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浪子人生 > 第二章 神秘车夫
  星龙见两个刚收的妹妹衣杉破烂,身体也好几天没有洗澡了,随对两人说道:“两位妹子,咱们在这个客栈住一晚如何,看两位妹子也是累了,先好好的洗个热水澡,换见干净衣服,既然是我星龙的妹子,当然要干干净净了。”

  “谢谢爷。。。龙哥了。”姐姐小声的说了句,便低下了头。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说的很是有道理,大把的银子让小二去丝绸点买来两件小孩子穿的衣服,又派人烧了一锅热水,待两姐妹更衣完毕,重新站在星龙的眼中的时候,星龙满眼的不可相信,这还是刚才的两个叫花子吗,分明是来出游的官家小姐。

  当姐姐的穿着一身淡兰色的的丝绸配合着一条乌黑的马尾辫子,小小年纪已经出落的如此水灵,一双仿佛是会说话的眼睛正害羞的看着星龙,一双手不安分的玩弄着衣角,脸上平添几丝羞涩,让星龙大叹找到一个好妹子。

  当妹妹的虽然还小,脸上稚嫩未退,但是脸上已有大家风范,相信几年后也会是一个倾国佳人,一身火红的丝绸缎子让小姑娘变的精神许多,也是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好奇的看着星龙。

  “两位妹子果然是大家闺秀,我星龙竟有如此好运,收地两位如此漂亮的妹妹,”星龙的双手很自然的牵起两人走到桌子边坐下,两人也没有反抗,任凭星龙牵着两人的手。

  “哥哥笑的好大声哦,”当妹妹的捂着嘴巴笑着说道,不时还看一眼星龙。

  “龙大哥,你为什么要救我们呢?”当姐姐的还不明白星龙为什么要救姐妹两人,狐疑的问道。

  “呵呵,你们跟我的童年很想象,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成天的受别人欺负,见到你们自然会想到我的童年,这。。。也许是我救你们的原因吧,”才十岁的女孩还不懂星龙的话,但是却知道,眼前的大哥哥是真心帮助她们姐妹的。

  三天慢慢的聊着天,看着天色从黄昏变到漆黑,星龙也知道了两姐妹所有的事,毕竟十岁的孩子是保守不住秘密的,知道两姐妹原本有个很好的家庭,因为得罪了一个人,弄的满门抄斩,只有姐妹两人被护院救下,但是也只是救下后便抛弃了两人,从此两人开始了漂泊,据姐姐说道两人已经漂泊了近半年,中间吃多少苦,星龙自然清楚。

  “小妍,带着妹妹去睡觉吧,”星龙已经知道当姐姐的叫小妍,当妹妹的叫小慈,至于姓什么,两人也忘了,索性,星龙就这么称呼两人了。

  “龙哥哥明天见,”一对小姐妹在星龙注视下走上了楼梯,浑浊的油灯下,只有星龙一人独自在想些什么。

  一辆宽敞的马车的马车正朝着通往北京的路上奔驰着,驾车的是一个很朴实的农家汉子,仔细的看着前面的路,对车内热闹的景象不闻不问。

  “哇,龙哥哥,你是怎么办到的,好神奇哎,”一对穿的很整齐的姐妹正不可思议的看着车内的那名男子,星龙懒散的笑着,不时把一躲花朵放进自己的随意戒指里,让两姐妹搜过身后,再从随意戒指里拿出来,让两姐妹不时发出惊叫,姐姐晃动着星龙的又胳膊,妹妹晃动着星龙的左胳膊,嚷着要星龙说是怎么回事。

  “两个鬼精灵佩服你龙哥哥吧,”星龙宠爱的在两人的鼻子上各刮一下,接着说道;“其实也很简单了,这是一门功夫,是一门很厉害的功夫,怎么样,两个丫头,想学吗?”

