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二章 散仙嘱托
  “师伯不是在逍遥世间,怎么却住进了皇宫,而且当上了当今皇上的祖母?”好半晌,星龙才回过神来,诧异的问道,脑中现在却还是幻想着这红日师伯的真面目,看看是否跟师傅说的一样美。

  “呵呵,坐下吧,站着说话不累吗?”没有回答星龙的问题,老迈的右手指着旁边的一张椅子说道。

  “是的,”星龙依言坐下,心里却还是有着太多的疑问,这个千年前迷惑众生的师伯在这个皇宫里为的是什么,而为什么又让自己前来,一切的事情,还是要等着眼前的老妇人来解答。

  化为孝庄的红日淡淡的看了眼星龙,心里不禁感叹这余风的徒弟果然是很有本事,自己刚才居然也被他的气势给吓住了,在记忆中,那是从来不曾有,一个小小的修真者的气息能把自己给震慑住,自己这个散仙当的可是够窝囊的。但是她的心也有了微微保障,相信自己找对了人。

  “知道散仙最怕的是什么吗?”正当星龙坐的不耐烦时,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淡淡的哀愁让星龙的心也跟着抽搐下,此时星龙越发的想看看这天下第一美人到底长的是什么样子了。

  “根据师傅所说,散仙是经历了飞升不成,兵解成为散仙,而成为散仙后,便永远无法再飞升,而且还要时刻的防备天劫,所以,我想,散仙最怕的就是那永远没有尽头的天劫吧。”

  “呵呵,你说的不要错,当年你师傅为我护法,我妄想踏出虚空,但是没有想到,那最后一步竟然是那么难,我的元婴若不是被你师傅拼死保护住,恐怕我早就灰飞湮灭了,但是即使如此,我的肉身也是破败不堪,没有办法,只好修炼散仙,幸好师门的宝物加上你师傅的帮助,三十年后我才幸运的成为一个散仙,”平淡的语气正对星龙诉说着当年的往事,漫不经心的语气中的萧瑟味道让星龙深深的知道,散仙虽然强大,但并不如想象般的美好。

  “那前辈这些年就是一直跟上天争斗?”星龙渐渐放开了坐直了身子,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呵呵,你把我看的太高了,其实这些年来,那老天并不是很照顾我,三次天劫我都安然的度过,而现在。。。我是为了预防三年后的第四次天劫,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声音暗淡不少,这成为散仙的红日对第四次天劫似乎是深感畏惧。

  星龙抬眼看着那慈祥的老面孔,心里泛起荒谬的神色,一个被师傅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现在居然是这付样子,虽然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来面目,但是那神情上的酸楚却是真的,这个世界真的能有让散仙还害怕的事情吗?

  “师伯来到这皇宫是防备第四次天罚的,”星龙疑惑的问道,天劫的力量是非同小可,在这个皇宫里能干什么呢?一个小小的皇宫就能把天劫挡回去?

  “哎,孩子,你不明白,其实对于散仙来说,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这里从建立起,近二十位皇帝在这里度过,所以这里是天地间最至刚的地方,每个皇帝的真龙之气或多或少的残留在这里一些,我是想借用历代皇帝的真龙气来抵抗这一次的天罚。”

  “可是区区那些残留在世间真龙气怎么能抵抗那象征着天威的天劫?”星龙直觉没有那么简单,那天罚是专门针对散仙而设立,如果是区区的真龙气便能抵消天劫,那这皇宫不就是修真者的圣洁之地了吗?

  星龙感到一阵温暖的风吹过面门,诧异着看着红日,老妇人的眼睛射出顽皮的笑意,接着说道:“当然不是那么简单,靠那些真龙气是一个原因,其实最主要的便是依靠整个皇宫的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星龙好象听师傅说过,但是很模糊,没有印象。

  “怎么?你师傅没有教过你吗,他可是对奇门遁甲之术很内行的?”

  星龙愣住了,师傅会奇门遁甲,自己怎么不知道,当下苦笑的摇摇头,说道:“呵呵,我没有听师傅提起过他会奇门遁甲,所以晚辈是一点也不懂这方面。”

  “那就奇怪了,说实话,我的这些学的皮毛还是你师傅教的,当初来这里的原因则是为了利用这皇宫里聚齐的地心气来抵抗天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第一次来这里看到皇宫时,是不是感觉到跟一个很厉害的对手在战斗?”老人在食盘里拿出一块桂花糕,慢慢的放在嘴里

