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六章 状元之争
  星龙微微的一楞,随即哈哈大笑道:“看来小三是学了不少的本事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你怎么为“咱们”敖大人办事吧,你的性格不象是多管闲事的。”

  “呵呵,其实很简单了,是我师傅让我帮他处理一些他难办的事情,他管不到我,当然,我也不干涉他的生活。”狂圣无所谓的说道。

  “你师傅?”星龙皱了皱眉头,疑声道。

  狂圣没有看出来星龙有什么不对,或许是太放心星龙了,根本就没有注意他的表情,便接着说道:“是的,本来我也是不想帮他,但是他拿着师傅的信物来找我,所以我只能帮他了,但是我也和他约定好了,只帮他三年,三年后,我会离开。”

  “是他来找的你?”星龙心里的疑惑更多了,脸上却是恢复平常的表情,看着狂圣不解的样子,马上微笑的说道:“呵呵,那这场比试怎么办,皇帝和敖拜都等着一个答案呢。”

  狂圣看着星龙不怀好意的微笑,淡淡的笑笑,说道:“当然是二哥说的那算了,看那敖拜,每日里都对我指手画脚,若不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我早就一通真元力把他烧的干净了事。”

  “那好,我们就回去了,到了那里你什么也不用说,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就行了,我要让那个老乌龟知道,什么是丢脸。”星龙把所有的疑问都埋在了心底,笑嘻嘻的说道。

  正午的阳光已经把初冬的一天照射的暖洋洋的,今天是难得晴天,许多好久未曾走动的百姓都来到街上溜达一圈,缓解下心中的疲劳和身体的疲惫,这个时候,整个北京城的大小街巷都充满了生机。

  但是唯一让人们感到不高兴的便是,在二个小时前,有两道怪物般的影子在整条街上乱串,那是北京最繁华的一条街,亦是人们活动最多的地方,当那些百姓在还在津津有味的议论那两道恐怖的影子是什么怪物时,怪物却又来了。

  同样的两道影子,一条如血一般的红,一条却如同黎明时的天际,黑的可怕,但是不同的是,这次两道影子却是红色的奔在最前面,而黑色的却紧紧的跟在后面,跟先前不一样,两道影子的速度并不快,没有撞到任何人,但是亦是在人们反映不过来的的时候远离了他们的视线。

  皇宫巨大而又挺拔的屹立在那里,经历了无数风霜的他更加的象一位智者,在所有皇家士兵都来不及防备的情况下,两条影子飞进了皇宫,而此时在看台上的所有人还没有走。

  其实,在星龙和狂圣闪身离开擂台后,大臣们便都在议论纷纷,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想离开,并不是不想,而是不敢,看皇上和中堂大人都在那里不慢不紧的喝着茶水,那些个大臣岂敢乱动,

  这一晃就是二个小时过去了,当众大臣都等的不耐烦时,就连敖拜的脸上也显现出焦急的神色,忽然场上狂风四起,无数的风沙吹进了大臣们的眼睛,一声长笑响彻全场,震的众人都耳朵发麻。

  玄烨在听到笑声后,一直紧绷的面孔松懈下来,身子也靠在椅子上,不断的张望着双眼,重新打量擂台。

  风过后,擂台上两道如泰山挺拔的身板层现在众人的眼睛中,其中一人面带邪邪微笑,双手很自然的环抱着,又脚前伸,一副标准的痞子德行,而另外一人,穿着破旧的黑色外衣,脸上都是落寂的表情,额头上似有点点血迹,看起来有些狼狈。

  敖拜面色大变,因为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已经看的出来,敖拜家的代表输掉了比赛,而皇家的代表赢得冠军,也为皇家的势力的增长起到了一个巨大的作用。

  众大臣都没有说话,等待着擂台上的两个神秘的青年,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可怕,每人都不敢催他们退出擂台,更加没有人敢询问比试的结果。

  “我败了。”整个广场都是一片的宁静,在等了好半天后,黑衣青年才慢慢的吐出两个字,满脸的不甘心尽显在脸上。

  “哈哈,那好,这次的状元选拔赛圆满的结束,若是众爱卿没有别的意见,那么朕就来宣布,状元的得主,”玄烨兴奋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不大的声音居然也充斥在全场,一股帝王的威严也随着他的话语而在这里升起。

