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天降道侣既美且凶 > 第 101 章 口中论道
  世上之人对祈天神宫了解最多的,便是其神出鬼没,无从防备的咒术,其中又以“诸天星辰”为主,原话是说“诸天星辰皆在吾心,诸天星官皆听吾令”,如果有人被施加了诸天星辰之咒,那么一言一行便要受其控制,再来又有功法“承天道”,那是与神明的威仪是差不多的作用,压迫人心灵脉,乃是攻心之术,据说本就是传承神明的功法。

  而刚才能够让所有人都瞬间倒地,无疑不是“诸天星辰”的手笔,蓬壶宫弟子脖颈处一闪而过的亮光,燕凝光都能够察觉,李明殊当然也看了出来。

  这里出现祈天神宫的人,虽然意外,却算不上十分惊讶,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大概是他竟然操纵的人如此之多,实力当然深不可测,这也是燕凝光将其祈天神宫宫主的那个名叫莲华的关门弟子排除在外的原因。

  然而,却并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真是莲华。

  只是,显然莲华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破绽出现在这里。

  “竟然是这么简单的原因么?”

  莲华将信将疑,又露出万分懊恼的神色,大约是没有想到自己百般遮掩,结果竟然在一开始出手的时候,就已经露出了十分显眼的破绽。

  他自从幼时进入祈天神宫,便从未离开过山巅,是故对什么应对之法完全不了解,能想起来隐蔽自己,就已经是十分的不容易了,但这也不过是本能的反应,从师尊让他偷偷摸摸的离开承阳,便知道这种和圣天子做对的事情决然不能被外人知晓,尤其是皇亲国戚扎堆的蓬壶宫——

  若是知道了,再去通报圣天子,岂不是叫圣天子与师尊之间关系更加恶劣,固然莲华并不怎么喜欢这位名义上的师兄,然而,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师尊遭受更多的难过。

  于是,很是担忧的说

  “哎呀,如果被燕凝光认出来我就糟糕了。”

  “这个倒是可以放心,那位燕少宫主应当没有认出来你。”

  李明殊顿了一下,而后缓缓笑道

  “因为你所表现出来的的实力,应当远超他的想象。”

  “是么,这是因为——”

  莲华立刻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一旁的佛者,颇为感激的说

  “是要多谢前辈借我一道佛功,才能让我可以控制到这么多人。”

  那佛修便摇了摇头,不甚认同的说道

  “贫僧已经说过,你我年纪相仿,实在不必唤吾前辈。”

  莲华立刻红了脸颊,不好意思的说

  “是,前——不,静思,我总是忘记,因为你太厉害了,感觉你好像长辈一样。”

  那是说,虽然他看起来十分年轻,但是无论功力还是行为举止,都不像是年轻人,固然也很有朝气——但是,太过于安定自若了。

  李明殊眉角跳了跳,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

  那名唤静思的佛者却只是微微一笑,亦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李明殊,说道

  “况即是有缘,又是救人不必言谢,若这位施主要表达谢意,倒是有一事可还。”

  李明殊慢悠悠的看了过去,而后又慢悠悠的说

  “我刚才如果没有听错,这位莲华小友前去求助的是伽明叶。”

  莲华便连忙解释

  “静思是伽明叶前辈的弟子,前辈有事不能出山,于是让静思跟我一道出来。”

  “这倒是奇怪。”

  李明殊眼中露出一丝疑惑出来,而后说道

  “他从不收徒,因为不欲沾染因果,既然收你为徒,看来你不在因果之中。”

  静思淡然道

  “因果由人心定,却不困与尘世之中,你如何得知,吾并不在因果之中。”

  “长空寺死而复生的那个和尚,是你吧。”

  几乎在静思话音落下的同时,李明殊的声音便接着响起,只是他态度散漫,并没有一点想要和这位佛者谈论的心思。

  “我听说在日前的品剑会之上,有一名僧人上去台上,干扰了比剑,,此前有佛者前去太清宗找吾,想来也是你,吾并不知为何你执着在我,但今日如果你是要和我论法,那么要失望了。”

  静思却仍然一副万事在握的表情,似笑非笑道

  “如何笃定,吾便会失望呢,自你讲话的一刻,论法已经开始了。”

  “你认为的开始,却不在吾之认同之中。”

  李明殊看着他,弯了弯眼睛,而后一字一句的说

  “吾讲了,不会与你论道,纵然吾此刻背出万千佛法,既说并非论道,那便不是论道。”

  静思道

  “执着自我的假象,无视本我的存在,这就是你与众不同的地方么?”

  “吾是人族,何处与众不同,若因吾有个性,那人人皆与众不同。”

  “凡人几多碌碌无为,茫茫无心,不知来路归途,何谈与众不同。”

  “碌碌无为,不也是一种个性,茫茫无心,正是一种与众不同。”

  他二人讲话一句比一句快,那并不给任何人插话的机会,莲华瞪大眼睛,被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到后退几步,甚至不敢呼吸。

  周围渐起生风。

  那却是周围景色突变,生出阵阵风卷,云辞月察觉出李明殊在这么几句话之间,竟然要升起灵域,不由得感到了意外。

  刚才被蓬壶宫的人围攻,甚至不曾让李明殊动容,此刻不过几句话之间,却涌现出了阵阵杀意。

  这个佛者,究竟有何厉害之处?

  云辞月满腔疑惑,看向静思的目光逐渐认真,不知是所谓真诚所致,还是仅仅只是他盯得时间太久于是眼花缭乱,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祥云笼罩,金莲绽放,层层云雾之上诸佛听法,身披孔雀法衣的圣佛斜坐莲台,叹出不耐烦的语气。

  然而那也只是一瞬而已。

  云辞月只一个眨眼,周围树仍然是树,风依旧是风,人也未发生变化——

  不,还是有一些变化。

  李明殊渐生的灵域已然撤去,静思的目光却落在他的身上。

  那目光带着一丝探寻,让云辞月愣了一下,继而竟然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欲从灵台喷薄而出,他只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静思,仿若看着久违的故人。

  李明殊叹出一口气。

  云辞月瞬间打了一个激灵——他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何谈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