  “我们知道龙哥哥很疼我们,当然会教给我们这种功夫了,”两姐妹齐声说道。

  “那我有什么报酬呢,白教给你们我不是很吃亏,”星龙看看这个一眼,看看那个一眼,坏笑的说道。

  “波,”星龙左右脸上各被亲了一下,两姐妹再次展现出来默契一面:“死哥哥,你不教我们,你将会死的很难看。”两只小拳头在星龙眼前晃动,让星龙又一阵大笑。

  “好了,我教你们一种更神气的法术,保证比你们看到的还要精彩,至于刚才的那个吗,是男人们学的,你们不能学,”星龙抓住两人的手,大笑道。

  星龙早就查看了两人的属性,小妍属于水属性,而小慈属于火属性,星龙早就有了比较,要把师门的一些修真法门教给两人,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危险是一定有的,自己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在众多高手下保护住两人,故此,星龙才决定教两人修真法门,从此把一对姐妹领入修真界。

  车内被星龙设了一个小型的隔音结界,故此外面的马夫才不能听见任何的动静,好在马夫也不是多管闲事之辈,也没有去管为何马车里是那么的安静,安静的有些怪异。

  随意戒指里不但放着天圣衣,还放着各种修真法宝和绝世的宝药,星龙从戒指里拿出来2颗金丹,让两姐妹服下,金丹是星龙的师傅休闲之余所练,平时星龙也是把那当饭吃,虽然不明白有什么作用,但是看师傅把它们当宝贝一样的看待,相信是什么宝贝。

  其实,被两姐妹所吃的这种金丹的来头很大,它的名字叫百药转生丸,是星龙的师傅在长白山用百中药材练成,凡人吃后,当是脱胎换骨,刀枪不惧,平白添增三十年寿元,而且身上奇经八脉也被开通,从此练任何的武术都会事半功倍,修真人吃可它以后虽然没有常人那样有着种种的好处,但是对固胎培元也有着莫大的帮助,老人一共炼了万余粒,这么多年,被星龙吃的也所剩了了,只余下几十颗了。

  “有杀气,很浓,”星龙微笑的脸迅速的沉寂下来,嘴上嘟囔的说道,两姐妹也发现了星龙的不寻常,不解的看着他。

  “小妍,小慈,不要出来,外面有些事情要哥哥我处理,”星龙拍拍两人的脊背,温柔的说道。

  “恩。”两人乖巧的点点头,对于这个哥哥,姐妹两人除了感受到爱戴,亲切外,还感受一股威严,一股男子的威严,到底说是什么感觉,姐妹两人也把握不准。

  “停下吧,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也装了这么久,也累了吧,”星龙撤去结界,淡淡的声音飘向车夫。

  “恩?哈哈,公子好本事,怎么看穿了老夫的?”一直默默无闻的车夫忽然仰天大笑,一股猛烈的的气势陡然上升,跟刚才那个呆呆的车夫简直是判若两人。

  星龙暗叫声惭愧,心里想到:自己的经验果然是少的可怜,若非前面的那几股杀气,当真发现不了这个车夫也不是一个凡人。

  其实也是星龙妄自菲薄了,若不是星龙刚认了两位如此乖巧的妹子,心神没有堤防车夫,否则,应该可以发现车夫是个会家子。

  “呵呵,前面那五个人跟你有仇吧,”前面并没有人,星龙轻笑的声音却再次传见了车夫的耳朵里。

  马车已经停了下来,车夫声音有些意外的说道:“公子好本事,那些人隐匿的功夫非同一般,想不到公子却可以知道他们有多少人,若非老夫对他们了解甚多,想来也不一定能判断出来了。”