  “慢着,老夫不同意,”一声洪亮的声音打断了玄烨的说话,一个高大的威猛的老年人站了起来,双眼四射的精光让许多人不敢面对,无数人都在心里叫道:麻烦来了。

  玄烨少年般的面孔上杀气一显,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用极其平淡的口气说道:“敖大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敖拜猛的在原地跪了下来,淡淡的说道:“微臣不敢,请恕微臣刚才放肆,臣实在是有几个疑问而已,状元一职关系到整个北京城的安危,所以,臣想恳求皇上慎重的考虑。”

  “中堂大人请起,朕并没有告罪于你,朕知道中堂大人是关心朝廷的安危,但是人选还是请敖大人放宽心,这次取得冠军的勇士是朕亲自挑选的咱们满族的后代,衷心问题敖大人不必考虑,朕自有分寸,”玄烨也平淡的说道,两人间的冷漠的口气象极了仇敌。

  此时的场景很不正常,一个大臣居然敢对皇上用那样的口气,但是看皇上也并没有生多大的气,那只能说明,这个大臣的权势已经大到连皇上都要让他三分的地步。

  “可是,皇上,臣先前为了大清朝的安危,为了我们大清朝能世代的传下去,冒死调查了皇上选出来的勇士的身份,让臣意外的发现,这个被皇上说成是咱们满族最伟大的勇士,星龙勇士,才不过是在三年前来到北京的,而且,臣也调查了在满族各部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星龙勇士的家世,种种的成因,还望皇上三思而后行。“敖拜跪在地上,高声的说道,双眼毫不畏惧的看着康熙。

  星龙眯着双眼,有趣的看着君臣之间的明争暗斗,对狂圣传音道:“看见没有,世间的争斗甚是有趣,我之所以要帮助那小皇帝,便是因为看中了这有趣的斗争。”

  狂圣面部还是萎缩不顿,心里却笑了起来,也传音道:“呵呵,二哥好象很迷恋尘世,对尘世的人和事都很感兴趣嘛。”

  “呵呵,迷恋算不上,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每天都充满激情的生活,每天起来都要用脑子想,这一天是该如何度过,这样有趣的日子,小三难道不喜欢吗?”星龙微笑的传音道。

  “不喜欢,我宁愿在山上一直待着,一直在那里修炼,我的愿望便是有一天能够飞升,远离这个世界,踏如未知的虚空,这个世界,让我可以留恋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狂圣幽幽的说道。

  星龙心里微微的震了震,在星龙的记忆中,狂圣是跟自己一样,对这个世界,对自然充满了喜爱,可是反观现在的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千年的岁月,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意志吗?当下,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自然的说道:“也罢,对我们来说,飞升是最高的荣誉,亦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这是急不来的,我现在要的便是感受生活。”

  在两人在台上互相传音时,那边的君臣两人的口舌之争也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敖中堂请先起身,关于星龙勇士的一些事情恐怕是敖中堂调查的很不明白,让朕日后再细细的给各位大臣们详加道来,不过,朕今天已经决定,状元一职是星龙勇士的了,明日早朝,公告天下,至于现在,大家也都累了,跪安吧。”

  敖拜刚起身,还没有等他再说什么,就听到玄烨口中最后的两个字,来不及反映,又马上跪在地上,一声整齐的喊声再次震动天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星龙跟狂圣也跟着众大臣跪了下来,在大庭广众下,两人即使在不羁,也不能有过分的表现。而此时没有人看见敖拜此时的面孔,狰狞的面孔仿佛不是人类所能拥有,正张脸皮都泛着青色,一双眼睛竟然也微微的闪着黑紫色的异芒,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而那种异象并没有瞒的过星龙和狂圣,星龙向狂圣递去疑问的神情,岂料狂圣好象早就知道了敖拜的反常,脸上笑容只那轻轻一闪,声音已经传进了星龙的耳朵里:“二哥不要吃惊,敖拜是会一些术法,而且修为还不低,但是对我们来说还是无大碍。”

  “呵呵,管他做甚,我只是好奇是谁传授给他的,对了,一会你就跟他回去吧,有时间我会去找你的,到时候,咱们兄弟再好好的喝上一杯,”星龙边起身,边对狂圣传音道。

  星龙此时可是皇家的宠儿,为皇家把状元的职位给拿到手,附带着北京的整个城的兵力都要交给星龙管辖,而在一定的基础上,还打击了敖拜的嚣张气焰,可以牵制了敖拜的一定势力。

