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战拖延症 > 第 40 章 第四十章 见面
  “下班啦?”门卫大爷拎着个茶壶,笑嘻嘻地冲叶子璐打招呼,“今天是年前最后一天上班了吧?快来,我这有你一份快递。”

  叶子璐欢呼一声,把手提包甩到了肩膀上,屁颠屁颠地跟进了传达室,马屁拍得啪啪作响:“宋大爷过年好!您说您怎么那么好呢,我要是回了龙城,谁也不想,肯定就想您!”

  宋大爷把取件登记本扔给她,哼了一声:“屁,想我家的咸菜还差不多。”

  叶子璐:“嘿嘿嘿嘿。”

  宋大爷撇撇嘴,从抽屉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小瓶装在蜂蜜瓶子里的自制咸菜,连同她的包裹一起递给了叶子璐,心疼兮兮地说:“那是咸菜,别拿它当米吃,馋不死你。”

  馋不死的叶子璐笑嘻嘻地收起来,拎起那个巨大的快递盒子,满足地叹了口气:“今天值了,一天俩宝贝。”

  宋大爷问:“这又是买了个什么玩意啊,这么大盒?”

  “飞机。”叶子璐吃力地把盒子抱了起来,“别人不玩了低价转给我的。”

  宋大爷目瞪口呆地问:“什么……什么玩意?”

  “这个是‘COMANCHE’,”叶子璐也不管大爷听得懂听不懂,得意洋洋地显摆说,“轻型攻击侦察机,共轴双桨的,稳当,还可以在室内飞,长得也帅,我买来当入门的。”

  宋大爷看着瘦小的姑娘抱着跟她身体比例不协调的大快递盒子:“你前一阵子不是玩那个什么什么车么?哦,又开上飞机啦?你这是要海陆空一样也不落下啊?”

  叶子璐得瑟:“那必须的,新一代的技术人员就在您眼皮子地下诞生了!”

  “诞个屁!”宋大爷瞪了她一眼,“我看你是扯淡!这么大人了还玩电动玩具,也不正经谈个男朋友,你啊……”

  叶子璐没浪费口舌跟大爷解释模型和电动玩具之间的差别,她翻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白眼:“完了完了,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宋大爷气运丹田:“你把咸菜给我留下!”

  叶子璐立刻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把咸菜往自己精致的小时装包里一塞,不讲究得连门卫大爷都快看不下去了。

  “歇了吧大爷,我在这总共不到两年,现在龙城那头调令都快下来了,过了年再回来顶多能留俩月,就该交接退房滚蛋了,找谁不耽误人家呀?”叶子璐振振有词地说,“再说我妈身体又是特别好,她就我一个孩子,我总是要回去的。”

  宋大爷曾经像无数中老年人一样,热心给人介绍对象的工作,每年业绩颇丰,然而叶子璐这么说,他也挑不出理来,一想到这么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一转眼就要调回去了,心里又怪难受的。

  “多好的姑娘啊,”宋大爷经常跟别人这么说,“什么时候看她什么时候都乐颠颠的,看着就喜庆,唉,我儿子怎么结婚那么早呢?”

  一转眼,叶子璐已经在分公司工作了一年多,从一开始的七上八下的麻爪状态,慢慢地摸出了一些门路来,渐渐地真的支起了这一摊事,乃至于现在竟然有了几分顺风顺水的感觉,她闲来无事,从操就业,念起了大学时候都没好好念过的外语,并且依然记着当年灯管坏了手足无措的耻辱,发展出了一个业余爱好——“玩”家电。

  可惜这边住得简陋,那么几样家电大多是从旧货市场上淘来凑合用的,不够她“玩”的,她有一次在广场看见了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玩车模,围观了一会,竟然鬼使神差地进了这个圈子。

  从此一脚踩进了模型的大坑,成了半个伪专家。

  她在这里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并且发现这些嗡嗡乱叫又烧钱的模型们,竟然奇异地治好了她的失眠。

  人是需要乐趣和爱好的,叶子璐用半年猪狗不如的生活证明了这一点,不是上网翻微博看小说那种“打法时间”的爱好。

  对于“阅读”这件事,有的人是真喜欢看,然而对于叶子璐来说,她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喜欢文字性的东西。

  她不是很能体会什么叫做文字的美,一目十行,也不过能大概知道作者讲了件什么事而已。很多别人称赞好的东西她完全看不下去,而那些看完的故事对叶子璐来说,大部分也是没有多大触动的——她总是过于沉迷在自己的悲喜中。

  曾经,唯有那些能迎合她对自己的妄想的东西,才能吸引她麻木的神经。

  但现在,她找到了新的乐子,并且能全情投入其中,除了模型论坛,连网都不怎么上了。然而这爱好偏偏又不能耽误她做正经事,玩模型烧钱,她得先赚得了钱才能玩得好。

  她现在赚得了钱了,有些事其实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难,用了心,一天不行,一个月不行,难道一年还见不到转机么?

