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三章 比赛开始
  “告诉敖大人,这样的花招最好收敛些,你走吧,”星龙的话语如同音波一样扩散出去,首先是那把细长的剑一截截的断裂,而那杀手不断的后退,每退后一步就是一口鲜血,五步后,脸上苍白的抬起头来,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人了。

  “你们刚才害怕吗?”待回到明月斋,星龙向两人问道,刚才两人如此的镇定让星龙大感到以外,不禁好奇的问向两姐妹。

  不料两姐妹异口同声的说道:“有哥哥在身边,我们什么都不怕。”

  星龙乐的哈哈大笑,那两人搂进怀里,大声的笑道:“不错,有哥哥我在你们身边,再大的危险也是不会有的。”

  老仆人李木朋看着其乐融融的三人,浑浊的老眼中也大感到欣慰,能伺候这样的主子,李木朋是心甘情愿,更何况,在这种宁静的日子里,他的修为又是飞快的增长,这个时候他,已经跟一个普通的老头没有什么区别了,反扑归真,李木朋已经做到了。

  夜晚,皇宫里是万灯齐亮,巡逻的皇家卫兵一遍遍的观察着四周,注意着周围的一草一木,而在皇宫的东大门却是热闹非凡,卫兵们在这里已经忙了十多天了,这里便是明天比赛的地方,也是武状元选举,各个大臣间的斗争的最终点。

  由于以前也在这里比赛过,所以在东门一百米处有一座擂台,全是用最的大理石汇合着少量的金刚石做成的,端的是坚硬无比,而士兵在这里忙碌便是为了搭建一些简易看台,为皇上,妃子们以及权臣观战休息所用。

  两姐妹已经进入了梦乡,而星龙此时却跟他的老仆人在大厅里交谈着。李木朋此时头上的白发已经全部不见了,换之而来的是一头黑的发亮的头发,脸上的皱纹也在渐渐的减少,整个人看起来便是一位健壮的中年人,充满着活力,充满着力量。

  “主子,别怪我说实话,小玄烨的心计恐怕不比那些个大臣小,我想他对我们也是利用的心思多于亲情,”李木朋犹豫半天,支吾的说道。

  星龙惬意的喝着晚上小妍为他泡的茶,微笑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没有什么,我心里也明白,其实也不能怪他,一个八岁的孩子在众多阴谋下登上这人间至尊的位置,近十年来,陪伴他的便是各种诡计,各式的人间丑恶,而他的心灵自然会扭曲,玄烨那孩子是一个当皇帝的料子,我不能让别人糟蹋了,为了整个中土的百姓,我有必要把他从极端的性格上拉回来。”

  “呵呵,主子还真是一个热心的人,”李木朋开玩笑的说道。

  “那个是当然,本少爷的心向来是火热的,李老啊,看你现在不是也很好吗,精神一天好过一天,我看再过上几年,你就要比我年轻呢,”开玩笑可是星龙的强项,闻言,不禁善意的调侃道。

  李木朋黝黑的面孔上表露出感谢的神色,语气也恭敬了:“我的这些还不都是主子您赐予的吗,没有主子哪有我老奴的今天呢?”

  “呵呵,我只是给你说了些很浅薄的知识,一切都是你的缘分罢了,今天我就给你点好,让你再风光一把,”星龙知道眼前的人是对自己彻底的忠诚,自己也极需要一个忠诚的帮手,而帮手的前提就是有足够的实力。

  李木朋脸面抽搐下,平静的心又颤抖起来,自己在三年前因为主子的一点帮助才能今天的成就,而眼下,自己这个宛如神仙般的主子又要给帮助自己,一个武人,最向往便是那飘渺的力量,即使把心磨的平静的他也不禁激动起来。