  “好了,你的事我不管,但是记住,有命回来继续为我赶车,我可不想少一个这么好的车夫,”星龙调侃的说道。

  “呵呵,若是老夫能有命回来,我必会给公子继续赶车,”车夫枯涩的笑笑,道。

  几句话的时间,前方一百米处渐渐出现了几道黑影,蒙着脸,迅速的朝这边奔来,只呼吸期间,便来到马车三仗外的地方。

  “五行杀果然很不一般,老夫刚刚休息不到半个月,各位又找上门来,”车夫下了马车,慢慢的朝那五人走去,气势在渐渐的变化着,一头黑发逐渐的飘扬起来,一股猛烈的斗气在附近的空间的里上升开来。

  “被五行追人,必死,”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呵呵,几位黑衣大哥,你们请等下,我有话要说,”大战一触既发,两边也都暗自聚着气势,为了给对方必杀的一击,忽然,一个响亮但不刺耳的声音传进几人的耳朵中。

  星龙本来就想管闲事,在山上待了千年,把他的毛病给勾引了出来,只要上他遇到上的,什么闲杂事都想参上一本,包括车夫在内的六人都是武林中人,星龙虽然不知道自己在修真界能有多厉害,但是知道自己在这凡人的眼中绝对不比神仙差,还没交战,星龙就已经看出了,车夫的内息平稳,大小经脉也开拓的很好,在凡人里应该算是一个很厉害的,但是星龙亦发现到,那五人似乎是一个阵,是浅易的五行阵,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对付车夫也已经够用了,通过刚才的谈话,星龙知道车夫并非大恶之人,故此,星龙才想救这个车夫。

  黑衣五人紧紧的盯着星龙,星龙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每一个脚步都走的整齐,身上虽然没有了什么气势,但是黑衣五人也并没有放松,身为杀手,最主要的就是不能轻视敌人,尤其不能轻视让自己看不透的敌人。

  “五行办事,闲杂人等让开,”先前开口那个声音厉声道。

  星龙左脚跨进几人的交战地带,恰好把那五人的阵眼封住,淡淡一笑,道:“当然。。。这个是自然,武林中的人谁都会买五行的名头,可是,小弟并非是闲杂人等,我是他的主人,他是我的车夫,你想杀他,那就没有人给我赶车了,所以小弟斗胆请五位兄弟放了他们,等到了北京,再做了断如何?”

  “休要废话,你再不让开路来,我们便要杀了你,”先前那人语气已经颇为生气,五人辛苦的组建的气势眼见被被眼前的坯子毁掉,而对方却是气势还在呼呼的上升,如此下来,这趟又要无法完成任务。

  “那你们是不给我面子喽,”星龙斜眼看了五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世界上没有人能让五行给面子,更何况,你。。。也不配,看你不象一般贵族青年,速速离去,五行可以饶恕你刚才罪行,”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自信,一股杀气和一股豪气。

  星龙看了黑衣人把话说完,脸上还是淡然微笑,心里揣测道:看这几人也并非大奸之辈,杀手通常是被人利用的,我这般跟他们过不去,他们还没有对我下手,想来也是侠义之人,既然如此,就吓他们一翻,让他们自己离去。

  “嘿嘿,我不配吗?”星龙嘿嘿一笑,右手猛的朝左边的空地上轰去,平淡无奇,一点的声音也没有发出,但是在场的所有人的身子都震了震,几双眼睛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星龙。

  在他们几米的左方,一个磨盘大的坑无声的形成,尘土过去,是众人苍白的面孔,这个是什么概念,倘若这一掌是打在人身上是何效果呢,五行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可怕,看那少年纯真的笑容下竟然隐藏如此可怕的手段,五行现在已经没有再杀那人的念头,跟自己的性命比较,任务是不重要的。

  “阁下如此神威,我等知道不敌,请恕我们刚才多有冒犯,告辞,”五行来的快去的更快,不到片刻,五人已经消失在天际的尽头,只留下微笑的星龙和发呆的车夫。

  “阁下究竟是人。。。是神?”好半天,车夫摸样的人才结巴的问道,此时的他再也没有刚才的雄霸的气势,知道一个比自己厉害这么多的年轻人站在面前,任谁都不会有什么豪气的。

