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配在年代文当对照组 > 第 119 章 敌人的敌人
  防盗章节~可以选择1.等待过了防盗时间2.提高v章购买比例

  时间就在林红逐渐适应的过程当中过去了。

  很快就到了成溪下乡的日子。

  林红早上出门上工,就看到背着包在门口等家里人一起出门的成溪。

  “你这是…今天下乡?”林红看到成溪,不由停下了脚步寒暄。

  “是!”成溪反而笑得没有芥蒂,自从成溪妈提到所有的钱都要补贴家里,成溪心里有有了芥蒂。

  凭什么两个哥哥的工资可以自己拿大半,美其名曰需要钱交际需要钱和女孩子约会,而自己却要上交所有工资?

  女儿就不需要打扮交际,约会就单纯花男方的钱吗?

  这个时候,成溪才回想起来,自己捡漏拿到家里的东西,很多成溪爸妈都说要攒着换钱给儿子换房子,为了让二哥不下乡,还送出去一只古董表,轮到自己的时候我只说让自己考,后来报名下乡也说是时间来不及没有可以招工的工厂。

  自己成绩好是一回事,但是家里从来没提前想着自己可能会考不上,提前给自己走走关系也是事实,成溪想到这些难免有点心冷。

  上辈子作为独生女儿,成溪从来没感受过爸妈这样的偏心,这辈子小时候因为自己年纪最小,感觉家里人都对自己很好,很多家务两个哥哥也做了,但是到这个时候,成溪才感受到了什么是重男轻女:不管平时对女儿如何,涉及到重大事项,比如大额财产,比如工作,比如房子,就只会想着儿子。

  这么看来,自己下乡确实是正确的决定,成溪想着,不然到时候考上大学,还可能被家里嫌弃读大学之后分配,工资和厂里也差不多,还不如在厂里赚钱,万一考试前复习的时候家里整天闹,影响了考试可是得不偿失。

  “只带一个背包的东西?”林红问。

  “还有一个小拎包。”成溪笑笑:“琼省就是这个好处,天气常年都热,不需要大包小包带棉被棉袄过去。”

  “那路上小心?”林红不知道说些什么,毕竟虽然说是下乡是成溪的命运,虽然成溪妈妈确实特别讨厌,但是两个人无怨无仇的,自己的操作让成溪错过了下乡和男主见面的机会,林红心里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林红自己分析,作为一个背景板的对照组女配,自己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彻底的坏人,所以才会愧疚。

  但是好在林红知道成溪绝对会参加高考,上大学之后成溪不会过得差,所以心里愧疚也不多。

  告别之后,林红进了罐头厂车间,继续当自己的割肉女工。

  “你们说,我们到时候分配,能分去哪个车间啊?”中午吃饭间歇的时候,张燕问道。

  因为分在同一个组的缘故,林红、张燕、刘梅梅三个人最近干什么都抱团一起,习惯了之后,吃饭的时候也不忘坐在一起八卦。

  对了,现在林红等人的粮油关系都落到了厂里,现在中午也不用回家吃饭了,在食堂吃完之后,厂里找个空房间,还能多休息一会儿。

  厂里自然是有宿舍住,但是宿舍需要按月交钱,林红三人不是那种家里人多住不下的,晚上都回家住,单为午休交住宿费就太奢侈了。

  “我就想去质检车间!多威风啊!只需要抽查有没有问题就行!”张燕脸上都是憧憬。

  “质检车间哪里有坐办公室好!”刘梅梅的志向更加远大:“你们注意到财务的胡亚梅了吗?她天天都能穿着不一样的布吉拉来上班,多威风啊!”

  “人家娘家都是其他厂的小领导,老公和婆家的公公都是政府的,别说我们进不了财务,你就是能去财务,哪有那么多钱买好几条布吉拉?”张燕泼冷水道,一条布吉拉的裙子可是要实习生一个月的工资呢!

  “哎,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分配,天天剁肉,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拿菜刀了!坐办公室我是不敢想,只要别分到第一车间,啥车间都行!好歹接触一下其他车间的机械啊!”林红对于进办公室不抱希望,只希望赶紧脱离第一车间,凭借第一车间这些天的工作经验,林红算是知道为啥自己未来下岗会混的那么差了,因为一点有用的技能都没有学会啊!

  三个没什么背景的姑娘对视长叹,结束了这个沉重的话题,休息之后继续当一个车间半熟练割肉工。

  时间终于熬到下班。

  “妈,隔壁成家人在做什么呀?怎么这么吵吵闹闹的?”林红下班回家,听到隔壁声音,不由问道。

  “还能干什么?今天不是成溪要下乡吗?刚把她送去火车站,成家人回来之后成溪妈就在家里哭了起来,一边说成溪这个女儿不孝顺,一边又说白瞎了她为成溪的打算,虽然谁也不明白他到底是在哭什么。”林妈撇撇嘴道。

  “这么奇怪?”林红不由说道:“她这是想干什么呢?”

  “别管她,她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个人,有琢磨她的功夫,你还不如在家里多休息一下,那种人的想法,你是琢磨不明白的!”你妈非常有经验地说。

  “一看就知道妈妈你的斗争经验非常的丰富”,林红不由笑了:“这一看就是和成溪妈战斗出来的经验。”

  “就知道打趣你妈。”林妈不由嗔道。

  “我哪里敢呀?”林红笑:“妈妈你可是我们家的最高领导,谁还敢打趣您?让我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林妈给了林红一个白眼,说笑归说笑,林妈还是比较关心林红的工作问题的:“成溪现在都已经下乡了,你们厂里的锻炼还没有结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给你们分配新车间?有说怎么分配吗?”

  “完全没有!”提到这个话题,林红不由郁闷了起来:“厂里什么说法都没有,我们都说是不是厂里已经把我们忘掉了?”

  “要说厂里把你们二十几个人都忘了,那不可能,应该是他们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弄你们分配的章程,所以才一直拖着没分配的可能性比较大。”林妈也做过相关的工作,对这些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这都快一个月了,他们要拖到什么时候呢?”林红举了举自己的手:“天天拎着刀,我的右胳膊已经快比左胳膊粗一圈了。”