  “恩,是的,当初我根据五行的原理看出来这里是建立在整个中土的核心,而那些大地之气相对来说是我们修真者的对头,难道前辈是想用地气来抵抗天劫?”星龙骇然的问道,这真的是一个疯狂主意,用大地来对抗上天,它们都是自然中最原始的力量,而眼前的人居然让两股力量对抗,但是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呵呵,其实你师傅已经教你些奇门之术了,但是为什么没有正规的传授你我倒不知道了,好了,跟你拉扯了这么多,该说些正事了,其实,我找你来是让你帮我的忙的。”

  星龙面色不变,心里却在说道:老子就知道你有事,找老子办事,你想的倒是美,你一个散仙都搞不定我能干什么。嘴里却淡淡的说道:“晚辈一定力所能及。”

  “湛泸是一把剑,更是一只眼睛。湛泸:湛湛然而黑色也。这把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它就象上苍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注视着君王、诸侯的一举一动。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欧冶子铸成此剑时,不禁抚剑泪落,因为他终于圆了自己毕生的梦想:铸出一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所谓仁者无敌,”老人口中慢慢的吟道,而星龙却已是面色大变,知道了她求自己要办的什么事了。

  “呵呵,前辈不是想要我取找那把湛泸吧。”星龙满脸不自然的说道。

  “余风的徒弟应该不是笨蛋吧,”红日散仙悠悠说道。

  星龙脸上肌肉抽搐几下,好一阵子沉闷后,一阵爽朗的笑声出自星龙的口中:“前辈应该知道,这等神剑不是轻易现世的,晚辈就算是有心帮助前辈也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一位少年穿着黄袍,头上一鼎庄严的皇冠向世人叙说着皇帝的威严,此时的玄烨坐在一张宽大的皇椅上,眉毛紧紧的皱起,而在他的后面,一个小太监和两名小宫女正大气不敢出的站在那里,一杯浓浓的香茶被放在书案上,散发着古朴的香气,而坐着的人却没有想喝它的冲动,威严的双眼不时看向外面。

  正当玄烨等的不耐烦时,门外一个大汉急匆的跑进来,当面跪倒后,恭声说道:“起奏皇上,小的已经调查清楚了,星龙大人在慈宁宫正陪太皇太后聊天。”

  “好,你退下吧,朕知道了,”玄烨神情非但没有舒展开来,眉毛而是更加紧凑了,挥手把屋子里所有人都打发出去后,一个人端起已经微凉的茶,喝了一大口。

  “去了慈宁宫,祖母能让跟他说起什么话,难道是为了明天比赛的事?”那一脸的严峻出自一个少年的脸上,看起来异常的怪异。

  “慈宁宫你还是进不去吗?”空旷的大厅里,玄烨沉闷的声音在盘旋。

  没有任何的预兆,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您是知道的,那里的高手太多,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这次恐怕是真的有事找您的兄长了,不过您大可以放心,奴家看的出来,星龙对你这个弟弟是很照顾的,您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空旷的大厅里还是玄烨一个人,那尖细的声音好象是凭空钻出来的,玄烨听了那话,冷哼一声,厉声道:“我这个皇帝不当也罢,祖母那里任何的事我都无法知道,还有,我那位亲爱的大哥的身份调查清楚没有?”

  “啧啧,皇帝陛下,你的疑心是太重了,奴家可以保证,你那位本事神奇的大哥不是卧底,我秘密调查了二年,但是还是没有头绪,但是奴家可以很肯定的告诉您,他不是武林人士,至于到底是什么人,啧啧,那还要奴家继续调查才可以。”那声音透漏着一股邪恶,淡淡的血腥味道在房间里弥漫。

  “很好,您下去吧,记着,我大哥在我身边时就不要来了,免得让他察觉到你。”玄烨嘴角一抹微笑出现,淡淡的说道。而刚才的诡异现象如幻觉般的消失了。

  成为孝庄太皇太后的红日散仙一脸慈祥的看着大笑的星龙,待星龙闭上嘴,才悠悠的喝了一口放在案子上的茶水,奇怪的是,那杯茶已经放在桌子上很长时间了,但是依然是热气四冒,精致的陶瓷杯子被重新放回到茶几上,屋子里回归了沉默,只有那西洋钟还在滴答的响着。

  “余风的徒弟果然跟自己的师傅是一个性子,没有好处的事不做,不对自己有利的事不做,不喜欢的事情不做,但是这个事如果对你有利,而且我的条件还很优厚,至于喜欢与否,那我便没有办法控制了。”本来清脆明亮的声音忽然变成了老迈的女声,但是让星龙听起来却是很舒服,毕竟一个年老的老人用着一口清脆的嗓子,任谁都会觉得诡异非常。

  星龙一脸纯真的微笑,马上接口说道:“前辈说的哪里话,晚辈如果能做到,当然是义不容辞,只是晚辈是真的有心而无力,那神剑又不会自己跑出来,更何况,神剑身边自有那通灵神兽守护,我怎么能拿的到呢?”

