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123 教你如何哄我,撩心一抱
  “哄你?”苏羡意觉得好似幻听了。

  怎么觉得他有点无赖?

  这还是他认识的陆时渊吗?

  “从这里到宿舍,还有一段路,你慢慢想,我不急。”陆时渊笑道。

  两人走在路上,苏羡意也没想出该如何哄他。

  哄陆小胆,或者弟弟倒还行,摸摸脑袋,说几句讨好的话,给块糖就行,他一个快三十的社会人,她又能怎么哄?

  再说了,自己为什么非要哄他!

  “今晚听你室友描述,你的大学生活还挺丰富多彩。”陆时渊笑道,只是没想到她平时也挺迷糊。

  “你上学时不是这样吗?”苏羡意低头,踢着脚边的石子。

  “平时课程比较紧张,而且我没住宿舍,没有室友。”

  “同学呢?”

  “年龄相差太多,共同话题不多。”

  苏羡意仔细想着这句话,陆时渊进大学的年纪,肯定比她入学时小许多,这句话有点凡尔赛的味道。

  “那也总有几个好友吧。”

  “我身边都是老肖、谢哥儿这样的人,你觉得呢?”

  “……”苏羡意清了下嗓子,“你不是还有个姐姐?”

  仔细想来,她身边的人,他几乎都见了,包括家人好友。

  可她对陆时渊却知之甚少,一来是不敢到处打听,总担心自己暗恋的秘密外泄,如今倒是不怕了,也就问了。

  “我姐?”陆时渊提起姐姐,整个人似乎都柔和许多,“等你到了燕京,我带你见她。”

  “我又没说要见她。”苏羡意低声嘟囔着。

  “那我带她见你。”

  “……”

  苏羡意垂头,不再说话。

  快到宿舍楼时

  “想好了吗?”

  距离宿舍数十米远时,陆时渊停住脚步!

  苏羡意压根没打算哄他,她还是觉得没必要,大不了就抵了上次他诓骗自己的事。

  又不是三岁小孩,哪儿有大男人提出这种需求的,幼稚可笑。

  “不会?”陆时渊看出她的为难。

  “你上次也骗了我。”苏羡意咳嗽着,她是没打算低头的,仰头看着他。

  削薄弯月,柔柔清光,陆时渊身子润在月光里,仿佛自持柔光,看她的眼神,偏又是恰到好处的温柔。

  “所以我哄了你,这次是不是轮到你了?”

  似乎也有些道理。

  “如果你实在不会,我可以教你?”陆时渊冲她笑着。

  苏羡意抿了抿唇,哄人她是会的,可是面对陆时渊,她总不能跳起来摸摸他的头吧,那也太……

  她清了下嗓子:

  “我觉得基于你上次也骗了我,要不这次咱们就两两相……”

  相抵一词尚未完全说出口。

  苏羡意的手腕忽然被人抓住。

  她身子一愣,也就是愣神得这一秒钟。

  抓着她的那只手稍稍用力,她身子就好似脱离了地面引力,双脚趔趄半步……

  整个人就撞进了他怀里。

  他的胸口,结实温热,一只手还攥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臂抬起,从她后背穿过,虚虚拢着,将她整个人彻底圈进了怀里。

  那一瞬

  苏羡意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冲。

  什么呼吸全都被抛诸脑后,只有紊乱的心跳不停在耳膜震荡着。

  “砰砰砰”一次比一次剧烈。

  跳得快无法供血,氧气稀薄,令人头昏。

  他的怀抱,好似封闭空间,震惊,不安,羞赧……各种情绪积压胸口,失重感越发明显。

  他……

  抱她了?

  如此突然,毫无防备。

  盛夏的风吹来,吹动枝丫,惊得树上的蝉,叫得越发大声,那一声一声嘶鸣,震在耳边,却也远不及她此时心脏跳动的激烈程度。

  “意意”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苏羡意此时只要稍稍呼吸,鼻息之间就全是属于他的味道,让人喉咙都发痒。

  两人距离很近,她不仅能感觉到他的体温,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同样的剧烈急促。

  “如何哄人,你学会了吗?”