  “呵呵,就当我是神吧,我是一个能救你的神,好了,走吧,继续赶路,顺便说下你的故事,”星龙拍拍犹自发呆的车夫,淡淡的笑笑,说道。

  “老夫叫李木朋,在武林中混有一点颜面,但是在前不久,老夫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江湖第一大帮丐帮的掌门,随即被追杀,丐帮聘请了江湖第一杀手组织五行来追杀老夫,幸得公子救助,不然的话,老夫恐怕命不保矣,”车夫简单的几句说了下自己的故事,说的虽然含糊,但是星龙已经明白了大概,就是一个仇杀,一个没有门路的老头被一个很有势力的门派追杀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姐妹两人乖巧的听着星龙跟老人的对话,2双眼睛扑闪扑闪的,不时2双小手就会为星龙捶捶后背,捏捏大腿,让星龙大呼过瘾,直叹这两个妹子收的值,如此年纪就这么乖巧,当真是让星龙高兴的在心里对自己夸了又夸。

  “李老,跟着本少爷怎么样?我保证那些什么,狗屁帮派,狗屁杀手通通奈何不得你,”星龙眼珠子一转,微笑的说道。

  “请允许老夫问下,公子要老夫跟着你有什么用呢,论武学,就是五个老夫也未必是公子的对手,”李木朋狐疑的看了眼还在微笑的星龙,犹豫的说道

  “我还缺少一个管家,一个真正可以管家的人,李老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江湖经验自然不用多说了,让你当管家我也可以放心了,再说,我两个妹妹年纪实在是小,有一个照顾他们的爷爷也是好的,”星龙看了眼两姐妹,平淡的说道。

  “公子就这么信任我?”李木朋诧异道。

  “呵呵,你在江湖中也没有了地位,成天的被人追杀,与其过那些躲藏的日子,倒不是不如跟我在一起,跟着我,我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星龙眼睛望着远方,笑呵呵道。

  “公子神术高超,老夫佩服,好,今天公子救老夫一命,从今天起,老夫的命就是公子的了,”李木朋咬咬牙,道。

  “好,既然你是我的仆人了,那么我这个做主子的就给你点实惠,免得再有那些杂鱼找你晦气,”星龙右手闪电般的按住他的头颅,一道真元力缓缓的灌入他的体内。

  李木朋只觉得一股澎湃的真气顺着自己的头颅向下流去,一直到达任督二脉,还没等他反映过来,那股澎湃的真气就穿过任督两脉,在他体内渐渐运行三十六圈,慢慢的转换成自己的真气。

  “好了,赶紧运转自己真气,我把你的经脉打通了,那股能量就当我给你的礼物吧,还不快点的吸收,”星龙收回手掌,淡淡的说道。

  “公子真是神人,”李木朋当然发现武林传说中的任督两脉被眼前的神秘人轻易的打开,从此,便可以换后天为先天,在一定程度上,提炼自然中的精华为自己所用,内息流动不止,他的脸上的皱纹也渐渐的减少许多,李木朋不敢耽搁,马上运转自己的真气,一个多时辰过去,他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当看到星龙懒散的笑脸时,恭敬的说道:“老奴参见主子,请主子赐名。”至此,李木朋才真正的服了星龙。

  “呵呵,不用那么麻烦,我以后叫你李老就行了,”星龙随意的摆手道,心里却在暗骂:老你个头了,少爷我一千多岁的寿命,不让你喊我祖宗都是你祖上积德了。

  “李老用的是拳头吧,”两匹马飞奔着,两姐妹也累了,躺在星龙的怀里睡着了,找不到话题的星龙决定再帮这个刚收的管家一个忙。

  “主子高见,老奴用的是拳头,”李木朋忙回道。

  “很好,不借助兵器对自身的修行是很有帮助,你以前是用自己的力量发出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借助自然的力量来为自己所用呢?”