  “如果我告诉你湛泸在哪里,而且给你一件防身的宝贝,你愿意去吗?”红日面带微笑,淡淡的说道。

  “愿意,帮助前辈是理所当然了,再说,你还是家师的好朋友,”星龙爽快的点了头,语气中没有丝毫的停顿,而他的表情却让红日散仙愣住,刚才还一付不愿意去的样子,怎么转眼间变的那么快。

  红日看着一脸微笑的星龙,直觉上感到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有什么阴谋,但是既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笑了笑,道:“你有什么条件,说吧。”

  星龙微笑的面孔下尽是恶毒的想法:你个死老妖婆,你少爷我能不答应吗,你是散仙哎,要是本少爷惹你不高兴了,你给我来上一下,我还不是要元神飞灰湮灭了,哼,本少爷就答应你,看你能给本少爷什么宝贝,再说了,等我出了皇宫,还不是本少爷我的天下。

  “前辈又要见外了,晚辈一片热心怎么让前辈说的那么不堪,不过也是,那守护兽肯定是厉害非常,凭我的本事绝对不能打的过它,如果前辈能给些宝贝对付那守护兽,我也是会高兴的接纳的,”星龙坐在椅子上,点头哈腰的说道。

  “呵呵,好处多的很了,既然你答应帮我这个老婆子了,我也就安心了,对于这次的天劫,我真的是一点的把握也没有,如果有了湛泸剑,我就有八层希望来抵抗这次的天罚。”

  “请恕晚辈愚昧,前辈要湛泸剑到底跟这次的天劫有什么关系吗?”

  “湛泸剑是一把仁者之剑,充满了天地间的正气,我便是要用这把剑把狂暴的天雷劈散,”红日散仙收起笑脸,严肃的说道,同时,星龙感觉到很强大的力量在她身上一闪而过,那力量差点便让星龙跪了下来,但是星龙的体内似乎也有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与之反抗,天地间哪里可以让我屈膝的念头在星龙脑海里飘散,但是转眼间便消失了,快的让星龙自己都没有感觉到。

  “呵呵,前辈的意思晚辈已经明白了,前辈是用湛泸剑的仁者之气来和上天的暴虐之气对抗,来把天罚的程度降低到最低,再次凭着前辈散仙的力量把这次天劫归于无形。”星龙边在心里叫着阴险,边赞美的说道。

  “好,既然你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么,我们就谈谈明天的比赛的事吧,我现在还是玄烨那孩子的祖母,理当为她清除些障碍,”她把一个食盘放在星龙的旁边,淡淡的说道。

  “恩,好吃,皇家的东西果然不比外面客栈做的,滑而不腻,浓浓香气汇聚在口腹中久久不消散,真的是太好吃了,”星龙先是很认真的吃了块糕点,然后接着说道:“前辈怎么会这么麻烦,前辈在人间几乎是神的存在,您想帮助玄烨还用的着我吗,本来我以为玄烨跟他祖母两人周旋于那么多权臣之间,一定是很辛苦,但是既然是前辈在帮助玄烨,那么我想一切的事情都是很简单了。”

  红日微笑的摇摇的头,道:“我是要帮助他,但是要是用我散仙的力量来帮助他是不行的,小龙啊,我们都是在这个世间上走动,一些必要的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

  “哦,游戏规则?还请前辈详细的告知,晚辈刚到尘世没有多少时间,很多地方都无知的很,”星龙又捏了块糕点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红日看了下外面的天色,淡淡的说道:“长话短说吧,小妍两姐妹也快回来了,那么,在这里,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会对普通人滥用你的本事吗?”

  “当然不会,”星龙摇头说道。

  “呵呵,这就对了,我们是有绝强的力量,但是这也是对于凡人来说,在修真界里,我们是厉害还是弱小谁都不知道,如果每个修真者都在尘世胡乱生事的话,那么这个尘世可能永远也无法安宁,所以对于尘世来说,用智慧取才是我们这些人的正道,你本身的力量还是少用些。”

  星龙眉毛舒展开了:“呵呵,我明白前辈意思了,用力量来取胜没有刺激感,毕竟我们对于他们来说是太强大了,所以多用智慧既可以对你本身的修养很有帮助,也有一种在游戏的感觉,我说的是吧,前辈。”

