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战拖延症 > 第 7 章 第七章 天有不测风云
  公司上个月推出了一个新的绩效考评系统,细则还是叶子璐复印以后发到各个办公室的,上面要求大家“仔细研读”,但是谁没事干会看呢……反正叶子璐是没看。

  在叶子璐看来,人事的那帮家伙除了招聘季以外,基本一年四季都闲得蛋疼,他们搞出来的屁话除了减轻人食欲有助于减肥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哦……唯一的好处是,评绩效的时候有一个同事□□,她终于得到了给老女人打差评的机会。

  虽然叶子璐心知肚明,老女人也一定给她打了差评。

  于是坑爹的事就来了。

  第二天,叶子璐打着哈欠来到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得知了一个人心惶惶的消息——部门合并,公司要改组。

  什么市场部和销售合并了,策划独立出来了,财务行政总务等等后勤部门要精简啦。

  整个上午谁都无心工作,全都在议论纷纷,叶子璐坐在那里空当接龙,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莫名地眼皮直跳。

  以至于午休的时候,叶子璐的闺蜜一号胡芊打电话约她出去玩,都被她推了。

  胡芊是叶子璐的高中同学,读书那会成绩不错,很自然地,两个优等生慢慢混到了一块。

  但是胡芊高考的时候比叶子璐出息多了,毕业后工作了两年,现在正在准备英语考试,打算申请北美某名校的商学院。

  不过虽然生活层次不一样,高中老同学的友谊倒是意外地保存了下来。

  叶子璐先是哎哟哈哟地抱怨了一通她意外受伤的事,最后用她时灵时不灵的第六感点了一下题:“大仙儿我跟你说,我现在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我的饭碗正被扫到饭桌的边上,摇摇欲坠中。”

  胡芊说:“掉就掉,你那破工作早该辞了。”

  叶子璐炸毛了:“怎么破工作了?怎么就破了?好不容易找的!”

  胡芊毫无诚意地说:“行吧。”

  叶子璐“嗷嗷”嚎叫了一番:“我要是失业了怎么办?”

  “没事,”胡芊豪气冲天地说,“姐养着你。”

  这才是患难之交啊!

  可是叶子璐还没来得及两眼泪汪汪地感动一番,胡芊就继续说:“养肥了把你一卖,本钱也回来了。”

  “胡爱卿,朕真是看错了你了!”叶子璐咬牙切齿。

  “哟,怎么着?皇上您还要把我推出午门斩首示众啊?”胡芊哈哈一笑,“得了,我下午出门办点事,办好了去你家,看看你那受伤的蹄。”

  叶子璐挂了电话,可是心里的惆怅一点也没减少,她重复了昨天白天的思维方式:要是头晚上把书多看几页就好了。

  即使她和胡芊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叶子璐也真的不是嫉妒朋友,但……她有时候看着胡芊还是会困惑。

  明明那时候她们俩的学习成绩一直差不多来着,胡芊看起来比她还要用功一点,这说明她智商应该比胡芊高啊,可为什么才五六年的光景,转眼就已经走到了两种人生路上了呢?

  她现在前途茫茫,濒临失业,没有未来、没有方向、连梦想都早被下饭吃了。

  胡芊呢,名校理工科出身,大企业两年工作经验打底,只要英文成绩差不多,申请材料稍微润色一下,这个背景申请学校就有九分以上的把握了,等一两年以后,她再拿个硕士学位,摇身一变成个海龟,就变成一个正经八百的精英了。

  叶子璐觉得她们现在感情很好,可是总有一天,生活层次相差太远,别人说得话题她没听说过,她知道的东西别人不感兴趣,这份友谊除了偶尔遇见,一起回忆一下青春期时候的峥嵘岁月,也就真的没有什么继续存在的纽带了。

  难道高考在人的生命中起的作用真的有那么大么?

  难道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是一考定终身,连给人一个翻本的机会都没有么?

  这么想着的时候,叶子璐不可避免地有些怨念,好在她心胸宽阔,很快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然而总有人让她想起来的,这天快下班的时候,叶子璐和老女人先后被叫到了大老板那里。

  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老板难得和颜悦色,先是拉近感情,再是交流思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中心思想就是一句话:不好意思这位同志,您被裁了。

  这一年市场不好,很多企业都在裁员,可是叶子璐没有想到会轮到自己身上,她想尽可能争取自己的权益,可是劳动合同和公司章程上都写得清清楚楚——绩效考评不合格的员工,公司有权裁撤。

  绩效考评结果发到叶子璐手里,老女人巨大的差评横陈在她面前,其他各个指标也写得清清楚楚。

  叶子璐明智得觉得,她要是再掰扯下去,就不要脸了。这时候二话不说乖乖走人,大老板看在合作的份上,还能秉着散买卖不散交情的原则,多给一点遣散费。

  叶子璐离开大老板的办公室,听着后面进去的老女人爆发似的大声嚷嚷,心里想,再也不用和她斗智斗勇了。

  那天因为脚伤请假的时候,她还因为不用上班乐得打滚,这天就真的再也不用来了。

  叶子璐有种麻木的解脱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到楼道里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跟做梦似的。

  这就是失业了?

