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战拖延症 > 第 12 章 第十二章 一巴掌
  王劳拉简直疯了,颜珂作为一只熊,都被她这可怕的考前综合症给吓着了。

  考试前一天晚上,王劳拉小姐神神叨叨地在叶子璐屋里待到了十一点半,对话的内容基本如下。

  王劳拉:“哎,你说我要万一考不上怎么办啊?”

  叶子璐懒洋洋地说:“不会的,你不都准备了大半年了么,要对自己有信心。”

  王劳拉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是,考试之前应该对自己有信心,这样心态好,才不容易失常……对,我就想,我一定能考上,肯定能考上。”

  叶子璐的目光回到方才打开的地图路线查询上,王劳拉就在旁边一边念叨着“一定能考上”,一边在屋里没完没了地走来走去。

  五分钟以后,劳拉小姐又哭丧着脸,伸手捅了捅叶子璐:“可是我没光专心准备考这个啊,我同时还准备着考研,还要整天背英语,准备明年三月份的商务英语,万一心不够诚,考不上怎么办啊?”

  叶子璐:“……”

  王劳拉大概只是想抒发一下自己很紧张的情绪,压根没打算听叶子璐的回答,她说完想了两秒钟,又自言自语地说:“那我也很用功了,习题做了好几大本,申论那本指导书都背下来了,肯定没问题,肯定没问题。”

  叶子璐干脆不理她了。

  之后王劳拉就出去了,削了个水果,倒了杯牛奶,叶子璐本来以为她消停了,可没想到转了一圈,她又回来了:“叶子,你说我要是考不上怎么办啊……”

  得,她又想起来了。

  在这一次公务员考试之前,叶子璐本来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有这样的两种经历。

  她拖延症根深蒂固,每次都临时抱佛脚,所以一般成功和失败的几率参半。对此,她也自有一套理论,认为这和她临考试时的生理心理状态有关系,如果状态好,那就能发挥出她所谓的“潜能”,最后安全过关,那么她会十分沾沾自喜一下——别人付出了一个月两个月乃至半年的努力,她一个晚上通宵,居然也能得到一个差不多的结果,不是说明她天赋异禀么?

  或者状态不好,她得到了一个让大家都非常不想看到的结果——这当然也没什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叶子璐虽然心里仍然会难过,但她觉得这个结果也是可接受的,她会给自己找另一次弥补的机会,并且幻想,下一次自己就会发奋努力,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然而这个世界事情发生的概率,它并不是离散的,而是连续的。

  当叶子璐得知自己落榜的时候,她足足呆了十分钟,才知道,原来什么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比如努力了,依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她总会非常可怜班里那些明明学习很用功,但是成绩还是上不去的同学,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和他们一样,明明投入了努力,结果颗粒无收。

  从理智上,尽管谁都知道这种事会发生的,叶子璐当然也明白,所以更确切地说,是她潜意识里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每年考公的大军里落榜的比考上得多得多,尽管每天晚上下班回来刻苦学习的王劳拉和她一样没有结果,但这些都不能安慰叶子璐。

  她的自尊被自己刺伤了。

  对此,颜珂倒是觉得她考上了才不正常,于是非常漫不经心地“安慰”她说:“行了哈,没考好自己反省一下,差不多就得了,你智商不高,情商一般,难道连逆商也不高么?这点挫折都受不了,你还能干嘛呀?”

  叶子璐不搭理他,头上顶着一层阴云,缩在墙角里,就像一朵蘑菇。

  颜珂正在练习用他的熊掌控制鼠标,笨拙地拿叶子璐的电脑打开了财经新闻网页,接着说:“说真的,之前我就知道你考不上,过去估计也就是体验体验生活——看仨礼拜的书,你就想跟全国人民竞争啦?你当中国人民智商平均值都跟小布什似的么?”

  “我跟你说,我认识一个哥们儿,智商特别高,人家正经是最牛逼的大学里出来的最牛逼的人,玩似的把公务员考下来了,那也是提前一个多月做了两大本真题,外加自己琢磨过的,你以为你是霍金还是牛顿啊?”

  颜珂说话是无心,然而却无意中戳中了叶子璐的内心深处,她那被刺伤的自尊心,竟然神奇的、迅速地自己愈合了!

  对啊,她虽然比以前都努力,但是确实只看了三个礼拜不到嘛,王劳拉看了半年,不是跟自己一样么?

  颜珂一句无意的话,让叶子璐重新回到了自己惯常的思维模式里——看,她做的那些努力,其实根本不是为了考公务员,当时开始看书的时候就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嘛,那些都只是为了克服她的拖延症而已,现在,她自觉拖延症已经克服了,那自己的未来难道不是一片明朗么?

  回到了安全的心理区域,叶子璐只用了一秒钟,就把自己治愈了,脑袋顶上的阴影忽地一下散了,她又乐观而且阳光灿烂了起来。

  重新振作的叶子璐很快恩将仇报,把颜珂从自己的电脑前面捉走:“闪开闪开,我要看小说!”

  颜珂:“……”

  他看着叶子璐以光速恢复了精神,在熟练地刷了她的四小件之后,居然乐颠颠地开始上常逛的小说网站搜索更新内容了!顿时感觉自己真是又长见识了,并且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让你嘴欠!让你安慰她!

