龙微微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其实,心里也稍微有点震撼了。

  这人并不是修真界的人,但是星龙敏锐的看出,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人间的顶峰,也就是,这人是凡世的真正强者,化内天为先天,看他的呼吸之间,便能吸收少许的天地之气,跟自然巧妙的结合在一起,怪不得如此猖狂,能有如此成就的人,在人世间绝对不是默默无名者。

  微微一阵风飘过,那人便到了星龙的跟前,脸上平淡如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而星龙依旧没有理他,低着头喝着酒,仿佛那鬼魅般的能力在星龙面前是不值一提。

  而那三人却没有如星龙那般镇定,三人从当初的紧张的神色,变成了仰慕和尊敬,如此看来,三人当是认出此人是谁了,不过三人却是不敢在这里插话,那青年人心中暗喜:有此人出面,自己这边可谓是有胜无败了。

  “老夫叫色星,是一个有点好色,有点爱管闲事的老头,听小朋友刚才猖狂的语言,似是想把风云堡夷为平地,但是风云堡上代家主却跟老夫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事情就简单了,我插手管这个事了。”中年人一口一个老夫,把星龙的火给勾了上来。

  他娘的,爷爷我活着一千多岁都没有在这里倚老卖老,你这个小毛孩子敢在我面前装蒜,老子我今天玩不死你,星龙心里恶毒的想着,口中却夸张的说道:“你。。。你就是色星?”

  中年人见星龙惊讶的神色,以为是星龙听过自己的名头,不由摸着摸下巴,微笑的说道:“不知道小朋友能不能给老夫一个面子,老夫也不想多事,看小朋友的仪表,当是京城的官家子弟,民不与官斗,我代那三人向小朋友赔个不是了。”

  星龙头一抬,大大咧咧的说道:“屁话,你是什么人,爷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我刚才惊讶的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我听说有个在妓院里**后,不给钱的人,听说就是叫色星。”

  “你不要不吃好歹,老夫这么就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声下气的说话,小家伙,适可而止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就算你家在北京的势力再大,老夫如果闹起来,你也未必能稳赢我。”

  “刀王老前辈,真的很感谢您老能为晚辈出头,既然这小子不给您老面子,那晚辈也不需要给他客气了,希望刀王老前辈能为晚辈压阵,让我好好的教训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在色星的后面,那青年人阴森的说道,嘴角一丝狠毒的笑容浮现在脸面上。

  “风尘,你这次丢进你们风云堡的脸,事后,我要亲自找你爷爷交代此事,也罢,今天你愿意怎么办都可以,一切都由老夫担着,”色星先是厉声呵斥那叫风尘的青年人一顿,随即豪气万丈的说道。

  “哈哈,你担着,恐怕你担待不起,那大清法规,胆敢私自称王者,株连九族,你们今天都给我死在这里,”一股刚才色星气势还要猛烈十倍的 气势从星龙的身上发出,那股毁天灭地的威力把四人都吓的退后几步,色星不敢相信的看着星龙,双眼中尽是骇然和恐惧。

  星龙笑过后,便不在理会四人,左手轻轻的托起青格儿,站了起来后,把青格儿放到远处的一张椅子上,让她倚在墙壁上,然后脱掉自己的长衫,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动作温柔至极,此时的星龙,脸上平和的如寺庙的老和尚,而他的双眼却显现着柔情,男子汉的铁血柔情。

  而那四人,包括刚才一直张狂的色星在内,都没有动,呆呆的看着星龙,四人仿佛都傻了一般,完成这一切后的星龙又回到的了原来的位置,看着四人,双眼中的温柔不见了,换之而来的是浓浓的杀意。

  “哼,我本不愿意惹事,但是你们想跟我斗下去,那么,我也不好退弱,色星是吧,既然你被别人称为刀王,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你的刀厉害,还是我的厉害。”星龙冷哼一声,手中的便出现一柄刀。

  隐约有龙吟声从刀身传出来,刀身也是黑暗无光,但是杀伐之气却比色星背上的那刀更为的浓厚,更为的猛烈。

  “来吧,我倒是想要看看,所谓的武林中的修为到底如何,”星龙在四人的眼前,突然做出一个让他们都颤抖的动作,右手向上抛起,那刀被甩在空中,却没有落下来,而是盘旋在星龙的头上,刀气已经蓄势在发,整个刀被一层红色的气流包住,说不出的诡异,道不明的恐惧。

  “以。。。气驭刀。。。天哪,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以气驭刀吗?”色星蹬蹬的再次退后有十步左右,一张本来白净的面孔此时更为的苍白,身子在簌簌的颤抖,面孔变的扭曲起来,声音中流露的羡慕和恐惧的味道。

  而风尘和他身后的两个老头早就龟缩在地,被星龙的气势压的抬不起头来,当听到色星的话时,那三人已经被吓的快要晕厥过去,身为武林第一世家的人,早就耳闻武林的种种神话,而如今,这神话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可怕的是,自己却得罪了可以创造神话的人,即使他们再有自信,此时也不禁崩溃了,如洪水般的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