  这就变成无业游民了?

  那她……以后干什么去呢?

  叶子璐在半路上先给她爸妈打了个电话。

  叶妈妈一句重话也没敢说,生怕刺激到她,连连安慰,并且当即表示下个月开始生活费会暗时打到她卡里,让她放心慢慢找新工作,不会缺钱花的。

  其实她心里没那么难受,就是很茫然。

  她游魂一样地回到家,王劳拉当然不在,胡芊也要晚上才来,叶子璐无所事事地转了一会,从冰箱里拿了个布丁,回到自己房间里坐在电脑前吃了,可是咽下去也不消化,平时总是能吸引她注意力的网站居然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总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团什么似的,吃着吃着,她就吃不动了,然后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

  显然,她忘了屋里还有个别“人”,以至于颜珂突然说话的时候吓了她一跳,颜珂问:“你怎么了?”

  叶子璐一哆嗦,抽抽噎噎地问:“你……你还没回去哪?”

  颜珂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菜汤里洗涤着,如果熊脸也能变的话,一定是一脸菜色的:“我也想啊!”

  他让自己听起来稍微有诚意了一点,又问了一遍:“到底出什么事了?”

  叶子璐擤了把鼻涕,带着浓重的鼻音说:“我失业了……”

  “哦。”自觉已经看透生死、其他都是鸡毛蒜皮的颜珂刚说了一个字,正打算劝她看开点——他这都全身不遂灵魂出窍了,这又跟谁说理去呢?

  结果没想到,叶子璐突然“嗷”一嗓子哭了出来,跟刚才那种成年人的、自己坐在那掉眼泪式的哭法不一样,她这回是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起来了。音量之大、表情之投入,比专业嚎丧人员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把颜珂吓了一激灵——如果他激灵得起来的话。

  叶子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哭得这么惊天地泣鬼神。她自认为其实没什么委屈的——工作确实就是混日子,跟同事关系一般,上班的时候干私事,还被上司逮着过几次,完全没有什么成绩。

  她就是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货,裁员不裁她裁谁呢?

  哭什么呢?可就是停不下来。

  颜珂从来没见过一个大人可以这么哭,脸都憋红了,看起来好像要出点什么事似的。他经常看见电视里的人哭着哭着晕过去,然后一大帮人上来叫掐人中、掐这里掐那里,顿时有点担心,万一叶子璐也哭出点什么毛病来,他别说把她掐醒了,就是拨急救电话都没手。

  “哎,我说,算了吧,你看我,我多倒霉啊,”颜珂试图安慰她,“行啦行啦,别哭啦,你说我一没喝酒二没驾车,好好地在后排座上打了个盹,得罪谁了?一醒来就发现成这德行了,我找谁哭去啊?你丢个破工作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我严重么?我把人都丢了。”

  他感觉自己最后一句话好像有点不对劲,于是干咳一声:“也不对,我倒是没丢人,我就是把身体丢了……哎,你说这都哪跟哪啊?看着我,你就觉着心里平衡点了吧?”

  叶子璐没感觉平衡,她更伤心了。

  她嘴里呜呜咽咽地说了句什么,颜珂半天才听明白,她说:“我觉得我这辈子一事无成。”

  “可不是么?”颜珂对这句话颇为赞同,“不过你还是有优点的,比如你现在就很有自知之明。”

  “我觉得我特失败……”叶子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都快二十五了,什么都没有,连工作也没有了……跟个行尸走肉似的……”

  她哭得更厉害了,直打嗝。

  她就这么没完没了、颠三倒四地来回说这几句话,哭得肝肠寸断。

  颜珂自己也很苦逼,被她哭得有点悲从心来,沉默地为自己默哀起来。直到半个多小时以后,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叶子璐哭得没力气了,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

  颜珂问:“喂,还活着呢么?”

  叶子璐没理他,忙着倒气。

  颜珂说:“要是活着呢,给爷动一动啊!”

  叶子璐应声而起,就像诈尸一样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红肿的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

  “我要改!”她抽风一样、掷地有声地这样宣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