  “多谢主子,”多余的话李木朋不会说,赤裸的衷心便是最好的证明。

  星龙微笑的负手而立,清晰的话音传进李木朋的耳朵里:“李老应该知道,在我们人体内,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蹻脉、阳蹻脉是一个武人最重要的脉门,看们李老现在的状态,当是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而今天我就是让你的这八脉重新的开拓一遍,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李木朋感觉一股指劲袭向自己的面门,反射的用右手抓住,待看清楚掌心的东西时,星龙却早已经回他的房间了,只有淡淡的声音流落在大厅里:“吃了它,对你有好处的。”

  对于普通的人来说,初冬天里的一天实在是平凡的很,而对于整个朝廷们来说,今天又是充满了斗争了,充满着诡计,充斥着各式的不可预料的变化。

  清晨的一大早,星龙便来到了养心殿,玄烨早早的便在这里等着他了,星龙代表皇家初战,自然要和玄烨一起走,今天星龙跟平常不大一样,为了把效果表现的更好,玄烨特地让裁缝们为星龙做了一套新的战衣,那是满族勇士征战时穿的,镀了一层金子的战衣把星龙映射的威武不凡,原本便很英俊的星龙此时更添几分豪迈。

  星龙跟玄烨并没有怎么说话,时间已经不允许两人再寒暄,当星龙穿戴完毕时,便是皇上摆驾东城门,一鼎宽敞豪华的马车停在宫殿的街道上,在众多的侍女和太监的簇拥下,玄烨踏上了马车。

  一匹通体黑色,两只眼睛如铜铃般的骏马停在皇车的后面,那是为星龙准备的,为皇家出战,当然是有很高的特权,而在皇宫里骑马,那便是一个武士最大的荣幸。

  八只号角同时吹起,象征着皇上的威严,马车是由八匹红色的骏马拉着,那八匹马显然是经过严格的训练,步伐整齐的向前走着,没有任何的急噪,而在马车的右边便是几十位长相清秀的宫女,在马车的左边,是几十位训练有肃的太监,那些人的脚步也是出奇的一致,几乎跟那八匹马的频率一样,让人看的叹为观止。

  星龙骑着黑色的骏马走在后面,象极了一个得胜而来的将军,脸上显露的是自信的笑容,拂晓的阳光射在星龙华丽的铠甲上折射出一片耀眼的光辉。

  渐渐的到了,前面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半空上旗帜飘扬,象征着皇上的龙旗飘在最高处,剩下的便是八旗的旗帜了,八旗是清王朝的基础,是清王朝最精锐的士兵,八旗的旗帜随着微风呼啦的飘扬着,它们正向世人说着男儿的豪情。

  当马车慢慢的行驶到东大门时,一阵堪比惊雷还要响亮的声音响起,那赫然是满朝威武参拜的声音:“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星龙看着跪倒在的一片人群,心里微微的自得:饶是你们多么有权势,在皇帝面前还不是一个奴才,看着方圆几百米,就自己一人坐骑坐在骏马上,一缕微笑浮现在他的嘴角。

  玄烨不愧是一位帝王,从马车上慢慢下来后,沉闷的说道:“众爱卿平身。”星龙即使再不守礼节,在这众目睽睽下,也是要摆出样子给那些个大臣看,在玄烨走出马车后,星龙轻轻的一跳,从容的从马背上跳落下来,一手牵着缰绳,屹立在一旁。

  大臣分两边站定,玄烨漫无表情的从他们中间走过去,跟在后面的是一溜太监和宫女,接着便是星龙,星龙微笑的看着众位大臣,满天的嫉妒味道从两边涌向星龙,那些大臣看着星龙趾高气扬的样子,心里虽然都恨的痒痒的,但是还不得不装出一付仰慕的神色,然而,就当星龙牵着马就要走出东大门时,突然的发现,自己被一道很诡异的目光给盯住了。

  继续牵着马向前走,而心神早就随着那股气追了出去,能通过眼睛给星龙造成压力,这不能不让星龙感到吃惊。

  在脑子中,一双邪恶的眼睛映入其中,乌黑的眼球不带一点的色彩,冰冷的杀气继续向星龙传递,那人似乎也感觉到星龙在窥视他,眼睛忽然出现点色彩,那是一重噬血的色彩,眼珠子变成了红色,此时星龙感觉到,一个猛兽似乎正向自己扑来,来势很猛,似乎要把他撕裂一般。