  “借助自然的力量?”李木朋眼睛迷惘起来,嘴里自言自语道。

  “日常看风起云涌,日升月降,电闪雷鸣,高山大泽,皆可有会与心,涵而养之,自能会通。自然力量是无穷的,倘若你能把自然中的能量运用上一少部分,那么,你将会发现,世界将会变的很不一样,好了,我言尽于此,你自己慢慢琢磨一翻,”星龙拍拍他的肩膀,淡然道。

  再过一天就可以到达北京了,路遇城镇,几人都疲乏了,准备在这里投宿一晚,明天早上赶路,这里已经是北京城的外围了,虽然是小城镇,但是也很繁华,姐妹两人迷糊的起来,每个人的嘴都不悦的撅着,怪罪星龙打扰了二人的好梦。

  傍晚的客栈也是热闹无比,四人勉强占了一个桌子,吆喝着小二上菜,星龙还是老样子,大把的银子扔去,酒菜自然上的快,姐妹两人长期吃的不好,星龙刻意让客栈多上些补品,其实星龙是多滤了,姐妹两人吃了白药转生丸,身体早就跟以前不同了,但是星龙心疼两姐妹,大鱼大肉的朝着两人的碗里添,生怕两人吃不饱。

  “听说了吗,五行已经放弃了对霸拳的追杀,听说是因为一个神秘的年轻人救了霸拳,五行知道他们不是那年轻人的对手,故此安放能够器追杀霸拳。”

  “那丐帮岂能罢休,”

  “不罢休又能怎么样,五行都承认不是那年轻人的对手,那丐帮的帮主岂会自讨苦吃,”临近的一张桌子的话被星龙几人听进去,星龙微微一笑,喝杯酒,传音对李木朋道:“霸拳的名号很威风呢,李老在江湖吃的很开吧。”

  李木朋看见星龙嘴唇并没有动,而声音却是传进了自己的耳朵,在震惊之余也只能苦笑道:“让主子笑话了。”

  “主子,我的麻烦来了,”忽然李木朋的声音紧张起来,一双原本平展的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眼睛闪出一丝寒光,低着的头也高高抬起,看来霸拳果然气势十足,不惧任何人。

  “张帮主好自在,”星龙没想到李木朋首先开口挑衅,愣愣,自己也笑了,这样的管家才适合自己,不惧怕任何人,飞扬跋扈,这才是自己人的性格。

  “霸拳,”李木朋的脸正好面对大门,所以正好看见大门口走进的几人,而星龙却背对着门,听见一声犹如鸭子般的声音,心头暗自不爽,回头一看,差点没有笑出声,出门外走进几个大汉,且不管后面几人长的是什么模样,领头那人穿的实在的可笑,一身名贵的丝绸缎子上居然打了几块补丁,手里拿着一根破棍子,脚下穿着一双打着补丁的布鞋,而头发也乱蓬蓬的,说是乞丐吧,衣服却是华丽的丝绸,说是贵公子,但是衣服上却有着明显的补丁,一双吊鱼眼正紧紧的盯着李木朋,白净的脸上的八字胡不住的颤抖。

  “哈哈,霸拳,我张某人的运气居然这么好,在这里也能遇见熟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让四周的酒客不自然的打着哆嗦,有见识的酒客都离开了,霸拳跟丐帮的纠纷不是那么运气的,万一打到自己,那就糟糕了,不大一会,原本拥挤的大厅变的宽敞起来,星龙有趣的看着事态,筷子还不住的夹菜给姐妹两。

  “打架归打架,千万不要打扰到我吃饭,不然的话,我会生气的,”星龙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是的,主子,老奴不会打扰到主子跟两位小姐用餐的,”李木朋先是恭敬的对星龙说完,然后站了起来,霸拳独有的至刚气势陡然上升,强大的精神力锁住丐帮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