  “果然聪明,那么,我们就来讨论下明天比赛的事吧,”红日赞叹的说声,喝了口桌子上依然热气滚滚的茶水,把身子在那长椅上靠了靠,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呵呵,前辈是很在意明天的比赛吗?即使我用一点的力量,那些尘世间的高手也只能饮恨当场,”星龙不在意的说道,脑海里却在想着前些时候感知到了那股邪恶的力量,在潜意识中,他已经是星龙的一个对手了。

  “明天的比赛其实也是贵族间的一个游戏罢了,说到担心我倒不至于,只是我怕你这个状元会不那么好当,”红日皱着眉毛说道。

  “前辈,你也许太小看玄烨了,他或许不象我们看的那样纯真,我只要能取胜,状元一职玄烨会很轻松的让我得手的,”星龙眯着双眼,淡淡的说道。

  “那我就祝愿你能得到这个职位了,哦,两个小可爱回来了,我们也该准备下了,”她微微发白的眉毛向上一挑,脸带笑意的说道。

  蹬蹬蹬,姐妹两人从门外面跑了进来,跑在最前面的是妹妹小慈,晶莹的小脸上挂着几颗汗珠,一双小手里更是拿着大把的银杏叶,嫩白的小脸上尽显着高兴的表情,口中大声的叫喊道:“哥哥,奶奶,小慈采了很多的银杏叶哦。”

  后面的是姐姐小慈,她比妹妹沉稳多了,步入少女的小妍已经处处散发着迷人的风采,一阵小跑进了屋子,如诗如画般的美丽面孔上,几颗水晶般的汗珠正垂垂欲落,嘴角微微的弯着,一抹迷人的笑意更是让人看的目不转睛,白皙的面孔因为出汗的缘故透出诱人的红色,一双白玉般的双手上提着精心挑选的银杏叶。

  小妍进屋第一眼便是看向星龙,但是她没有想到星龙此时也正仔细的看着她,四目相对,星龙倒是没有什么,除了感觉小妍越来越漂亮,越来越能吸引自己,而小妍却是迅速的低下头,白皙的脸红的快要滴出水来,不安的走了过去,轻轻的喊道:“哥哥,这是我采的银杏叶,晚上我用他为你泡茶喝。”

  “呵呵,那我一定喝的精光,哦,小妍啊,你长的越来越越漂亮了,”星龙习惯的似的把手放在小妍的脸蛋上,一阵滑腻而不失弹性的皮肤让星龙心神一荡,装做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心也是跳的厉害。

  而小妍却是感觉大不一样,除了不好羞涩外,甜蜜的感觉笼罩在心头,嘴角不自由的形成一个月牙形状,口中害羞的说道:“哥哥,你。。。,”却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呵呵,小妍真的长成大人了哦,”恢复孝庄身份的红日微笑并慈爱的说道。

  “是啊,长大了,变成大姑娘了,也变的这么漂亮了,”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星龙也跟着附和说道。

  “好了,我这个老婆子也不耽搁你们三个玩耍了,你们走吧,那些银杏叶子你们拿走,小妍还为你亲爱的大哥泡茶喝,”孝庄微笑的摆摆手,说道。

  出了慈宁宫,还没走出几步,一个小太监便烂住了三人的脚步,小太监手里拿着拂尘,口里恭敬的说道:“小的参见大人,见过两位格格。”

  “你是?”

  “大人,我是皇上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奉了皇上的命令来请大人去乾清宫一去,皇上在那里等着大人呢。”小太监半弓着腰,解释的说道。

  “好,带路吧,我跟你着你去,”星龙脸上嘲笑之色一闪,淡淡的说道。

  跟着那小太监越走越远,四人渐渐的走到一处极为偏僻的地方,这个时候,星龙忽然说道:“这位杀手朋友,这么偏僻的地方还不动手吗,再走可就有人了。”

  “你。。。,”那小太监惊恐的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星龙,手里的拂尘早就扔掉了,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细长的剑,眼睛虽然迷惑着,但是冰冷的杀气却是从他身上涌了出来,紧紧的锁定了这个星龙。

  把两姐妹护在身后,星龙好笑的看着那杀手,淡淡的说道:“很意外吧,其实,你犯了三个错误,而这三个错误却是致命的,”停顿一下,看着那杀手越来越阴冷的面孔,仍旧不紧不慢的说道:“第一,你不是太监而假装一个太监是你失败之一,要知道,一个太监可不是那么容易装的,第二是,你身上那么浓烈的杀气却不知道要收敛下,是你的失败之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太监的脚步不是象你那么走的,处处给自己留后路,还警惕的观察着我,对于你这个笨刺客,本少爷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如果我把你杀了,那么一切的错误也不是错误了,对吧。”剑指着星龙,冰冷的杀气带着一缕剑气扑向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