  马上的,星龙回想起前些天感觉到的那股邪恶的力量,毫无疑问,就是这个跟星龙在精神领域中对抗的人的,那人也看出星龙的不寻常,正准备进一步进攻时,忽然发现,星龙的气息忽然不见了,连一点的痕迹也没有留下。

  呵呵,真的是有趣,想不到那人的修为居然那么高,我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领教了啊,星龙此时已经走出东大门,牵着马跟着玄烨的车队进入了皇家专用的地域。

  此时东大门外,是人声鼎沸,虽然皇上已经来了,但是吵闹声更加的响亮了,因为,第一场比赛在半个小时后就要开始了。

  作为皇家的代表,星龙自然是要第一个登场,而星龙的对手是谁,早就已经明了了,是权臣索尼的家将-白夜,根据玄烨探回来的情报,此人是一个少有的高手,力大无穷,单手能劈百块砖,在满族勇士里很是有名气。

  在东大门外的,数不清楚的士兵已经把这个里戒严了,有势力的权臣都有自己专用的区域,以方便观战,而那些没有权势的大臣便依附在各个权臣那里,大致情况是一目了然,权臣之首敖拜那里人最多,其次是索尼那方,至于其余的各方旗主那里的人就少很多。

  中间的赛场已经布置完毕,足足有近百米长宽的擂台映射出皇家的威严,上面的青色的石头在微微的太阳光下折射出幽幽绿光,在擂台的四周,插满了各式的旗子。

  “皇上,时间到了,”一个小太监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低下头小声的对闭目养神的玄烨说道。

  玄烨睁开眼睛,看着底下众多的大臣,少年的脸上显现出一丝阴沉,在小太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底下的大臣见皇上从龙椅上站起来,全部都跪倒在地:“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天是我们大清国隆重的日子,我们要在今天选出我们大清王朝最勇猛的武士,我们的王朝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先祖先以”七大恨”起誓,为我们建立了千秋王朝,而我们后代要做的就是保住江山,而保住江山的任务就是靠我们勇敢的武士,让我们为我们的武士喝彩。“玄烨渲染气氛的确是有一套,几句话下来,底下的人群都已沸腾,士兵们挥动着手上的武器,震天的呼喊声响彻全城。

  玄烨大手一挥,骚动的人群立马停止了声音,“下面,朕,宣布比赛开始。”

  星龙穿着威风的黄色战甲,空着手走了出来,慢慢的朝擂台走去,千百道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全部人都想要看看,能为皇家代表出战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星龙半眯着双眼,把所有的人的表情都看在心里,在正对着皇家区域的一块地方,一个满脸胡子的老人正恶狠狠的看着星龙,在老人身边是一群高大的汉子,看他们一个个都鼓着太阳穴,天庭饱满,举手投足间的气势,足可以看出每个人的武艺都非凡。

  跟星龙对阵的那人也大步的朝着擂台走去,很不屑的看了一眼星龙,很显然,这个大汉并没有把“弱小”的星龙放在眼里,他将近二米的身高,身上的肌肉充满着爆炸般的力量,一张方形脸上尽是自得神色。穿着一身蓝色的武士服装,手上更是提了一把半米多长斧子,整个人看起来都威猛不可挡。

  当他出现时,现场许多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威猛的巨汉,当真是所向披靡。

  三米高的擂台,不见星龙有所动作,众人只觉眼前一闪,再看星龙已经在台上了。

  那大汉此时才露出一点认真的神色,但是嘴角还是不屑的笑笑,众人都惊奇的看着那巨塔般的大汉猛的朝空中跳跃,足足跳了有十多米。在半空中,一个后空翻后,落在星龙的对面。

  四周的大臣都小声的交谈着,言语间似乎对星龙没有抱什么希望,在一边的看台上,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正满意的笑着,在他的身边站着的是一位威猛的汉子,而此时那汉子却是满脸的不高兴,看了眼老人,终于忍不住说道:“父亲,你为什么要让白夜去比赛,你明明知道孩儿的本事比他要强。”