  他的声音烫着苏羡意的耳朵,在她准备推开时,已经松开手……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一瞬。

  动作,时间,力道,他都拿捏得非常好。

  苏羡意的眼神是躁动的,不安的,甚至是茫然的。

  陆时渊垂眸看她,“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

  苏羡意整个人都傻了,疯了,哪里还记得自己之前要说什么。

  陆时渊垂头看了眼腕表,“时间不早了,外面热,蚊子也多,回宿舍吧,早点休息。”

  苏羡意瓮声应着,大抵还没从刚才那个短暂地拥抱中抽离出来,她甚至搞不懂,为什么会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在他的注视下,僵着身子进了宿舍,当她回到寝室时,把包扔到桌上,就失魂落魄的坐到了椅子上。

  “约会回来啦?”周小楼贴着面膜正躺在床上,正拿着手机给喜欢的明星打投,看她回来,才用余光瞄了她两眼,“怎么?人回来了?魂儿被勾走了?”

  “小楼。”苏羡意咬了咬唇,“我们……抱了!”

  “卧槽”

  周小楼面膜被吓掉了。

  其余几人也难以置信得看着她,“苏羡意,你是不是没控制住自己?终于开窍,把他扑倒了?”

  “……”

  “不愧是我教育出来的闺女,干得漂亮!”

  苏羡意头疼,“是他抱我!”

  郭可可笑了,“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那天我就看得出来,他骨子里还是很强势的。”

  “苏羡意,你太让我失望了。”周小楼一脸郁卒,却还翻身下床,特意问她,“感觉怎么样?他的怀抱,是不是又热又结实,有没有那种硬邦邦的肌肉……”

  苏羡意懒得理她,拿了卸妆水去洗手间。

  过了半晌,她才突然反应过来,“你们说,我刚才有没有把口红或者粉底蹭到他衣服上?”

  其余三人:

  我怀疑你是在故意秀恩爱!

  陆时渊回宾馆的路上,倒是意外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休息了?”

  “还没有。”陆时渊今晚本没想过要做什么,只是见了她,总有些控制不住。

  “我听说你和谢哥儿和好了?”

  “你也知道了?”

  “圈子就这么大,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们吃饭。”

  说来挺巧,两家是邻居,当年陆家先发现怀孕,然后谢家也传来喜讯。

  两人出生前后就相差几个月,却跨了个新年,所以谢驭就生生比她小了一岁。

  这就导致,不仅是陆时渊不愿喊他哥,而谢驭……

  也不想称呼陆家这位为姐姐!

  谢荣生还为此批评过他,谢驭也是不肯松口。

  所以在某些方面,他和陆时渊很像。

  这也是为何陆时渊突然松口,谢驭觉得他疯了的缘故。

  很小的时候,三人还经常一起玩,只是年纪大,也都知道男女有别,她有了女性闺蜜,也不会整天和他们这群野小子混在一起,谢驭和陆时渊便越走越近。

  陆时渊笑了笑,“我应该快回去了。”

  “要不要我去接你?”

  “又不是小孩子。”陆时渊觉得,自家姐姐似乎总把他当孩子看,“等我回去,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姐弟俩的默契,心照不宣,彼此都明白。

  陆时渊回到宾馆时,原本说累得要死的苏呈,此时正盘腿坐在床上,抱着手机打游戏。

  “二哥,你回来啦?出去这么久?”

  “今晚的月色很美。”

  苏呈素来不喜欢什么花花草草,赏月看花,他更是搞不懂以前学校经常通报学生早恋,放学在小树林腻腻歪歪。

  有这个闲工夫,都能多做一道数学题了。

  一局结束,苏呈骂骂咧咧退出了游戏。

  这才得空正式打量起陆时渊,“二哥,你衣服上好像有什么脏东西……”

  “嗯?”

  “就这里。”苏呈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位置。

  陆时渊低头,因为家中有个姐姐,平时生日他还为她挑选过化妆品,自然认得这是粉底,只淡声道,“可能是方才逗猫不小心被弄脏了。”

  “逗猫?”苏呈皱眉,“野猫啊?”

  他记得姐姐学校里有些野猫,平时还有学生喂养。

  陆时渊思忖:“不是野猫……还挺乖的。”

  苏呈抿了抿嘴,想起陆小胆。

  那种掉毛怪,有什么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