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战拖延症 > 第 6 章 第六章 凑合活着
  颜珂和梁骁是开裆裤的感情,即使后来随着他们慢慢长大,一个越长越变态,另一个越长越装逼,也没有能破坏掉这种曾经物以类聚的感情。

  平时没有业务往来的时候,他们也喜欢往一起凑凑,颜珂在梁骁的地盘上算得上半个熟人。

  所以当他厚颜无耻地躲在王劳拉的包里,偷听了一整天姑娘小伙子们的八卦,还是得到了一些自己的信息。

  他确实出事了,看来还很严重——他的狐朋狗友梁骁到医院盯场子去了,好几天没在自己的公司里露过面了,但是好消息是,他还没死。

  至于其他更深入的信息,他们也扒不出来了。

  颜珂心里很感动——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幸福指数特别低,都已经到了只要还没死,就怎么着都成的地步了,顿时觉得生活又有了希望,好歹自己现在这状态不算孤魂野鬼了。

  他于是心里又开始活泛了,开始琢磨着拿更多的事“麻烦”叶子璐。颜珂想着,后面要让她帮忙的,就不只是往室友包里塞只熊这种程度的了,所以自己一定要态度和口气都好一些,争取和眼下这位“衣食父母”搞好个人关系。

  方便求她办事。

  颜珂这么想着,一边简短地描述了一下他还没死的这个事实,一边吃力地打量着叶姑娘的房间,以企图从蛛丝马迹里推断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争取对症下药。

  作为一个姑娘的房间,这屋里实在是太乱了,叶子璐一个人睡一个双人床,床上竟然还是被各种杂物堆得满满当当的,被子整天整天地不叠也就算了,旁边摊着的还都是没洗的衣服、看完了随手扔在一边的闲书杂志、床桌、零食和零食包装纸、以及电脑……包罗万象,够个微型床上沃尔玛的级别了——刚好在巨大的双人床上剩了一个人勉强能躺下的空间,算是她的窝。

  颜珂旁边摆着一个一碰就掉灰的台灯,还有一本台历,他定睛一看,台历上面花花绿绿地用不同颜色的笔做了好多计划安排,单看这个,还得以为这是一位多么热情洋溢热爱学习的姑娘,除了……

  颜珂疑惑地问:“你这台历怎么还在上个月呢?”

  叶子璐百忙之中抬头看了一眼:“哦,这个月刚开始,等过两天再翻。”

  这个月都过去十二天了好吗姑娘……

  颜珂看了一眼台历备注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的“公务员考试复习最后冲刺计划”,没话找话地说:“你也要考公啊,快了吧?”

  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叶子璐:“嗯。”

  颜珂和颜悦色地问:“看得怎么样了啊,肯定能考上的吧?”

  肯定考不上吧,要是人民公仆都是这路货色,广大人民群众还能指望什么啊?

  叶子璐抓住小熊的肩膀,把他转了个身。颜珂的视野转换,就看见墙角一堆没拆开塑料包装的参考书,上面落了一层灰。

  颜珂知道自己应该说“那肯定是非常有把握了”这种客套话,可是话到了嘴边,愣是拐了个弯,变成了:“你连书也不看就考试,这是要调戏判卷子的么?”

  叶子璐就叹了口气,颇有些自嘲地说:“本来想看来着,拖啊拖啊就拖到了现在,你没看网上说么,艾滋病和癌症是一部分人的绝症,拖延症是全人类的绝症。”

  “什么症?”颜珂没听说过。

  “拖延症,就是什么事总赶着最后一秒才做,像我,当年本科毕业论文就是三天赶出来的,平时不听课不做作业,临考试前一晚上硬背了一本六百多页的英文教材的事都干过,没想到第二天还真让我过了。”叶子璐说着说着,居然还就有点不要脸地洋洋得意起来,“大四的时候考研缴费,我一直拖到了最后一天,差点给忘了,还在外面,室友临时打电话叫人,我骑自行车一路狂奔,半个小时横跨了半个区,终于在系统关闭前最后一点时间,赶回寝室上网把钱交了。”

  颜珂说:“呵呵,挺惊险,你肯定天资不错。”

  “呵呵”二字唤回了叶子璐的注意,她瞅着一脸熊样的颜珂,颇有些怀疑地说:“我怎么觉得你在笑话我是傻X呢?”

  颜珂大感欣慰——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对于颜珂来说,一个不用加班、不用应酬的安静的晚上,是非常难得的,这个新世纪的上进好青年会抓紧一切时间充实自己,再不济还能反复琢磨一下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和方向呢。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这么年轻的人,晚上回家以后这六七个小时的大好空白时光,竟然就能让她给心安理得地蹉跎过去,还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衣食父母”四个字,终于压抑不住颜珂那颗吹毛求疵的心了,他鄙夷地看着叶子璐对着那怎么也翻不到尾的小说“嘿嘿”傻笑,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不看书不做题是考上的,不是所有的东西突击一下就能过去的——比如你考研考上了么?”