  老人笑容不减,淡淡的说道:“不要把自己幻想的多么伟大,一个平凡的人才不会招人妒忌,我根本无意争夺这状元的宝座,只是试探性的参加这个比赛罢了。”

  中年大汉露出不忿的神色,小声怨声道:“真不知道您老到底怕的是什么?”

  这里的比赛不比寻常,这里没有裁判,只有观众,只要一方把另一方打下台,便算是赢,即使是在争斗中不幸死亡也不会追究任何的责任,只能说明你武艺不精,在满族武士里,死亡其实是一种至高的解脱。

  当两人一同在擂台上时,便是比赛开始,一直到一人落下擂台后才算比赛结束。

  叫白夜的大汉看着气定神闲的星龙,双眼射出不解,以白夜修为当然看不出星龙有出强,但是看到对方一脸平静,心里也不敢大意,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是不能轻视任何潜在的威胁的。

  “兄弟,我们开始吧,看他们都等的急了,我也想看看能把硬气功练到如此地步的人到底能承受的住我几拳,”星龙背负着双手,微笑的说道。

  白夜向前踏出一步,双眼盯住星龙:“好。”

  待白夜刚说完好字,便一拳朝星龙的脸上轰去,拳头间夹杂的呼呼风声带动着一团气流,拳头间隐约有光芒闪动,白夜虽然生的巨大,但是动作却不慢,如同猛虎扑兔,转眼间便到了星龙的眼前,拳头未到,只那拳风便已经把星龙的头发吹动的向后飘起。

  底下众人看白夜的气势陡然上升,如同一只饥饿的老虎扑向星龙,在大臣们的眼中,星龙就是一只待宰的兔子,恭迎着老虎来吃自己。白夜看星龙一动没有动,天真的认为他是被自己气势所压倒,吓的不敢乱动了,此时白夜已经在幻想着美好的明天了,幻想想自己当上状元后的风光,幻想着那时便有无数的美女和美酒让自己享受。

  拳风此时已然弱了三分,但是白夜有信心这一拳把对面的小子打下台去,又不伤他性命,毕竟皇家的人不是能随意得罪的。

  可是,白夜错了,众大臣错了,当白夜的拳头打在星龙胸口上时,白夜才发现不对劲,这一拳如同打在了空气中,丝毫没有击中敌人身躯时的快感,待白夜看清楚前方时,脸色才大变,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人影,而自己的那一拳是真的打在空气中,

  一声叹息从白夜的身后传来,白夜慌忙的转身,抬脚便踢,动作可谓迅速,但是星龙显然比他还要快,剧烈的疼痛感从后背传到了全身,白夜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台上的星龙,砰的一声,掉落在擂台外面。

  无可厚非,这场比赛是星龙赢了,但是包括白夜在内很多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人怎么能凭空消失了,又怎么可以转眼间在白夜的身后呢,但是这里不乏高手,当然可以看出星龙刚才的动作。

  其实,在白夜挥拳轰向星龙时,星龙便已经动了,但是速度着实是太快了,而且,白夜那时已经被各种的荣耀灌满了脑子,在大意中,才一招被星龙打下台去。

  大臣们见刚才还威风八面的白夜此时如同一只受伤的狮子卷缩在地上,没有一点刚才的气势,再看星龙,还是一付笑眯眯的样子,似乎刚才不关他的事,众人这才明白,这个看起来无害的青年,却是一个真正的毒蛇。