  跟随着皇家的马车回到了乾清宫,玄烨在前,星龙在后,两人进了宫殿,宫女和太监全部被玄烨安排到外面守门。

  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星龙和玄烨两人,玄烨再也不能在星龙面前装出皇帝的威严,他挥舞着手臂,高声的叫道:“大哥,我们这一次胜利了,完整的胜利了。”

  星龙坐在龙椅上,微笑的看着玄烨兴奋的表情,心里不禁感慨万千,一个少年,在万恶的深宫里,处处是要提防这个人,怀疑那个人,的确是很苦,看他现在的样子,恐怕才是他的真性情吧,现在的他,才象个少年吧。

  “呵呵,那是当然了,我怎么能让状元落在敖拜那个老头的手上,一个人年纪大了,便应该在家里享受清福了,没事出来乱折腾什么。”星龙大大咧咧的躺在龙椅上,微笑的说道。

  玄烨对此好不在意,站在一旁,双眼精光四射,慢慢的说道:“大哥,明天早朝恐怕还是很难办,敖拜的亲信占据着整个朝廷的一半之上,大哥明天的册封典礼怕是有要经历一场风波。”

  “呵呵,玄烨你还是放心吧,现在大局已定了,敖拜是玩不出什么花样了,好了,我也该走了,去两姐妹那里去给她们报个平安,免得她们为我担心,”星龙在坐位上嗖的弹起,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在大门跟前,顺手拉开门,走了出去。

  待星龙走出去后,玄烨的双眼开始冒出刻骨的寒光,看着刚才被星龙坐的龙椅,口中的声音便是他自己恐怕也难以听见:“如今,只有朕才可以坐这个位置,其余任何人都不可以,你-星龙,也不可以。”

  还没有走进明月斋,便听见了两姐妹快乐的笑声,刚才星龙是在敷衍玄烨,以两姐妹对星龙的崇拜程度,怎么会担心星龙受到伤害了,因为在两姐妹的心里面,星龙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哥哥,你回来了,”还是姐姐小妍第一个发现星龙的身影,高兴的跑了过去,妹妹小慈也紧跟着姐姐扑进了星龙的怀里。

  两姐妹对星龙的依恋可以说到了变态的地步,现在的星龙,只要是半天不在两姐妹的视线内,那世界便要倒塌了,好在星龙也实在是喜欢两人,三人在一起总是充满了笑声,也让整个明月斋里充满生机。

  “走了,我们去吃饭了,我的肚子早就饿了,”在花园里玩了一会,星龙看看天色也已经不早了,知道两姐妹不比自己,两人正是长身体的年龄,这每日三餐是必须要按时吃的。

  在星龙几人在明月斋里愉快的吃着午饭时,北京城的某一家却是阴云密布,处处透漏着恐怖的气氛,那正是当今的中堂,敖拜的府里。在一间地下的密室里,灯火闪烁,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两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若无其事的喝着茶水,双眼间不时的冷漠气息让人看的害怕,而另外一边,威武的老人正怒气冲冲的看着那年轻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人?”敖拜按耐不住,眉头一皱,低声说道。

  年轻人正是狂圣,他抬起头,漠然的看了眼敖拜,右手有节奏的敲着桌子,嘴中平淡无味的说道:“很简单,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输给他了,他的修为比我厉害。”

  敖拜眼睛似是一闪,很不满意狂圣的态度,但是他也知道,对面的人不是自己能够驾驭的,忍住心中的怒气,狠声说道:“你是说,那人也是跟一样,是修真者吗?”

  狂圣心里不禁把敖拜骂了又骂,心性高傲的他怎么容忍一个平凡人对他再三的追问,若不是自己师傅的手谕和自己二哥要自己监视这个老狐狸,狂圣恐怕早就走了,当下很不耐烦的说道:“敖拜,你也知道,我没有必要要骗你,那人不是我能对付的,今天我能活着回来,也是那人让我给你稍一句话。”

  “什么话?”

