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战拖延症 > 第 38 章 第三十八章 第二次独立
  叶子璐“砰”一声合上门,脑子里嗡嗡作响,胸口里像是着了一把无名火似的,烧得她头疼脑热。

  理智上,她当然知道王劳拉只是随口开了句玩笑,叶子璐分得清正经的恶意和玩笑话,颜珂损过她那么多句,也没见得她几回当真,可她此时明明知道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发火。

  她那一声连颜珂在卧室都听见了,他从当天的报纸里抬起头,愕然地看着她。

  叶子璐的脸色非常难看,颜珂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她脑子里什么都没在想,整个人已经快给烧得快宇宙大爆炸了。

  叶子璐就在一片沉默里,靠着自己的卧室门足足站了三分钟,闹哄哄不知道飞到了哪里的理智才终于缓慢回笼。她终于深吸一口气,后悔起方才的行为。

  在颜珂察言观色地发现她理智回笼,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只见叶子璐迟疑了一下之后,果断打开了屋门,跑到厨房里拿出了她这一天刚从超市里买的两盒大果粒,磨磨蹭蹭地敲开了王劳拉的门,探头探脑地说:“这个是新出的口味,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那个……咱俩一起勇敢地试个毒呗?”

  王劳拉出来,拿走了酸奶,在她后背上打了一巴掌,两个人就这样,算是重新和好了。

  看起来,这似乎只是一场小小的口角,两个人在一起住,总会偶尔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摩擦,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它简直连拌嘴级别的吵架都算不上。

  然而却在叶子璐心里埋下了一颗地雷,她从此,才开始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恐惧。

  赢了的人,反而会更害怕输。

  叶子璐无法不怕拖延症,任何人都无法不怕那些生活中困扰着我们的顽症,她接受了自己,却始终无法原谅。

  她觉得自己的内心并不坚韧,也并不强大——如果她足够坚韧,就不会有拖延症的困扰。她觉得自己虚弱得可怜,所有故事里主角应该有的好品质她都没有,她不勇敢、不聪明、不美,甚至连善良都算不上。

  叶子璐觉得自己很可悲,简直一无是处。

  有的时候,人是无法抵挡身体里激素水平的变化对自己情绪的影响的,高兴的日子过去了,总会有那么几天心情阴郁的时候。

  “盛极必衰”是一种自然规律,即使星辰日月,也无法时刻高悬在头顶。

  有时候,“巅峰”其实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巅峰”过后,意味着下坡路。

  世界上没有人能不走下坡路,除非愿意在“巅峰”的那一刻死去。

  叶子璐在经历了连续几个月的“好运”之后,开始恐惧起这种“下坡路”来,她心里隐隐约约地生出一种焦虑,特别是在她在新公司里工作了几个月之后——天上突然掉了个馅饼开始。

  那天老板突然找到她,问她说:“小叶,有男朋友了么?”

  叶子璐不明所以地摇摇头。

  老板想了想,又问:“那你是……本地户口?”

  叶子璐点点头。

  老板看了看她,笑了笑:“别紧张,本地户口很好,会让你少很多顾虑。你的学历跟经历我都看过,学历呢,也算能拿得出手,人也年轻,知道上进,这几个月大家对你评价都很高,现在有这么个事,你看看愿意不愿意……”

  叶子璐用了半分钟才消化完老板的话——外地的分公司那头需要从总部调一个人,基本相当于外放,还有一点管理培训生的意思,轮岗一年,在那边管事一年,两年以后会调回来,基本就可以直接进入中层管理人员圈子了。

  而且这个“外地”也没有外到很远,距离龙城,火车其实只要一个多小时,周末完全可以回家,家里万一有些急事,也不会太耽误事——随着城市越来越大,人们的生活半径也会越来越大,住在四环开外到城市中心上班,每天其实也都要在路上浪费个一两个小时。

  老板让她准备准备,交接一下手头的工作,月底就过去。

  叶子璐被这个巨大的馅饼砸晕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也都赶在一起了。

  就在她被这馅饼砸得迷迷瞪瞪地回了家,还没回过神来,王劳拉就跑来跟她说:“叶子,我跟你说件事。”

  叶子璐一愣。

  “我前一段时间打算换个工作,今天那边正式来通知了……”

  “啊!你上回说的那家培训机构么?”叶子璐一时忘了自己的事,尖叫起来,“真的吗?王小花你太牛逼了!”