  一次考试结果,两种不同的反应。

  王劳拉从那天以后开始进入了某种更加癫狂的状态,甚至跟叶子璐郑重声明,自己晚上要准备考研,看书看到十二点半,不是着火地震的事绝对不能去打扰她。

  叶子璐呢,她进入了另一种极端。按说考试结束了,她的生活本该回归正轨,本该去找一份新的工作,甚至在等待考试结果的时候,她也为此努力过,然而就在结果出来的第二天,颜珂眼睁睁地看见叶子璐早晨起床后,在本子上写下:“今天要投十份简历,准备一个面试。”

  她却从早到晚都没有做这件事,直到晚上临睡前,她仿佛才想起自己的日程本,可惜已经到休息时间了,于是这一天的目标只得计入“没有完成”里。

  第一天没有完成,第二天依然没有完成,然后是第三天、第四天……

  颜珂发现,之前那些努力竟然白做了,叶子璐又回到了先前那混吃等死的生活状态里。

  “你属□□么?”颜珂已经和叶子璐混熟了,说话越发不客气,“蹦一蹦还要歇三歇?”

  叶子璐背对着他打在线连连看,这技术她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上手连找都不用找,简直是山呼海啸、炮火连天,横行网络,险遇敌手,她“嗯嗯”两声,说:“等我放松一会。”

  “你每时每刻都在放松好吗?”颜珂挑剔地看着她,“姑娘,照个镜子吧!看看你那形象,蓬头垢面,坐得小肚子都出来了——你妈给你打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了?你还要点脸面不要了?我看你干脆申请个五保户得了,一般社会对残疾人都会特殊照顾。”

  “你才残疾人呢!”叶子璐在游戏间隙里回头瞪了颜珂一眼。

  “我当然残疾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不会动呢,”颜珂自嘲一笑,“可是咱俩还真不一样,我起码身残脑不残,不像你,从头到脚,只有头发丝和脚趾甲能勉强能达到人类水准。”

  叶子璐:“……”

  颜珂继续数落她:“本来我们现在社会结构,人口老龄化程度就在加剧,再加上有你这样的蛀虫,国家前途简直堪忧啊!叶子璐同志,你说你这种人,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你竟然还不知道着个急、自个卑、抑个郁、焦个躁,这心理素质是得多好啊?啧,跟别人比起来这也算个优点,果然老天还是挺公平的。”

  叶子璐“啪”一摔鼠标:“我心情不好放松几天不行啊?咱俩多大仇啊?你就那么见不得我舒服?”

  颜珂早知道她就是个纸老虎,冷哼了一声:“我听说,人家别的女的周期都一个月轮一回,您这个可长,股市都从熊市转牛市又从牛市转熊市了,您老人家那心情居然还没挪一屁股的窝——我说叶子璐你其实是属史前生物的吧?三千年翻个身,五千年挪动一厘米?”

  叶子璐让他搅合地没了玩的心情,气哼哼地关上了游戏:“谁说我不干正经事!”

  颜珂坐在小床桌上,等着看她被激将法激得奋起,努力找工作……结果叶子璐刷开了微博。

  颜珂:“……”

  叶子璐愣了一下:“顺手了,我这个不是故意的哈。”

  她一边说着不是故意的,一边还把页面往下拖了拖。

  这时,一个别人转发的微博跳进了叶子璐的眼睛。

  “内心笃定,从不慌乱,无论世事如何起伏,与她并无瓜葛,并不依赖,也并不落寞,过自己的生活,不论别人怎样诋毁,走自己的路,几经修炼,自我而遗世独立,这就是内强大而美好如植物的女子了。”

  这种狗屁也不通的话,一般源自于某些小清新,又因为营销微博的存在而被广为转发,每天洗礼着人民群众的眼球——谁的关注里面没有个把喜欢有事没事伤个春、悲个秋的文艺货呢?

  平时叶子璐也是不看的,可是这一天,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就触动了她。

  她仿佛突然找到了生活的论据一样,转过头来,轻蔑地对颜珂说:“再说了,什么是正经事,什么不是?有界定么?其实你只是被主流价值观洗脑了而已。只要你内心强大平静,过什么样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这种人,都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俗。”

  颜珂被她恶心得不行不行的。

  叶子璐觉得自己说完这句话以后,一瞬间就遗世独立了,仿佛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和所有这些世俗中挣扎的凡人们划清了界限,心灵都受到了洗涤。

  所以接着,她动手把自己的状态改成了“世事跌宕起伏,与我有甚瓜葛”。

  至此,颜珂终于觉得她已经不要脸到一定境界了。

  “你带着一肚子好吃懒做的心肝肺,每天游手好闲,连无聊地刷网页这点诱惑都抵制不了,连这种别人随便编出来的屁话也奉为金科玉律——哦,敢情毫无意志力,吃饱混天黑,就叫内心强大啦?”颜珂忍无可忍地说,“呸,哪那么多便宜事都让你赶上了?”

  什么是内心强大?那是心里有一条明确的路,除了自己手里提的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止他的脚步,所有的反对、质疑、嘲讽他都能充耳不闻,他能抵挡世界上一切的诱惑,能忍受别人无法忍耐的痛苦。

  甚至几十年如一日,哪怕踽踽独行也绝不回头、绝不后悔。

  别说思维,连自己的行为都控制不了的人,还好意思把自己上升到神马“灵魂”的境界上?

  颜珂对此提出总结陈词:“所以说,废柴之所以永远是废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