  叶子璐:“……”

  感觉中了一箭。

  颜珂继续说:“你看是吧,所以,就算天上掉馅饼,砸得也都是仰着脖子等着接的人,你连眼皮都不抬,我看踩狗屎的概率还高一点。”

  叶子璐头顶一大坨怨念,转过头来看着他。

  颜珂用那双黑溜溜的塑料眼毫无压力地跟她对视:“本来就是这个道理,我看你照这样,也就是给人当分母的,考试那天也别去了,大老远挺费劲的,还要搭交通费。”

  叶子璐思考了一会,终于默不作声地爬起来,单腿蹦跶到墙角,终于拆了塑料包装,拿过一根荧光笔,把书放好,正襟危坐在她的小床桌前,带着狗熊颜珂赌给她的一口气,打算要好好学习了。

  颜珂看着她,心里升起一种道德上的满足感,好像自己刚刚拯救了一个失足少女似的,开始在心里幻想:要是在我的鞭策下,她万一踩了狗屎运考上了,那我不就是恩人了?到时候让她给我跑跑腿算什么呢?认我当干爹都没问题啊!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

  很快,颜珂就发现,这个“失足少女”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拯救。

  叶子璐也发现,踏下心来好好学习,实在是个人生路上的大挑战。

  一想到这不是考试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她那点小小的志气,在前言还没看完的时候,就消散得差不多了。

  颜珂眼睁睁地看着她坐在那老实了没有五分钟,就开始不自觉地抓耳挠腮,四处蹭蹭,然后跑出去给自己拿了一瓶酸奶一包零食,吃了。

  好吧,这也勉强算是熬夜学习之前补充体力。

  然而又过了不到五分钟,她又刷开了没关的网页,把她那每天固定功课似的“四小件”——微博、人人、豆瓣、天涯刷了一遍,耗时十五分钟。

  做完了这些事,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书,拿起笔来写了俩字,抠着笔发了一会呆,大概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在状态,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前面的动作,再次临幸“四小件”……这回不幸,途中让她找到了两篇感兴趣的小清新写的长文章,一点进去就看了四十多分钟。

  然后叶子璐如梦方醒一般地想起自己还在复习,又把注意力挪回到了自己的书上,这回坚持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大概是刚刚上网上够了——她看了十分钟。

  看着看着,眼睛圆睁就变成了半睁,然后半睁又变成了一条缝,最后笔尖在书页上划下了一个长长的弧线——她快睡着了。

  笔从她手里掉下去了,叶子璐吧嗒了一下眼皮,惊醒,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看,从打开书开始到现在,居然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她惊诧自己居然“学习”了那么久,决定今天晚上努力得差不多够了,于是满意地放下书本,快乐地去洗澡,准备休息一下脑子,上上网就睡觉。

  目睹了这一切的颜珂,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直到叶子璐洗完澡回来,钻进被子里,抱着电脑开始快乐地看方才那部没看完的小说时,颜珂才颤颤巍巍地问:“你这这这就看完啦?”

  叶子璐理所当然地说:“是啊。”

  颜珂:“你看了几个字啊姑娘?数数十个手指头用得完么?”

  叶子璐不耐烦地摆摆手:“把自己逼那么紧干嘛?我也不是背水一战必须要考上的,差不多得了,自己努力五分,剩下的要看命。”

  什么?您已经努力了五分了!这是这算了千分号之后的数字么?

  颜珂提出了王劳拉一直以来的疑问:“那你干嘛要报名呢?”

  叶子璐:“嫌现在的工作不好呗。”

  颜珂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切入口,就谆谆善诱地说:“既然嫌这个工作不好,你就更应该好好学习,难道甘心考不上回来做不好的工作?”

  结果叶子璐用一句话就秒杀了颜先生,她风轻云淡地说:“那就凑合活着呗!”

  颜珂:“……”

  叶子璐甚至还非常有爱心地安慰了一下他:“我知道你现在也挺不好受,谁遇上这种事也好受不了,我看你啊,跟我一样想开点就好了,你想啊,在人身上也是活着,在熊身上不也是活着么——放心,你现在是黑心棉做的,也没熊胆,我肯定是不会虐待你的。”

  颜珂目光呆滞地看着她,觉得自己很是长了些见识——他还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人居然能当废物当得如此津津有味。

  可是有句老话说: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果然是至理名言。

  那天晚上,叶子璐算是在哑口无言的颜珂面前“显贵”了一回,于是没过多久,她就“受了罪”了。

  她才明白,有些时候,不是你想凑合活着,就真能凑合着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