  王劳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不是当讲师,我还没有那个水平,只是过去先当助理,这样我可以免费听听课,我想好了,等我以后学好了外语,就去申请当讲师,当了讲师,还要继续学,去考教育部的口译资格,然后再去参加同传培训,我想当个同传。”

  王劳拉说着说着,眼睛就亮了起来,她的人生道路似乎一下子清晰明了了起来,每一步都有路标,每一步都有方向。

  那些可笑的、跟她的生活隔着十万八千里的不知所谓的古董鉴赏书,以及书画拓本,都被她卷了卷卖破烂了,换来几块钱给自己跟叶子路一人买了个门口超市里廉价的冰激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王劳拉开始过上了“踏踏实实”的生活,她从一只喜欢自卑地四处乱撞、愤世嫉俗的没头苍蝇,变成了一个有目标的人,每天的生活都像是一场升级游戏,叫人痛并快乐着。

  叶子璐知道,王劳拉这朵蒲公英似的四处乱飞的小花,终于在这个大得离谱的城市里扎下了根,就此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和一席之地。

  以后再有人侮辱她的自尊,贬低她的人生价值,她就可以不用气得半夜磨刀却无处发泄,她可以名正言顺地骄傲地抬起头来,告诉对方“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俩的精神境界明显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将来她的孩子,可以自豪地对别的小朋友说:“我妈妈是个很厉害的同传,是高级知识分子,她可以赚很多钱,给我买很多漂亮的衣服,可以给我很好的生活,送我去很好的学校。”

  王劳拉激动了一会,然后想起了正事:“哦,对了,我跟你说,叶子,那边虽然挺好,但是唯一的问题就是离咱这实在太远了,从咱们家过去要转两回公交车,天天打车我可打不起,所以我想……可能过几天,就搬家了。”

  叶子璐怔了怔,她突然想起来,如果自己去了外地工作,只有周末能回龙城的话,租这个房子也就没意义了,她也要回她妈妈那里住了。

  她们两个人,从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姑娘,到一起租房子互相磨合、互不干扰的室友,到最后一起努力、一起经历过很多很多的倒霉事,为对方哭过也高兴过的好朋友,是多么奇妙的缘分……可是现在就快要散了。

  叶子璐一方面为王劳拉高兴,一方面又有些舍不得的伤感,更多的却是对前路的迷茫。

  她回顾自己这二十多年的人生,好像从未成功过,已经不记得成功的滋味,老板说的事,一开始让她高兴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可这股高兴劲过了,她又担心起来——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等着看她如何得意忘形,然后一巴掌呼下来,再把她直接打回原形。

  这件事一定会砸的,隐约地,叶子璐心里有了这样一种悲观的预期,她无法相信自己的好运,心神不宁地爬到了床上,抱住枕头翻了个身,随口对床头柜上的颜珂说:“熊珂,我跟你说件事……”

  颜珂没出声。

  “熊珂,我……”叶子璐的话音顿住,因为她看到了小熊无神的眼睛,叹了口气——颜珂不在。

  随着龙城进入了夏天,天气越来越热,颜珂在小熊身体里的时间就基本和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时间对半分了,叶子璐也慢慢地习惯了颜珂这种三天两头不由自主地消失。

  她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小熊,跟那东西呆呆的眼神大眼瞪小眼了一会,顺手从旁边拿起一只黑色的签字笔,露出一个坏笑,打算要给这歪眼睛小熊整个容,把它变成只熊猫!

  然而就在她兴致勃勃地画到一半的时候,大概是胳膊被自己压麻了,突然不知怎么的,叶子璐手一抖,签字笔就从床头掉在了地上,叶子璐的心也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重重地一跳,那么一瞬间,她有了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颜珂再也不会回来了。

  叶子璐脸上的坏笑突然潮水一样地褪去,她恐慌起来。

  就好像她还是个很小的女孩的时候,在公园里松开了大人的手,一个人站在人来人往中茫然不知所措那样。

  就好像她小时候学游泳,学会了基本动作和呼吸换气后,老师第一天拿掉了她背上辅助用的“海绵飘”,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扔进水里时那样。

  和王劳拉要分开了,现在,颜珂也要走了。

  叶子璐打了个激灵,她发现自己只剩下一个人了。

  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颜珂依然没有回来,王劳拉在一个礼拜以后就搬走了,趁着周末,叶子璐和房东退了房,整理了自己行李,也准备踏上她惴惴不安的新的行程。

  就在她在妈妈再三叮嘱下坐上火车离开,并且承诺到了那边换好外地电话卡后,就立刻群发通知的时候,一个昏迷了大半年的男人,在亲人和朋友们紧张地注视下,奇迹一样地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