  连经济危机引起的大萧条都有度过的一天,坚持了,痛苦过了,总有一天,生活也会触底反弹的。

  叶子璐在失业之后,经历几起几落,短短两三年的光景,她竟然颇有了些脱胎换骨的模样。

  叶子璐拎着她的大飞机走在路上,心情很愉快——春节放假,她晚上就能回龙城跟妈妈一起过年了。

  这时,停在路边的一辆车慢慢地跟了上来,在她身后按了按喇叭。

  叶子璐回头一看,不认识,还以为是自己挡了人家的路,于是往路边靠了靠。

  然后车窗放了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看着她露出一个笑容:“嘿,叶子!不认识啦?”

  这人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熟悉,口气也那么熟稔,叶子璐眨眨眼,纳闷地打量了他很久,终于从对方的眉目中看出了一点点端倪来——她曾经见过一面的……颜珂!

  叶子璐简直有些难以置信,她试探地问:“你是熊……颜珂?”

  颜珂下了车,叶子璐彻底从俯视变成了仰视,她十分吃惊地看着颜珂——尽管他们头两天还打过一通电话,颜珂那贱人宣布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接着用他能想到的能够用于美化一个人的词语把自己罗列了一番,信誓旦旦地约了叶子璐过年见面,并十分坚定地保证了,要闪瞎她的狗眼。

  但现在这人站在她面前了,叶子璐却仍然无法把她那只丑丑胖胖的小熊和眼前这个男人联系到一起:“你居然就是……嗯,我有点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的……”

  颜珂自恋地像一只开屏的雄孔雀,炸吧着五颜六色的尾巴等着叶子璐夸他。

  结果叶子璐说:“……人模狗样啊!”

  颜珂的脸抽动了一下,终于再一次知道了叶子璐嘴里是吐不出象牙来的。他无言地一把搭上叶子璐的肩膀,不由分说地仗着身高的优势给予她极大的压迫感,然后把她拎上了车。

  叶子璐连忙扑腾:“哎哎,小心点小心点,我的飞机!别磕着我的飞机!”

  “还你的坦克呢。”颜珂磨着牙。

  叶子璐坐在副驾上可怜巴巴地扒着车坐垫,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熊珂变成了这么大的一只,不能一根手指弹他一个屁股蹲了,不能把他拎来拎去了,也不能扒他的衣服欺负他了。

  颜珂被她的目光来来回回扫得心花怒放,做出一副任君围观的大度模样,把车开出去好长一段时间,才扫了她一眼:“怎么样,被帅哥闪得自惭形秽了吧?”

  叶子璐还沉浸在满心的怨念中,她抱紧了自己的包和装着模型的包裹,幽幽地说:“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颜珂:“?”

  叶子璐往旁边挪了挪屁股,吭吭哧哧地说:“……你不会是来报复的吧?大哥我承认自己错了,我狗眼不识泰山,没想到你曾经迷你的身体里装着这样巨大的灵魂,我我我罪孽深重……”

  颜珂听得脸都黑了,他突然把车停在了路边,伸出两根手指,这手势十分熟悉,正是叶子璐当年用一阳指发射小熊脑门时候的准备动作,叶子璐一缩脖子,大叫一声:“大侠饶命!小的有一句话要说……”

  颜珂狞笑:“哼哼哼,你叫破喉咙也不管用了!”

  叶子璐:“我必须说啊!这句不能掐!”

  颜珂:“挣扎是没有用的小妞。”

  这时,车窗被人从外面敲了敲,颜珂一回头,看见一个交警。

  交警看着他放下车窗,淡定地递进了一张罚单,指着不远处的牌子:“看见没?这不准停车。”

  叶子璐弱弱地说:“我刚才就是想告诉你这个。”

  颜珂:“……”

  交警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拍了拍颜珂的车顶:“知道这有交警还在这停车,兄弟,我看你一定是在寒冬腊月中给交警大队送年货的,精神可嘉,值得鼓励,实在是警民一家亲的典范。”

  颜珂有一种这交警被叶子璐魂穿了的感觉。

  被罚了一回,颜珂终于老实了,灰头土脸规规矩矩地在叶子璐的指引下,把车开了出去。

  两人一时相对无语,叶子璐对着这样的颜珂,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她动了动,手提包不小心磕到了什么东西,“碰”一声。

  颜珂:“哟,包里还有凶器?”

  就只见叶子璐翻开包,从里面拎出了一罐黑黢黢的咸菜。

  颜珂:“……”

  然后不知道谁先开始笑了,随后一发不可收拾起来,那一点不习惯、陌生和隔阂,好像突然只见就倏地散去了。

  为了弹她一个脑瓜崩被罚了几百块钱,颜珂发现每次他一和叶子璐接触,二的程度就会呈指数幂蹭蹭蹭地往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