  没有人宣布比赛结果,结果是所有人都看的清楚,代表皇家的星龙一招把索尼家的代表击败。这也表明,索尼已经退出了这场游戏。

  下一场是敖拜家的代表跟八旗的代表对阵,星龙此时已经回到了皇家的专用的区域。

  “幸不辱命,”路过玄烨的坐位时,星龙淡然一笑,低声说道。

  “星龙大人辛苦了,赐坐,把椅子摆放在朕的旁边,”玄烨轻轻咳嗽下,高声对后面的太监说道。

  星龙告谢一声,正色的坐在椅子上,声音慢慢的传进玄烨的耳朵中:“怎么样,兄弟,大哥我做的不错吧,这个状元我一定是会帮你拿回来的。”

  玄烨没有会话,用眼神递出一丝笑容后,才故意的说道:“星龙大人武功高强,朕看的甚是舒爽,来人,赐酒。“

  一个小太监从后面的食柜里拿出一只酒杯,放在案子上,再拿起案子上的酒,给星龙斟上。

  “谢皇上,”星龙也装摸做样的说道。

  在两人说话的空隙,第二场比赛也开始,首先,在敖拜那方走出一个男子,全身都是黑色的,黑色的上衣,黑色的长裤,甚至是头上也是一副黑色的盔甲,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

  那人的气息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当他刚走出场,星龙便已经发觉,这个人,便是刚才跟自己比拼精神力的神秘人,亦是前些天那个释放出无比邪恶力量的人。

  神秘黑衣人踏着奇怪的步伐,似是一种能让人安神的舞步,那些大臣们都被他的步伐吸引,一个个双眼俱都迷离起来,便是玄烨也感到不对劲,只觉得脑海里一阵嗡嗡的声音,头也一阵阵的感到晕。

  “哼,”闷低的一声,那神秘人陡然停下脚步,朝星龙望了过来,星龙早在开始就留意他,看他用催眠术把大臣们都催眠了,暗叫不好,连忙发出声音示警,在刚用真元力把全部人唤醒后,一束如同寒冰的气息猛然朝他扑来。

  没有犹豫,星龙右手微微向前,红色光芒只那一闪,那神秘人再次启动脚步,继续朝擂台走去,众人包括玄烨在内都不清楚刚才发生的什么事,又都把心思放到即将来临的比赛上。

  只有星龙嘴角弯弯,一抹神秘的笑意出现在眼睛中,刚才自己跟那人默默的交手一翻,已经感觉到那人强大的力量,比之现在的自己也毫不逊色,星龙用左手摸摸还微微发疼的右手,方又端起桌子上的酒,轻轻的小抿一口。

  八旗可以说整个清王朝的基础,八旗的代表其实很皇家的代表无所谓,都是效忠皇上的,所以,八旗的战士也是最强,理所当然,他们选出的代表当然也要是一个高手。

  从南面的看席上,走出一个人,一个瘦瘦的中年人,嘴角一圈细细胡子修理的干干净净,一身剪裁合身的长杉给人一种沐浴春风的感觉,手上拿着一把剑,棕色的剑鞘连同里面的剑都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握住,也是不紧不慢的走着,一点也不着急,看都没有看那黑衣人一眼,在走到擂台前,左脚踩着又脚,用最普通的轻功踏了上去。

  而星龙却有趣的看着他,一个平凡人能把内息练到如此也是不容易,这个被八旗选为代表的人叫巴克,是一个旗主,武功极高,最主要的还是,他曾经拜访着武林各大派,每次去都是一年整,没有人知道他在里面到底学的什么,连那些门派内的人也不会告诉别人。

  神秘黑衣人也有名字,叫狂圣,是敖拜上报时给玄烨说的名字,至于真假,却是无从所知了,狂圣跟巴克一样,也是一言不发,众人都想看看他是怎么上那三米台阶的,但是却又让众大臣失望了,前一秒还在台阶的下,而在众人眼皮子下,下一秒便来到了台阶上面,情景甚是诡异。

  那些大臣都使劲的揉着自己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一个人能从这个位置瞬间来到另一个位置,本事之神奇,当真是闻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