  “康熙当皇帝乃是上天的安排,不要妄图以个人的意愿和力量来和上天作对,若是敖拜他肯在家养老,我会劝皇帝放他一条生路,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他。”

  “这是他的原话?”敖拜身体微微的颤抖,显然是气极,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狂圣点点头,便起身走了出去,把敖拜一人晾在那里,只剩下敖拜铁青的嘴脸以及闪烁的烛光,敖拜双眼恶毒的看着狂圣远出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夫就是天,天就是老夫,既然是天意,那么,就让老夫再次把天意更改吧。”

  晚上,久别重逢的兄弟两人喝掉了皇宫藏酒的一半,星龙和狂圣一直从夜晚聊到第二天的黎明,两人把千年来各自的生活都向对方交代一遍,两人听完对方的故事后,都唏嘘不已,狂圣的师傅是个死板的老头,千年来,狂圣一直寂寞的生活在山间,潜心的修炼,但是却没有修心,师傅过于刻板,让狂圣千年来过的并不是多么的愉快。

  而星龙则是过的很舒坦,跟自己一样性格的师傅,让星龙千年的生活并不苦楚,反而过的有滋味的很,但是狂圣并不后悔,在他想来,自己能被师傅看中,从一个衣食无靠的穷家孩子成为一个修真者,便是他师傅给他的最高赏赐。

  天微微发明,没有半点醉意的两人分头回去了,今天两人还得在金銮殿上接受皇帝的赐封,而状元的官职便是禁军统领,但是副统领一职恐怕还是要狂圣来当。

  果不其然,在今天的大殿上,忠心于皇家的大臣和终于敖拜的大臣又来一次口水大战,但是结果摆在众人面前,即使敖拜那方的口才再好,狂圣也是战败于星龙,没有办法,两边只好各自让一步,禁军统领一职授予了星龙,而副统领却给了狂圣,事情虽然不是很圆满,但是一场大的风波也就此过去,而两边的争斗也渐渐的明朗化,各种阴谋手段也不断的展开。

  近日无事,星龙的禁军统领当的甚是舒心,那些禁军基本上在比赛的那一天都见识了星龙的本事,对这个统领很是放心,每个禁军都渴望能得到星龙的指点,而星龙也不吝啬,在李木朋那里得到一些武林中人练到的功法,慷慨的传给了每个士兵,此时的整个禁军几乎都对星龙充满了崇拜和感激,而星龙也没有想到,那些可爱的士兵居然会这么容易满足,只要你对他好一点,他们便义无返顾的听你命令,让你调遣。

  走在街头,感受着淳朴的民风,北京城的冬天也有着别样的韵味,四周的百姓都穿着厚实的棉衣,而星龙却还是丝绸褂子,一身的装束跟夏天差不了多少,这样的另类也让过望的群众们暗暗的嘀咕:这年头,不怕死的是越来越多了。

  忽然啊,星龙就停在了路中间,双眼不眨的看着前方,一颗心脏也砰砰的乱跳,其他百姓们都奇怪的看着星龙,很诧异一个好好的活人没事挡在路中间干什么,而一些中年人却微微的笑笑,因为他们看见了前方的来人。

  一个少女正向星龙的方向走来,婀娜的身躯,完美的面孔,脸上似有似无的笑意,一身白色的衣服把她烘托的比仙女还要美丽,那赫然是敖拜的养女。

  星龙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正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寻思着怎么才能跟少女搭上话,而此时,一声惊喜中夹杂着敬佩的声音传进了星龙的耳朵中:“你是星龙,啊,我非常崇拜你哎。”

  那声音曾经让星龙在夜里回味,在梦中寻找,没曾想到,今天却再一次真实的回荡在他的耳朵边。

  星龙小心的抬起头,强制把快要跳出的心放回了原来的位置,顿时,一张美丽的不似人间的面孔正欣喜的看着星龙,那秀丽的双眼闪烁着激动和兴奋。

  “呵呵,姑娘,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星龙强自平静的说道,俊美的脸上还故意露出笑容,但其实,星龙的心里已经紧张的要死,从来没有跟女人打过交道的他,面对自己仰慕的女子实在是想不到该说些什么。

  少女的脸上瞬间出现一丝红潮,当她看见星龙阳光般的笑容,不知道怎么的,心头跳动的更加的迅速,压住惊喜,小声的问道:“你还记得我?”

  星龙不傻,此时他自然看的出少女对他有好感,当下赶紧说道:“不怕姑娘笑话,姑娘那日的风采和绝世的容貌我一直没有忘记,几乎是天天在回味,”星龙这话可谓上大胆至极,几乎就是向少女吐露自己的心声,但是少女的表现却让星龙大吃一惊。

  “好哎,你没有忘记我就好,我可以跟你学武功吗?”少女象是没有听懂刚才那话的意思,犹自欣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